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戛然而止
    【PS:补一更。】

    红日高悬,桂平关依然是杀伐不断。

    城墙中心段,以欧阳朔为核心,竟然出现一幕奇观。

    在这喧嚣混乱的战场之上,欧阳朔竟然进入难得一见的“忘我”境界。

    所谓忘我,不是真的忘记自己的存在。

    真正的忘我,指的是彻底放下心中的一切杂念,直指本心。

    欧阳朔此时的本心,就是杀剑剑法。

    因此,在他心中,此刻除了杀剑,其他的一切都不存在。

    就是这样的纯粹如一,才能让他的心灵、意识以及身体,高度的统一协调,全身心地投入到杀剑的揣摩之中。

    在“忘我”境界中领悟一刻,就抵得上平时的一日,甚至是数日之功。

    更重要的是,平时一些难以领悟的内容,在“忘我”境界之下,却能豁然开朗,天堑变通途。

    而这,就叫做顿悟。

    因此,但凡是悟道之人,最渴望的,就是能够进入“忘我”境界。

    在此境界下,欧阳朔虽然不关注外界,手中的赤霄剑,却是本能地挥动起来,运用的正是杀剑剑法。

    由此激发出来的杀剑剑意,就能够自动捕捉到任何一位敌人的杀机。但凡有人对欧阳朔露出杀心,就会自动地被杀剑的剑意锁定。

    因此,无论是无名小卒,还是统兵将领,但凡挡在欧阳朔身前,出现在他视野之内的敌人,都会自动地被欧阳朔的杀意笼罩。

    杀剑之下,断无活口。

    手持赤宵宝剑的欧阳朔,不像一位帝王,倒如一位杀神,在城墙之上转展腾挪,飘忽不定,每一次出手,都能带走一名,甚至是数名敌军士卒的性命。

    剑意笼罩之下,敌人的一举一动,在欧阳朔的感知下,都无所遁形。

    随着时间的推移,杀剑剑法在欧阳朔手中,被运用的越发的纯熟。而伴随着不断的杀戮,一丝丝血气开始在赤宵剑上汇聚。

    赤宵剑,帝道之剑也。

    神剑本身,并不像天魔枪那般,会吞噬敌人的精血。

    因此,丝丝血气就只能在剑神上凝聚,越聚越多,越来越浓郁。此一幕,倒是跟欧阳朔当初学习剑典时,无名武将演练的一幕有些类似。

    由此,也就说明,欧阳朔已是真正地触摸到杀剑的精髓。

    如此骇人的威势,冠绝全军的霸绝风采,唯绝世猛将方可有也。没想到,此时却出现在一位身份尊贵的君侯身上。

    战场之上,无论是还在奋战的神武卫,还是已经退到一边休息的山蛮战士,无不发出热血沸腾的呐喊。

    能为此等盖世雄主效命,生亦何忧,死亦何妨?

    全军的士气,为之暴涨。

    “杀了他!”

    联军的刀盾兵统帅,是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彪状大汉,铜铃大眼,满脸的横肉,甚是骇人。因其胡须茂盛,人称胡子将军。

    胡子将军眼见如此,竟然亲自率部,要将欧阳朔围杀当场。一瞬间,包括胡子将军在内,上百位将士齐齐朝欧阳朔攻来。

    “君侯!”

    神武卫见此,大惊,想要赶来增援,却是被联军死死缠住。

    “君侯小心!”

    山蛮战士要想拿起兵器,却发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狂化的后遗症,正进入最关键的时刻,全身酸软无力。

    眼看,欧阳朔就要死于乱军当中。

    胡子将军露出狰狞的笑容,听到周围神武卫的称呼,他心中更是得意,知道无意中逮到了一条超级大鱼。

    只要将此人格杀,此战必胜。

    胡子将军已经在畅想,在主公面前受功领赏的情景。

    除此之外,对方手中的宝剑,也是让胡子将军垂涎不已。

    此等神剑,一看就不同凡响。

    如果能抢过来,献于主公,岂不更妙?

    想到这里,胡子将军的神情越发的狰狞,手中的大刀蓄势待发。

    而此时的欧阳朔,依然沉浸在对杀剑的顿悟当中,对于周边的一切,似乎一无所知,只是本能地挥动手中的赤宵剑。

    “杀!”

    一瞬间,上百柄战刀,自四面八方朝欧阳朔当头罩下。

    “君侯!”

    无论神武卫,还是山蛮战士,都是眼神赤红。

    就在此时,欧阳朔的嘴角,突然微微一笑,似喜悦,似顿悟,似欣喜,嘴中慢慢吐露出三个字:“苍生杀!”

    只见欧阳朔一个就地三百六十度旋转,手中的赤宵剑跟着一扫。

    顿时,只见笼罩在赤宵剑上的血煞之气,突然破剑而出,竟化作一支支红色的利刃,朝四周的将士射去。

    一瞬间,就有数十位士卒倒下,就连胡子将军,都身受重伤。

    合围之势,瞬间而解。

    “好!”

    揪心的神武卫,发出震天的喝彩之声。

    如此神威,试问,除了君侯,天下谁可与之匹敌?

    此时此刻,将士们对君侯的崇拜,简直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侧的山蛮战士,甚至流下激动的眼泪。

    一代【蛮王】,就此定格。

    新生的【蛮王】,同样的勇武不凡,更兼具智慧和仁德。

    山蛮一族,能得此德、智、勇三者兼备的共主,夫复何求矣?

    战士们喜极而泣。

    而欧阳朔呢?他的杀戮,还远未停歇。

    手中的赤宵剑,越发的透亮,夺人心魄,取人性命。

    “四杀将!”

    欧阳朔眼神一凝,手中的赤宵剑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突然出现在胡子将军的跟前,宝剑一推,一抹。

    一代猛将,就此陨落。

    “将军!”

    周围的联军士卒,不觉惊呼出声。主将阵亡,联军顿时士气大减。

    相反,神武卫却是士气如虹。

    就这样,依靠欧阳朔的神勇,大军竟然再一次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城楼下方传来。

    裴矩统领的三千太平军降卒,终于堪堪赶到。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出现在城楼之上的太平军降卒,已是不足三千之数。

    就连裴矩的身上,都溅上血液。

    显然此番劝降并不顺利,期间必定是起了波澜。

    好在,最终的结果,还算能够接受。

    有了这批生力军的加入,桂平关防线渐渐地稳固下来。

    这批太平军士卒,本就是桂平关的守军,对关内城防设施异常的熟悉,他们一上场,就能顺利地进入角色,不需要任何的适应。

    欧阳朔见此,心中一松。

    最困难的一关,总算是度过了。

    以神武卫为中枢,太平军为辅助,整条防线,稳如泰山。

    这一战,可谓一波三折。

    整场激战,从大清早打到傍晚。

    双方都倾尽全力,再不留任何的余地,底牌尽出。

    而等到两千山蛮恢复过来,重新出现在城头之上时,大局已定。

    联军,彻底失去了攻陷桂平关最后的机会。

    ……

    晚霞映衬下,李牧的表情,异常的难看,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原本一场把握十足的战役,最终却落得个损兵折将,无功而返的下场。

    对李牧而言,攻略桂林郡,是他现身荒野之后,最重要的一次军事行动。在攻打桂平关之前,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可是,就在眼前的关隘,李牧和他统领的大军,折戟沉沙。

    “撤!”

    李牧不愧是绝世名将,虽然心中有无穷的遗憾,却是一直没有失去理智。他非常清楚,以手中的残兵败将,再想拿下桂平关,已是妄想。

    既然如此,不若趁早撤兵,赶回桂林郡,从长计议。

    李牧相信,以军师之能,定有破解之法。

    夕阳下,不到四万的大军,从前线退下之后,稍事修整,就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渐渐消失在崇山峻岭当中。

    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关卡之战,戛然而止,就此画下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

    **********

    桂平关,城头。

    注视着渐渐远去的联军,欧阳朔若有所思。

    “对面的主将,到底是何人?”

    “回禀君侯,据军情司来信,此人正是战国名将李牧。他不仅是攻打桂平关的主将,还是二十万联军的主将。”

    回答欧阳朔的,正是裴矩。

    “李牧吗?原来如此。”

    欧阳朔抬头,望着远方天际漫天的晚霞,突然沉默不语。本就挺拔的身躯,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高大伟岸。

    裴矩望向君侯的背影,心中有些愧疚。方才,他已经自军士口中,了解到此战的险情,知道如果不是君侯大发神威,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因为太平军增援来迟,差点导致君侯丧命。

    无论在哪个领地,这都算得上是死罪。

    但是,君侯见到裴矩,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了!”

    接着,就投入到战场厮杀当中。

    没有一句责怪,没有一句质询。

    正是如此,才让裴矩心中越发的不是滋味。君侯信任他,他却差点将事情搞砸,实在是羞愧难当。

    回忆起监牢中发生的一幕,裴矩至今都心有余悸。

    **********

    时间回到一个半小时之前。

    裴矩率领一百名神武卫,来到关隘一层的临时监牢。说是监牢,其实是一个小型的封闭军营。

    三千太平军降卒,正是收押于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