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石达开的心结
    天王宫西侧的一处偏院中,杨秀清和石达开相对而坐。

    此处偏院,平时是天国诸位大臣办公之地,现在却是静悄悄的,除了石杨二人,周边再没有一个人影。

    天王暴毙,整个天王宫都处在一种惶恐不安的气氛中。宫女太监们,望着打点好的行礼,一个个不知所措。

    如果不是还有这两位坐镇,整个天京城,怕是早就乱成一团。

    得知天王暴毙的消息,石达开第一时间就安排军队,走上街头,对天京城再次实施强行管制,制止任何的骚扰。

    按理来说,握有军权的石达开,大可以直接夺权上位。

    可惜,以石达开的秉性,却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事实上,石达开根本无意继承洪秀全的事业。

    天国的事业,在现在的石达开看来,根本就是一场梦。

    而现在,梦已经醒了,石达开却是更加的迷茫了,就像一路急速奔跑的人生,突然没有了方向和追求一般。

    “贤弟,对历史上的天国,你也知晓吧?”

    杨秀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动声色地问道。

    “不错!”

    “那么在你看来,天国的事业,在这荒野乱世当中,能够实现吗?”

    “……”

    石达开无言以对,就连天王洪秀全怕是都不相信的吧。

    “当此乱世,唯有雄主,手持利剑,披荆斩棘,征战四方,为这亿万生灵,开辟出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说到这,杨秀清眼中都闪过一丝激动。

    “雄主?”石达开闻言,眼神一凝,神情第一次有了变化,“是你吗?”

    “不。”杨秀清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我自问,还没有此等能耐。”

    “那是谁?”

    石达开不解,他原本以为杨秀清叫他过来,是要劝他退出此番角逐的。

    “试问,当今西南地区,还有谁,比那一位更合适的?”杨秀清微微一笑,慢慢地露出底牌。

    “是他?”

    石达开一惊,险些拍案而起。

    “不错,是他!”

    杨秀清盯着石达开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

    杨秀清闻言,也是心绪复杂。他非常清楚,石达开言语中的未竟之意。

    “这么说,你早就怀有异心了?”

    石达开收敛情绪,眼神突然变得锐利无比。顿时,一股澎湃的杀气,突然从石达开体内迸发出来,让人无法逼视。

    这是一头猛虎,平时温顺,只有到危机时刻,才会露出狰狞的爪牙。就算是杨秀清身经百战,也不禁感到骇然。

    石达开,当世虎将也,果然名不虚传。

    杨秀清非常清楚,他一个回答不好,怕是就要血溅五步。好在杨秀清也不是易于之辈,手中的茶杯纹丝不动,没有荡起一丝的波纹。

    “不!”杨秀清摇头,凄凉地说道:“兵败之时,对方确实跟我有过接触。只是当时,我并未下定决心。直到天王欲除我于后快,我才不得已而为之。”

    杨秀清的话,半真半假,让石达开找不到一丝破绽。想起昨天下午天王跟他的密谈,石达开也是一声长叹。

    “造化弄人啊!”

    天国走到这一步,已是无法说清,到底谁是谁非了。

    “这么说,天王的暴毙,也跟你有关了?”

    石达开眼中的杀气,并未收敛,问出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发现天王暴毙,法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查验尸体。经过一番探查,只知道天王和陈妃死于一种未知的奇毒,至于其他的,就一无所知。

    陈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蜡丸的碎片重新放入“假牙”内腔之中,再将牙齿重新就位,现在唯一的痕迹,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因此,唯一的结论,就是天王是遇刺身亡。

    可是,据天王宫守卫讲述,当晚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人的行迹。

    整个案件,就成了一宗悬案。

    当然,也有人怀疑,守卫为了逃避责罚,故意推脱。

    不管如何,短时间内是无法查明真相了。而天国如今的危局,又哪里还有人有心思,去关注这起悬案背后的真相。

    说实话,杨秀清对天王的暴毙,也是毫无准备的。

    这一场行动,完全由黑蛇卫策划完成。

    “不是我。”

    杨秀清不知怎么回答,只能斩钉截铁地说了这三个字。

    “哼!”

    石达开若有所思,依然心绪难平。

    虽然说,对天王,石达开未必就有多大的感情;但是昨天天王对他的宽恕和信任,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因此,如果可能的话,石达开自然要替天王复仇。

    可惜,现在的他,怕是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此刻正笼罩在天京城上空,让人窒息。

    杨秀清深知石达开的软肋所在,幽幽地说道:“贤弟,为了天国的百姓,还请你不要做出什么蠢事。”

    石达开闻言,神情越发的复杂。

    “为了替天王复仇,拖着全城的百姓陪葬,值得吗?”

    石达开必须面对这样一个抉择。

    沉默,又是死寂一般的沉默。

    天国的最后两大支柱,默然对坐,心绪起伏不定。

    相比石达开,杨秀清倒是要镇定许多,他自信,自己不会看错人。一个人的品行,一旦被对手完全看穿,未战已败。

    果然,石达开最后一声悠悠的叹息,慢慢地取下腰间的兵符,放到跟前的石桌上,苦涩地说道:“还望你,放他们一条活路。”

    石达开嘴里的“他们”,自然就是他的支持者们。

    见此,杨秀清却是惊讶不已,摆了摆手,道:“贤弟不必如此。只需你我达成共识,兵权在谁手中,都是一样的。”

    “不。”石达开摇了摇头,“我已心灰意懒,无意朝堂之上。”

    “贤弟正值壮年,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为何如此不堪?”

    杨秀清见此,却是眉头大皱,言语中隐隐有些怒其不争的意味。他这样做,除了确实是痛惜石达开的自暴自弃,也是因为有任务在身。

    幕后的君侯,可是指名要留下石达开。

    “就这样吧!”

    石达开却是无意辩解,起身告辞而去。

    “慢着!”

    杨秀清跟着起身,“可否问一句,贤弟此去,可有什么明确的去处?”

    “茫茫荒野,何处不可安身?!”

    石达开没有转身,声音中满是疲惫。他真的是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

    “既然贤弟无明确去处,何不去山海城的陆军讲武堂走一遭?”杨秀清神情一动,诚恳地说道:“你我皆是贫民出身,根基浅薄。陆军讲武堂的校长,可是兵圣孙武。贤弟此去,必有所获。既能远离朝堂纷争,又能增长军事见闻,何乐而不为?总好过在荒野之中,漫无目的的游荡吧?”

    石达开闻言,身子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就此离去。

    望着石达开的背影,杨秀清一声叹息。

    他能做的,已经做了。

    就算是君侯斥责,也是无话可说。

    **********

    天京城的动乱,在两大巨头达成协定之后,迅速落幕。

    杨秀清手持兵符,在其亲信嫡系的支持下,顺利掌控城中大军。再怎么说,杨秀清在军中的威望,还是极高的。

    再加上军情司的一番策动,自然水到渠成。

    朝堂之上,眼见杨秀清得势,原本支持石达开的大臣们,个个惶恐不安。好在杨秀清信守承诺,只是将他们软禁起来,并未真的下杀手。

    至于石达开,就此消失不见。

    掌权之后,杨秀清并未像外界猜测的那般,登基为王。他下达的第一条命令,就是宣布太平天国正式解体,归降山海城。

    消息一出,天国哗然。

    有死忠的教众,不满杨秀清的决定,纷纷上街抗议。

    杨秀清的态度,却是极为强硬,以铁血手段,进行强行镇压。他非常清楚,既然决定投靠山海城,就不能再心存任何侥幸的心里。

    为君侯入主天京城扫清一切障碍,就是他当前最重要的任务。

    ……

    洪秀全暴毙,杨秀清掌权,太平天国投诚的消息,犹如一道飓风,刮过川南行省,刮遍整个荒野大地。

    一时之间,天下为之震动。

    玩家们心里都清楚,山海城清除天平天国,只是早晚之事。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会如此之快,手段又如此的巧妙。

    人们不禁感慨,廉州侯手中,到底还握着多少底牌呢?!

    于此同时,随着太平天国的投降,一个震惊天下的现实,摆在了所有中国区玩家的面前。

    山海城领主,廉州侯岂曰无衣,正式据有一行省之地。

    在九成以上的领主,还没晋升为郡城之时,山海城领地之广阔,实在是让人望尘莫及。

    唯有王者,方有此雄姿。

    天下为之震惊,一代雄主,正式展露狰狞。

    中国区短时间内,断无一人,可与廉州侯匹敌。

    受此影响,【山海盟】再次声势大涨,甚至更甚从前。【炎黄盟】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声望,瞬间跌落谷底。

    整个西南地区,似乎都笼罩在岂曰无衣的阴影之下。

    南疆都护府,正在越来越变得名副其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