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三十五章 三十二号
    山海城,军务总署。

    指挥部设在军务总署衙门,杜如晦、赵括以及刚上任的夏侯惇等人悉数在列,除此之外军情司、作战司以及战备署都有抽调精干人员参与。

    欧阳朔走进指挥部时,看到的是一番忙碌景象。

    指挥大厅最北面的墙上,悬挂着一副长九米,宽五米的巨幅地图,赫然便是南疆地域图,由西至东,囊括了云南行省、川南行省、川北行省、湘南行省、岭南行省、江川行省以及闽南行省共计七大行省。

    其中又以云南行省、川南行省以及岭南行省最为详细,位于地图正中。

    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座同样长九米,宽五米的巨型沙盘,沙盘此时演练的正是最为关键的岭南之战,【岭南城邦】三郡之地,纤毫可见。

    尤其是交州郡的白石城,更是被红色小旗重点标注出来。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道情报送到指挥部。作战司参谋根据情报,及时更新沙盘信息,供杜如晦、赵括等大佬决策。

    “君上!”杜如晦赶了过来。

    欧阳朔的到来,让指挥部顷刻间安静下来。

    “克明,情况怎么样了?”

    杜如晦指向沙盘中的白石城,汇报道:“君上,不出所料,敌人到底还是选择了传送狙击战术,第一个狙击地点便是选在白石城。”

    欧阳朔扫了一眼白石城地形,笑道:“地方选的不错。”

    “是啊。他们这次是准备破釜沉舟了,足足集结了二十五万大军。刚刚得到消息,樊梨花军团已经抵达白石城外,正在安营扎寨。”

    樊梨花军团明知白石城是个陷阱,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抵达城外,像往常一样做着攻城前的最后准备,目的自是不想打草惊蛇。

    不说樊梨花军团,就是史万岁军团跟恶来军团,都没有一丝向樊梨花军团靠拢的迹象。

    唯有孙膑统领的虎贲军第一军团,勇猛精进,一路朝白石城推进。

    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迷惑敌军。

    老实说这么做非常冒险,要求樊梨花军团在各军团赶来增援之前,顶住二十五万盟军的进攻。

    以一敌三,确实得替樊梨花捏一把汗。

    如此折腾,只因山海卫在盟军中布下的棋子还没有得手。

    黑蛇卫跟山海卫两大情报机构分工明确,黑蛇卫细作以玩家为主,山海卫细作则以NPC为主。因此,山海卫更容易打入敌军内部。

    早在三个月之前,山海卫就在盟军埋下不止十颗棋子。三大军团正在等待,其中的一枚关键棋子发挥决定性作用。

    “三十二号可有消息传来?”欧阳朔问。

    三十二号,山海卫最顶级的一名细作,位居盟军旅帅之职。其中运作,甚至有欧阳朔的亲自参与。三十二号手上握有一枚破阵符,正是此战之关键。

    肇庆之前,阮平用一枚破阵符拿下天霜县,欧阳朔正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破阵符破掉白石城的传送阵,从而将盟军彻底锁在白石城。

    如此一来,岭南之战就将变成一场围歼战。

    此战若胜,则岭南行省可定矣。

    中国区风云变幻,变数太多,欧阳朔可想跟盟军玩什么捉迷藏的游戏。一旦锁定目标,就要将其置于死地。

    其中死穴,自然就是传送阵。

    只是要在敌人有防备的情况下破坏传送阵,难度可不小。

    现在只能指望三十二号,能立奇功了。

    “三十二号传来消息,在其他细作共同运作下,今天晚上刚好轮到他统领的旅部镇守传送阵。破阵之机,就在今晚。”杜如晦笑着汇报。

    “好啊,那我们就等着。”欧阳朔却是准备直接蹲守在指挥部了,没得到确切消息,他连觉都睡不着。

    诺大的指挥部,重新忙碌起来。

    ************

    岭南行省,交州郡,白石城。

    敌军如期而至,让阮平等人颇为兴奋。现在就等樊梨花军团攻城了,等到那时,城内埋伏的二十五盟军将给敌人一个巨大的惊喜。

    诸事皆顺,唯一例外就是樊梨花军团这次准备的时间太长了一点。

    樊梨花军团午时就抵达城外南面平原,整整一下午过去,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据细作回报,敌军一直在修建营地。

    晚霞初升之时,一座巨大的营地雏形已经在城外平原立起。

    “这也太谨慎了吧?”有领主不解。

    按此前山海城大军的作战风格,别说是午时,就是到了下午,抵达城外之后,稍作休整就将直接攻城,生猛的很。

    “白石城地理位置不一样,谨慎一些也正常。”

    “是啊,樊梨花再怎么说也是一位皇级武将,用兵纯熟,怕是本能地就会认定白石城有诈,断不会贸然攻城。”

    诸位领主下意识地给出“各种”合理解释。

    一下午,他们几经犹豫,想着是不是趁樊梨花军团立足未稳时,出城发起突袭,一举将其击溃。

    最终他们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一则出城突袭,盟军等若主动暴露目标,怕是难竟全功。

    如果只是将樊梨花军团击溃,而不是歼灭,对盟军而言无疑就是一种失败。因为这样的伏击机会,山海城不会三番两次留给他们的。

    二则敌军是山海城大军。

    山海城大军素质之强悍,天下皆知,举世公认。即便他们是在安营扎寨,阮平等人也不会认为,敌军一点戒备都没有。

    这么一想,取胜之机就更加渺茫。

    因此最稳妥的办法还是等敌军攻城之时,实施围歼。

    城邦之中,有激进的领主,有保守的领主,大家聚到一起讨论决策,往往最终都会选择一个较为稳妥的办法。

    这是集体决策的好处,也是其弊端。

    互相掣肘的结果,就是永远不会出现一个激进冒险的方案。

    如此,等若将盟军的一个绝佳翻盘机会白白葬送掉了。如果盟军下午选择出击的话,樊梨花军团只能硬抗了。

    在没有营寨、壕沟等防御工事的情况下,能否守住,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

    夜色降临,万籁俱寂。

    城外的樊梨花军团营地依然在挑灯夜战,高高的营寨遮挡了盟军细作的视线。营寨之内,各种防御工事还在紧锣密鼓地修筑着。

    沿着营寨木墙,大量军士亲自上阵,挖掘出一道道壕沟。壕沟之间,密布着数不清的箭塔以及拒马。

    更诡异的是,在营寨中心,大军连夜又在修建一座营寨,类似于城池的内城。如果让盟军细作见到这幅场景,怕是会立即看出樊梨花军团的意图。

    在哪是为攻城准备的营寨啊,分明就是做好死守的准备了。

    …………

    晚上六时许,白石城。

    驻守传送阵的军队迎来一次例行交接,验过令牌,错身而过。

    接班的值守军官是一位青年将领,名叫宋归,来自交州郡花东县,三个月之前随荒野流民加入花东县,凭借战功一路晋升为旅帅。

    身家清白。

    阮平等人包括花东县领主在内,他们哪里知道,宋归是山海卫精心培育的一名细作,通过混入流民群中,自自然然地加入花东县。

    山海卫细作一半以上,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打入目标内部的。

    整整三个小时过去,城内一切如常。

    夜色越发深沉了,只有空中洒下的淡淡月光,照亮传送阵周围的大地。夜色中,军士们的面孔显得模糊起来。

    站了整整三个小时岗,身体一动不动,兼且精神高度集中,军士们的注意力开始涣散,身体已经发出阵阵抗议。

    就在此时,被列入禁区的街道上,突然传来小推车碰撞青石板的声音。“咕噜噜!”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中异常刺耳。

    “谁,军事禁地,闲人免入!”

    不出意外,小推车很快被外围军士拦下。

    “军爷好,小的是送宵夜的。”推车的是一位老者,佝偻着背,脸上挂满谄媚的笑容,卑微而又心酸。

    老者掀开其中的一个木桶,顿时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军爷您看,刚烤好的烧鸡,香着咧!”

    “咕咚!”

    军士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谁让你送宵夜的,不知道这是禁区吗?”军士态度有些缓和。

    “是我!”

    就在此时,背后传来一句话。

    军士一愣,转身行礼:“旅帅!”

    来的正是宋归,他跟老者不露痕迹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转而看向还在站岗的军士,笑着说道:“儿郎们都辛苦了,今晚我自掏腰包,请大家吃宵夜,垫垫肚子,不要客气。”

    “好咧!”

    既然旅帅发话,饿了一晚上的军士自然高兴。

    “来来来,刚出炉的烧鸡哈!”

    老者推着小推车,行走在军阵之中,就像变魔术一般,从推车中取出一只只刚烤好的烧鸡,香气扑鼻。

    “不要客气,军爷,这里还有酒呢,要不来点,暖暖胃?”

    “够意思!”

    军士满意大笑,竖起大拇指。

    美酒配烧鸡,天下美味啊,还有比这更好的享受吗?!在美食诱惑下,严整的军容立即涣散,场面变得混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