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孙权认输
    寻龙点穴刚一进城,身后就炮火连天。

    “该死,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寻龙点穴已是无脸回城主府,随便在城中找了一个僻静角落,独自舔舐伤口去了。

    孙权的脸色同样难看无比。

    炮火轰击在城墙上,打开一个个缺口。守卫在城墙上的江东将士,犹如草芥一般,被无情地收割着生命,一茬接一茬地倒下。

    尤其是布置在城墙上的投石机,更是成了重点打击目标。

    柴桑城唯一能够威胁到战舰的,也就是投石机了。至于驻扎在柴桑城外的水师,在第一轮打击中就彻底瘫痪,仓皇逃回城内。

    随着一架架投石机被击碎,城墙守军彻底绝望。四面环水的柴桑一下成了没爪的老虎,任由山海城舰队蹂躏。

    毫无招架之力的柴桑守军,不得不从城墙上撤下了。按将军们的话说,站在城墙上那是光挨打,纯粹的送人头,没有任何意义。

    炮火持续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方才告一段落。

    山海城仅是炮弹消耗就花去两三万金币,够欧阳朔心疼的。

    炮击之后的柴桑城墙,就像被蹂躏的小姑娘一般,变得千疮百孔,破败不堪。站在城外,都能看清城内的情景。

    继续炮击的话,遭殃的就该是城中百姓了。

    柴桑虽然是江东治所,孙权也不是不懂变通之人,也想过要弃城而逃。只要周瑜大军攻破夷陵,眼前的敌军就不足为虑。

    问题是柴桑四面环水。

    山海城舰队遍布江面,将柴桑围得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此时的柴桑就像一座孤岛,孤立无援,进退不得,狼狈不堪。

    夜色降临,城内升起袅袅白烟。

    那是家家户户做饭的炊烟,再怎么担心,也得喂饱肚子不是。

    只是一想到可能要被困住很久,家中煮妇在舀米时,不自觉地少舀了一点。白天的时候,城中各大米铺的大米早被抢购一空。

    城内各种物资疯狂涨价,已经有了一丝乱象的征兆。

    吃着没滋没味的饭菜,百姓心中惶恐不安。这是三国百姓,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火器的威力和杀伤力。

    如此重器,简直就是乱世中的杀戮机器。

    这一夜,柴桑百姓是在担惊受怕中忐忑度过的。

    ……

    次日,朝阳初升。

    明媚的阳光透过城墙的大小窟窿,照进柴桑城中,投下道道光斑。城墙附近空无一人,无论是街道还是民居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生机。

    偶尔有一条流浪狗路过大街,钻入废墟中搜寻一点剩菜残羹。

    城中百姓一夜没睡,却也没人敢睡懒觉,早早地起来,忐忑地准备迎接新一轮的炮火袭击。住在城墙附近的百姓,更是连夜搬到城中去了。

    有亲戚的,还可以投奔亲戚家借宿一宿。没亲戚的,就只能睡在大街上,或者找个屋檐、桥洞猫一宿了。

    城中各大寺庙,到一下成了热门去处。

    寒冬时节,朔风凛冽。

    睡在大街上,即便有被褥遮盖,身体不好的怕也是扛不住。

    有趣的是,眼见城墙附近的百姓连夜撤离。本来距离城墙还有一段距离的百姓,眼见没了“挡箭牌”,心中顿时不淡定了,一个两个也跟着往城里撤。

    百姓的从众心理是非常严重的。

    有人带头,很快就引发了第二轮搬家潮。

    如此,更是搞得人心惶惶。

    整个晚上,柴桑城就没真正安生过。

    到了深夜,都还有孩童在睡梦中被父母叫起,顶着咧咧寒风,连夜举家迁到城中。狗吠声,孩童的哭闹声,断断续续响了一个晚上。

    “真是受罪啊!”百姓苦不堪言。

    城中各大寺庙顿时人满为患,就连桥洞都成了热门去处。为了在桥洞底下争到一个好位置,没少拳脚相向的。

    “都是为了生存!”

    最不济的,就只能睡大街了。

    临近城主府的中央大街更是睡满了人,密密麻麻的,连马车都无法通行。在百姓眼中,眼下也就城主府最安全了。

    孙权就是再无情,也不忍心驱离百姓,心中的抑郁实在无人倾诉。

    这一夜,仅是冻死在大街上的百姓就不下千人。

    阳光下的柴桑,就是这样一幅人间惨状。

    即便是遇到冬天里难得的好天气,也无法驱散百姓心中的阴寒。

    ……

    奇怪的是,到了早上九点,炮火都未如期而至。

    倒是山海城的特使第二次进城,传达了欧阳朔的劝降之意:午时之前,孙权如果再不出城投降,就将屠城,绝不手软。

    这样的劝降书,血淋淋的。

    而且这一次的劝降书不再是秘密送往孙权一人,郑和安排军士在城墙上大声宣扬,反复叫喊,无数的劝降书更是直接通过大炮,直接射入城中。

    如此,城内人心汹涌。

    三国百姓对屠城并不陌生,自然是深信不疑。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屠城厄运,百姓心中不寒而栗。

    面对屠城危机,百姓看向城主府的眼光,已是充满异样,隐忧怨恨之意。事实上诡异的又何止城中百姓,就是士兵的眼神也是闪烁的。

    毕竟士兵的家人大都生活在柴桑,一旦柴桑沦陷,他们就要家破人亡了。

    整座城池的意志,都在一纸劝降书下动摇了。

    生存还是死亡,对百姓而言,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选择题。

    ……

    “混蛋!”

    孙权脸色铁青,他就是想封锁消息,也是不能了。

    “主公,接受对方的条件吧,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张昭再一次坚定地当了一回投降派,接着说道:“硬抗下去只能徒增伤亡,投降事小,倘若失了江东百姓的民心,那就真的一切皆休了!”

    凭良心说,张昭还是非常有见识的。跟周瑜比,张昭欠缺的可能就是无与伦比的大局观,以及敏锐的洞察力了。

    “也只能如此了!”

    孙权一叹,心中满是不甘。

    除了担心失去民心,孙权更担心士兵哗变,那可是比失民心更恐怖的事情,分分钟就能将孙氏一族送进地狱,万劫不复。

    开战之前孙权怎么也想不到,“铜墙铁壁”一般的赤壁竟然会沦陷。内里驻扎着五六万大军,外有鲁肃大军跟黄盖大军策应,却还是一败涂地。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雄霸等异人真是废物!开战前信誓旦旦,要将山海城舰队一举击溃。临到头了,却被人家一锅端了,真是耻辱啊!”孙权已是化身怨妇了。

    只是他再怎么埋怨,也逃不过出城投降的耻辱命运。

    ************

    午时,孙权身穿白衣,捧着印信,率领一干文武大臣,出城投降。

    欧阳朔没有故意刁难孙权,更没有做任何侮辱孙权之事,恭恭敬敬地将孙权请到龙首号“暂住”,礼遇有加。

    别忘了,欧阳朔可还想着收服周瑜等江东大将呢。

    侮辱孙权不是自讨没趣吗?!

    “还请将军给周瑜写一封信,由张昭亲自送去夷陵。”会客室中,欧阳朔提出他的要求。

    说话间,已经有人奉上笔墨纸砚。

    孙权怎么说也是一代枭雄,既然投降了,就不打算耍赖,干脆利落地提笔,刷刷刷一封书信顷刻间写好。

    临了,盖上他的大印。

    欧阳朔满意一笑,接过信一看,见没什么问题,当即命人用木盒装起来。送信之人除了张昭,还有城卫师团的一位偏将随行。

    有张昭出面,欧阳朔就不担心周瑜使诈。张昭是个聪明人,断断不敢拿孙权的性命开玩笑。

    除了孙权的书信,欧阳朔自己也给周瑜写了一封信。既表达了对周瑜的仰慕之情,又阐述了柴桑之战的目的。

    临了加上一句:“孙将军之性命,系于公一念之间,望三思!”

    想来周瑜见了这封信会哭笑不得吧,天底下哪有这么招揽人才的,绑架前主子威胁,也算是闻所未闻了。

    简直就是土匪嘛!

    ……

    送走信使,山海城舰队没有在柴桑久留,次日就启程返回赤壁。柴桑百姓见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们可是在地狱边缘走了一遭。

    欧阳朔决定回赤壁,一则赤壁粮草充足,补给方便,而且建有水寨,方便舰队停靠修整。

    二则也是因为赤壁距离夷陵比较近,必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返回夷陵。

    欧阳朔预想着,即便周瑜撤军,帝尘等人怕是也会闹什么幺蛾子。因此,山海城舰队必须做好再次挑起大战的准备。

    此番赤壁之战,也算是千折百回了。

    欧阳朔并不担心帝尘将周瑜扣下,或者干脆将周瑜干掉。因为按照战役规则,同一阵营的异人军团是不能对本阵营的原住民动手的。

    尤其是对同一阵营的历史人物,盖亚更是有特别的保护措施。

    如此也是防范有领主抱着“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的”阴暗心理作祟,否则的话,战役地图的历史人物还不得遭殃啊。

    同理,欧阳朔自然也没办法指示攻城狮,去将已经逃掉的刘备干掉。

    在这一点上,双方都是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