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杀出一个明天
    九月二十一日,白石城。

    橘红的太阳自东面山岚升起,慢慢爬上山头,越过最高的山峰,将万丈光芒挥洒在谷内白石城,为青色的古城池染上一层金光。

    阮平等领主站在南城门的城楼上,注视着自东西南三个城门缓缓走出的盟军,神情肃然,脸上闪烁着虔诚。

    “山海城让我们没有明天,那就杀出一个明天来!”阮平如是说。

    三路大军犹如三条巨龙,在南城门外的平原汇合,慢慢聚拢成一个巨型战争方阵。城外草地瞬间被黑压压的大军铺平,再没有一丝杂色。

    即便如此,仍然还有部队在城内等着集合,城外广阔无垠的平原,竟然容不下全部的盟军!

    排在方阵最前面的,正是花东县的六千大军。

    花东县领主昨晚被拷打至死,他的军队却是留了下来。因为没获取到什么有用情报,阮平等人自知理亏,却是不敢将花东县大军放在身边。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推向前线。

    六千花东县大军,可不就是最好的敢死队。为此,阮平等人足足在他们身后安排了多达一万人的督战队。

    但凡花东县大军有任何异动,就将被射成刺猬。

    …………

    樊梨花军团驻地。

    白石城的异常,让樊梨花军团严阵以待。

    昨天深夜,樊梨花就已经接到白石城内细作传讯,知道三十二号已经顺利得手,一举破坏了敌军传送阵,立下奇功。

    樊梨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是凛然。

    她非常清楚,明天将是对樊梨花军团而言,最艰难的一天。

    史万岁军团、恶来军团以及孙膑军团已经接到军令,正在火速赶往白石城。离的最近的史万岁军团,最快也要等到明天下午才能赶到战场。

    最远的孙膑军团,更是要等到二十二日下午。

    能否抗住二十五万盟军殊死一搏,坚持住这最关键的一天,将是对樊梨花军团自组建以来,最大,也是最关键的一场“阅兵”。

    更是樊梨花的正名之战。

    樊梨花必须向山海城浩浩大军证明,她无愧于君上的器重与信任。

    “传令下去,各大师团务必坚守阵地,按照之前制定的防守计划,将每一道防御工事的作用发挥到极致。谁要丢了阵地,军法处置。”樊梨花神情凛然。

    “诺!”

    经过连夜修整的营寨,犹如一头恶兽,等待着敌人上钩。

    昨晚最后一次军务会议上,樊梨花早已放言:“倘若让敌军越过第三军团防线,顺利突围而去,我将向君上引咎辞职。但是在辞职之前,我是不吝将诸位师团长以及旅帅们的帽子,先行摘掉的。”

    樊梨花轻飘飘扫过来的眼神,不带一丝杀气,却让营帐内一众男子汉大将感到凉飕飕的,汗毛根根立起。

    有位师团长事后的回忆,将当时的场景描述的极为精准,“被将军那么一扫,体内原本沸腾起来的热血瞬间冷却,来了一个透心凉。直感觉一道无形剑气架在我们的脖子上,稍稍一个失误,就将人头落地。”

    “我们当时在想,就算是战死在防线上,也不能丢了阵地。”

    樊梨花在第三军团的威势,可见一斑。

    …………

    战争号角正式吹响。

    二十五万盟军结成战阵,踩着鼓点,黑压压地朝敌军营寨扑去。还没靠近,就能感受到一股碾压一切的无敌气势。

    对面的营帐则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杂音,沉默的有些吓人。营寨之内,所有军士屏气凝神,随时准备收割敌人的生命。

    盟军刚一进入射程,漫天箭雨就倾泻而下。

    黑压压的箭雨数不胜数,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组成一道钢铁洪流,如黑幕一般,自高空猛地栽下,在盟军阵地掀起滔天杀戮。

    箭雨过处,没有一个活口,尸横遍野。

    秒杀!

    因为箭雨太过密集,军士根本就避无可避。刀盾兵还好,有盾牌护着,幸运的话还能逃过一劫,弓箭手还没反击就已经死在箭雨之下。

    花东县六千大军,瞬间所剩无几。

    “冲锋!”

    盟军指挥官悍不畏死,指挥大军加速冲锋。

    因为是攻打营寨,盟军骑兵部队无法发挥作用,悉数被调配到两翼充当护卫。真正的攻城主力是十余万刀盾兵部队。

    他们冒着箭雨,发起最强冲刺。

    茫茫多的军队犹如黑潮一般,瞬间将营帐淹没。

    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无数的刀盾兵战士踩着简陋的攻城梯,前赴后继地爬上营帐木墙,跟驻扎在此的樊梨花军团展开激励厮杀。

    战争刚一开始,双方就进入最激烈,也是最残酷的近身格斗战。

    营寨毕竟只是营寨。

    即便樊梨花军团准备的再充分,也不可能带上猛火油、石块、抱木以及火炮等常规守城物资,最多就是在木墙上布置了大量的床子弩。

    木墙之下,则是排列着上百架投石机。

    无论是床子弩,还是投石机,原本都是第三军团为攻城准备的,现在却被用来防守,给盟军造成的杀伤可想而知。

    杀声震天的战场,一波接一波的盟军悍不畏死地冲上木墙,跟着又被第三军团打退。战死的士卒尸体就像下雨一般,不间断地掉到木墙脚下。

    转眼之间,木墙脚下就堆起一人高的尸体。

    而在他们攻城士卒后方,箭雨跟投石机造成的杀伤还在继续。因为盟军太过密集,投石机投下的火球,每次都能在军阵中掀起一阵浪潮。

    往往一个火球下去,就能砸死一大片。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营寨依然稳如泰山,却足足有两万余盟军彻底葬身于此。战况之惨烈,超乎所有人想象。

    驻守木墙的是第三军团第一师团,前身正是雷州郡警备师团,是各大警备师团中最凶悍的一个师团。

    肇庆之战,雷州郡警备师团就曾大显身手,让杀神白起都称赞不已。

    整编进第三军团之后,该师团又经历了一次蜕变,变得越发凶悍,算得上是第三军团的一面旗帜。

    正是如此,樊梨花才将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第一师团。眼下的战况表现,第一师团无愧于其赫赫威名。

    …………

    首战不利,让盟军大军心中憋着一口气。

    一想到城楼上默默观战的诸位领主大军,统军大将不敢怠慢。

    “传令,让突击旅顶上去!”

    盟军指挥官准备压上最精锐的突击部队,进行强攻了。

    “诺!”

    共计三个突击旅接到军令,立即迎了上去,犹如三叉戟一般,瞬间刺入木墙心脏部位。

    突击旅的不凡,很快体现出来。

    这是一群跟第一师团旗鼓相当的对手,再在无数盟军的配合下,一下就将本已损兵折将的第一师团死死压制住。

    攻破第一道防线的时机,就在眼前。

    “好,继续压上!”

    盟军指挥官神情振奋,大军像不要钱一样派往前线。

    这么一来,第一师团就更加艰难。

    一旦过了某个临界点,第一师团的伤亡数据立即逞直线飙升。

    …………

    内圈营帐,一座塔楼中。

    “将军,让第一师团撤下来吧,他们扛不住了!”副官提醒樊梨花。

    樊梨花看了一眼眼前的沙漏,神情坚定:“再等等!”第一道防线坚持的时间,距离樊梨花的设想,还差半个小时。

    “将军,第一师团已经被打残了,给他们留点种子吧!”

    “就是全部打没了,他们也得抗住。”

    樊梨花毫不动容,不是她心硬,而是她肩膀上扛着整个军团,乃至整场岭南大战胜负的关键手,容不下一丝一毫的心软。

    第一师团,必须抗住!

    …………

    木墙阵地。

    厮杀还在继续,每时每刻都人倒下。

    第一师团凭借顽强的意志,以及平日的训练有素,在盟军突击旅的攻击下,虽然摇摇欲坠,总算还是坚持了下来。

    但是这样的坚持,持续不了太久。

    战争胜负的关键,最终还是取决于双方的兵力对比,不是单纯依靠士气就能彻底扭转的。

    仗打到现在,第一师团几乎每一位将士身上都挂了彩。

    “老大,将军让我们在坚持半个小时。”传令兵跑了过来。

    师团长赵炎同样一身血迹,接到军令,咧了咧嘴唇,环视周围一圈同袍,慨然说道:“兄弟们,你们都听到了吧?将军对我们还不太满意呢。干-他-娘的,就算是死,也不能坠了第一师团的威风。你们说是不是?”

    “得了吧老大,那是你的威风。你是不是怕没完成任务,回去被将军收拾啊?哈哈~~~”周围的一众旅帅却是不买账,很不给赵炎这位老大面子。

    “滚犊子!”

    赵炎也知道手下将军的德行,嘿然说道:“废话不多说了,不就是玩命吗,咱们还真不怕这个。可不能让其他师团的兔崽子们看笑话,更不能让敌人得意。真要顶不住这半小时,老子陪你们一起死。”

    “老大,你又不是美女,我们可不要你陪!”

    “滚滚滚!”

    赵炎踹了他们一脚,提刀就上,这一次是真的要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