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忍下这口气
    桂平关,监牢。

    当裴矩踏入监牢时,面对的是一双双充满异样的眼睛。

    太平军降卒虽然被看押,但是并没有完全地与世隔绝。他们非常清楚,此时的桂平关,正在面临敌军的攻击,而且形势似乎还有些不妙。

    在这个节骨眼上,山海城的大臣突然来到监牢,其用意可就耐人寻味了。

    “诸位。”裴矩目视前方,声音突然充满感染力,沉声说道:“不用避讳什么,想必你们也都已经知道了,桂平关正面临敌军的猛攻。”

    话音刚落,军营顿时一阵骚动。

    听闻是一回事,自这位大臣口中得到证实,就又是一回事了。人群当中,顿时有几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丝诡异的光芒。

    “现在形势危急,桂平关随时都有可能被攻陷。”裴矩双手下压,平息骚动,接着说道:“桂平关一旦沦陷,山海城自然是损失惨重。诸位的性命,怕是也难保。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吧?桂平郡已经被敌人占领,郡内的太平军全数被扫荡干净。因此,我奉劝诸位,不要抱有幻想,这群敌人是不会对你们仁慈的。”

    裴矩的话,等若是熄了一些人的小心思。

    可惜,不怕死的人,或者说是对天王死忠之人,还是大有人在。听闻桂林郡沦陷,他们不但没有一丝的悲愤,反倒是心中闪过一丝窃喜。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显然,在死忠分子眼中,山海城就是他们的敌人。

    裴矩的眼光,何等的敏锐,立即便察觉到人群中的异样。只是,这些人还没有出来闹事,裴矩也不好处置,只能是静观其变。

    “诸位,现在到了证明你们对山海城忠诚的时候了。穿上铠甲,拿起武器,随君侯亲卫军——神武卫,一同并肩作战吧!”

    “为了山海城,也为了你们自己!”

    裴矩知道时间紧急,也没想过要长篇累牍地动员。只有将此战,跟降卒的身家性命联系到一起,才能激起他们心中的战斗欲望。

    说话间,随裴矩而来的神武卫,已是打开武库,将一件件铠甲和兵器,分发到每一位降卒手中。

    领到武器,三千降卒的气势都为之一变。原本软踏踏的队伍,瞬间有了一丝铁血的意味,还像一支经历过大战的军队。

    “哼,说的好听,不过是让我们替你们主子卖命罢了!”突然,人群中传来不和谐的声音,语气中充满毫不掩饰的讥讽。

    一波,激起千层浪。

    “没错!你们扛不住了,才想到我们,是不是太晚了?”手中有了兵器,这些人说话的底气,一下就足了起来,态度一下就傲慢起来。

    “就是。此前把我们当犯人一样看押,何曾将我们当做自己人?现在有难了,才想到我们是自己人,真是太可笑了。”

    “呸!”

    一时之间,对裴矩,对山海城的质疑之声,此起彼伏。在场的神武卫见状,立即拔出腰间的唐刀,严阵以待。

    “怎么,想杀人灭口吗?来啊!”

    手中用了兵器,这些降卒还真有了一丝有恃无恐的意味。人群中,显然有人在故意煽动军队,企图搞事情。

    “兄弟们,看看吧,现在他们需要我们,才对我们这么客套。一旦战斗结束,我们这些人,怕是又要被人弃如敝履。”

    “就是,与其给他们卖命,还不如杀出去,自谋生路。”

    “对,杀出去,他们自身都难保,看怎么拦住我们。”

    在有心人的煽动下,人群中一阵骚动。

    一些士卒看向裴矩等人的目光,已是不怀好意。

    裴矩见此,心中一颤。

    这三千降卒,真要闹事情,仅凭一百神武卫,是无法镇压下去的。

    最关键的是,裴矩还在忧心君侯的安危。

    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利。

    想到这,裴矩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无比,突然越众而出,大声说道:“怎么,你们想造反吗?”顿时,一股逼人的气势,朝降卒扑去,让人心惊肉跳。

    对面的降卒,被吓了一大跳。

    他们想不到,这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老头,发起怒来,竟有此等威势。

    “老子就是反了,你又能怎么样?!”人群中,却是还有好汉,没有被裴矩吓到,直接越众而出,挥刀朝裴矩砍去。

    裴矩见此,却是凛然不惧。

    “好胆!”

    站在裴矩身后的神武卫,勃然大怒,一声大喝,瞬间越过裴矩,来到此人跟前,只见刀光闪过,对方已是人头落地。

    喷薄的鲜血,溅到裴矩的衣袍上。

    刹那间,整个军营,都为之一静。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神武卫的强悍所震慑住。他们都还没看清,对方是何时拔刀的,同袍的人头已是落地。

    此等刀法,当真是出神入化。

    “杀人啦,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寂静过后,是一阵更加高昂的喧嚣,群情激动。

    地上的鲜血,没有将降卒吓到,反倒是激起了他们心中的血性。

    裴矩见此,眼神瞬间冰冷,知道不能再拖下去,朝四周的神武卫示意。

    神武卫得到指示,快速取出弓箭,弯弓搭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人群中射去。利箭破空,箭无虚发。

    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细心一看,只见此前在人群中叫得最欢之人,一一中箭倒地。

    此等箭术,又是将降卒震慑了一把。

    一百位神武卫,竟然真的就震慑住了三千降卒。

    裴矩见此,适时出声,大声说道:“诸位,你们都好好想一想,到底怎么做,才是对自己,对你们的家人最有利的。我不希望,你们被少数别有用心之人煽动,白白地送了性命。”

    顿了一下,裴矩继续说道:“此战,但凡立功者,即刻就能转正,摆脱降卒的身份。以君侯的慷慨,是不会吝啬对你们的奖赏的。”

    “一条是通往地狱的死路,绝路;另外一条却是通往荣华富贵的康庄大道,到底怎么选择,不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吗?”

    配合着现场的斑斑血迹,裴矩的话,无疑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剩下的降卒,若有所思。

    没有别有用心之人的煽动,大部分降卒还是比较理智的。尤其是出身浔州郡的士卒,一想到他们的妻儿还在山海城手中,立即就没了脾气。

    “大人,你说吧,该怎么做,我们照做便是。”

    终于有人站了出来,表示愿意服从山海城的指挥。

    裴矩见此,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指着周围的神武卫说道:“你们方才都看到了,他们都是君侯身边的亲卫,是山海城最强大的战士。”

    “现在,就由他们暂时带着你们,上阵杀敌。”

    对神武卫,诸位降卒已是有了直观的印象,自然没有任何的不满。

    因为时间紧迫,匆匆编队之后,裴矩就带着他们往城墙上赶。由此,才出现了之前欧阳朔见到的一幕。

    **********

    城头之上。

    就在裴矩陷入回忆之时,一声急促的喊叫,将他惊醒。

    “启禀君侯,紧急军情!”

    只见一位信使,匆匆跑了过来。

    站在城头的欧阳朔闻言,转过身,结果信使递上来的信件。

    信件是由宣武关寄过来的,封面上刺眼的血色,让欧阳朔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方才他站在城头远眺,就是在忧心宣武关的战局。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宣武关的五千山蛮战士,能否守住关隘?

    说实话,欧阳朔心中一点底气都没有。

    但是,在两座关隘之间,欧阳朔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荒野,就是如此的残酷。

    拆开信封,依然是刺眼的血红。整封信,竟然是由鲜血写成。

    “致石虎将军:

    宣武关突然遇袭,我等将士奉命死守。奈何敌军太多,寡不敌众,眼见阵地就要失守。我等愧对君侯的期盼,唯有以死谢罪。

    将军,不用再增援宣武关了,因为我已是关内最后一位幸存者。寄出此封信件之后,就将与宣武关的兄弟们,一同殉葬。

    唯愿来生,我们还是兄弟。

    代我等向君侯问好,向大王致敬!——一位无名的山蛮战士。”

    看罢信件,欧阳朔神情动容,悲愤不已,眼中竟然隐隐闪烁着一丝泪花。

    英勇无畏的战士们,在用牺牲,诉说着他们的忠诚。

    而作为战士们效忠的对象,欧阳朔却无能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儿郎们,慷慨赴死。

    欧阳朔第一次如此痛恨,痛恨这个游戏,做的如此的真实。

    “将这封信,转交给石虎。”

    欧阳朔的声音,瞬间沙哑,说不出的疲惫。将信件递给裴矩之后,再次转身,面对着远方的天际。

    此时的晚霞,似乎格外的鲜红。

    欧阳朔的背影,顿时显得落寞和孤寂。他有心,要倾起山海城大军,突入桂林郡,跟对方展开一场生死大战,以血此仇。

    可惜,条件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此时的山海城,实在是已经无力再支撑起一场大战。

    欧阳朔只能忍,暂时忍下这口恶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