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瞒天过海
    “诸位!”

    阮平起身,吸引了大厅内所有人的注意。很多人以为,阮平这是要亲自对禾佛发难了。

    大厅的气氛,变得越发的凝重。

    “诸位。”阮平环视一圈,道:“还请诸位听我一言。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眼下最关键的是,下一步,盟军该何去何从?”

    话音刚落,大厅又是一静

    所有人的心情,瞬间变得沉重不已,再没了争吵的心思。

    是啊,盟军该何去何从?

    此时此刻,无非有两个选择。

    其一,继续增兵,跟山海城大军死磕到底。

    盟军虽然损失惨重,到底底子厚,至今还剩下十一万余大军。在数量上,仍然是山海城大军的两倍。

    只要咬紧牙关,未尝不能一战。

    其二,夹紧尾巴,灰溜溜地撤退。

    盟军的后方,暂时还算安稳,现在撤退的话,山海城大军一时还奈何不了他们。只是这样一来,【南盟】可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除了面子问题,还有现实的战略考量。

    盟军一旦撤退,肇庆郡的沦陷,就在咫尺之间。而倘若失去肇庆郡这一屏障,岭南行省的其他几郡,就要直面山海城大军的威胁。

    因此,从长远来看,此时撤军,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出乎意料的是,选择撤兵的领主,竟然占了多数。这些领主,是真的被白起和韩信的两板斧给打蒙了,彻底吓破了胆。

    他们看到的,永远是眼前实实在在的威胁。至于长远的打算,来日方长,谁知道将来又会发生怎样的变数呢?!

    典型的鸵鸟心理。

    “诸位,战争越拖下去,就越对山海城有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从其他地方抽调部队来围歼我们。等到那时,再想撤退可就晚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壮士断腕,早日撤离,将损失降到最低。现在我方士气低落,不若暂时撤离,等到回复元气之后,再伺机跟山海城一战。现在的战略性撤退,为的就是将来给山海城,以更加凶狠的一击。不管怎么说,此役我们拿下了苍城县,逼得杀神白起狼狈撤退,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说得好!”

    阮平的说辞,赢得一片赞同。

    不得不说,此人的口才,着实了得。按阮平的说法,盟军倒像没有打败仗,反倒是像打了胜仗一般。

    阮平虽然对欧阳朔恨得咬牙切齿,却是主张撤离的中坚。无它,他有他的打算,此战虽然战败,对联盟而言,不全是坏处。

    经此一战,足以让联盟成员意识到山海城的可怕和威胁。等他们回到领地,首先做的,肯定就是加强军备。

    除此之外,就是互相抱团。

    在山海城的强大压迫下,【南盟】不仅不会解散,反而会越抱越紧,互相展开更加紧密的合作,比如禾佛此前酝酿的城邦制,就非常有可能实现。

    如此一来,对阮平而言,就是崛起的机会。联盟中,禾佛已经威信扫地,阮平自然就成为下一任盟主最有利的争夺者。

    如果能够主导联盟,成功地组建起城邦制联盟,那么阮平的地位,就将如日中天。不仅是在岭南行省,即便是在整个中国区,也有一席之地。

    更重要的是,只有那样,阮平才有对抗欧阳朔的资本。

    因此,阮平是最为坚定的撤退派。

    受阮平的鼓动,就连一些中立派,都选择了撤退阵营。

    当然,选择坚守的,也不是没有,比如禾佛。因为他的领地早就沦陷,根本就回不去了。攻下肇庆郡南部,就是禾佛唯一的希望。

    在领地被攻陷的那一刻,禾佛已经没有退路。

    可惜,禾佛已是人微言轻。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方争论不休,主张撤离的,已是占据绝对的上风。

    阮平正准备享受胜利的果实,憧憬未来,却被一声大喝给惊醒。

    “你们不能撤!”

    这一声大喝,声音洪亮,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循声望去,发声的,是站在大厅角落,一直没有出声的肇庆郡领主阵营。【南盟】想撤兵,肇庆郡北部的领主们,自然不同意。【南盟】成员拍拍屁股走了,他们可就要独自面对山海城大军。

    “这位兄台,你好像没搞清楚状况吧?”

    闻言,一位【南盟】成员站了出来,言语戏虐地说道:“说到底,我们【南盟】此次出征肇庆郡,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援助。怎么着?你们肇庆郡的领主,还能命令我们还是怎么着?我们想撤就撤,管得着吗你们?”

    “就是,我们只是来帮忙的好吗?”

    【南盟】成员态度恶劣,口不择言,一下就激怒了肇庆郡的领主。双方的蜜月期,似乎就要到此结束。

    “猪队友啊!”

    阮平闻言,也是摇头不已。

    你说撤就撤吧,有必要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吗?

    真是愚蠢。

    方才出声的肇庆郡领主,再次站了出来,语气同样充满戏虐,“我看,是你们没有搞清楚状况才是。你们想撤退,我们自然拦不住。只有一条,我们领地的传送阵,只给朋友使用。不是朋友的,还是自个儿走回去吧!”

    “……”

    【南盟】成员,突然哑火。

    他们这时候才想起来,传送阵还握在肇庆郡北部领主手中呢。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南盟】根本就使用不了传送阵。

    这下子,丢人可丢大了。

    禾佛坐在上首,冷冷地注视着下面的表演。

    一群蠢货!

    现在好了,撕破了脸皮,还讨不到好。

    这下子,【南盟】就是想撤,恐怕都撤不了了。

    “兄弟,凡是好商量。我提方才的同伴,给你道歉。”

    阮平见此,只能出来打圆场。

    可惜,肇庆郡的领主根本就不买账。

    整个议事,就这样僵持下来,谁也无法说服谁。

    好在山海城大军,似乎也没有下一步的行动,双方就这样僵持下来。

    最终打破僵局的,还是禁卫师团。

    **********

    八月二十四日,天霜县。

    林逸率领伪装好的禁卫师团,一路奔袭,终于抵达天霜县城外。

    在林逸示意下,一位机灵的军士,上前对着城楼上的守卫喊话,“开城门,快开城门!”

    “你们是什么人?

    负责守卫天霜县的,自然是盟军的三万大军。作为盟军的后勤中枢,整个天霜县的防御,是非常严密的。

    即便是白天,城门也是紧闭。

    只在一侧,留了个小门,作为运送粮草的出入口。就是这样一扇小门,在禁卫师团抵达之前,也已经彻底关闭。

    “瞎了你们的狗眼,我们是麴义将军部下。”林逸选出的军士,还真是一位影帝,演的惟妙惟肖,态度傲慢不已。

    城门守卫的大军,对麴义大军,也不全无了解。仅凭下方骑兵穿得五花八门的铠甲,他们已是信了五分。

    整个肇庆郡北部,活动的骑兵部队,也就是麴义大军。

    即便如此,城门守卫,依然没有放松警惕,按例询问道:“原来是麴义将军部下,你们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营中粮草不足,将军派我们来崔运粮草。”

    这是欧阳朔跟林逸,早就商量好的理由。麴义大军的粮草后勤,确实是由天霜县负责补给的,没有任何的破绽。

    “可有信物?”

    “自然,我们带来了将军的印信。”

    “递上来!”

    说话间,城楼之上,吊下一个吊篮。

    军士上前,将从麴义身上搜来的印信,放了进去。

    城门守卫拿到印信,确认无误。他们绝想不到,麴义大军竟然已经全军覆没,连印信都落入贼人之手。

    这个时候,城门守卫,再没有阻拦的理由。

    “既是麴义将军部下,按照规矩,进城之人,也不能超过五百。剩下的,就在城外暂时驻扎吧!”

    城门的守卫,还真是称职啊。

    “放你娘的屁。我等奉将军之命,一路快马加鞭,人困马乏。就是想着,到了天霜县,能够进城修整一下。你们竟然让我们在城外驻扎,吃了豹子胆了吗?回去之后,我就像我家将军禀报。”

    “这……”

    城门守卫闻言,有些为难。

    “凭什么让我们喝西北风?”

    ……

    “让我们进去!”

    在林逸的暗示下,禁卫师团爆发出阵阵不满之声。

    城门守卫见此,擦了一把汗,实在不敢招惹这帮家伙。权衡之后,还是决定放行。毕竟是盟军,也不算违规。

    稍倾,护城河的吊桥就缓缓放下,城门也随之打开。

    就这样,林逸率领禁卫师团,顺利进城。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言而喻。

    进城之后,禁卫师团突然发难,率先控制城门。第二个目标,就是城内的驿站,以防天霜县遇袭的消息,传递出去。

    接下来,就是一场杀戮盛宴。

    面对突然的,来自身边的袭击,天霜县三万盟军,毫无准备。仅仅用时不到三个小时,禁卫师团就彻底控制住天霜县。

    三万盟军,或是阵亡,或是被俘。

    时隔半个月,天霜县再次回到山海城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