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连环计
    “将军,前面就是武隆县。”

    先锋官跑到麴义身边,指着远处的城池说道。

    麴义抬头望去,只见一座大城,巍巍耸立,城墙看上去有些破败不堪,像是大战之后留下的痕迹。

    “不好,还是来晚了一步吗?”麴义眉头大皱,“走,赶过去看看!”

    行至跟前,只见护城河的吊桥,已被破坏,歪歪斜斜地搭在护城河的两岸。不远处的城门虚掩,地面之上,隐隐还有血迹,没有冲洗干净。

    “将军,怎么办?”

    眼前的情景,着实出乎大军的意料。

    “进城去看一下。”

    “这……”先锋官踌躇一下,道:“将军,为防有诈,还是让末将带着先锋队,前去探查一番吧!”

    “也好!”

    麴义身经百战,也不是个鲁莽之人。

    先锋官带着两百铁骑,就要越过护城河。恰在此时,虚掩的城门突然从里面打开,走出一队十余人的人马,领头的却是一位文官。

    先锋官见此,勒住马头。

    文官带队越过护城河,赶到大军跟前,下马,抱拳说道:“武隆县属臣杜思敬,拜见将军。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肇庆郡北部,诸领主在外征战,领地都会留下一位守家之重臣。这些重臣,在麴义那都有登记。

    麴义略一回想,就确信,对方确实就是武隆县的属臣。他也没下马,指着城门的血迹问道:“杜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发出求救信号,敌人呢?”

    “此事说来话长,还请将军进城一叙。”

    “也好,前头带路!”

    确认了杜思敬的身份,麴义已是基本放下警惕之心,他绝想不到,眼前的杜思敬早就投靠了山海城。

    此番进城,就是一条不归路。偏偏,麴义还不自知。

    五万大军,自然不能全部进城。麴义带着两百亲卫随行,剩下的士卒则在城外安营扎寨。

    杜思敬骑着战马,跟在麴义身侧,见对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两边的街景,享受着街道两侧百姓的夹道欢迎,不觉替麴义感到悲哀。

    廉州侯的算计,实在是太可怕了。就连微小的细节,都被考虑到。

    无论是破败的吊桥、城门的血迹,还是夹道欢迎的百姓,一切的一切,都是精心布置的。

    其目的,就是要让麴义彻底放下警惕之心。

    这么一耽误,已近午时。

    杜思敬在领主府设宴,招待麴义一行。

    于此同时,杜思敬还安排人,给在城外驻扎的军士,送去酒肉饭菜。五万铁骑一路奔波,早就饥肠辘辘,有此好酒好肉招待,自然高兴。

    军中有军中的纪律,驻扎在城外的大军,按规矩,是不能接受城中送来的酒菜的,要吃,也只能啃随行带来的干粮和饮水。

    至于饮酒,就更不可能。

    无奈,杜思敬实在是太热情了,言之凿凿,说这是城中百姓的一片心意,望将军切勿推辞,否则的话,百姓过意不去,会认为是看不起他们。

    麴义闻言,招架不住,只能点头同意。

    既然主将同意,五万将士,自然就敞开了肚皮吃喝。一路的奔波之苦,全部化在酒菜当中,再也不剩丝毫。

    麴义本人也是如此,喝着美酒,咬着鸡腿,吃相极其粗鄙。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麴义还算称职,没有忘记其职责所在。

    “不瞒将军。”杜思敬一边殷勤地敬酒,一边诉苦:“前日,一支两千余人的军队,突然攻打武隆县。我等死命抵抗,才堪堪将其打退,已是死伤惨重。不曾想,敌军首领却是叫嚣,说他们只是前锋部队,不日就有大军来踏平武隆县。我等不敢怠慢,故而向将军求救。”

    麴义点头,“原来如此。对方是什么来路?”

    “具体来路,我等也是不知。他们身着黑甲,也没打旗帜,甚是奇怪。”

    “黑甲?”麴义也是不得门路,大大咧咧地说道:“管他是谁,再敢来犯,定叫他们有去无回。”

    “我替全城百姓,谢过将军!”

    杜思敬闻言,慌忙起身拜谢。

    麴义摆了摆手,他是个大老粗,受不了这等繁文缛节。

    酒酣耳热之际,突然一位仆役走了进来。

    “大人,有客求见!”

    “让他等着,没看到我正在陪将军吗?”

    杜思敬大怒。

    “可是,那人似乎有急事,说一定要面呈大人。”

    “不见!”

    杜思敬态度坚决。

    “哎,”这时,麴义说话了,“杜大人自去便是,无妨。”

    “那,”杜思敬略一踌躇,道:“将军海涵,我去去就回。”

    麴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抓起一个鸡腿,大嚼起来。

    杜思敬见此,起身告退而出。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设宴款待麴义之地,是领主府东面的一处小院。麴义带来的亲卫,就驻守在小院的庭院当中。

    杜思敬刚一离开,小院四周的高墙之上,突然出现数以百计的弓弩手。每一名弓弩手都手持神臂弩,对着院中的军士,就是一轮射击。

    顿时,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发生什么事情?”

    麴义也是机警,立即拿着武器,冲了出来,嘴角的油光都来不及擦掉。突然遇袭之下,麴义带来的亲卫已是损失惨重,剩下的还不到五十人。

    “中计了!”

    麴义心中一颤,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

    “跟我冲出去!”

    麴义深知,在院中留守,只有死路一条。唯一的活路,就是冲出领主府,跟城外的大军汇合。

    虽然说希望渺茫,麴义还是要放手一搏。他一身是胆,在剩下亲卫的护卫下,朝院门冲去。

    就在此时,院门突然从外面打开,冲进来一群铁甲军士,二话不说,直接持刀砍将过来。

    冲进来的军士,正是欧阳朔的亲卫,两百神武卫。

    两路亲卫,短兵相接。

    麴义的亲卫,自然不是神武卫的对手。

    唯一难缠的,就是麴义本人,好歹,他也是一位王级猛将。

    麴义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欧阳朔。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竟然如此卑劣。”

    麴义跟欧阳朔战到一起,口中还不忘套话。

    欧阳朔手持天魔枪,应付麴义的攻击,倒也不吃力,笑着说道:“你听好了,本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廉州侯。”

    “什么?”

    麴义闻言,又是一惊,知道再无活路。

    廉州侯的威名,在整个岭南行省,都是家喻户晓。麴义身为盟军大将,自然知晓。对方出现在武隆县,其后果不言而喻。

    “侯爷,末将愿降!”

    关键时刻,麴义却是“能屈能伸”。

    欧阳朔闻言,冷冷一笑,道:“可惜,本侯不收。”

    “你!”

    麴义顿时面红耳赤,屈辱不已。

    “既然如此,那就纳命来吧!”

    麴义也是个血性大汉,干脆也就豁出去了。

    两人战到一起,打得是精彩纷呈。

    可惜,如今的欧阳朔,早就不是吴下阿蒙,面对一名王级武将,凛然不惧。两人战不到五十回合,麴义就死在欧阳朔枪下。

    欧阳朔根本就没想过,要去收服麴义。一则麴义在历史上就居功自傲,不是欧阳朔中意的人才。二则,麴义在这种情况下投降,忠心实难保证。

    因此,欧阳朔才选择干脆将麴义干掉,收获一枚将魂。

    不到半个小时,院中残存的麴义亲卫就全军覆没。

    不用说,这一切都是一个局。在麴义接到求救信号的那一刻,他跟他手下五万铁骑的命运,就早已注定。

    除了在城中围剿麴义,城外,林逸率领的禁卫师团,此时怕也是已经杀入五万铁骑匆匆搭建的营地。

    五万大军,劳师远征,正在大吃大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范。更不用说,送去的饭菜中,还加了一点料,让士卒手脚发软。

    面对禁卫师团这样的王牌部队,五万铁骑,估计也只有乖乖投降的份。

    解决掉麴义,欧阳朔带着亲卫,回到领主府议事厅。等了不到一个小时,林逸就赶来汇报。

    “启禀君侯,五万铁骑已经被击溃,击杀一万二千人,剩下的,除了少数逃走,全部被俘,关押在城内军营。”

    林逸的效率,还是这么高。

    “不错。”欧阳朔满意地点点头,“按计划行事。”

    “明白!”

    林逸转身退下,安排后续事宜去了。

    仅仅拿下五万铁骑,欧阳朔自然不会满足。他的目标,是攻下天霜县,切断盟军粮道。

    天霜县本就是一座坚城,又有大军驻守。

    倘若强攻,怕是讨不到好。

    禁卫师团虽然作战勇猛,没有攻城器械,也是枉然。

    为此,还是只能智取。

    正是如此,欧阳朔才设下一个连环计。

    拿下麴义大军,只是此计的第一步。仅仅两个小时,禁卫师团就已经将此前的明光铠全部换下,换上麴义大军的铠甲。

    除此之外,身份令牌、旗帜等一应物品,全部更换完毕。

    欧阳朔,正是要打一个时间差。

    麴义大军覆没的消息,绝对没有这么快传到盟军耳中。禁卫师团伪装成麴义大军,立即朝天霜县进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