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七十三章 禁卫军灰暗的一天
    出现在永仁城的并非二十万盟军,而是十五万联军。

    【云南城邦】这次同样玩了一次障眼法,军情司眼中驻扎着二十万联军的大营,实则只有五万联军呆在营中。

    剩下的十五万大军早已悄悄转移,隐藏起来。

    城邦联军虽然是由各领地军队整编而来,但是城邦领主们却无法及时掌握盟军的一举一动,更无法直接指挥联军。

    联军的日常运作由城邦任命的联军统帅负责,作战指令则由城邦领主联席会议发出。确切地说,由领主联席会议的轮值主席发出。

    【云南城邦】现任联军统帅,正是隋朝名将张须陀。

    张须陀被认为是隋朝柱石,一生率部平定了杨琼、王簿等叛军,威震华夏。秦琼、罗士信等年轻将领,都曾在张须陀麾下效命。

    公元六一六年,张须陀与瓦岗军作战,被翟让、李密、徐世绩、王伯当等人包围,下马战死,时年五十二岁。

    其所部士兵得知死讯,连哭数日不止。

    随着名将张须陀战死,隋朝犹如丢失最后一根护国稻草,再也无力镇压各地叛军,最终走向灭亡。

    除了作战勇猛,张须陀留给世人的印象便是忠诚,矢志不渝的忠诚。在隋朝末年那样一个乱世中,豪强四起,割据一方。

    唯有张须陀对隋朝忠心耿耿,宁愿战死,也不愿投降瓦岗军。也就难怪,张须陀会如此受到士卒爱戴了。

    此等忠义之士,当真世所罕见。

    …………

    鉴于云南之战的特殊性,再加上吸取【岭南城邦】的教训,经联席会议表决通过,战争期间将由秦枫担任固定的轮值主席。

    如此也就意味着,山海城在【云南城邦】埋下的内线,是无法及时掌握联军去向的。擅自询问的话,甚至有暴露的风险。

    等到城邦“内线”兜兜转转得到情报,再将情报传递给黑蛇卫,再转到禁卫军时,联军早已传送至永仁城,完成了一次乾坤大挪移。

    至于传说中的二十万盟军,依然不见踪迹。

    驻扎在城中的军情司细作是无法分辨从传送阵里出来的军队,到底是联军还是盟军的。潜意识地,自然而然地就归为盟军。

    如此,也给了城外的霍去病一个误导。

    联军此番传送过来,是来歼灭禁卫军的,可不是来帮助永仁城守城的。因此,十五万联军在永仁城集结之后,并没有在城中逗留。

    正如霍去病预想的那般,联军依次开出城外,在城外摆开阵势,跟已经撤下去的禁卫军第一军团对峙起来。

    永仁城外,杀气滔天。

    七万VS十五万。

    对霍去病而言,这不是什么问题。

    真要一战的话,霍去病甚至不用等援军,就有信心取胜。奇怪的是,联军结阵之后,并没急着展开进攻,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战场的气氛越来越凝重,让人窒息。

    正在霍去病感到疑惑,准备主动出击时,永仁城以北的地平线上,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就连地面都开战抖动起来。

    放眼望去,一条长长的黑线出现在远方的天际线。黑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南移动,渐渐呈现出一片黑潮,一望无际。

    这黑潮,便是二十万盟军了。

    盟军根本就没藏在云南行省,而是布置在永仁城以北的蜀地,剑侠城的领地之内。也就难怪三大情报机构怎么查,都查不到盟军的踪迹。

    谁也想不到,盟军根本不在行省范围之内。

    永仁城因为位于北部边境,是盟军早就设定好的伏击点。不论山海城大军安排哪个军团攻打东川郡,都将遭到盟军埋伏。

    二十万默默潜伏的盟军,配合传送过来的十五万联军,足足三十五万大军,即将对禁卫军展开惊天一击。

    七万VS三十五万。

    五倍兵力差距,即便禁卫军再强悍,怕也是抵挡不住。望着由远及近的大军黑潮,霍去病脸色铁青。

    盟军将领阵容堪称豪华,以神将吴起为主将,廉颇、田单为副将。【炎黄盟】此次确实是倾尽全力,各自派出了领地最强大的将领。

    出现在地平线的,只是盟军的十万骑兵部队。剩下的十万步兵,早就悄悄绕道,绕到了禁卫军的后方。

    如此,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三十五万大军将禁卫军第一军团,死死地困在永仁城外的荒野。

    此地注定将成为禁卫军的耻辱。

    …………

    “大人,率部突围吧!”

    马腾望着前后左右,漫山遍野围上来的敌军,神情凝重。

    霍去病面无表情,说道:“怎么突围?骑兵能突围,山蛮能突围吗?”

    “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能逃一点是一点吧,总好过全军覆没吧?!”马腾不怕死,却不愿霍去病做傻事。

    眼下就算禁卫军再如何拼命,也是无法取胜的。眼下唯一的机会,就是趁敌军包围圈还没彻底成型之前,尽可能突围。

    “大人,不能再犹豫了。”

    眼见敌军越来越近,马腾神情有些焦急。

    就在此时,石虎、雷惊天以及山柱三位师团长赶了过来。三位年轻的猛士齐齐半跪在地,抱拳说道:“恳求大人先行离开,我等负责殿后。”

    霍去病见了,神情复杂,沉声说道:“你们可知,这意味着什么吗?”

    “战死沙场那是我等荣耀。”石虎作为代表,出声说道:“末将相信,大人一定不会让我等的牺牲白费,定能为我们报仇。”

    霍去病听了,甚至不忍看将领们的眼神,他目视前方,悠悠说道:“某霍去病在此立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声音不大,却饱含着摧金断玉的意志。

    命运就是如此残酷。

    在禁卫军距离荣耀最近的时候,给了他们致命一击。

    霍去病收拾情绪,开始布置突围之策。坐镇后方的铁甲兽师团转为前锋部队,负责撕开敌军防线。

    两个山蛮重装步兵师团则在原地结阵,负责拖住前方敌军,为大军撤离争取时间。除此之外还要留下一个骑兵师团配合步兵,护卫两翼。

    否则的话,三面夹击之下的山蛮步兵怕是支撑不了多久,就会全线溃败。

    因此真正能够撤离的,只剩下一个骑士师团。

    老将马腾主动请缨,选择留了下来,他将率领第一师团协助两个山蛮师团,共同牵制敌军。

    第一师团可是山海城最老牌的一个骑兵师团,由最开始的罗士信师团整编而来,也是领地第一个通过军团试炼的军团。

    该军团拥有光荣的历史,简直就是禁卫军的化身。

    霍去病见了,竟无话可说。

    马腾是第一个提议撤军的,但是在关键时刻,却选择留了下来。

    老将的觉悟,让霍去病动容。

    “大人,就让末将这把老骨头,再沸腾一次吧!”马腾如是说。

    霍去病什么也没说,默默点了点头。

    一股悲壮之意,在全军蔓延开来,无法遏制。谁也不知道,等到日落之后,还有有多少禁卫军将士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

    …………

    霍去病作为神将,心理素质是极强的。

    计议已定,霍去病就自动摒弃了一切不必要的情绪跟感情,犹如一台冰冷的机器,开始全力运作起来。他的任务,是尽可能多地将士卒带出去。

    当无敌的铁甲兽师团对已经从后面包围上来的盟军步兵方阵发起冲锋时,就此揭开了禁卫军血淋淋的突围之路。

    凶悍的铁甲兽,每一头都披挂专门打造的具装,犹如钢铁战车一般,向盟军发起冲锋,一往无前。

    这是荒野之中最为强悍的骑兵师团了,在岭南战场铁甲兽让敌军胆寒,到了云南战场,他们同样强悍,坚决捍卫禁卫军的荣耀。

    你能想象,一排排钢铁战车冲进人群当中,会是怎么一种效果吗?

    永仁城外,呈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在山柱的率领,铁甲兽师团抱着必死的信念,舍弃一切防御,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冲锋,冲锋,再冲锋!”

    前排的盟军士卒就像纸糊的一般,瞬间化作肉泥,被铁甲兽踩平。那可真的是踩平,偌大的步兵方阵突然就消失了一截。

    如此威势,实在骇人。

    盟军如果不是同样的精锐部队,统领大军的又是绝世名将。仅此一下,怕是就能将盟军的战争意志彻底击溃。

    “拦住他们!”

    盟军好不容易设下如此惊天陷阱,又岂会容许禁卫军逃了?!

    漫山遍野的大军犹如黑潮一般,朝铁甲兽师团扑去。眼前的场景,像极了蚁群跟象群的巅峰对决。

    大象虽强,终究还是寡不敌众。

    盟军在付出巨大伤亡之后,终于遏制住了铁甲兽师团的冲锋势头。一头头巨大的铁甲兽陷入人海之中,被分割包围,无法脱身。

    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对山海城而言,每一头铁甲兽都极其珍贵,没想到却要悉数陨落于此。

    霍去病双眼通红,亲自率领第五师团,沿着铁甲兽师团趟开的血路,发起最强冲锋,准备突围而去。

    不管能否成功突围,这一天都是禁卫军最为灰暗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