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宗主国
    【炎黄盟】提出的条件确实不简单,总结起来核心就三条。

    其一,【炎黄盟】出征的一应军费开支由【云南城邦】买单。

    此处指的军费开支,包括但不限于大军来回的传送费用,粮草补给消耗,装备损耗以及战争抚恤等等。

    除此之外,战争结束之后,【炎黄盟】有权优先自战俘中挑选兵员,补充到他们的部队当中,尽可能地避免兵员损失。

    帝尘他们的算盘可是打得乒乓响,根本就是不想承担任何战损,就能狙击掉山海城,胃口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这只是三个条件中最简单的一条。

    其二,【云南城邦】必须额外支付一笔雇佣费用。

    按春申君的说法,“现在就是雇佣佣兵团都还要花钱呢,更何况是我们这样的正规军,没理由免费啊。”

    这一次,帝尘等人对春申君的说法,出奇地一致通过。

    具体而言,就是需要【云南城邦】一次性支付三十万金币。战争结束之后,每年都要支付一笔可观的费用,最低不得低于二十万金币。

    怎么说呢,这个价格不算贵,而且还是“分期付款”。

    【炎黄盟】此举也是在宽慰【云南城邦】,暗示诸位领主,【炎黄盟】不是做一锤子买卖,他们愿意为【云南城邦】提供长久的军事庇护。

    其三,【云南城邦】承认【炎黄盟】的“宗主国”地位。

    简单来讲,就是【炎黄盟】在攫取宗主权。

    宗主权是西方殖民国家概念,指“宗主国”对其“仆从国”的内政及外交拥有若干项的权力。对仆从国享有宗主权的国家即是宗主国,宗主国通常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仆从国的外交权,但仆从国仍保有独立的自治权力。

    严格来讲,无论是【炎黄盟】还是【云南城邦】,本身都还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并不具备唯一的“法人代表”。

    谈宗主权,似乎有些儿戏。

    但是帝尘等人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将【云南城邦】彻底绑在【炎黄盟】的战车上,供其驱使,用以制衡他们的死敌山海城。

    这一点是【云南城邦】诸位领主最难接受的。

    怎么看,所谓的宗主权都是一种变相的殖民,或者说是藩属关系,将双方至于一个极度不平等的地位,有点“丧权辱国”的味道。

    秦枫同样心中不快,却是更为理智,苦涩说道:“但是我们没得选择,不是吗?”做【炎黄盟】的藩属,总好过被山海城连根拔起。

    诸位领主听了,一个个沉默不语,神情寂寥。

    在荒野,弱者屈服于强者乃是基本法则。就像秦枫说的,没得选择,要么屈服,要么灭亡。

    “跟他们谈吧,争取谈出一个好结果来。”

    领主们最终授权秦枫,代表【云南城邦】跟【炎黄盟】做更细致的谈判。方才罗列的三条,不过是一个框架,还有很多细节值得商榷。

    “诸位放心,城邦的利益高于一切。如果我在谈判中,主动损害了城邦的利益,诸位大可将我驱逐出城邦。”秦枫心中沉甸甸的。

    城邦成立至今,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了感情。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跟帝尘等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

    湘南行省,彩云城。

    岭南之战的败退,让彩云之南非常沮丧。随着战争落幕,山海城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彩云之南头顶,让他窒息。

    刚刚结束的城邦联席会议上,彩云之南提出的“关于大规模扩编盟军以应对山海城扩张”的提案,获得一致通过。

    就算如此,彩云之南也一点都不轻松。因为就算是将盟军扩编至二十五万,也还挡不住山海城的一个虎贲军。

    “子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回来之后,彩云之南问计于张良,眼中满是希冀。这种时候能够教他的,唯有谋圣张良了。

    张良对山海城在岭南战场展现出来的战术水平,也是非常震惊。这些天,张良一直在研究相关资料,试图想出一个破解之法。

    现在,张良已是有了大致思路。

    “主公,为今之计,只有内外联手,同时加强内政外交建设,方能赢得先机。”张良也不隐瞒,一一道出他的想法。

    所谓内政,不是简单地指加强彩云城的建设。毕竟彩云城的体量摆在那里,再怎么建设也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

    而且在建设速度上,彩云城也根本比不上山海城。要知道,山海城可是全球领地建设的教科书以及标准模板。

    因此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张良指的内政,是要吸取【岭南城邦】的教训,尽可能地规避城邦制的弊端。其中最核心的一条,就是破除城邦的集体决策机制。

    “主公,您必须要在城邦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关键时刻,要能乾坤独断。”张良如是说。

    “怎么做?”彩云之南眼中精光一闪。

    乾坤独断啊,可不正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吗?!

    张良说道:“我建议参照山海城兼并灵犀城的模式,在城邦内部展开适当的兼并行动。首先从彩云城周边的领地下手,一步步整合城邦内部的资源。”

    “这,这么做会不会破坏城邦的团结,适得其反啊?”彩云之南虽然也想做大,却是有些顾忌盟友的反应,有些投鼠忌器。

    张良摇头,“主公,非常时期就得行非常手段。【湘南城邦】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种时候,既是危机也是机遇。只要能够生存下来,一些领地是不会死扛到底的。”

    “再说兼并是一种共赢,连灵犀城这样的霸主都能接受被山海城兼并,又遑论城邦的一般领地呢?”张良言辞恳切。

    彩云之南听了,心中稍定,咬咬牙,狠心说道:“好,就依先生所言。具体的兼并计划,还要劳烦先生定下来。”

    “义不容辞。”张良点头。

    在张良看来,无论是对彩云城,还是对整个【湘南城邦】而言,兼并都是一种双赢。彩云城可以借机做大,揉成一团的彩云城又会变相地提升城邦的整体实力以及决策力。

    唯一需要慎重处置的,就是不要引起盟友的反感。兼并不是吞并,不能搞得天怒人怨,内部起了什么波澜,那就闹笑话了。

    同时还要把握分寸。

    可以预见,一旦彩云城带了头,城邦的其他大领主怕是会跟着行动起来,也会展开相应的兼并行动。

    最终的结果就是城邦由五六十位领主,演变成数位寡头联合治理。

    对城邦而言,那反倒是一种进步。

    整个过程,涉及到的利益重大,而且错综复杂,随时都可能爆发危机,这就得考验诸位领主的定力跟全局掌控力度了。

    此举成功了,【湘南城邦】就将浴火重生,完成内部机理的调整,实力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拥有了跟山海城对抗的筹码和基础。

    而一旦失败,城邦就将彻底崩溃,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张良相信,他能掌控得住这个局面,他本身就一个自信之人。

    …………

    想要对抗山海城,光是加强内政还不行,还得积极展开外交活动。

    【云南城邦】搭上的是整个【炎黄盟】,张良瞄准的却是北面的丹阳城,以及西北的蜀地。

    蜀地不用说,本就跟山海城有仇,是个非常合适的争取对象。只是蜀地山路崎岖,进出困难,到底能有多大的支持力度,就很难说了。

    至于丹阳城,则是出于战略考量了。

    正如雄霸不希望山海城刺破闽南行省,挖空心思想策反寻龙点穴一样,春申君也不愿山海城拿下【湘南城邦】,让丹阳城失去了外围屏障。

    别看【炎黄盟】一天天叫的凶残,事实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不愿跟山海城在荒野发生正面接触。

    尤其是不能在领土上跟山海城有接壤。

    真要那样的话,就得轮到春申君、雄霸他们睡不着觉了。

    不管春申君他们愿不愿意承认,山海城都已经是中国区当之无愧的霸主,地位无可撼动,是一头强悍的雄狮。

    谁也不愿跟一头狮子做邻居不是。

    因此,丹阳城有足够的理由扶持【湘南行省】,共同对抗山海城。

    “我听说,丹阳城领主可是富甲天下,又掌握着汇通钱庄。主公不妨跟对方接触一下,应该可以拿下一笔可观的贷款。”张良笑着说道。

    不愧是谋圣,现身荒野之后,将一些现代词汇玩得贼溜。

    彩云之南听了,眼神越来越亮,拍身而起,笑着说道:“还是子房英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领地正愁没有资金呢,这下有着落了。”

    看这意思,彩云之南是准备去打丹阳城的秋风了。

    彩云之南不是真的傻瓜,对【炎黄盟】诸位领主的特点也是洞若观火。春申君是一位纯粹的商人,有钱,麾下的军队却不强。

    就凭这一弱点,彩云之南就有信心从丹阳城咬下一口肥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