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周瑜撤军
    距离战役开始已经过去月余,赤壁之战也已接近尾声。

    夷陵城外,周瑜大军驻地。

    数十万大军将夷陵围得水泄不通,放眼望去,城外高低起伏的土地上,到处都是黑压压的营帐,绵延数里,噪杂不堪,污水横流。

    寒风吹过,将军旗吹的猎猎作响。

    营帐更远处的树林边,临时建起几座伐木场。利用就近砍伐到的木材,从江陵城强制征调来的数千名工匠,正在日夜不停地建造各种攻城器械。

    泥泞的道路上,同样是被强制征调来的数千劳役,穿着破旧的衣服,顶着寒风,步履艰难地从深山中采来石材,利用简陋的小推车运到战场之上。

    军营之外,成了一座巨大的临时军械加工基地。在没有建好足够的攻城器械之前,周瑜是不准备攻打夷陵了,因为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时不时地,还能见到外出“打食”归来的零散军队。

    夷陵周边的村落已经被大军扫荡了一遍,颗粒无存。大军想再搜刮到粮食,就必须走到更远的村落。

    军营的大部分劳役,正是附近村落的百姓“自愿”加入的。做劳役还能吃上一口饭,不做的话,家中没了粮食就只能等死了。

    粮草危机的阴云,渐渐笼罩在周瑜大军上空。昨天开始,军中已经在限制口粮了,最先被压缩的就是工匠和劳役。

    他们被强制征调来,没有报酬不说,连饭都吃不饱。

    乱世中百姓的生活就是如此不堪。

    同样,夷陵城中的曹军也不好受。十几万大军驻扎在一座小城,即便有粮草储存,也经不住大军如此的消耗。

    断粮,成了交战双方共同的危机。

    现在就看谁最先撑不下去了,对此周瑜信心十足。再怎么说,他们也占据主动,每天总还能征集到一些粮草。

    夷陵守军可就是坐吃山空了。

    周瑜像一位耐心的猎人,一边积极准备狩猎的工具,布下圈套;一边耐心等待,等待猎物最虚弱的时候,再给予其致命一击。

    前提是不发生其他意外。

    而柴桑的沦陷就是最大的意外,也是战争最大的变数。

    ……

    走了十余天,载着张昭等人的楼船战舰终于在夷陵城外河道港口停靠。有孙权给的令牌,张昭一行顺利见到周瑜。

    “都督,柴桑出事了!”

    张昭没有遮掩,直接将孙权以及欧阳朔写的书信,全部交给周瑜。

    周瑜拆开信件,越看脸色越难看,完了一声长叹,神情羞愧:“都是我的错,低估了山海城舰队,也高估了雄霸他们的计划。”

    “都督,是敌人太狡猾了。”张昭安慰说道。

    “不说这个了。”周瑜摆了摆手,他跟张昭的关系算不上好,不愿在张昭面前表露太多情绪,坚定说道:“我这就传令,即刻拔营回师。”

    孙权被俘,周瑜不得不回。

    军令一下,整个营地立即骚动起来。最先接到军令的,自然就是周瑜直辖的近两万江东精锐。

    这支部队在攻打江陵城时被周瑜安排为预备队,因而没有太大战损。

    周瑜又岂是蠢人,知道如果手上不握着一支强军,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镇住比他们多十倍的异人军团的。

    帝尘等人也乐得装糊涂,借此收割战役贡献值。

    ……

    周瑜要撤军的消息,不到半个小时就传到帝尘耳中。

    帝尘一惊,亲自赶到中军营帐,问:“都督,这是为何?”

    周瑜心中一叹,有些不敢面对帝尘的质问,脸色难看地说道:“柴桑沦陷,主公被俘,我必须赶回去。”

    “什么,柴桑沦陷了?”帝尘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自己看看吧!”

    周瑜将孙权的信件递给帝尘。

    “这会不会是岂曰无衣耍诈?”帝尘还是不敢相信。

    “有张昭将军亲自作证,怎会有诈。”周瑜摇头,将张昭介绍给帝尘。

    帝尘见了,心中一凉。

    “岂曰无衣,终究还是没法痛痛快快地赢你一次吗?”

    帝尘心中纠结着,还是不愿周瑜就这样撤军,动情说道:“都督,攻城的准备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眼看夷陵就要拿下,这个时候撤军是不是太可惜了?”

    “没办法,主公在敌人手上。”周瑜也觉得有些遗憾。

    “都督,我敢保证,岂曰无衣一定不敢真的把孙将军怎么样。不要忘了,他的部下可还在夷陵呢,投鼠忌器。”帝尘说道。“再者夷陵离柴桑如此之远,来回一次就得大半个月。只要我们打一个时间差,定能先行将夷陵攻陷。”

    有那么一瞬间,周瑜心动了。

    想了一想,周瑜还是忍痛拒绝,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拿主公的安危做赌局,那太冒险了,非臣子所为。”

    如果人质是其他人,周瑜怕是赌了。但那是孙权啊,周瑜不敢赌。

    “都督,此番送信不是我一人前来,还有山海城的将领。他们中的人,此时怕是已经进入夷陵了。”一侧的张昭跟着补充道。

    “糊涂啊!”帝尘气急。

    想也知道,夷陵得到柴桑沦陷的消息会如何振奋。即便先前他们有一丝退怯之意,此时怕也是会死守到底了。

    真要狠下心来,大军在城中也不是真就找不到吃的。捱个十天半个月,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历史上曾有孤城坚守一年以上,依然屹立不倒。

    说到这,帝尘知道,想留下周瑜怕是不可能了,脸上阴晴不定。

    周瑜见了,一声长叹:“撤军吧!”

    帝尘豁然抬头,眼神坚定,充满斗志,道:“不,我绝不会撤军。”

    “你想抗命吗?”

    “都督,对不住了,恕难从命。你有你的选择,我们也有我们的选择。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拿下夷陵。”帝尘态度坚决。

    “大胆!”张昭怒斥。

    “随你吧!”周瑜神情疲惫,摆了摆手,示意帝尘退下。

    帝尘倔强地离开,最终还是闹得不欢而散。

    “都督,你怎么能够纵容异人?”张昭神情有些激动,他还从没见过谁,胆敢如此公然违抗军令,胆大妄为的。

    “不同意又如何?异人军团数倍于我军,强求不得。”

    军中话语权,终究还得靠兵力说话。

    张昭听了,被说的哑口无言,他也是带过兵的,又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营帐中一些变得寂静。

    ……

    次日,周瑜就带着江东将士踏上归途。

    帝尘则率领近二十万异人军团,准备强攻夷陵。

    两支大军就此分道扬镳。

    大军启程时,发生一个小插曲。

    跟着张昭一起来的山海城武将,向周瑜提出一个要求,要求周瑜本人乘坐楼船战舰撤离,江东大军交由其他将领带回柴桑。

    “不要欺人太甚啊!”周瑜不好说什么,张昭却是忍不住了。

    这哪是请啊,分明就是扣押、囚禁。

    “末将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将军不要让我为难。”山海城偏将不卑不亢,“我家君上说了,为了孙将军的安危,周瑜都督一定能体谅的。”

    “你!”张昭被这赤裸裸的威胁气疯了。

    “既然是无衣领主要求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起来,我正想见识一下贵部的巨型战舰呢。”周瑜倒是豁达,不以为意。

    他转头对张昭说道:“劳烦张将军带部队回去吧!”

    “诺!”张昭无奈点头。

    欧阳朔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他绝不敢低估周瑜,让周瑜统领大军,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

    因此,最好的办法还是将周瑜请到战舰上。

    这么做也是在变相保护周瑜,欧阳朔不敢断定,曹操阵营的异人军团中还有没有帝尘的人,他可不希望周瑜半道出现什么意外。

    为了得到周瑜,欧阳朔也算用心良苦了。

    ************

    夷陵城,某处宅邸。

    白桦等人收到欧阳朔寄来的密函,提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下。

    “无衣果真没让我们失望!”

    凤囚凰脸上露出笑意,这段时间被围困在夷陵,她们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只是这一次战役,我们又沦为配角了。”凤囚凰有些倔强。

    在欧阳朔决定随舰队出征时,凤囚凰心中可是鼓着一股劲,她也想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好好证明一番。

    哪里想到却败给了内鬼。

    虽然说彩云之南等人的叛乱跟凤囚凰无关,想想还是十分憋屈。

    白桦看了凤囚凰一样,淡淡说道:“我猜,帝尘肯定不会乖乖屈服的。”

    “那家伙一门心思想在战役地图击败无衣,都快着魔了。这次好不容易胜了我们半局,又岂会轻言放弃。”凤囚凰对帝尘也看得很透,话锋一转,杀气凛然:“如果连帝尘都对付不了,那我们也不配做无衣的盟友了。”

    “是呢!”白桦点头,神情淡然,心中的杀意却不低于凤囚凰,“是得跟帝尘好好较量一下了,彩云之南的这笔账,必须算清楚。”

    两位女巾帼,或者说是女魔头,在这件事情上倒是出奇地达成一致。

    “那我们可得好好策划一下!”凤囚凰一笑。

    两女虽然性格不同,不服输的特质却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