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五百八十八章 以战养战
    明月高悬,万籁俱寂。

    茫茫大草原上,一顶顶军绿色帐篷,突兀地出现,跟草原融为一体。

    眼见汉军三两下,就支起帐篷,匈奴降卒是越发的恭敬。他们无法形象,一个背包大小的物件,是如何组装成可容数人休息的大帐篷的。

    因为【嗜血符】的副作用,欧阳朔早早地回到帐中休息。布置营地、安置伤员、审问战俘等军务,则由军师赵括全权料理。

    天色尚早,欧阳朔自然不会睡下。

    他的手中,拿着一枚玉佩,以及一本册子。

    玉佩,正是周亚夫掉落的将魂。

    说起来,这可是欧阳朔第一次,获得皇级武将的将魂。

    山海城的武庙当中,还供奉着一枚王级武将的将魂。

    魏章的复活,让欧阳朔清晰地认识到,将魂的重要性。

    往后的领地战争,怕是会越发的残酷。山海城家大业大,将星云集,保不住哪天,就有将领陨落。

    这个时候,一枚将魂,就能救上一命。

    没了这枚将魂,杀破军想要复活周亚夫,近乎就是妄想。这也是杀破军,为何对神武卫紧追不舍的缘由。

    现在的杀破军,怕已是吐血三升了吧?!

    “所以说,做人,还是不能太嚣张啊!”欧阳朔喃喃自语。

    正所谓,性格决定命运,杀破军个性张扬,稍一得势,就咄咄逼人,丝毫不懂得收敛,才会有今日之惨败。

    反观帝尘,在欧阳朔手中吃了几次暗亏之后,心思是越发的深沉。这次的大围剿,帝尘躲在杀破军背后,很是当了一回渔翁。

    神武卫损兵折将,帝尘所部,怕是完好无损呐。

    这次的战役,欧阳朔再不是一骑绝尘。如果不是他临机决断,果断地斩杀周亚夫,其未来的处境,怕是要更加的糟糕。

    说起来,这两年,这些世家子弟的成长,可真是惊人。他们在跟欧阳朔的对抗中,已不再完全处于下风。

    就算是春申君,都在年底,大爆发了一回。

    倒是杀破军,经此一败,怕是再难翻身。

    此番,欧阳朔倒是变相地,帮了飘零幻一把。

    据悉,自从限时兑换之后,杀破军在关西行省,在跟飘零幻的竞争中,可是咄咄逼人,大有自立为关西行省盟主的架势。

    ……

    至于那本小册子,算是意外收获。

    得到之后,欧阳朔就一直在跑路,还没来得及查看。

    《蒙古骑兵训练日记》:此日记,记录了名将周亚夫,翻阅《蒙古骑兵训练手册》之后的练兵领悟,以及日常练兵心得。

    欧阳朔看完,不禁哑然失笑。

    冥冥中,自有定数。

    杀破军在拍卖会上拍下的两件拍品,最终却都便宜了欧阳朔。

    此日记,虽然无法让山海城训练出蒙古精骑,却可以让领地将领翻阅,以为借鉴,从而提升领地骑兵训练水准。

    除此之外,欧阳朔还想到了孙武。以兵圣之能,有此日记为基础,怕是能在陆军讲武堂,直接开设蒙古骑兵训练课程。

    山海城再现蒙古骑兵训练之法,也不是不可能的。

    杀破军这次,是彻底为山海城,做了一番嫁衣。

    将两件物品收入储物囊中,欧阳朔开始凝神打坐。【嗜血符】副作用持续两天,却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人而异。

    欧阳朔体质强悍,持续的时间,自然就要短一点。

    现在,欧阳朔却是想通过运转《黄帝内经》,来再次加快疗伤进程。

    《黄帝内经》,本就脱胎于医经。

    因此,金色真元对于治疗内伤,有着奇效。

    说到底,【嗜血符】只是过渡刺激了欧阳朔体内的潜能。只要用金色真元滋润,补回这些潜能,其副作用,自热而然地就会消除。

    在现今变幻莫测的局势当中,欧阳朔真要两天不能动武,还真是个麻烦事。因此,他越早恢复,就越有利。

    ……

    夜间八时许,赵括来到欧阳朔帐外。

    “君侯!”

    赵括进帐,行了一礼,开始汇报审问战俘的结果。

    此时的欧阳朔,已经调息完毕。

    《黄帝内经》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最迟明天中午,他就能完全康复。

    有随行的军情司情报官相助,审问战俘,进行的非常顺利。包括匈奴骑兵统帅在内,将他们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得知这支匈奴骑兵,刚从前线撤下来,欧阳朔兴趣大增。遗憾的是,霍去病部的下一步目标,战俘却是不知。

    “君侯,这些战俘,怎么处理?”赵括问。

    “你的意见呢?”

    “末将以为,当留一部分,去一部分。”赵括回答。

    “怎么说?”欧阳朔笑着问。

    “此战过后,神武卫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兵员。因此,末将建议,不若学习汉军做法,驱赶匈奴战俘,去跟匈奴人作战。”赵括倒是活学活用。

    “既然如此,为何又要去掉一部分?”欧阳朔再问。

    赵括所谓的去掉,言下之意,就是杀降,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历来,军中传言:“杀降,乃不详之兆也。”

    白起杀降,不得善终。

    李广杀降,屈辱而死。

    因此,军中将领,对杀降一事,还是非常忌讳的。

    “一则,神武卫数量有限,驱使大量的战俘,恐生变数。二则,战俘的素质参差不齐,一些弱者,自然该淘汰。”赵括解释。

    欧阳朔看了对面的大将一眼,半晌没有言语。

    赵括阐述完意见,则是面无表情。

    欧阳朔无法揣测,赵括的这番话,到底是他的真心,还是在试探他这位主君。按理来说,历史上,赵括部就是被白起坑杀的。

    对杀降,赵括虽然没亲身经历,也该十分抵触才是。

    眼前的这位军师,其心思,比之领地其他武将,还是要深沉太多。有些时候,就连欧阳朔这位主君,都有些琢磨不透。

    当然,赵括的忠诚度,是毋庸置疑的。

    倒不是欧阳朔慧眼如炬,而是赵括属性面板上的忠诚度,高达90点。

    “既然如此,对不合格的战俘,收缴他们的武器装备和战马,弃于营地,让他们自生自灭吧!”良久,欧阳朔给出最终的处理意见。

    “诺!”

    赵括点头应下。

    在他低头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赵括告辞离开之后,欧阳朔却是毫无睡意。

    漠北之战,是欧阳朔最没有计划的一次。局势发展的现在,他都是被动应战,可谓处处碰壁。

    如果不是神武卫强悍,怕是早已退出此番角逐。

    收服霍去病,也只是一个妄想。

    赵括刚才的一番提议,倒是让欧阳朔茅塞顿开。漠北之战,孤军奋战,实为下下策。合理地利用,战役地图的原住民势力,才是取胜之关键。

    仅靠带来的三千大军,根本就无法承受此等消耗。

    唯有以战养战,才是上策。

    想到这里,欧阳朔不觉走出营帐。

    营帐之外,早已实施宵禁。

    各部士卒,没有将令,一律带着各自的帐篷,不得随意走动。

    整个军营,静悄悄的。

    就是关押战俘的营地,也是传来阵阵呼噜声。

    欧阳朔抬头望天,星光灿烂,明月高悬。

    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侯爷在看什么?”

    突然,欧阳朔身后,传来一句问候。

    “谁?”

    欧阳朔也是警惕,立即按剑在手。随即,又感到有些草木皆兵。这是神武卫的营地,外人,岂能入内?!

    转身看去,来者,却是让欧阳朔惊讶地掉了下巴。

    “侯爷不认识小的了?”

    对方的笑容中,掩饰不住谄媚和贪婪。

    突然出现在欧阳朔后面的,竟然是大本营的粮草官,硕大的肚腩,晃晕了欧阳朔的眼睛。

    “怎么是你?”

    欧阳朔毫不掩饰他的惊讶。

    “小的是粮草官,出现在此,自然是为侯爷送补给而来。”

    “补给?”欧阳朔眉头一皱,继而眼前一亮,不确定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指,战役资源点兑换?”

    “侯爷圣明!”

    粮草官拍起马屁来,真是行云流水。

    “可我的战役资源点,只剩下可怜的五十点,就这,也能劳烦你?”欧阳朔现在,却是再不敢小觑对方。

    显然,这位粮草官,类似于神秘商人,是盖亚安排的特殊NPC。

    “侯爷手中,有着宝贝,怎么会可怜?”

    粮草官还是一如既往的谄媚。

    “宝贝?”欧阳朔有些莫名其妙。

    “战役令牌!”粮草官解开谜团。

    欧阳朔恍然,原来如此。他从储物囊中,取出那枚,自沙盗首领身上,掉落的,不知有何用途的战役令牌,问:“这个令牌,值多少战役资源点?”

    粮草官摇头,“侯爷可以凭此令牌,提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都行?”欧阳朔兴趣大增。

    “侯爷先提,小的再判断,可与不可。”粮草官回到。

    欧阳朔皱眉,对方这套路,玩得深啊!他哪里知道,这战役令牌,到底价值几何?万一提了一个,过轻的要求,岂不是亏大发了。

    不由的,欧阳朔想起了领地的【祈愿银楼】,两者倒是类似。

    粮草官,到底还是本性难移啊,狡猾的很。

    欧阳朔可不能让对方占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