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慷慨赴死
    当清晨的阳光,再一次挥洒在桂平关城头之时。

    昨日的大战,再次上演。

    修整了一夜的两路大军,又一次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这一场生死鏖战当中。

    明显的,联军感到今日的推进,要比昨日顺利许多。

    四千山蛮战士,望着似乎杀之不尽的大军,眼中第一次有了迟疑之色。仅凭他们,连桂平关的城墙都占不满,留下一个个空档。

    时不时地,就有联军士卒透过空档,悍不畏死地登上城墙。

    石虎不得不亲自带领一个救火队,往来城墙之间,扑灭一切的风险。就算如此,也是险情连连,死伤惨重。

    眼看,战局已是难以再维持下去。

    双方巨大的军队数量差距,直接由量变引起了质变,战争的天平,彻底的向联军一方倾斜。

    就算是强悍的山蛮战士,也是分身乏术,无法面对如此浩荡的大军。

    再加上李牧高明的指挥,联军的攻击进退有度,环环相扣。刀盾兵和弓弩手配合默契,火力掩护和近战攻击衔接流畅。

    就算是面对残部,李牧都是全力以赴,没有任何的疏忽大意。而这,正是一员名将,有别与普通将领的素质体现之一。

    一时之间,桂平关摇摇欲坠。

    裴矩站在城楼之上,神情凝重,他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起身来到石虎身边,涩声说道:“石将军,准备撤离吧!”

    “什么?”

    年轻将领已是一身血迹,就算如此,也无法掩饰其震惊的神情。

    “我说,撤退!”

    裴矩理解像石虎这样的将领此时此刻的心情,但还是不得不做出最理智的决定,痛苦地说道:“桂平关已是守不住了,不要再作无谓的牺牲。就当为山蛮独立第一师团留点根吧,不要让它的番号彻底消失。”

    “……”

    石虎无言,转头看着周围还在奋力厮杀的儿郎们,眼中同样闪过一丝痛苦。经此一役,君侯许以最高期望的精锐师团,怕是真的就要不复存在了。

    “不。”出人意料地,石虎再次摇头,血迹斑斑的脸上,竟然罕见地露出一丝笑容,淡淡地说道:“裴大人,您是君侯器重的大臣,跟我们这些大老粗不一样,不该陨落于此。这样,我立马安排一支卫队,护送大人您离开。”

    “那你呢?”

    裴矩望着此时的石虎,心中却是越发的不安。

    闻言,年轻的将领突然咧嘴一笑,在阳光的照射下,这笑容竟是如此的纯粹和坦然,充满一种让人无法逼视的美。

    在这一刻,石虎的内心,似乎再次得到升华。

    “大人,我们不一样的。”

    石虎转头,看向远方的天际,在那里,在血色的天空下,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指引着这位年轻的山蛮将领,让他汲取到一股莫名的慰藉。

    “我们是战士,山蛮战士,【蛮王】最忠诚的卫士。”石虎的声音,低沉而平静,犹如突然放下一切负担,心中剩下的只有坦然。

    “山蛮战士,只能战死,不当逃兵。”

    石虎紧了紧手中的战刀,再次微微一笑,“这是我们的宿命。”

    裴矩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动容。就在此刻,他对山蛮的印象彻底改观。此前,在裴矩眼中,尤其是被蚩尤迫害之后,山蛮就是粗鄙傲慢的代名词。

    而在这一刻,他才深深地感受到,这个民族内在的优秀品质。

    坚韧,沉默,勇敢,不善言辞,不畏牺牲......

    一切美好的品质,都在他们的身上,获得最好的诠释。

    这是一个足以让人肃然起敬的民族,他们不会将“恩情、忠诚”之类的字眼整天挂在嘴边,而是在最关键的时刻,付诸实践。

    正所谓,知易行难。

    能够做到这一点,山蛮一族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现在想来,君侯能够收服山蛮一族,看来绝非临时起意。怕是,君侯早就窥见了,他们这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吧!

    想到这里,裴矩心中一叹。

    没想到他老了老了,眼中竟然起了偏见。

    裴矩望了一眼对面的山蛮将领,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决绝,温和地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这把老骨头怕也是走不动了,就留在此地,陪着你们吧!”

    “大人,万万不可!”

    方才还神情坦然的石虎,突然变得焦急起来,连连摇手。

    “有何不可?”

    裴矩却是决心已定。

    “大人您是文官,治理领地才是您的强项。您又何苦陪着我们这些大兵,在战场之上白白牺牲呢?”

    “不。”裴矩摇头,笑着说道:“将军,你说错了。老夫现在的身份,是桂平关驻军的军师,是正儿八经的军人,可不是什么文官。”

    “可是......”

    裴矩摆了摆手,道:“没有什么可是,就这样定吧!将军,回到你的岗位上去,我们就算是死,也要敌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山海城的荣耀,不容亵渎。”

    石虎深深地看了裴矩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就在这一刻,两个本有隔阂之人,似乎突然之间心意相通。

    最终,年轻的将领什么也没说,向裴矩郑重地行了一个军礼,转身而去。裴矩则是站在原地,悠悠地望着城外的大军,不知在思索什么。

    裴矩也没想到,他还会有热血沸腾,慷慨赴义的一天。历史上过往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一时颇多感慨。

    忆往昔,峥嵘岁月。

    恰布衣年少,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征伐突厥,经略西域,豪情壮志欲封侯。

    讨辽东,镇北蕃。

    曾记否,到江都击水,浪遏飞舟。

    辗转大唐,登台拜相,一时多少烟雨。

    前尘往事,尽付笑谈中。

    ……

    伴随着裴矩慷慨激扬的文字,残存的山蛮战士,发起最强一击。

    “杀!杀!杀!”

    战场的节奏突然加快,杀声震天,传扬四野。

    一群抱着死志的山蛮将士,配合着裴矩的文字,唱起山蛮一族的战歌,面对数十倍的敌人,毫无畏惧之色,一一慷慨就义,投入死神的怀抱。

    他们在用行动,践行着对【蛮王】的无声承诺:山蛮战士,无愧于其名,没有辜负【蛮王】的期许,没有辱没师团的荣耀。

    生命,在这一刻显然如此的厚重。

    几乎每一刻,都有山蛮战士倒下。

    痛苦的石虎,彻底化身一头血色的猛虎,在战场之上从横捭阖。

    每一位兄弟的倒下,都让这头猛虎眼中的血色,更浓一筹。等到后面,血虎彻底发威,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

    “啊!”

    石虎一声大喝,突然狂化,身躯立即变大,变得力大无穷。

    一时之间,战场之上,莫有可敌者。

    许是受到石虎的感染,再加上战场气氛的渲染和引导,残存的山蛮战士,一一发出怒吼,一个接一个地完成狂化。

    刹那间,杀戮之力汇聚。

    联军的攻击,顿时遭到当头棒喝,整条进攻线路,都为之一滞。

    如此威势,实在是骇人。

    山蛮的每一次狂化,都能给敌人带来“惊喜”。

    唯有在大军后方的李牧,嘴角闪过一丝笑容。对山蛮的狂化,他也略有耳闻,知道敌人虽然突然变强,实则不过是回光返照。

    联军一旦撑过这一波,胜利就在眼前。

    因此,李牧毫无怜惜之意,命令大军全线压上,顶住敌人的最强一击。

    李牧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的太阳。

    距离午时,还有两个小时。

    也就是说,他可以提前完成攻下桂平关的任务了。

    战场之上,靠的,还是成建制的大军。小股的精锐战士,纵然可以逞凶一时,必不可长久也。

    因为这是战争,不是武士之间的较量。

    ***********

    桂平关的悲歌,依然在唱响。

    似乎就连上苍,也不愿让这支令人肃然起敬的大军,真正的走向末路。

    转机,突然而至。

    就在石虎所部陷入绝境,走向末路之时,桂平关北面的山道上,突然卷起阵阵烟尘,继而响起轰隆隆的马蹄声。

    滚滚烟尘中,耀眼的金龙旗,在阳光的照射下,煜煜生辉。

    “是君侯,君侯来增援我们了!”

    桂平关的瞭望手,第一时间发现了突然出现在关外的大军。

    裴矩闻言,心中一震,迅速转过身,放眼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的神情。此时的金龙旗,犹如一座灯塔,将即将淹没的山蛮巨轮,挽救于将没之时。

    “真的是君侯大军!”

    得到消息,桂林关城头之上,突然响起阵阵欢呼之声。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让远处的李牧,心中一颤。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变数,终究还是出现了么?”

    李牧喃喃自语。

    ***********

    欧阳朔抬头,望着眼中越来越大的桂平关,望着关隘上依然飘扬的山海城领主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率领神武卫,一路昼夜兼程,除了照顾战马必要的休息,就连吃饭都是在马上解决的。终于在最后关头,抵达了桂平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