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一战成名
    颜良找了两个替死鬼,继续“镇守”宣武关,大部队则悄悄往威武关撤离。火炮轰击之下的宣武关没有一丝生气,死气沉沉的。

    联军的异常,很快被第二军团察觉。

    “将军,情况不对劲啊,敌军不会撤了吧?”

    章邯也有此疑惑,想了想,果断下令:“炮击城门,准备攻进去!”

    “诺!”

    轰隆隆的炮击声中,城门应声而破。

    浩浩大军如黑潮一般涌入宣武关,见到的只有五千守军。

    两位替死鬼可没有慷慨就义的勇气,见敌军杀进关隘,干脆利落地选择了投降。对章邯的询问,更是知无不答。

    得知联军主力已经撤离,章邯立即下令:“陈玉成!”

    “末将在!”

    一位年轻小将应声出列,正是太平天国绝代双骄之一的陈玉成。

    陈玉成作战勇猛,兼且悟性极高,深得章邯的信任和喜爱,不吝将一生学说倾囊相授。此位小将,已然成长为第二军团的中流砥柱。

    欧阳朔更是早就有过交待,无论是陈玉成,还是狄青麾下的李秀成,诸位军团长要对这些有潜力的年轻小将进行重点培养,助其成才。

    尤其是出身清朝的李秀成、陈玉成等太平天国将领,熟悉火器,是未来组建专属火器部队统兵大将的最佳人选。

    “着你率五千精骑,一路追击而去。切记一点,不可贪功恋战,在抵达威武关之前,当即折还。”章邯下令。

    “谨遵将令!”

    陈玉成双手抱拳,领命而去。

    稍倾,五千精骑就杀出宣武关,一路追击而去。

    章邯则率部接管宣武关,收押降将,清理战场,同时拟写战报,上逞豹韬军统领韩信,等待统帅部下一步的作战指示。

    …………

    陈玉成率部追击,刚走到中段,就发现正在迅速撤离的联军。

    “杀!”

    陈玉成没有犹豫,直接率部杀将过去。

    两座关隘之间,只有一条崎岖山路连接。山路狭窄,不过三四米宽,四万联军组成一条绵延长龙,前军已经进入威武关,后军还在半道上。

    面对陈玉成部的背后掩杀,颜良到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除了留下五千军士“镇守”宣武关,颜良在后军也安排了专门负责殿后的部队。只是一点,颜良低估了章邯的果决。

    一发现情况不对劲,章邯立即下令进击关隘,更是在得到情报的第一时间,就安排精锐骑兵追击而去。

    如此,还是打了后军一个措手不及。

    狭窄的山路上,负责殿后的刀盾兵还来不及结阵,就被陈玉成统领的骑兵刺穿,溃不成军。

    从高空望去,只见陈玉成率领的五千精骑,犹如一支利箭,自后方狠狠地刺入联军阵中,接着就像刺烤串一般,一刺到底。

    骑兵所过之处,无论是刀盾兵,还是长枪兵,要么被踩死,要么被骑兵的长枪直接刺穿,更多的还是被骑兵一冲,挤到两侧的山麓,摔倒在地。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陈玉成非常聪明,并不追求杀敌之数。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想,冲锋,冲锋,再冲锋,彻底将敌军冲散,击溃他们的意志。

    狭窄的山路上,视野非常狭窄。

    后军士卒被骑兵这么一冲,立即吓破了胆。他们根本不知道敌军来了多少人,只知道一个劲地往前冲。

    “快跑啊,敌军杀过来了!”

    军士甲丢下辎重,像只兔子一样往前窜。

    “来了多少人?”军士乙问。

    军士甲答:“起码五千!”

    “什么五千?至少上万!”军士丙信誓旦旦。

    “这么多,那赶紧逃命吧!”

    军士乙吓得面无人色,丢下辎重,跟着逃命。

    一个个士卒就像一群受惊的兔子,一个劲地往前窜。

    恐慌情绪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不断往前传递。

    在此过程中,敌军数量也在不断滚雪球,先是五千,再是一万,跟着是两万,到后面直接传到十万大军。

    “十万?敌军一个军团也才七万啊,哪来的十万?”军士丁质疑。

    军士丙再次信誓旦旦:“这你就不懂了,山海城可不止一个第二军团。”

    “兄弟说的有理。”

    军士丁一听,也不管合不合理,总之赶紧逃进威武关总是没错的。

    还没进关的大军乱成一团,期间发生的踩踏、群殴、兄弟背叛等“恶性事件”不计其数,仅仅是被自己人踩死的士卒就不下五百。

    直到此时,已经进关的颜良才发现情况不对劲,问道:“怎么回事?”

    “回禀将军,敌军杀过来了。”副将回报。

    “来了多少人?慌成这样!”

    “十,十万!”

    副将结结巴巴,显然也拿不定主意,该不该相信这个情报。问题是,只要是逃进关的士卒,都宣称敌军多达十万之数。

    一个个信誓旦旦,神情恳切。

    那虔诚度,怕是军官说出一个“不信”,他们就要跳下城楼,以示清白。

    “啪!”

    一声脆响,脾气火爆的颜良早就憋着一肚子气,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一鞭子抽下去,将副将打得鼻青脸肿。

    “混账东西。十万大军?说笑话吗?这也能信?!”

    颜良可不是傻瓜,他根本就不信敌军会傻到出兵十万,在狭窄的山路上发起进攻,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副将的愚蠢,彻底点燃了颜良的怒火。

    “将军恕罪!”

    副将不敢辩驳,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

    “蠢才!”

    颜良见不得这样的懦夫,又是一脚下去,“滚!”

    修理了副将,颜良顺势登上城头,举目向山道望去,神情瞬间凝重。

    延绵的山道上,联军已经彻底乱做一团。

    敌军骑兵在山道上肆意驰骋,就像割麦子一样,收割着联军的生命。已经乱作一团的联军,没有一丝战意,一个个只想着往前逃命。

    两侧的山麓上,随处可见正在逃命的联军士卒。

    “将军,要不要安排大军下去接应?”令一位副将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颜良摇头,“没用的。山路狭窄,现在出兵,逆向而行,挡住他们的撤退之路,只会加剧军士的恐慌情绪,于事无补。”

    “说不定还会引发更大的恐慌。”这句话,颜良没有说出口。

    “那,该怎么办?”

    颜良神情冷酷,“再等半个小时。半小时之后,立即关闭城门。”

    “诺!”

    副将心中一颤,不敢反驳。

    不怪颜良冷酷,他虽不信敌军出动了十万,到底还是拿捏不住敌军数量。万一被敌军借此机会冲入威武关,那就乐子大了。

    慈不掌兵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

    “轰隆~~~”

    半小时之后,威武关城门缓缓关闭,决绝而坚定。

    一扇城门,隔绝了两个世界。

    进门者得救,没进者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一些好不容易逃到城下的军士,却被无情地挡在城门之外,一个个神情绝望,绝望中又夹杂着疯狂跟愤怒。

    一种被抛弃的绝望,在战士心中蔓延、生根。

    “开门,快开城门!”

    “开门呐,放我们进去!”

    “将军,救救我们!”

    无论军士如何苦苦哀求,颜良都无动于衷。

    相比宣武关,威武关只驻扎着两万军士。因此,作为西门大官人麾下将领,颜良率部抵达威武关,立即接下关隘的指挥权。

    威武关守将连个屁都不敢放。

    且不说其他,西门大官人可是【川北城邦】第一领主,真正的巨擘。

    颜良不松开,没人敢去开城门。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陈玉成已经率部冲击到威武关附近,眼见城门关闭,心中一阵冷笑,敌人的反应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停止前进。”

    陈玉成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谨记章邯的嘱咐。

    “刷”的一下,几乎没什么战损的五千精骑,即便是在混乱的战场,依然整齐划一地齐齐停住。

    此等强悍素质,实在是联军望尘莫及的。

    “传令下去,投降不杀!”

    陈玉成跟着下令,却是看出城外的联军已经跟主力部队离心。

    “诺!”

    瞬息之间,上百轻骑越众而出,四处散播招降之令。

    联军士卒一听,既然上面将城门都关了,还谈什么忠诚,干脆一不作二不休,直接选择了投降。

    有人带头,就跟更大的人加入。

    一时之间,投降者不计其数。到了后面,原本还犹豫不决的军士,眼见周围的战友都投降了,吓得心中一颤,结结巴巴地跟着投降。

    他们真担心,再拖下去就会被周围的战友给绑了,送过去邀功。

    与其如此,还不如跟着投降呢。

    早就听说山海城大军待遇远强于他们,那还有什么还犹豫的呢?!

    城头之上,颜良见了,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一天,对颜良而言,委实有些煎熬。

    …………

    陈玉成不敢耽搁,也无意去挑衅城头联军,稍稍收拾一下,就押着上万降军,浩浩荡荡踏上归程。

    此役,陈玉成仅凭五千精骑,杀敌六千余,俘虏一万,可谓立下大功。

    就是下令追击的章邯,怕是也想不到会取得如此辉煌战果。

    陈玉成这员小将,一战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