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五十七章 桂林郡守
    十一月六日,欧阳朔结束对岭南三郡的巡查,启程前往桂林郡。因为一路上使用的都是官方驿站,速度飞快。

    三天之后,欧阳朔一行就抵达梧州郡治所蚩尤城。

    去年十月,山海城大军在梧州郡边境击溃蚩尤大军,斩杀大魔神蚩尤。欧阳朔更是在那一役觉醒血脉,加冕为【蛮王】。

    那时的梧州郡颇不平静,民间敌对情绪非常强烈,山蛮贵族作威作福,郡内民生凋敝,经济更是直接陷入瘫痪,是个十足十的烂摊子。

    正是在那样一种情况下,范仲淹临危受命,由行政署长外调梧州郡守,为欧阳朔守牧一方,治理梧州郡。

    一年过去,梧州郡已是彻底大变样。

    欧阳朔一路走来,见到的是一个个山蛮跟汉族百姓和谐共处的画面。路过一座县城时,欧阳朔甚至亲眼见到一位山蛮小伙迎娶一位汉族姑娘。

    南疆都护府推行的桑蚕养殖战略,梧州郡更是其中的先行者。道路两侧随处可见一片片桑树林,绿意盎然。

    就连山蛮都接受了汉族农耕文明,学会了种桑养蚕。

    梧州郡更是依托十万大山,大力发展药材种植产业,硕果累累。据产业与发展规划署统计,梧州郡已经成为官医署最大的药材供应商。

    领地基础医疗能获得顺利推广,梧州郡的药材产业功不可没。

    百姓富足,境内安泰。

    凡此种种,范仲淹这位郡守居功至伟,他就像一位魔术师,仅用一年时间,就让此地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文官之于领地的作用,在范仲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山海城能在半年内完成休养生息,夯实根基,各郡郡守功不可没。

    正是如此,经过梧州郡时,欧阳朔自然要到蚩尤城停留一天。除了见见范仲淹,顺道欧阳朔也要处理一下蛮族事务。

    欧阳朔这位【蛮王】可有些失职,时隔一年多才第二次来到蚩尤城。

    …………

    蚩尤城,城主府。

    在范仲淹的陪同下,欧阳朔视察了蚩尤城的民生,百姓夹道欢迎。欧阳朔一行走到哪里,哪里就能引起轰动,人山人海,万人空巷。

    在蚩尤城,欧阳朔这位【蛮王】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跟威望。对城中山蛮而言,【蛮王】的到来,无异于是个重大节日。

    趁着空当,欧阳朔还接见了郡府诸官吏,说了一番劝勉的话。据行政署长萧何讲,梧州郡向外输送的官吏,在领地各郡能排进前三之列。

    此番选调进岭南三郡的数百名官吏中,就要五十人来自梧州郡。

    想也知道,其中必有范仲淹这位前任行政署长的功劳。在培养年轻官吏,发掘优秀人才这方面,范仲淹同样有着非同一般的才能。

    中午,在城中最大的酒楼,欧阳朔接受郡内几位大药材商的宴请。这些药材商可是郡内巨富,更是领地药材协会的巨擘。

    一言不合,就能决定市场药材价格。

    对这些财神爷,欧阳朔自然是要给点面子的。

    下午则是听取郡府汇报,足足两个小时的汇报真是折磨人。临了,欧阳朔才算抽出时间,单独跟范仲淹交谈。

    书房中,范仲淹明显有些激动。

    也难怪,刚刚结束的郡府汇报,欧阳朔不吝对范仲淹,对郡府高度赞扬。能够得到君上肯定,对范仲淹这样的文官而言,就是最大的荣誉。

    “希文,有没有换个环境的想法?”欧阳朔语出惊人。

    赶往桂林郡途中,欧阳朔一直在琢磨桂林郡的郡守人选。萧何更是来信,请他尽早决断,以便让桂林郡早日正常运作起来。

    欧阳朔最先圈定的桂林郡郡守裴矩,已然调任星州郡。在那样一个关键位置上,欧阳朔自不可能再将裴矩调回来。

    想来想去,只能从其他地方想办法。

    桂林郡战略位置之重要,甚至超过岭南行省的韶州郡,又被两大城邦治理了一年,情况就更加错综复杂。

    因此萧何建议,最好从现任郡守中选调一人,坐镇桂林郡。

    对萧何的提议,欧阳朔是极为认同的。别看山海城跟两大城邦已经达成和解,欧阳朔此番更是亲自前往桂林郡,要跟两大城邦签订贸易协定。

    明面上的友好,丝毫不能掩盖此地的暗流涌动。

    就是率先接受山海城橄榄枝的【川北城邦】,他们自威武关撤离的联军都没有返回各自领地,而是就地驻扎在南部边境。

    其中用意,不言而喻。

    对山海城,两大城邦依然充满戒备。任谁都清楚,现在的所谓“和解”,不过是双方的权宜之计,是形势所迫。

    未来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桂林郡就将再次成为四战之地。说桂林郡是领地北境中枢,一点都不为过。

    这么一个战略要地,自然需要选调一位强力郡守,配合驻扎在此的豹韬军,做好北境整体军事防御以及相关战备。

    范仲淹、田文镜以及鲍叔牙几位老牌郡守,自然而然地进入欧阳朔视线。三选一,欧阳朔需要做一个决断。

    范仲淹不用说,足以胜任。

    大清模范总督田文镜,同样是一位合适人选。说起来,田文镜可是领地正儿八经的第一位郡守,资历最老,能力也强。

    诺大的琼州郡,被田文镜治理的井井有条。

    依靠造船业、盐业、木材以及香料等产业,琼州郡可是领地最富庶的一个郡,郡财政收入甚至超过刚被撤销的廉州郡,仅次于山海城。

    远洋贸易的兴起,更是将琼州郡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在田文镜的斡旋下,琼州郡的黎族人纷纷走出大山,在平原生活。作为第一任蛮族事务谈判代表,田文镜处理民族事务的能力甚至要强于范仲淹。

    除了这两位,浔州郡守鲍叔牙也是个合适人选。行政署长萧何举荐之人,正是鲍叔牙。

    在出任浔州郡守之前,鲍叔牙就担任雷州郡守。调任浔州,同样是临危受命,负责治理一个被太平天国祸害的大郡。

    短短不到半年,鲍叔牙就基本肃清了太平天国的余毒,能力可见一斑。兼且浔州郡毗邻桂林郡,鲍叔牙熟知当地情况,跟豹韬军也是配合默契。

    这两点,正是萧何举荐鲍叔牙的原因所在。

    三位郡守都是合适人选,要从中做一个选择,还真是困难。

    等到视察了梧州郡,欧阳朔才算下定决心,正式圈定范仲淹。不为别的,只因三郡之中,唯有梧州郡不再需要范仲淹亲自坐镇。

    梧州郡各项政务都已走向正规,再没有什么棘手的问题,换做其他任何一位郡守,都能处理妥当。

    相反,无论是琼州郡还是浔州郡,一时半会儿都还离不开田文镜或者鲍叔牙。琼州郡的远洋贸易刚刚有起色,正是关键时期,需要田文镜把关。

    浔州郡承担着沟通山海城跟川南行省的重担,又是豹韬军的大后方,同样需要鲍叔牙这位老郡守继续坐镇。

    仅凭此一点,范仲淹在此轮角逐中,顺势胜出。

    …………

    范仲淹听了君上的问话,不禁心中一颤,如果不是他定力够高,兼且养气功夫深,怕是立马就要露出激动表情。

    不是范仲淹有什么问题,实在是桂林郡守一职牵涉颇深。

    桂林郡守的难产,范仲淹是有所耳闻的。

    范仲淹毕竟是领地第一任行政署长,领地曾经的首席文官,消息灵通。他隐约听到传言,说君上在兼并昆明郡时,首次提出了行省总督的设想。

    领地三大行省中,云南行省总督不用想,非白桦莫属。剩下的两个总督之位,可就足够诱人了。

    尤其是未来的川南行省总督,那可是直隶总督,系诸位总督之首。

    最近官场就有传言,说未来的川南行省总督一职,很可能就是从川南行省各郡郡守中简拔一位。

    正是如此,桂林郡守的任命就无端牵动了一些人的神经。

    情况非常明显,桂林郡在川南行省诸郡当中,战略地位最为关键;如果能够治理好桂林郡,无疑就是一笔雄厚的官场资本。

    如此,在未来角逐总督之位时,就将占得先手。

    甚至有人传言,说君上圈定的桂林郡守人选,十之八九就是未来的川南行省总督的最佳备选。

    就算范仲淹再如何淡定,听到这些传言,心中也不可避免地升起波澜。倒不是他贪恋权位,而是出身宋朝文官的一种本能。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范仲淹在《岳阳楼记》就有言: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担任越高的官职,就能更好地造福百姓。

    “但凭君上安排!”范仲淹如是说。

    欧阳朔望了范仲淹一眼,意味莫名。领地的这些传言,欧阳朔又岂会不知。申不害早就建议对造谣者进行侦查,被他拦了下来。

    直隶总督一职关系领地命脉,欧阳朔又岂会轻许他人。那些传言未免幼稚了一些,当不得真。

    但是能借此让诸位郡守良性竞争,又是欧阳朔乐见其成的。

    因此,欧阳朔是既不干涉,也不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