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三十八章 连环阵
    赵炎实现了他的承诺。

    第一师团撑住了最艰难的半个小时,付出的代价是整个师团最终只有不到两千人顺利撤离,剩下的一万余最优秀的战士全部战死当场。

    师团长赵炎重伤昏迷,被亲卫队冒死护卫着脱离战场,侥幸捡回一条命。

    随着第一师团撤离,营寨第一道防线正式告破。盟军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足足四万余名战士。

    木墙上下到处堆满尸体,难以通行,血浆直接将木墙染成鲜红色。

    拿下木墙,盟军指挥官松了一口气。

    按照常理推断,一个营寨的木墙沦陷,基本上就丧失了防御能力。接下来的近身作战,盟军占据绝对的兵力优势。

    盟军指挥官有信心,一天之内攻陷营寨。

    哪里想到,越过木墙,看到的场景会是这样。

    只见距离第一道木墙约百米处,又立起了第二道木墙。

    两墙之间的空地上,每隔五米就挖有一道一米五深的壕沟。壕沟与壕沟之间又有纵向联通的通道,将整个壕沟组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

    拒马、箭塔等防御工事犹如星星一般点缀其中,每一个关键节点的位置,则是一架架三弓八牛床子弩或者投石机。

    更加恐怖的是,成千上万名弓弩手隐藏在壕沟之中。

    这便是营寨的第二道防线,由第三军团第二师团以及第三师团联合镇守。

    由于建设营寨的时间有限,樊梨花设计的营寨不是常规的四四方方,而是沿着东西方向,组成一个狭长的长条形。

    整座营寨基本上拦住了盟军南下之路。

    盟军突围,想绕路都不行,必须将营寨彻底拔除,方能通过。

    为此,樊梨花只在正面布置了大量的军队,同时安排第五师团负责掩护两翼。第四师团则是负责镇守第二道木墙,也是营寨最后一道防线。

    营寨的背面,甚至都还来不及竖起完整的木墙。

    如此布置,可谓将资源利用到极致,实现了兵力配置最优化。

    三道防线环环相扣,层层递进,构成了一座巨大的连环阵。

    名将之所以是名将,其中之一的作用便是在此了。他们无论是行军安置,后勤计算,还是安营扎寨,无一不精通。

    当然,山海城军队科学的编制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正是因为每一个师团都配有专门的工程兵部队,才能如此神速地修建起这样一座营寨来。

    对盟军而言,这可是个大麻烦。

    “将军,怎么办?”副官问道。

    盟军指挥官黑着脸,沉声说道:“还能怎么办?强攻吧!”

    稍作休整,盟军发起第二波攻势。

    自打一开始,进攻就极为不顺。

    茫茫大军,越过木墙,进入空地,跟守卫在此的刀盾兵展开贴身肉搏。于此同时,还要承受来自壕沟弓弩手的突袭。

    弓弩手借助壕沟的掩护,简直就是无情的人肉收割机。一个个化身神射手,对正面战场的敌人实施精准射击。

    时不时地,还有箭塔跟床子弩掩护。

    因此,盟军的推进异常艰难。几乎每一道壕沟,都是用人命堆砌起来的。更加无语的是,有时候好不容易拿下一道壕沟,转眼又被敌军夺回。

    最多的一次,两军足足围绕着壕沟来回拉锯了四次。

    第二道木墙上,樊梨花居高临下,不时地根据战场节奏,灵活调动大军,指挥壕沟中的弓弩手时不时地集中火力,歼灭最硬的骨头。

    樊梨花指挥的秘密,就在五面彩旗上。

    防区的每一道壕沟,都被提前划分为东中西三段。

    因此,每一个区域都有特定的区域编号。

    通过不同的旗帜组合,樊梨花可以传达不同的军令,甚至一些较为复杂的军令都能做到,比如指挥第二道壕沟中段弓弩手支援西面。

    壕沟中专门则设有传令兵,及时根据彩旗的指挥,转移攻击目标。

    如此一来,整个指挥就像一场美妙的音乐会。每一道音符,都是杀人的利器;每一段旋律,都是夺命的鬼曲。

    “音乐”虽美,画面却非常之残酷。

    茫茫多的盟军在此阵之下,变得束手束脚,根本无法发挥出兵力上的优势。近十万骑兵部队,更是直接成了摆设,一直在打酱油。

    直到午时,第二道防线依然稳如磐石。

    恐怖的是,又是两万余盟军士卒彻底葬送于此。仅仅一上午,二十五万盟军就被整整削掉五分之一。

    七成以上,都是死在弓弩手手中。

    据不完全统计,一上午的时间,第三军团消耗的箭矢就达到十五万支。如果不是山海城战备署建立的完善后勤保障体系,仅此一点,就非常困难。

    不身临其境,根本无法想象战争的残酷。

    五万阵亡将士背后,背负的可是整整五万个家庭,牵涉到的人员多达二十余万。人口总额,堪比两座满人口的三级县城。

    在荒野而言,这就非常恐怖了。

    仅仅一个上午,战争就摧毁了五万个家庭的梦想。

    …………

    白石城,南城门城楼之上。

    “怎么回事,一上午一点进展都没有?”阮平等领主招来前线指挥官,一上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在阮平等人眼中,拿下木墙根本就不算战绩。

    “末将惭愧!”

    盟军指挥官有苦难言,不敢辩驳。

    “不要吝惜兵力,全力压上去,下午务必攻破敌军营寨。”阮平下令。

    有些话阮平不能说的太直白,他总不能告诉前线大将,说他们这些领主根本就不吝啬兵力,目的不是取胜,而是要覆灭樊梨花军团,报复山海城。

    真要说出口,怕是前线部队立即就要炸营。

    NPC军士可不是一堆数据,每一名士卒都有各自的思想和完整经历。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一场战争背后的算计,怕是一点斗志都没有。

    一群没有斗志的军队,又谈何战胜敌人?

    “诺!”

    盟军指挥官声音艰涩,似乎从诸位领主们有些异样的表情中察觉出什么,心中阵阵发凉,再不敢细想下去。

    望着指挥官的背影,阮平有些出神。

    不是阮平等领主激进,实在是他们非常了解他们的对手山海城。尤其是此次传送阵被破坏,更是有了直观的感受。

    山海城行事天马行空,偏偏又极为缜密。

    一旦出手,几乎就不给敌人翻盘的机会,会动用一切力量,巩固胜利的果实。因此,留给盟军的时间不多了。

    阮平真担心再拖下去,山海城的其他军团就已经兵临城下了。面对这样一位对手,阮平再不敢报任何侥幸的心理。

    “能拼一点,就拼一点吧!”

    …………

    下午,战争继续。

    有了阮平的训话,盟军指挥官狠下心肠,决心以兵力来换取时间。为此,指挥官不惜安排督战队,逼着士兵往前冲。

    “胆敢后退者,定斩不赦!”

    除此之外,指挥官还设立了奖励:“谁第一个冲到第二道木墙跟下,赏赐金币五千,擢升为旅帅。”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

    还不知情的盟军将士,一个个嗷嗷叫地踩着同伴的尸体,朝对面发起冲锋。再凶狠的箭雨,也阻挡不住他们对荣华富贵的渴望。

    第三军团的将士明显感到,敌人的进攻更加凶狠了。

    “真是一群变态!”

    第二师团的师团长正是宋佳的弟弟宋武。

    宋武虽然愣,却真是一员猛将。整个上午,宋武都冲锋在最前线。作战中被敌人在大腿上刺了一枪,稍稍包扎之后,又冲了回来。

    别人是轻伤不下火线,宋武是重伤都不离开战场。如果不是玩家独有的体质支撑,再加上宋武内力深厚,怕是根本扛不住。

    到了下午,依然如此。

    眼见盟军死伤如此惨重,还一个劲地往前冲,宋武实在有些无法理解。

    这就是荒野领地大军,跟古代军队本质上的区别。

    山海城大军一律是职业军人,其他领地的精锐部队同样如此。

    领主们不是傻瓜,知道如果不组建职业军队,根本无法跟其他领地的大军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正是如此,荒野大战远比古代还要残酷。

    就像盟军,阵亡了五分之一,依然保持着高昂的士气。

    “该死的,真的拼命了!”宋武吐了一口唾沫。

    上一个说这话的师团长,正是第一师团的赵炎。知道现在,赵炎都还没醒过来呢。

    就是不知道,第二师团跟第三师团又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惨烈的厮杀,无休无止。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如果是寻常百姓,闻到这味,就得吐趴下。就是还在厮杀的士卒,有些都受不了如此浓烈的气味。

    当然,也有异数。

    一些体质特殊的战士,在血气的刺激下,反倒杀意腾腾,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渐渐失去了理智。

    剩下的只有杀戮的欲望。

    这一场大战,正在进入最关键的时刻。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是盟军最激烈,最不顾一起,士气最旺的一波进攻了。

    现在就看,第三军团到底能不能抗住这一波。

    成败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