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天京政变
    十一月十六日,夜,天京城。

    随着大量的军队走上街头,喧嚣的天京城,瞬间安静了下来。虽然城中不再喧嚣,百姓心中的惶恐,却是更甚。

    乱世之中,弱者总是最无助的,永远处于被支配的地位。

    城东,杨秀清府邸。

    巨大的漩涡当中,被软禁的杨秀清似乎一直置身事外,实则不然。

    在整个天京城中,有着两大漩涡。

    杨秀清,就是其中一个漩涡的风暴中心。别看他被软禁,天京城中却是有不少人将筹码,押到了杨秀清这一头。

    这其中,除了杨秀清本人在天国的巨大影响力,还有军情司和黑蛇卫两大情报组织,在其中牵线搭桥的功劳。

    在太平天国耕耘了近一年的时间,又获得充裕的资金支持,无论是军情司长眼镜蛇,还是黑蛇卫统领黑蛇,都将一小半的精力,投注在此。

    城中的文武百官,有不少人都跟他们保持着联系。当然,无论是军情司还是黑蛇卫,跟他们打交道时,使用的都是大商人的身份。

    现在,也该到收获的时节了。先前龙骧军团和豹韬军团,能够悄无声息地避开洪秀全的眼线,就有他们的一份功劳,算是牛刀小试。

    天京城的这一场“大戏”,才是对两大情报机构的年终大考。

    “将军,刚刚得到绝密消息,天王会在明日撤离天京之前,将您清除干净。”说话的,正是军情司潜伏在杨秀清身边的军士。

    对面坐着的杨秀清,依然面无表情,只是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他的心中,实则已是掀起惊涛骇浪,一则是惊惧于洪秀全的狠辣无情,终究还是不愿放他一条生路。二则,也是惊惧于君军情司的情报功底。

    能够及时获知天王宫的消息,仅凭此一条,就足以让杨秀清刮目相待。

    要知道,洪秀全对天王宫的防范,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就算是杨秀清这样的统兵大将,对宫中之事也是一知半解。

    宫中的侍女、太监等内务人员,一旦发现跟外官勾连,立马处于极刑。就算如此,依然挡不住山海城的渗透,其能量可见一斑。

    “将军,该做个了断了。”

    眼见杨秀清还有些迟疑,军士不得不加重了语气。

    一旦让洪秀全撤离天京城,他们可就无法跟君侯交待。因此,无论如何,他们今晚都必须行动起来,全力阻止明日的撤离。

    沉默,死寂一样的沉默。

    在这一刻,似乎连空气都凝固起来。

    只有当事人知道,所谓的“了断”,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和腥风血雨。

    这一步一旦踏出,就再也无法回头。

    良久,杨秀清方才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既然他不仁,也就不要怪我不义了。”说出这句话,他心中的一切迟疑和顾虑,都随之烟消云散。

    杨秀清深知,自那个深夜答应了眼前之人的条件,他就再也没有退路。他跟天国之间,已是渐行渐远,再也无法回头了。

    在这个以教派立国的政权中,背叛,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之事。

    因为一旦背叛,背叛的就不止是天王洪秀全,也背叛了此前的信仰。信仰轰塌的感觉,比之刀棍加身,有过之而不无不及也。

    “也罢,让这一切痛苦,都在今夜了解吧!”

    洪秀全慢慢地闭上双眼,不愿再说一词。

    军士见此,什么也没说,起身告辞离去。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们上场了。

    **********

    城中,天王宫。

    宏伟的天王宫,耸立在天京城的中央,延绵数十里。其间亭台楼阁数以千计,宫殿万间,说不尽的富贵锦绣,一副天家气派。

    比之欧阳朔几经扩建的南疆都护府,怕是也要更胜一筹。

    平日的天王宫,到了夜间,基本上就是万籁俱寂。宫中数以千计的宫女、太监,数千名侍卫,谁也不敢发出稍大一点的声响。

    今夜,显然不同。

    按照天王的指示,宫中一片忙碌,喧嚣不已。宫女、太监们正忙着将宫中的贵重物品,一一整理打包,送上一辆辆的马车。

    仅是天王的私人物品,就装了十辆大车。

    除此之外,就是诸位妃嫔的私人物品;宫中的古玩字画,金银珠宝,精美瓷器,绫罗绸缎,各色摆件,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上百辆大车,眼看就要一一装载完毕。

    夜色已深,照射在天王宫,说不出的讽刺。

    心力憔悴的洪秀全,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走进寝宫。

    此前的意气风发,一瞬间就从洪秀全躯体中抽离,变得空荡荡的。

    王朝霸业,转头空。

    一夜之间,洪秀全就像突然老了十几岁一般,额头爬上一道道的皱纹,就连头发,都隐隐开始泛白。

    心如死灰者,莫过于此也。

    洪秀全深知,就算撤到桂林郡,也不过苟安一时尔。

    偌大的荒野,已是再没有了他的位置和舞台。这对重活一世的洪秀全而言,造成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有些无法承受。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洪秀全现在的心绪,就是自高空突然落下的最好写照。

    惟其如此,他才会对杨秀清恨之入骨。就算是要撤离,也不愿让杨秀清苟安于世,必要将其除之而后快。

    因为在洪秀全的认知当中,正是南路军的溃败,才引发了天国的连锁反应。他从来就没有反思过,当初如果听从杨秀清的建议,自木兰要塞撤军,天国又将是一番怎样的气象。

    最起码,不会一下就落到今日这番田地。

    说到底,洪秀全心中还是有心结。

    前世的孽债,在这一世仍然缠绕着他,让他无法安心。

    时不时的,洪秀全就会担心一夜醒来,天国剧变,杨秀清统领数十万大军,突然调转枪头,要将他灭杀于宫中,取而代之。

    说实话,能够容忍杨秀清统兵到现在,已是洪秀全一再克服心魔的结果。

    此等心胸,又如何配统领一个政权,立足于荒野之中?有这样一位天王,太平天国的败亡,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洪秀全走进寝宫的时候,发现今夜侍寝的并不是萧妃,而是本不该出现在此的陈妃,不仅眉头一皱,脸上已是升起怒气。

    现身荒野之后,洪秀全迎娶了十位妃嫔。前世的秉性,洪秀全并没有全部忘记。他特意编制了日程表,每一天都是固定的妃嫔,斥候他就寝。

    因此,对每日侍寝之人,洪秀全都心中有数。

    “怎么是你?萧妃呢?”

    洪秀全盯着楚楚而立的陈妃,眼中没有一丝的温情,说不出的冰冷。在他眼中,女人的作用,无非就是繁衍后代和泄欲工具。

    就算是对他的妃嫔,洪秀全都没有把她们真正地当人看。说是妃嫔,其实她们跟宫女的地位,也无太大的区别。

    洪秀全作为一个古代的读书人,虽然屡试不中,后来还根据西方的教义创立了拜上帝会,其人骨子里,还是继承了腐儒的固执死板和劣根性。

    陈妃不敢露出一丝的不敬,小心翼翼地回道:“启禀天王,萧妃白天染恙,皇后安排臣妾来服侍天王。”

    “是吗?”

    洪秀全闻言,神情稍稍松弛。

    就算是如此,他还是安排人去萧妃处确认了一番。

    洪秀全倒不是担心别的,而是不能容忍后宫之中,有妃嫔耍弄手段,来额外获得他的恩宠。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

    试问,哪一位妃嫔被轮到服侍天王,不是战战兢兢的,又怎么会有心思去摆弄手段,来互相争宠。

    洪秀全此人,当真有趣。

    就算是重活一世,他还是不自觉地以为,自己就是万民的中心。就是百姓的上帝,就是妃嫔的天,主宰着一切凡人的命运。

    “歇息吧!”

    如今这样的局面,洪秀全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兴致,让陈妃服侍更衣之后,就准备直接入睡。

    “诺!”

    陈妃提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

    稍倾,烛光退去,天王的寝宫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见此,整座宫殿周围,都陷入绝对的寂静当中。就算是还在整理物品的宫女太监们,也要绕道而行。

    睡在洪秀全身侧的陈妃,却是没有入睡,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此女,除了嫔妃的身份,还有另外一重隐秘的身份,正是黑蛇卫安插在洪秀全身边最为高级的密探。

    也是蛇卫当中,最顶尖的存在。

    蛇卫当中,有一类专门的密探,名叫死卫。每一名死卫,一生只负责一项任务。因为他们负责的都是非常危险的任务,一旦完成,基本上就是身死的下场。倘若侥幸存活下来,黑蛇卫也会安排其退隐,过上安逸的生活。

    为了让陈妃不着痕迹地被洪秀全相中,收入宫中,黑蛇卫可没少费心思。可以说,陈妃这枚棋子,就是黑蛇卫布置在天京城的核心存在。

    前后数次,更换了数名蛇卫,轮到陈妃时,才终于获得成功。也正是如此,黑蛇卫才有底气在天京城掀起滔天大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