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七十一章 韩信的惊天一击
    【PS:谢谢“P仔冷淡”的五万起点币打赏,后续会有加更,感谢!!!】

    如果说,杀神白起在苍城县放的一把大火,是狄青和【南盟】噩梦的话,那么他们的噩梦,还远没有结束。

    八月二十三日,更楼县。

    清晨时分,大自然还没有苏醒,荒野中静悄悄的。露水在枝头汇聚,形成一个个小水滴,在晨光的映射下,晶莹透亮。

    盟军左路军的临时营地,同样是一片沉寂。昨日下午,中军大胜的消息,已经传到营地。整个左路军,一下就松懈下来。

    唯一的意外,估计就是晚上苍城县方向传来的火光。

    只是两城距离太远,左路军根本就不知道,苍城县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军在举行篝火晚会,庆祝这一场胜利呢。

    突然,寂静被轰隆隆的马蹄声打破,惊起无数飞鸟走兽。

    大量的露珠,被战马冲撞的四溅而起,抛向高空,映衬出整个世界。就像一副恬静安详的田园水墨画,突然间闯入一个喧嚣的杂技团一般。

    空气中,顿时弥漫起硝烟的味道。

    一直按兵不动的兵仙韩信,终于露出他的獠牙,在敌人最虚弱的时候,给予其最致命的一击。

    这就是韩信,一位让人捉摸不透的刺客。面对猎物,韩信拥有足够的耐心,又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洞察力和决断力。

    不出击则已,一击必致命。

    昨天晚上,得到白起传信,韩信就在策划这惊天的一击。

    驻扎在更楼县的豹韬军团第一师团,倾巢而出,配合城外的龙骧军团第二师团,突然对盟军的左路军营地发动袭击。

    两大师团,一南一北,一前一后,对敌军营地实施包夹。

    左路军的营地,只是一个临时营地,就连木墙都没有建。无数的帐篷,杂乱无章地布置在一起,活脱脱一个难民营地。

    两支大军,以最快的速度,像尖刀一样,突入营地当中。

    方才还寂静无声的营地,突然间喧嚣起来。巡逻军士的叫喊声,军官的集合声,战马的嘶鸣声,甚至还有战士的呼噜声,汇聚到一起,让人心烦。

    沉浸在美梦中的左路军,士卒们个个睡眼朦胧,哈欠连天,他们在军官的呵斥下,匆匆披上冰冷的铠甲,拿起长矛,走出营帐,准备迎敌。

    整个营地,乱成一锅粥。

    骑兵找不到战马,士卒找不到军官。

    匆忙迎战的左路军,面对山海城的精锐之师,毫无招架之力。整整八万盟军,被不到三万的山海城大军,像驱赶绵羊一样,杀得抱头鼠窜。

    战马在嘶鸣,热血在飞扬。

    罗士信率领的骑兵师团,是山海城仅次于禁卫师团的精锐部队,上万金甲铁骑,犹如天神一般,将数日以来积攒的愤懑和憋屈,一下子全部宣泄出来。

    长枪出击,刀光寒咧。

    神兵天降!

    各路骑兵,在罗士信的指挥下,分进合击,将整个营地切割的七零八落。盟军的左路军,根本就无法集合到一起。

    但凡聚集超过一千之数,就会被金甲铁骑冲散开来。

    魏章统领的轻型步骑混合师团,同样不甘落后。在营地中,稳步推进,或合击,或包抄,或围歼,将无数的敌人拖入死亡的深渊。

    战争打到这个局面,盟军已经无法组织起攻势。就算狄青在此,怕也无济于事。更不用说,统领左路军的,只是一位寻常将领。

    他既无能力,在乱中取胜;也无威望,帮助大军稳住阵脚。

    整个左路军,本就是由数十支盟军临时拼凑而成。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其弊端就暴露无遗。整支大军,顿时变成一盘散沙。

    数十路大军,各自为战。

    乱局之中,士卒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跟自家领地的军士聚集到一起。

    越是如此,越是混乱。

    统兵大将,既无法看清战场全局,又指挥不动大军。一支军队,一旦失去联络的指挥中枢,崩溃就在眼前。

    最终,只能是全线的崩溃。

    数万大军,鬼哭狼嚎,被打得是丢盔弃甲,狼狈逃窜。

    盟军的左路军,就这样被彻底击溃。

    韩信的这一刀,既准且狠。

    此役,山海城大军斩敌一万五千余人,俘虏四万余人。整支左路军,就只剩下两万余骑兵,狼狈不堪地逃往云安县。

    这还不算完。

    韩信下令,由魏章师团负责打扫战场,收押战俘。罗士信师团,则继续追击,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够一举攻下云安县,端掉他们的老巢。

    要知道,现在的云安县,可也是没有一兵一卒。盟军左路军一破,摆在大军面前的,就是一马平川的大道。

    韩信这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罗士信率领骑兵师团,乘胜一路追击,就像削洋葱一样,将狼狈逃窜的两万盟军,一层一层地削去。

    无数坠落马下的尸体,铺就一条地狱之路。

    盟军的骑士,只恨坐下的战马跑得不够快。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就算是残部数量,都比罗士信师团的数量要多。

    这支残部,已经彻底丧失斗志,根本就不敢应战。

    唯一的念头,就是跑,拼命地跑。

    只要跑过同伴,他们就有生还的希望。

    一路上,上演了无数的人间惨剧。在一些狭窄的入口,无数的骑兵,为了快速通过,不惜将同伴踢落马下。

    同袍相残,无过于此也。

    乃至赶到云安县城外,两万盟军残部,整整被削去一半。

    如果不是狄青率领的中军残部,刚好回到云安县,估计云安县就要沦陷。

    韩信的这一击,等于将盟军推向末路。

    罗士信率领骑兵师团,在城外转了一圈,见找不到攻城的机会,才带领所部,拍马而回。

    心中的这口恶气,总算是出了。

    城头之上,【南盟】成员看着离去的骑兵,松了一口气,脸色煞白。当即,他们立即传令,命令右路军立即回撤云安县,一切从长计议。

    **********

    云安县,领主府。

    惨淡,死寂,鸦雀无声。

    一股绝望、破败的空气,充斥在大厅之中,久久不散,让人压抑不已。

    【南盟】成员,包括肇庆郡北部的诸领主,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从天堂跌落地狱”,什么叫“爬得越高,摔得就越痛”。

    昨天下午,他们还在庆祝史诗般的胜利,载歌载舞。一觉醒来,却发现整个世界,已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已经陷入绝境之中。

    想想昨天授意手下在论坛上发的炫耀贴,诸位领主羞愤难当。

    丢人啊,丢人!

    这一下,【南盟】是真的在中国区“出名”了。

    如果说,中军的失利,只是让盟军折翼的话;那么左路军的折戟,就是要将盟军拖入地狱的深渊。

    仅仅一天的时间,二十八万盟军,就只剩下十一万,夭折一大半。

    胜利,能够掩盖无数的丑陋。

    而一旦失败,这些丑陋,就会变本加厉地跳将出来。

    率先发难的,就是【南盟】成员。

    在阮平的授意下,他的亲信一一站了出来,公开指责大军统帅狄青。

    “苍城县的失利,全是大军失察之故。胜利之后,统帅部掉以轻心。敌人在城中设下如此惊天的陷阱,中军竟然毫不察觉,难辞其咎。”

    “不错。这个时候,作为全军统帅的狄青,必须站出来承担责任。”

    “同意!”

    “必须严惩!”

    “大军失利,主将无能!”

    一时之间,大厅内,全是讨伐狄青的声音。

    天知道,就在昨天下午,就在同一个地方,同样的一批人,还将狄青夸到天上去,说狄青是超越白起的不世神将。

    转眼之间,狄青就成了众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讨伐狄青,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将矛头指向站在狄青背后的禾佛。阮平正是要借此机会,一举将禾佛从盟主的宝座上拉下来。

    禾佛坐在主位,面无表情。唯一的动作,就是用眼神,制止狄青说话。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联盟之内,不是没有禾佛的亲信。

    有反对的,自然就有支持的。

    “谁能想到,杀神白起竟会如此的冷酷无情,将全城的百姓,都置之不顾?因此,苍城县之败,纯属意外。狄青将军制定的战略,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唯一的问题,就是我等常人,根本无法揣度白起那等杀神的思维。”

    “不错。此战之败,非战之罪。”

    “怎么无罪?最起码,一个失察之罪,是免不了的吧?”

    一时之间,整个大厅,炒成一团。

    联盟的分裂,就在咫尺之间。

    不管怎么说,经此一败,禾佛在联盟中,已是威信扫地。

    阮平见此,没有再咄咄相逼。毕竟,他的目的,只是将禾佛拉下马,而不是要将整个联盟,推向分裂的深渊。

    那样的话,只能是两败俱伤,对谁都无益。

    不得不说,阮平这位世家公子,对宋文还是要强上一点的。其手腕和见识,相比常人,已是不俗。

    但凡有机会,此人一飞冲天,也不是没有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