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洪秀全暴毙
    当然,黑蛇卫在天王宫的安排,自然不止陈妃一人。

    因为谁也无法保证,到底要等到哪一天,才需要祭出陈妃这张王牌。

    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确保一旦时机成熟,无论是当天晚上轮到谁侍寝,黑蛇卫都有办法,让侍寝之人变成陈妃,以此达到其目的。

    其中牵连到的操作,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不知不觉,夜已三更。

    陈妃的眼睛,却是越发的明亮,明亮中又带着一丝死意。

    只见她轻轻地将右手伸入口中,稍倾,竟然带出一颗洁白的牙齿。细看,这牙齿竟然是一颗“假牙”,内里中空,藏着一颗细小的蜡丸。

    绿豆大小的蜡丸,浑然天成,表面竟然看不到一丝缝隙。

    为了躲避宫内的严格搜查,黑蛇卫也算是用心良苦。

    陈妃小心地取出蜡丸,用力一捏,蜡丸立即爆裂开来。顿时,一股细细的青烟,自蜡丸中飘荡出来。

    缕缕青烟,顿时被陈妃以及她旁边的洪秀全吸入体内。

    此青烟,乃山蛮进献给欧阳朔的天下奇毒,名叫烟罗瘴,极其稀有。只有在深山老林之中,瘴气四溢之地,深潭古木之侧,方可寻得一丝。

    再用秘法,以天然蜡丸封闭住。

    下毒之时,不用通过任何的媒介,只需捏开蜡丸,普通之人但凡吸入一丝烟罗障,不到半个时辰,必定中毒而亡。

    因此,就算是山蛮,要收集到一丝烟罗障,往往也需要付出极大的牺牲。基本上,采毒之人,少有活下来的。

    偏偏,此等奇毒,一旦产生,如果不能在十分钟之内收集到,就又重新融入到潭水当中,消失不见。

    因此,要想采集到烟罗障,运气和牺牲,都缺一不可。

    如此苛刻的条件,也是天理循环。

    如若不然,大量的烟罗障现世,岂不是会造成生灵涂炭。

    毕竟,烟罗障之强,强在其是气体之毒,无声无息,杀人于无形。不像砒霜、鹤顶红等剧毒,需要通过血液等媒介,才能凑效。

    在古代,是没有防毒面具的,因此下毒之人,稍有不慎,也会中毒而亡。对陈妃而言,根本就没想过能活着走出天王宫。

    凄美的烟罗瘴飘过,两人立即中毒。

    而洪秀全,至今还酣然入睡,对此毫不知觉。

    也许,此等死法,对洪秀全而言,已是万幸。

    唯一苦的,就是陈妃了。

    吸入烟罗瘴之后,陈妃只能闭目等死,慢慢地迎接死神的到来。最娇艳的花朵,总是凋零在最美的岁月里。

    ***********

    次日清晨。

    当天王宫的宫女,进入天王寝宫,准备服侍天王和陈妃洗漱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人横尸当场的情景。

    烟罗瘴,名字美,效果也美。

    中毒之人,全身没有任何的异状,就像永远沉睡了一般。

    刹那间,天王暴毙的消息,传遍整个天京城。

    一时之间,全城震动。

    已经熬夜打点好行装,准备随天王撤离天京城的文武百官,得到消息,无不呆愣当场,惊骇莫名。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席卷整个天京城。

    天国的命运,到底会走向何方,每一个人都赶到迷茫不已。

    上午九时,天王宫大殿。

    不论如何,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诸位文武大臣自然要商议解决之道。

    因为天国的皇后,基本上就是一个摆设。

    因此,真正掌握实权的,其实就是殿内的这些文臣武将。正是他们,将决定天国未来的命运。

    武将群体,自然以石达开为首。

    文臣之首,却是一位历史人才,此人正是苏辙。

    苏辙,字子由,北宋文学家、诗人,官至副宰相,“唐宋八大家”之一;与父亲苏洵,兄长苏轼齐名,合称“三苏”。

    洪秀全现身荒野,身边除了杨秀清,没有一个合格的内政人才。偏偏,洪秀全又不敢让杨秀清插手政务,唯一的办法,就是重用外人。

    而苏辙,正是洪秀全在剿灭其他玩家领地时,收服的人才。

    除了苏辙,天国当中还有两位历史文官,只是其人名声不显,略过不提。

    按理,天王暴毙,首要之事就是商定继任者。

    然而,洪秀全现身荒野不到一年,因此并未留下子嗣。再者说,天国如今风雨飘摇,即便留有幼儿,也不足以当此大任。

    因此,大臣们的意见,自然是从老臣当中,尤其是自随天王现身荒野的元老当中,选出一人,接替天王的位置,继承天王未竟之事业。

    而眼下最重要的,自然是带领大家摆脱覆灭的危机。

    首先被推举之人,不出意外,正是石达开。

    石达开是天国元老,又是武将,握有军权,在这乱世,自然是最有力的竞争者。而且昨天晚上,天王单独召见石达开,可见对其的优待。

    按理来说,确实没有谁,能够跟石达开竞争。

    至于石达开本人,因为昨天的大败,却是心思不定,在朝堂之上不发一言。石达开的沉默,自然被其他人解读为默认。

    就在此时,一位高瘦的大臣越众而出,大声说道:“石将军自然是合适的人选之一,但是我以为,还有一人比石将军更为合适。”

    “笑话,天国中,还有比石将军资历更老的吗?”

    石达开的支持者,立即出言反驳,神情倨傲。

    “自然是有的。”那位大臣却是不紧不慢,道:“杨秀清杨将军,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比之石将军,怕是都有过之而不及吧。”

    不用说,这位大臣自然是杨秀清阵营的中坚。

    昨天夜里,杨秀清在送走军情司军士之后,就开始联络诸位大臣,商议政变之事。原本,这些盟友还心存疑虑。

    毕竟,天王洪秀全的威望还是极高的,要正面挑战天王的权威,还真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底气。

    可是就在今天一早,天王暴毙的消息,突然传遍全城。这些盟友得到消息,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说,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关联。

    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就在那一瞬间,他们做出了各自的抉择。

    这个时候,自然就要在朝堂之上,替杨秀清摇旗呐喊。

    “哈哈,笑话!”出言反驳的,还是方才那位大臣,嗤笑着说道:“败军之将,而且还是被天王幽禁之人,有什么资格继承大统?”

    “是嘛?”高瘦大臣言语中,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意味,幽幽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石将军也是败军之将吧。而且一败,就葬送了天国的命运。”

    “……”

    整个大殿,突然为之一静。

    石达开的神情,突然变得羞愧无比。一股羞耻感,传遍他的全身。如果不是旁边之人死死拉住,他就要转身而去。

    “这,这怎么能一样呢?”

    石达开的支持者,也是哑口无言,说出的话,连自己听了都没底气。

    “有什么不一样?”

    高瘦的大臣,却是乘胜追击,大声说道:“杨将军奉命攻打木兰要塞,好歹是一场硬仗。而且,杨将军还曾提议撤军,只是没有得到天王的认可。但是石将军呢,统领十五万大军,竟然在家门口被敌人伏击,不是更加可笑吗?”

    话音刚落,更多的大臣,望向石达开的表情,已是充斥着探究之意。

    “嘿,不管怎么说,天王生前软禁杨秀清,却对石将军另眼相待。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谁在天王心中是什么地位,还不一目了然吗?”

    “什么软禁,不过是天王迫于舆论,在变相地保护杨将军而已。”

    “自欺欺人!”

    “厚颜无耻!”

    ……

    对于语言的艺术,诸位大臣都深得其中三味。随着争论的展开,越来越多的人,卷入了这一场争吵当中。

    大殿之中,争论不断。

    杨秀清和石达开的支持者,吵成一团,谁也不能说服谁。

    这一场论战,苏辙等文官,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旁观者。苏辙心中非常清楚,他们这些“外人”,是无权决定天国命运的。

    此时此刻,真正有决定权的,还在这些统兵大将身上。

    石达开见此,再也忍不住,拂袖而出。

    就在此时,大殿之外,突然传来一阵悠悠的声音:“石贤弟!”

    石达开闻言,止住脚步,抬头朝殿外望去。

    只见来者,正是被幽禁的杨秀清。

    杨秀清刚一现身,就在朝堂之上引起轩然大波。他的支持者,自然是喜出望外;而石达开的支持者,则是脸色铁青。

    “杨秀清,你好大的胆。天王生前有谕令,不得传召,不准你离府。现在天王尸骨未寒,你竟然就违抗谕令,居心何在?”

    出言斥责杨秀清的,正是石达开阵营的急先锋。

    杨秀清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脸上却还是挂着和煦的笑容,淡淡地说道:“天王驾崩,作为臣子,来宫内祭拜一番,难道不是应当的吗?”

    “你!”

    杨秀清见此,摇了摇头,转头对石达开说道:“贤弟,可否借一步说话?”

    石达开凝视了杨秀清一眼,最终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