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奇怪的军令
    “事情,还得从历史说起……”

    在这个寂静的午夜,在临时搭建的营帐中,杨秀清自军士口中,了解到历史上太平天国自金田起义开始,发生的波澜壮阔的一幕幕。

    直到天京事变爆发,杨秀清听的是五味杂陈。历史上,杨秀清最终因为自己越发膨胀的野心,彻底地走向末路。

    听完军士的讲述,杨秀清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此前一切的谜团,都得到解释。

    这一刻,杨秀清无比的迷茫,甚至有些绝望。

    此时率部返回天京城,天王洪秀全还会饶恕于他吗?

    怕是希望渺茫。

    军士看着杨秀清,神情莫名。

    此军士,正是军情司潜伏在杨秀清身边的高级密探。他的任务,就是在关键时刻,彻底地离间洪秀全和杨秀清二人,将杨秀清彻底地争取过来。

    “我有一计,可助将军破茧成蝶,不知将军可愿意?”

    杨秀清闻言,审慎地打量了军士一眼,反问道:“阁下费尽心思,接近于我,怕是别有所图吧。怎么,现在还不能说出你背后的主子是谁吗?”

    “以将军的智慧,怕是已经猜到了吧!”

    军士微微一笑,显得胸有成竹。

    杨秀清一惊,失声说道:“难道是山……?”

    “不错!”

    “嘿,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家主公,对将军可是仰慕已久。他日成事,必有重用。”军士说着,自怀中取出一封密函,递给杨秀清。

    此密函,正是欧阳朔通过军情司,特意传递过来的亲笔密函。当然,这封密函,其实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写好。

    信中所言,无非就是一些许诺。

    不仅是此位密探,其他的密探身上,也都带着类似的密函。只要时机成熟,就可凭此密函,策反敌方要员。

    杨秀清看罢,心中惊疑不定。

    对杨秀清,欧阳朔许诺的,是一个郡守之位。

    郡守,无论是在太平天国,还是在山海城,可都是位极人臣。

    如此允诺,不可谓没有诚意。

    信中虽然只有寥寥数语,杨秀清却能感受到,廉州侯博大宽广的胸襟气度。相比屡试不第的洪秀全,两者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能在如此主君麾下任职,实在是一种福气。

    不得不说,欧阳朔的个人称号【雄主】的特性,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这种影响,对历史人物而言,是潜移默化的。

    换做是其他人,可没这么容易让杨秀清折服。

    更让杨秀清没想到的是,廉州侯的布局竟然如此深远。对方早早地就在天国,埋下如此之多的伏笔。

    由此看来,天国内部,必然也遭到对方的渗透了。可笑,洪秀全还以为他的天国,固若金汤呢。

    这样一想,太平天国的前景,是越发的黯淡了。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

    既然洪秀全已是不再可能信任于他,杨秀清也只能更换明主了。

    “罢了,罢了!”

    最终,杨秀清一声长叹,将密函收入怀中,淡淡地说道:“自今日起,你就调来,担当我的贴身侍卫吧!”

    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是无法拒绝他人伸出的救命稻草的。

    杨秀清自然也不例外。

    “将军圣明!”

    密探心中一喜,悄然退下。

    至于具体的布置,自然要容后再议。

    毕竟夜深人静,两人谈得太久,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军士并不担心,杨秀清会去告发于他。越是聪明的人,越懂得权衡利弊。对杨秀清而言,往前是深渊,退后一步则是海阔天天。

    怎么选择,实在是太简单不过。

    杨秀清对天国,还没愚忠至此。

    营帐之外,夜色越发的深沉,犹如浓墨一般,伸手不见五指。今夜之后,太平天国的命运,就像这夜色一般,越来越看不到光明。

    **********

    十月二十八日,木兰要塞。

    当朝阳再次升起的时候,木兰要塞之外,已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昨日大战结束之时,已是夜间,根本就来不及打扫战场。

    当战场在阳光的照射下,重新出现在视野当中时,不禁让人动容。

    延绵方圆十余里的战场之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潺潺的血迹,经过一夜的流淌,彻底地渗入泥土当中。

    初步估算,就在昨天晚上,至少有五万余士卒,彻底地葬身战场。

    太平军中,还是有许多感慨悲歌之士啊。

    白起和韩信两员神将,并排站立在城头,注视着城外的战场,一时无言。

    两大军团胜利会师,而且联手一举歼灭太平天国南路军,下一步该如何行事,两人还在等待军务署,或者说是君侯的命令。

    昨晚的战报,已经连夜送到蚩尤城。

    按时间推算,最迟今天上午,就该有消息了。

    战后初步统计,此役俘虏太平天国士卒十二万余人,缴获粮草物资无数,战马两万余匹,火炮四门,其他物资若干。

    除此之外,南路军四员大将,一人战死,两人先后被俘。

    这一战,山海城可谓大获全胜。

    当然,两大军团在最后的一场血战当中,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总计一万余士卒,彻底地长眠于要塞之外的大地上。

    韩信转头,不经意地瞥了白起一眼。

    对这位杀神,韩信是既佩服,又不服气。他是很想跟白起掰掰手腕的,山海城军中第一神将之名,韩信可不愿拱手相让。

    白起呢?

    无论何时何地,白起都是一副严肃的模样,让人完全看不透他的情绪。

    此次大战,两人都立下大功。

    相较而言,韩信的长途奔袭,再加上果断出击,是此战取得大胜的关键。因此,具体到这一战,韩信可谓小胜一筹。

    兵仙之名,岂是泛泛?

    “启禀将军,君侯来信!”

    就在此时,军情司驻木兰要塞的情报官,匆匆跑了过来。

    两人同时豁然转身,眼神一亮。

    君侯回信如此之快,确实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

    白起作为木兰要塞的主将,先行接过信件,快速看完,接着递给韩信。

    韩信看完,一时有些沉默。

    君侯在信中的交待,让两人都有些疑惑。

    略过祝贺之语,信中主要交待了对两大军团的安排。

    “君侯敕令,两大军团在木兰要塞会师之后,就地修整数日。待姜凯率领的龙骧军团第一师团,赶到木兰要塞之后,再行出击。

    太平军降卒,交由城卫师团看押。

    两大军团,自木兰要塞出发,兵分两路,一东一西,缓缓地朝天京城挺进。一路之上,攻城拔塞,且不可留下漏网之鱼。

    行政署将派出官员,一路配合大军,接收攻陷的城池。

    至于攻陷天京之事,可缓不可急。”

    正是这最后一句,让白起和韩信两人有些不解。

    按理来说,太平天国南路军已经覆灭,西征大军又远在昆明郡,鞭长莫及,这正是轻兵急进,一举攻陷天京城的好时机。

    不曾想,君侯之意,却是并不想早早地攻陷天京城。

    其中缘由,实在是让人费解。

    只是君侯之命,不可违背,两人也只能徒呼奈何。

    简单地商议之后,最终决定由白起率领龙骧军团,自东面出发,一路向北推进;韩信率领豹韬军团,自西面出发,也是一路向北推进。

    两大军团约定,在天京城外再次会师。

    按照姜凯发来的战报,龙骧军团第一师团,不日就将走出十万大山。因此,具体的出征日期,就定在十一月四日,也就是五天之后。

    **********

    欧阳朔为何会如此决策?

    时间还得回到昨天深夜,欧阳朔收到战报的那一刻说起。

    得知两大军团提前会师,并且成功剿灭太平天国南路军,欧阳朔自然是高兴的。经此一战,西南战局基本上就已经无可逆转。

    至于为何不直接出兵攻占天京城,还得回到火炮一事上。

    历史上,洪秀全因为死守天京城,不愿撤退,最终败亡。重活一世,欧阳朔才不会相信,洪秀全还会如此的固执。

    因此,一旦大军突进,洪秀全很有可能,就会弃城而逃。如此一来,火炮技术手册,自然也就跟着一起消失。

    而这,是欧阳朔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稳住洪秀全。

    两大军团稍事修整,再慢慢地往天京推进,就给了洪秀全以希望。如此一来,洪秀全就能命令石达开等将领率领的西征大军,回师勤王,守卫天京城。

    弃城之事,自然就无从说起。

    这样,也算是变相地替灵犀城解了围。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杨秀清。

    虽然说,欧阳朔已经在杨秀清身边埋下棋子。但要发挥作用,最起码也要等到杨秀清赶到天京城,才能行事。

    因此,无论如何,两大军团都不能轻兵突进。

    白起和韩信两人,毕竟只是武将,对这些暗中的谋划,是不甚清楚的,因而才会对欧阳朔之军令,感到疑惑。

    为了火炮,欧阳朔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他现在只希望,两大情报机构,千万不要让他失望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