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六百一十一章 降职留用
    重创盟军水师主力之后,山海城水师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次出现时,却是出现在海防港两侧的航道上。

    此时的郑和,犹如霍去病附体,专门打敌人以措手不及,于最不可能之处,给予敌人以致命一击。

    海防港两侧的舰队,还在赶去镇海港集结的路上,他们哪里会想到,本该还在跟主力舰队交锋的敌舰,竟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这一击,太过致命。

    郑和分兵两路,犹如幽灵一般,沿途将陆续赶来的舰队,一一蚕食。

    安南区的士气,跌至最低点。

    海防港附近的水师,总体实力直接折损四成以上。等到欧阳朔率领伪装舰队,来到约定的集合点时,整个海域已是任由山海城舰队驰骋。

    安南区玩家,已是绝了在海上战胜敌军的可能。在阮天阙的主持下,盟军开始在沿海港口城池布防,准备迎接一场登陆战,乃至陆地战。

    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欧阳朔可没心思陪他们玩下去,直接率部回程。

    这一场国战,开启的突然,结束的也突兀。安南区的玩家,在海防城严阵以待,等着敌军攻来,他们望穿秋水,见到的只是茫茫大海。

    “盟主,好像,走了?”等了整整一天,有人不确信地问道。

    “混蛋!”

    饶是以阮天阙的涵养,也不禁气得拍了桌子。

    “……”

    诸位领主面面相觑,这次安南区丢人可丢大了。敌人将整个安南海域,当成后花园一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让他们颜面扫地。

    ************

    三月十日,北海城。

    “组建远洋舰队以及训练【怒海狂战】之事,就拜托将军了!”欧阳朔离开之前,对郑和嘱咐道。

    “请君侯放心,一个月之内,必定准备妥当。”七下西洋,再没有谁比郑和更清楚,如何准备远洋航行。

    至于训练【怒海狂战】,暂时会交由蔡瑁将军具体负责。

    欧阳朔点点头,转身离去。

    此番无意中挑起国战,欧阳朔足足斩获功勋值80000余点,超过了一场战役的收获。由此也足以说明,国战才是领主获取功勋值的最佳战场。

    至此,欧阳朔的功勋值总额终于达到五十万点,刚好过半。

    除此之外,因为这一场扬名国外的大战,欧阳朔更是一举斩获十万点声望值。此行的收获,足以让其他玩家汗颜。

    ……

    回到山海城,欧阳朔这才知道四海钱庄最近的遭遇。

    “让黑蛇和孟致达两人,速来见我。”欧阳朔脸色阴沉。

    “诺!”

    柏南浦小心翼翼地退下,他隐隐感到,君侯心中积攒的怒气。

    “拜见君侯!”

    稍倾,黑蛇和孟致达便来到书房。黑蛇还是那般面无表情,倒是孟致达,脸上闪过一丝羞愧,甚至还有一丝忐忑。

    “都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欧阳朔语调低沉,不怒自威。

    “启禀君侯。”黑蛇率先出列,“根据黑蛇卫的调查,此番挤兑风波,源头就在长安城。参与各方,包括上千人的冒险类玩家,《长安晚报》等三家地方媒体以及四海钱庄长安支行的掌柜李伟。”

    “你是说有内贼,可有确凿证据?”欧阳朔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对于背叛,欧阳朔是非常敏感的。

    “根据调查,在刚刚发生挤兑时,李伟擅自弹压,处置欠妥。其后,更是无视钱庄主事的劝解,没有及时上报总部,才最终导致挤兑风波闹到不可收拾。黑蛇卫顺藤摸瓜,查到李伟跟【炎黄盟】有接触。”黑蛇一板一眼地汇报。

    孟致达的脸色,则是越来越苍白。

    “李伟现在何处?”欧阳朔问。

    “已经离开钱庄,不过行踪还在黑蛇卫追踪之下。”黑蛇说道。

    李伟怕是做梦也想不到,山海城还有这样一支情报机构,早就盯上了他吧?!对于领地外派要员,黑蛇卫都会重点盯梢。

    不管是有罪,还是无罪。

    如此,就是要确保,这些人始终在黑蛇卫的监视之下。

    欧阳朔点点头,寒声说道:“即刻将李伟捉拿归案,打入山海城监牢,交由提刑司审理。既然李伟已经是山海城的领民,就不能逃脱【领地法典】的制裁,让其逍遥法外。否则的话,山海城的威信何在?!”

    “明白!”黑蛇用力点了点头。

    李伟虽然是冒险类玩家,但是已经在山海城登记,其转生点就会自动记录在山海城的转生殿。即便自杀,也只能在山海城转生。

    因此,欧阳朔是不担心,李伟能够逃脱制裁的。

    玩家加入领地,在享受到领地便利的同时,自然就会受到相应的约束。否则的话,领主如何管辖治下玩家。

    “就以此案为开端,开启领地法治时代吧!”欧阳朔心中想到。

    眼见君侯摆出一副要追究到底的架势,孟致达再也绷不住,主动请罪,单膝跪地,道:“微臣用人不察,还请君侯责罚!”

    说到底,李伟可是他招进来的。如今出事,孟致达自然难辞其咎。

    欧阳朔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罚,自然是要罚的。”欧阳朔难掩心中的失望,沉声说道:“你不仅用人不察,四海钱庄支行的运行机制也大有问题。一个支行掌柜,擅自弹压紧急事态,竟然就没有其他人能够越级上报总部,此事实在是荒谬。”

    孟致达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来人,宣召!”

    “在!”柏南浦走了进来。

    “敕令,四海钱庄掌柜孟致达,用人不察,兼且工作失责。责令罚俸一年,同时革去钱庄掌柜一职,降为副掌柜,留职查看。”欧阳朔说。

    “诺!”柏南浦下去拟召。

    “谢君侯宽恕之恩!”

    孟致达以为,此番怕是职位不保,没想到还能留职查看。

    欧阳朔不置可否,淡淡地说道:“钱庄掌柜一职,将由范蠡署长兼任。钱庄的日常事务,还是有你负责。希望你,不要再让本侯失望。”

    “定不负君侯所托!”孟致达闻言,有些感激涕零。

    “下去吧,接下来,我将召开临时理事会议,肃清此次影响。”欧阳朔对此次事件的后续处理,显得信心十足。

    “诺!”孟致达告辞。

    望着孟致达略有些萧索的背影,欧阳朔一声长叹。他此番惩处孟致达,一则是严明法纪,二则也是给盟友一个交代。

    白桦等理事参股四海钱庄之后,并未干预钱庄的日常运营,而是放手让山海城的团队管理,既然犯错,自然就要担责。

    否则的话,如何对得起这份沉甸甸的信任。

    至于召开临时理事会议,欧阳朔却是不急,他准备先将事态稳定下来。欧阳朔手中的底牌,自然就是刚刚获得的宝藏。

    下午,百晓生应邀来到山海城。

    几番交往,两人也算是半个朋友。

    “侯爷一消失,荒野就起波澜啊。”百晓生笑言。

    欧阳朔摇头,“荒野何曾真正平静过?!有没有我,都是一样。”

    “侯爷自谦了。”百晓生略一恭维,接着说道:“《长安晚报》一事,先前我倒是有所耳闻。只是以【山海盟】之实力,并未多此一事,提前告知。不曾想,事情却是越闹越大,还请侯爷不要怪罪才是。”

    百晓生怎么说,也是传媒巨头。

    《长安晚报》的小动作,又怎么逃得过百晓生的法眼。他没有告知山海城,自然是要保持中立,不愿卷入到两大集团的对抗之中。

    此番见到欧阳朔,见对方气度越发的沉稳,一点都不慌,百晓生心中一动,觉得有必要向欧阳朔解释一番,以免产生误解。

    现在的欧阳朔,其一言一行,都会让他人揣摩一二。

    欧阳朔对百晓生的做法,很是理解。

    做媒体的,本就中立,一旦偏袒一方,怕是难以脱身,殊为不智。最主要的是,【荒野报社】跟【山海盟】的合作,才刚刚开始。

    两者的关系,还没密切到,事事提前通气的地步。

    “也是四海钱庄,合该有此一劫。”欧阳朔揭过不提,笑着说道:“倒是眼下,有一事,需要贵报社配合一下。”

    “侯爷请讲。”

    欧阳朔的大度,显然让百晓生非常的畅快。

    “我此番出海,却是办了一件大事,希望通过贵报社,宣传一二。”欧阳朔说着,将寻找宝藏以及触发国战一事,大略讲了一遍。

    百晓生越听,越是心惊。

    等见到欧阳朔拍摄的那张金山照片,就更是目瞪口呆。

    “侯爷行事,真是大气磅礴。”良久,百晓生方才反应过来,略一沉吟,字斟句酌地说道:“君侯扬威于国外,壮我中国区声威。相比之下,国内却有人行此下等手段,未免让人不齿。”

    百晓生终于表明了他的态度。

    欧阳朔闻言,微微一笑,不吝对百晓生的赞叹。不愧是传媒巨子,百晓生对欧阳朔的算盘,是一点就明。

    至于如何利用这些素材,编撰出一篇锦绣文章,为山海城造势,彻底扭转四海钱庄的不利局势,百晓生自是此中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