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问政姜尚
    山海城,武庙。

    修整一天后,欧阳朔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武庙复活魏章。

    好在游戏中不存在尸体腐烂的问题,否则的话,魏章的尸体自梧州郡运回山海城,都过去两个月的时间了。

    运到山海城,便一直停放在武庙之中。

    欧阳朔走进武庙,按住其中的一枚将魂,顿时耳边传来系统提示音。

    “系统提示:检测到一位王级历史武将的尸首,符合复活条件,是否消耗一枚王级将魂以及三千金币,将其复活?”

    “是!”

    欧阳朔没想到,复活武将除了将魂,竟然还要消耗金币。

    “系统提示:复活请求确认,立即执行!”

    “刷”的一下,一道蓝色的灵光,自将魂玉佩中飘出,晃晃悠悠地找到被安置在前堂的魏章,由魏章的口中进入,瞬间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将魂玉佩立即碎成七八块,不复存在。

    欧阳朔估计,所谓的蓝光,估计就是三魂七魄之类的存在。以其他武将之魂魄,替代逝去之武将魂魄,估计也只有游戏中才会出现。

    真要放到现实中,估计要被道人笑死。

    灵光入体,魏章惨白的脸色瞬间好转。稍倾,魏章就“醒”了过来。

    “君侯!”

    对魏章而言,他就像做了一场梦一般,现在只是梦醒了。魏章的记忆,还停留在当时的战场之上。

    眼见周围的环境,不觉有些莫名其妙。好在魏章是一员猛将,适应能力极强,见到欧阳朔,条件反射般地纳头便拜。

    “魏将军辛苦了,在山海城修整几日,再行归队吧!”

    “诺!”

    魏章点头,已是彻底冷静下来。剩下的事情,就不再需要欧阳朔操心。

    走出武庙,欧阳朔迈步朝坐落在王城的西南大学堂走去。

    虽然说,此时的荒野是一片肃杀,但是在山海城,却是一切如常。就连天空,都没有一丝的血色红云,蔚蓝一片,碧空如洗。

    这一切,自然就是受到领地特性的庇佑。再加上黄帝祠、妈祖庙等一众庙宇神灵的加持,寻常邪魔,又岂敢在山海城撒野。

    因为大量学员提前结业,被派往浔州郡和镇安郡任职,整个学堂显得冷清不少,再不复此前熙熙攘攘的盛况。

    不过,明年的学堂春季招生,已经在展开了。

    明年春季,西南大学堂各大学院,共计将招收三千余名学员。其中,半年制学员八百余人,剩下的都是一年制学员。

    欧阳朔来西南大学堂,是专门来拜访姜尚的。领地陷入被围困的境地,欧阳朔急需一位名师指点。

    因此,欧阳朔就想到姜尚,姜太公。

    此时的领地,怕是唯有太公,才能为他解惑。

    执掌西南大学堂之后,太公除了岛上隐居之地,平时在学堂内,也有一套居所,以方便管理学堂学务。

    似乎预感到欧阳朔的到来,太公特意在居所等候。

    两人在静室,相对而坐。

    “太公,我当何为?”

    欧阳朔没有介绍领地现状,而是直接切入主题。他相信,别看太公隐身学堂,天下大事,尤其是领地之大事,怕是都逃不过他老人家的法眼。

    果然,太公微微一笑,缓缓地吐出一个字:“等!”

    “等?”

    欧阳朔闻言,若有所思。

    “太公的意思是,休养生息,暂时止戈?”

    “孺子可教也!”太公笑。

    “可有期限?”欧阳朔问。

    荒野霸业,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倘若蛰伏太久,其他人怕是就要迎头赶上,等到那时,就是想再起身,已是不能。

    因此,时机的选择,尤为关键。

    对这一点,欧阳朔虽然作为重生者,却是无法把握其中的尺度。

    “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天下必有一变。”太公说。

    “半年到一年么?”

    欧阳朔闻言,眉头紧锁。

    游戏运行至今,也不过两年之数。现在山海城却要蛰伏半年以上,对欧阳朔而言,确实是一个比较难以下决心的抉择。

    半年的时间,实在能产生太多的变数。

    欧阳朔无法预料,山海城的底蕴,时候能够支撑半年以上的蛰伏期。

    太公见此,却是没有言语,任由欧阳朔自行抉择。

    “还请太公教我!”

    欧阳朔一拜,想听听太公的具体见解,再做决定。

    “领地之困局有二。”见此,太公终于为欧阳朔解惑,“其一,急剧扩张导致领地根基浅薄。其二,外敌环视,隐隐已有连横之势。”

    欧阳朔点头,对这两点,他也有清晰的认知。

    只是对于如何破局,还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规划。

    “攘外必先安内。”太公直言,“山海城要突出重围,首要一条便是夯实领地之根基。根基稳,则无所畏惧。可现状是什么?”

    说到这里,太公的神情,首次变得严肃起来,道:“梧州、浔州、镇安三郡,受宗教荼毒甚深,一时半会儿难以缓过来,必须勤修德政,重新赢得民心。雷州、肇庆二郡,虽无大忧,却有小患,当以发展为先。”

    “琼州一郡,看似繁华,实则集中于崖山城,对其他地域开发不足。廉州郡,乃领地之根基所在。一年以来,君侯忙于对外征战,却是疏于对根基之地的瞩目,百姓思慕君侯之恩,久矣。”

    欧阳朔闻言,不觉汗颜。

    原本,在木兰月和鲍叔牙先后赴任之后,对领地七郡之地,欧阳朔自我感觉还挺好的,觉得都走上了正轨。

    没想到,经太公这么一点评,却是问题重重。

    “再有一条,君侯霸业初成,且不说留下子嗣,就连正妻之位,都悬而未决。领地百姓,对此已有忧心之顾也。”太公接着提出另外一个问题。

    “宋佳便是我选定的妻子,太公为何说悬而未决?”欧阳朔不解。

    太公摇头,“既是君侯选定,当要昭告天下,让领地万民,与君侯共享此等大喜事,让领地百姓安心,而不该引而不发。”

    “太公的意思,是要举行大婚,正式确立宋佳的名分?”欧阳朔问。

    “不错!”太公点头。

    “好,那便在年底之前举行婚礼,到时还请太公主婚。”欧阳朔说。

    经太公这么一说,欧阳朔也感到,是该给宋佳一个正式的名分了。昨日两人略叙别离之情,对宋佳,欧阳朔已是感到颇多亏欠。

    两人聚少离多,欧阳朔又越发清冷,这对宋佳而言,是极为不公平的。

    “然。”太公笑。

    “如何休养生息?”欧阳朔再问。

    “无为而治。”太公说。

    “何解?”

    欧阳朔不解,无为而治,跟荒野的环境,实在是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太公既然提出,必有缘由,而且是其深思熟虑的结果。

    太公笑,“无为者,非是别人,而是君侯一人而已。”

    “还请太公明言。”欧阳朔问。

    “领地之内,无论军政两界,其实都不缺旷世大才。唯一遗憾的,就是君侯主导了整个领地的发展,限制了他们发挥才干。如此,正是对人才的最大浪费。领地其实不缺独当一面的人才,缺的是激发他们个人的才华。”

    欧阳朔闻言,真的是一怔。

    自建村伊始,欧阳朔就习惯了按照前世的经验,为领地规划蓝图。无论是军政两界的架构和人事任免,甚至包括具体的政策,都由欧阳朔一人而决。

    而无论是萧何、范仲淹、卫鞅等文臣,还是白起、韩信、杜如晦等武将,他们虽是旷世奇才,在欧阳朔麾下,却是始终扮演者一个执行者的角色。

    此诚为明君所不取也。

    因此,当前世的经验,再也无法指导欧阳朔前行之时,他迷茫了。

    同时,长时间的大权独揽,乾坤独断,已是让欧阳朔在潜意识中,不愿放权,让臣属去自由发挥,习惯了事事规划到位。

    看似欧阳朔是在尽职尽责,实则就是专权,限制了臣子的发挥。

    长此以往,领地危矣。

    早在很久之前,欧阳朔就曾顾忌到这个问题,还曾引以为戒。没想到,现在回过头一看,竟是再一次的重蹈覆辙。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

    直到这一刻,太公才将欧阳朔重新点醒。

    欧阳朔再次起身,对着太公,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学生礼仪。

    “如何破连横之势?”欧阳朔再问。

    “不攻自破。”

    太公言道:“敌人连横,所惧者,无非就是山海城过于侵略成性,对周围势力非常的不友好,让他们感到威胁。就像羊群中,突然跑来一匹狼。为了不被狼吃掉,羊群自然就只能围到一起。”

    “但是,一旦狼收敛狼性,进入冬眠。羊群们,还能在围在一起吗?”

    “不能。”欧阳朔眼前一亮。

    太公笑言,“不错,荒野之中,本无真正无害的绵羊。就算真的无害,它们还要吃草呢。因此,一旦狼群退去,看似无害的绵羊,就会化身凶狠的野山羊,互相争斗。等到那时,便是山海城的机会。君侯设立的鸿胪寺,也该发挥其威力了。”

    “受教了!”

    欧阳朔不觉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