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盟军折翼
    又是夕阳红。

    晚霞漫天,有飞鸟掠过空中,留下淡淡的影子。

    天空之下的战场一片狼藉,硝烟袅袅,血气蒸腾,在半空凝聚成团团血色红云,久久不散,跟橘红色的晚霞相映成趣,煞是刺眼。

    营寨中间地带的壕沟,已经悉数被尸山血海覆盖,再看不到一丝熟悉的影子。狭长的战场,放眼望去,揽入眼底的唯有尸体以及残兵断刃。

    拒马被砸得稀巴烂,精良的三弓八牛床子弩跟投石机也都被破坏殆尽,再也无力运作,孤零零地被遗弃在战场上,无人问津。

    箭塔要么被直接砍倒,要么就还在冒着缕缕青烟。密密麻麻的箭矢,插得满地都是,几乎看不到一丝空地。

    偶尔有一两位幸存者,泡在血浆中无力呻吟,绝望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下午的一番厮杀,将双方都打得精疲力竭。

    又是四五万将士彻底陨落于此,壮烈牺牲,与青春和热血诀别。

    整个战场彷如一个巨大的屠宰场,屠夫不是别人,正是双方的士卒,他们竭力斩杀敌人的同时,也成了对方砧板上的猎物。

    “好在总算是拿下了!”

    盟军指挥官望着狼藉的战场,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盟军在付出巨大牺牲之后,终于击溃了敌军的镇守部队,彻底拿下第二道防线。

    第三军团的顽强,超乎指挥官的想象。

    “这是一群怎样的敌人啊?!悍不畏死,又作战得力,实乃铁军也!”

    此一役,第三军团第二师团以及第三师团阵亡三成,接近八千将士陨落。如果不是依靠壕沟的掩护,伤亡数字起码还要增加两成。

    最后关头,樊梨花下令两大师团放弃阵地,退守到第二道木墙上。

    对第三军团而言,他们已无退路。

    唯有死死守住第二道木墙,撑过最后一段最难熬的时间。

    只要守住了,就是最大的胜利。

    为了达成这一战略目标,付出再大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

    “传令下去,继续进攻!”

    盟军指挥官抬头望天,空中虽已密布晚霞,天色到底还没暗下去。

    诸位领主给他下达的任务,可不是攻陷敌军营寨第二道防线,而是拿下整座营寨。因此盟军必须借着最后一点时间,一鼓作气,攻破第二道木墙。

    “胜利就在眼前!”

    指挥官像是要坚定自己的信心,喃喃自语。

    战争号角再次吹响。

    疲惫不堪的盟军将士,一个个自地面爬起,犹如诈尸一般。

    战争刚告一段落的时候,疲惫到极致的盟军将士再也没有任何顾忌,直接躺在尸体堆里,倒地休整。

    对经验丰富的老兵而言,抓紧时间多恢复一丝体力,就多了一份生存的保障。跟生存比起来,尸山血海又算得了什么。

    眼下他们已无暇去讲究这个。

    即便是最脆弱的战士,也都已经习惯了战场上的血腥味。

    一个个士卒就像僵尸一般自“墓地”爬起,重新握紧手中的兵器,号角响起,眼中再次迸发出噬血的光芒。

    “杀!”

    浩浩盟军再次杀向前线。

    为了拿下第二道木墙,盟军指挥官可谓煞费苦心。

    战场之外有一支三万人的预备部队,从头到尾都没有投入战场,养精蓄锐了一整天。

    关键时刻,指挥官毫不犹豫地将这支预备部队投入战场,为的就是对敌军营寨发起最致命的一击。

    战争刚一开始,三万养精蓄锐的新军就冲锋在最面,企图一鼓作气,以充沛的精力冲垮营寨第三道防御。

    可惜盟军面对的是名将樊梨花,一位比盟军指挥官高明数倍的大将。

    “但凡大战,必须留有预备部队,哪怕是一支千人队。掌握并适时使用预备队,对于夺取作战主动权,取得作战胜利具有重要意义。”

    这个连盟军指挥官都懂的简单道理,樊梨花又怎么会不懂。

    中国最早提出预备队细想的,正是虎贲军统帅孙膑。

    孙子曰:“用阵三分,诲阵有锋,诲锋有后,皆侍令而动。斗一,守二。以一侵敌,以二收。敌弱以乱,先其选卒以乘之。敌强以治,先其下卒以诱之。”

    说的就是要合理分配大军,不要一窝蜂地投入全部大军。

    下午的厮杀,即便是到了最惨烈的时候,樊梨花都没有安排驻守第二道木墙的第四师团上前助阵,目的,是防备盟军的突袭。

    事实证明,樊梨花的选择非常英明。

    第四师团的将士们,上午眼睁睁地看着第一师团的兄弟们一一阵亡,下午又目睹了第二师团以及第三师团的浴血奋战。

    将士们心中早就憋着一股劲,现在终于轮到他们上战场了。他们对退下来的三大师团将士说道:“兄弟,接下来的阵地交给我们了!”

    “拜托了!”

    简短的对话,折射的是山海城大军无敌的军魂。

    …………

    入夜前的最后一战,缓缓拉开帷幕。

    这一战不仅将决定作战双方的命运,还将决定整个【岭南城邦】的命运,乃至整个南疆的格局,都将因这一战而改变。

    白石城头亮起一排排火把,将城池前方照的透亮。

    阮平等领主一整天都没离开城楼,忐忑不安地观察着战争进展。

    “我们还能赢吗?”有领主开始动摇。

    眼前的樊梨花军团简直就是一头怪兽,拥有不死之身。

    战前谁也无法想象,敌军竟然仅凭一座临时建起的营寨,就将整整二十五万大军挡住平原之外,动惮不得。

    说出去,谁也不信。

    可血淋淋的事实就这样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因此,领主们对盟军能够攻陷最后一道防线,并不报信心,最起码今天不行。眼看夜色将临,留给盟军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小时。

    “难啊!”

    领主们的眼神开始闪烁。

    一些原本坚定的领主,已是在心中暗暗谋划退路。

    阮平注意到,站在城头的领主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五六位。有的领主是见麾下军队在战场被打残,再也不愿呆下去,提前通过后山小道离开。

    有的领主则纯粹是怯懦,对此战根本就不报任何期望,提前带着亲卫离开。毕竟小道终究只是小道,道路艰难,如果大家一窝蜂地离开,真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乱想。与其如此,不如提前离开,最起码不用排队不是。

    而且离开的越早,他们回到领地就能越从容地收拾细软。

    还留在城头的领主,除了那些有骨气,有胆色的,就是领地早就在山海城大军铁蹄下沦陷的“落魄之人”。

    这一类领主是最悲催的,他们连收拾细软,到王城做一个富翁的愿望都实现不了。手中唯一的筹码,就是城外的这一支大军了。

    至于其中连大军都没了的可怜虫,早就自杀了。

    …………

    就在诸位领主心思不定时,遥远的地平线上,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抬头望去,只见一支浩浩大军,无边无际,在夕阳的余辉下,以严整的军容,无敌的气势,迅速而又坚定地朝白石城而来。

    巨大的金龙旗,耀眼夺目。

    “是山海城大军!”领主一眼就认出。

    来的正是史万岁军团的前锋部队,终于在指定时间赶到白石城。

    “完了!”

    有领主闭上双眼,不忍目睹接下来的惨状。

    更多的领主则是一言不发,直接离开城楼,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个樊梨花军团就让盟军吃尽苦头,再加上一个史万岁军团,盟军没有一丝一毫突围的机会。

    可以想见,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军团往白石城汇合。

    再待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领主们不想这留下来自取其辱。

    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再不走的话,怕是想走都走不了。

    一时之间,还没等史万岁军团抵达前线,诺大的城楼一下变得空荡荡的。离开的不仅有领主,还有他们麾下的亲卫。

    最终整个城楼只剩下阮平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脸色煞白。

    阮平不想走,肇庆之战他已经当了一次逃兵,再也不愿在山海城面前当第二次逃兵了,那是他最后的一点尊严。

    也许还有奇迹呢?

    …………

    史万岁军团的到来,震撼的不仅是城头的诸位领主。

    对盟军将士而言,同样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攻打第二道木墙本就不顺,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敌军竟然来了一支增援部队。

    盟军指挥官神情痛苦,他抬头,望了一眼空荡荡的城楼,心中一叹,最终还是不忍将麾下将士们,白白派上去送死。

    第一次,盟军指挥官在没得到命令的情况下,擅自下令撤兵。

    本就士气大减的盟军战士,听到退兵的战鼓声,没有一丝犹豫,争先恐后地撤离战场,生怕跑的不够快。

    至于驻守在木墙上的第四师团将士,同样有默契地停止了射击。

    樊梨花非常清楚,盟军已经失去抵抗能力。既然如此,还是不要徒生杀戮,也算是为今后的军队整编,多留一点种子。

    但凡是名将,都不是真正的嗜杀之人。

    杀人只是手段,而绝不是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