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李牧的果决
    欧阳朔的到来,为桂平关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虽然他带来的神武卫,还不足三千之数,却是一支真正的无敌之师。他们历经大小战役无数,竟无一败绩。

    无论是凶悍的江东猛士,还是诡异的蚩尤血卫,都没有让这支大军倒下。

    每一名神武卫成员,都已晋升至十二阶百战精兵,达到了一名士卒阶位所能达到的极限。其个体战力,足以跟初级武将,甚至是中级武将相媲美。

    欧阳朔有信心,即便仅仅凭借神武卫,就能守住关隘一天。

    而在桂平关的后方,还有两个山蛮独立师团正在火速赶来增援。除此之外,韩信率领的豹韬军团,距离桂平关,估计也就只有两天的时间。

    联军想拿下桂平关的企图,怕是要化作泡影。

    ……

    欧阳朔率部入关,见到城墙上的情景,眼神不禁一阵抽搐。只见无数的山蛮战士,横七竖八地倒在血泊当中,根本无法计数。

    无数的箭矢,倒插在尸体上。

    欧阳朔规划的四个山蛮独立师团,还没得到正式的番号,就断了一根支柱。怕是就连联军都不会想到,他们的这次行动,对山海城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显然,山蛮战士已是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因此,没有任何的寒暄,神武卫刚一登上城墙,即刻出击,一一就位,补上因山蛮阵亡而留下的防御空档,跟联军厮杀在一起。

    就连欧阳朔都没有言语,抽出腰间的赤宵剑,直接挺身而上。即便他一言未发,却是在用最直接的行动,鼓舞士气,激励战士们奋勇杀敌。

    “君侯!”

    “大王!”

    伴随着欧阳朔的出现,城头之上,不断地响起一阵阵的欢呼之声,此起彼伏。战士们喊着君侯之名,无畏地杀向前方。

    而就在欧阳朔抵达桂平关的那一刻,关隘头顶上血色的漩涡,都为之一震。一条巨大的血色巨龙,突然而至,将巨大的漩涡直接镇压住。

    血色的漩涡,立即停止转动。

    顿时,一股无形的气运,朝山海城的战士当头罩下。

    如果有心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骇然发现,就在这一刻,联军射出的数以万计的箭矢,竟然有一半以上,悄无声息地改变了轨迹,导致目标落空。

    一时之间,战士们的伤亡骤减。

    而这,就是气运显化。

    桂平关一战,因为神武卫的及时出现,战争形势急转直下。虽然说联军依然占据上风,李牧却是再没有信心,能够赶在午时之前,拿下桂平关。

    尤其是联军的伤亡数据,让李牧都为之心颤。

    攻打关隘的主力部队,是前军的五万刀盾兵,两万弓弩手只是远程辅助。至于一万骑兵部队,更只是作为预备部队。

    昨日一战,刀盾兵已是折损过半。再加上今日一战,刀盾兵已是不足两万之数,眼看就要无法对城头形成压倒性的优势了。

    而桂平关城头,除了欧阳朔带来的两千三百余神武卫,山蛮战士还剩下两千余人,总数接近五千之数。

    以两万刀盾兵去对攻山海城的五千王牌部队,李牧还真没有这个信心。

    别说敌军是王牌中的王牌,就算此时守城的是一支普通的精锐部队,一比四的攻守比例,也是一个极为危险的界线。

    更不用说,他们攻打的,可是一座险峻的关隘。

    “这样下去不行!”

    李牧摇了摇头,心中一横,看了一眼左右的骑士,下达了一条血腥的军令:要求一万骑兵,全数弃马,暂时充当步兵,加入到攻城的序列当中去。

    要知道,这些骑兵,可都是李牧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最擅长的是荒野中的骑兵战。现在,却不得不让他们舍弃最犀利的战马,去爬云梯攻城。

    李牧想想,就心疼的不行。

    可惜,形势的发展,已经容不得他的仁慈。

    李牧非常清楚,必须保持对敌人的数量优势,才有可能攻陷对面的关卡。

    否则的话,一切休提。

    不得不说,李牧确实是一位名将。

    关键时刻,能够壮士断腕,做事毫不拖泥带水。

    骑兵部队,是李牧带出来的亲卫军,自然没有一位孬种。得到大将军的军令,没有任何的犹豫,齐刷刷地一一下马,拔出腰间的弯刀,列阵前行。

    一万养精蓄锐,生龙活虎的骑兵,突然投入到战场前线。

    神武卫的防守压力,突然大增。

    更加糟糕的是,山蛮的狂化已是结束,开始进入虚弱期,战力大减。一时之间,整条防线,竟然又开始摇摇欲坠。

    且不说山蛮,就算是神武卫,经过一天半的长途奔袭,也是疲惫的不行。现在一战,不过是在提前透支和压榨他们的体能。

    不得不说,战场确实是瞬息万变。

    敌我双方,随时可能因为一个决策,而导致战争的天平转向。

    欧阳朔的感知,是何等敏锐,一下就发现战场的异状,不禁眉头大皱。

    敌军主将的果决,确实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当此之时,必须要有一支新生的部队,替换下山蛮战士。否则的话,如果让狂化后的山蛮硬撑着,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一旦山蛮全数阵亡,就算神武卫在怎么强悍,也是无济于事的。

    显然,欧阳朔此前的判断,过于乐观了。

    联军的主将,实在是一位难缠的对手。

    问题是,现在到哪里,去找一支新军呢?

    欧阳朔眉头紧皱,努力在脑海中搜索,不放过任何的一个细节。

    突然,一支部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想到这里,欧阳朔精神一震,大声喊道:“裴矩!”

    “老臣在!”

    裴矩一直就没有离开城楼,听到君侯的呼喊,立即赶了过来。

    “去,去将收押在关隘的太平军降卒带上来,给他们发放武器。”

    当初禁卫师团攻陷桂平关时,关内太平军除了战死的,剩下的都投降了山海城,大致有三千余人。他们被临时关押在关隘之内,等待军务署的整编。

    现在,这支降卒,就成了欧阳朔唯一的希望了。

    “君侯,此时征召降卒,怕是……”

    裴矩闻言,神情有些迟疑。

    太平军降卒,跟其他降卒又不一样。即便投降,他们当中,很有可能还存在天王洪秀全的死忠信徒。

    因此,这群降卒,一直就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必须等到军情司仔细排查之后,再完全打乱整编,才能放心启用。

    而现在,显然不是动用降卒的好时机。

    一个不好,可能就会起到反效果,酿成更大的悲剧。

    因此,在君侯率部赶来增援之前,就算是在最绝望的时候,裴矩都没想着,要去启用关押在关隘之内的三千太平军降卒。

    当然,这也跟裴矩自身的威望不足有关。

    欧阳朔当然清楚裴矩的顾虑,决绝地摆了摆手,“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将眼前的战况应付了再说。我安排一个中队的神武卫给你。”

    说着,欧阳朔饱含深意地看了裴矩一眼。

    显然,欧阳朔对此也持有疑虑,但是又不得不做。折中的办法,就是安排一百位神武卫,负责监视太平军降卒,接过他们的指挥权。

    “明白!”

    裴矩深知情况紧急,没有再说什么。君侯安排他去处置降卒,除了因为手头现在无人可用,怕也是寄希望于他的外交才干吧。

    能不能安抚住太平军降卒的心,就看裴矩的了。

    ……

    欧阳朔却是没空多想,安排下去之后,转身又加入到厮杀的队列当中。

    这一战,可谓是欧阳朔经历的最为艰难的一战。

    就算是跟蚩尤大军对峙,都没有把欧阳朔逼到这步田地。

    不得不说,联军的这一手,着实玩的漂亮。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山蛮战士体内的虚弱之感,越来越强,就连拿起武器,都有些费力。而此时,欧阳朔所期盼的“援军”,却迟迟没有出现。

    “难道说,裴矩去说服降卒,又出现了什么变故吗?”

    欧阳朔心中一沉,已是做好了失败的觉悟。

    这个时候,再让山蛮硬抗,已是无益。

    欧阳朔不得不下令,让山蛮战士全部退下了。

    整个防线,由神武卫全数接下。

    一时之间,压力徒增。

    就连欧阳朔,都不再轻松,无暇它想。

    因为每时每刻,都有数名,甚至是十余位联军士卒,朝他扑来。

    欧阳朔手中的赤宵剑,绽放出血色的光芒。

    严格来讲,这也是赤宵剑第一次亮相,就惊艳了世人。

    可惜,却无人欣赏。

    《杀剑》剑法,被欧阳朔娴熟地运用出来。

    也许,就在这一刻,欧阳朔才深深地领悟到,杀剑的精髓所在。

    杀剑,战场之剑也。

    唯有战场,才是它的宿命。

    淹没于历史中的绝世剑法,重现于世,卷起滔天杀戮。

    许是受到杀剑的感染,欧阳朔此时的脑海中,竟然出奇的平静,无念无思,他不再去关注整个战局,不再去思索裴矩为何没有出现。

    心中剩下的,唯有杀剑的剑意。

    任何挡在他跟前的敌人,都在剑意的笼罩之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