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师徒对决
    盖亚四年一月六日,文山城。

    云南大战爆发之前,文山城不过是孟定郡内不起眼的一座三级县城。领主浩呼御风因为爵位始终无法晋升为三等伯爵,让文山城不入郡城之列。

    一场旷世大战,让这座城池成为天下瞩目的焦点。

    占地面积不足四十平方公里的文山城,坐落于群山之中的一处小盆地。跟廉州盆地封闭的环境不同,此地四通八达。

    东西一条山道,南北一条山道,互相交错而过,中心点就是文山城。

    孟定郡境内的城池,大抵都是如此。说是盆地,务宁说是山道,准确地说应该是一道道山沟交错的一个个节点。

    山沟两侧,皆是巍巍群山。

    每一座城池,都是一个战略堡垒。

    清晨,群山之中大雾弥漫,在山风吹皱下,上下翻腾,变幻,犹如千军万马在空中扫荡而过,煞是壮观、瑰丽。

    雾色弥漫的文山城,往日冷清的城池却是早已苏醒过来。

    城主府,临时指挥部。

    被任命为全军统帅的神将吴起,一身戎装,端坐大厅正上方,神情肃穆。帝尘等领主坐在大厅左侧,既紧张又兴奋。

    大厅右侧则是坐着一众将领,以田单、廉颇以及张须陀三员大将为首。

    吉时已到,吴起开始点将。

    “张须陀!”

    “末将在!”

    作为联军统帅,张须陀迈步出列。

    “着你率十万联军,以为先锋,拔得头筹!”

    “诺!”

    张须陀双手抱拳,神情并不如何兴奋,反倒有些凝重。

    在座的【云南城邦】领主们,同样脸色难看至极。【炎黄盟】果然无愧于“恶狼”之名,每次大战都是让联军冲到最前面。

    此番大战,依然如此。

    只是事已至此,他们也无从挣扎,只能乖乖认命。

    “张郃!”

    “末将在!”

    张郃系联军副帅,在此前的永仁城大战,却没怎么露面。作为三国时期曹操麾下的一员猛将,张郃还是不容小觑的。

    城邦联军有二张,威震四方,说的便是张须陀跟张郃两人。

    “着你率剩下的一万联军,悄悄穿过山林,穿插到敌军后方,断其粮道。”

    “诺!”

    张郃领命。

    这一道命令,诸位领主均无异议。

    【云南城邦】联军虽不算是天下精锐,有一点长处还是值得夸赞的。因为领地多山民,联军将士大都擅长山地作战。

    此等穿山越岭之事,还非联军来做不可。

    “田单!”

    布置下十一万联军,吴起开始点盟军的将。

    “末将在!”

    田单出列,神情平静。

    “着你率十万盟军,以为后军,为张须陀部压阵。”

    “诺!”田单领命。

    在场诸位领主的神情,又是一变。

    “什么后军,这根本就是监军啊。”城邦领主们的脸色是越发难看了。

    即便是文山城这样的节点之地,城外山道宽度也不过两千米,容不下浩浩大军。以吴起之布阵,十万联军先锋不被拼干,怕是轮不上盟军上阵了。

    如此用心,着实险恶。

    吴起却是神情不变,继续点将:“廉颇!”

    “末将在!”

    “着你率七万盟军,镇守文山城外南面山道,防备敌军的冯异军团北上。”

    元阳城坐落在文山城以南百余里处。

    因此,驻扎在元阳城外五十里的冯异军团,实则就是位于两城之间。吴起自不希望,关键时刻被冯异军团插上,因而需要安排镇守部队。

    “诺!”廉颇接令。

    有七万盟军在手,廉颇自信冯异军团掀不起什么浪花来。

    至此,二十八万大将悉数安置妥当。为了尽全力拿下龙骧军,吴起没在文山城内驻守一兵一卒。留守文山城的,除了城内原本的一个城卫师团,就是诸位领主带来的亲卫部队了,总兵力不过两万之数。

    对付杀神白起,吴起绝不敢掉以轻心。

    吴起站起,“刷”的一下,诸位大将跟着起身。就连帝尘等领主见了,也不觉一一站起,神情肃穆。

    “军令即出,各部不得懈怠,即刻出发,本帅预祝各部得胜归来!”

    “诺!”

    指挥部内,将声如惊雷。

    就这样,在诸位大将统领下,连夜传送过来的近三十万大军,天还没亮就用过早餐,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浩浩然踏出城门,剑指龙骧军。

    遮天蔽日的大军,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为山林带来杀伐。

    ************

    文山城以东十里的山道上,立着一座超大营寨,正是龙骧军驻地。

    细看营寨布置,竟是跟此前樊梨花在岭南行省白石城外的营寨如出一辙,整座营寨就是一座死亡堡垒,想要拿下,怕是千难万难。

    白起站在营寨一处高楼上,举目远眺。

    “敌军出城了!”

    作为一代杀神,白起对杀伐之气最为敏感,遥遥就感知到前方城池传来的滔天杀气。即便不见一兵一卒,白起心中已有判断。

    此番大战,虽说山海城已经设下天罗地网,各部也已就位。但是他们面对的毕竟是三十万精锐大军,一群拥有毁天灭地之能的恶狼。

    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凶兽反噬。

    如此,白起又怎能不慎重。

    站在白起身边的则是一老一少,听了这话,神情一肃。

    老者正是谋士贾诩,自云南之战开始,贾诩就被欧阳朔派到白起身边充当军师。“黑棋”计划的制定,有一半是贾诩的功劳。

    青年则是龙骧军第四军团的军团长罗士信,望着白起,眼中难掩崇敬之意。跟在白起身边久了,但凡是热血之士,无不为白起之手段跟风采折服。

    尤其是罗士信这样的小将,更是如此。

    当然,经历了几年磨砺,初到山海城的青年小将已经褪去最后一丝青涩,变得沉稳、干练,脸上隐隐有了一丝大将风采。

    奇怪的是,罗士信今早的神情却是有异,像是有什么心思。望向对面的目光,更是复杂无比。

    一侧的贾诩见了,一下猜中罗士信心思,笑着问道:“士信,对面的联军统帅张须陀可是跟你有旧。怎么样,待会儿下得了手吗?”

    罗士信听了,神情一滞。

    就连一直在眺望远方的白起,此时也收回视线,看了罗士信一眼。

    张须陀跟罗士信之间何止是有旧,根本就称得上是“师徒”。历史上,罗士信的从军之路,就是从张须陀部开始的。一路征战,都离不开张须陀的指点跟栽培,说张须陀是罗士信的恩师,一点都不为过。

    古人将师生情谊看的比天大,甚至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说法。要罗士信跟张须陀这位恩帅在沙场对阵,确实有些难为他了,也有些残酷。

    良久,罗士信方才说道:“各为其主,又能如何?!”

    贾诩一笑,道:“士信你也不必沮丧。听说张须陀是个固执之人,等到敌军战败,还得你亲自去劝解一番,让他归降山海城。如此,你们师徒二人又能一同征战沙场,岂不成为一桩美谈?!”

    “至于眼下的战局,正如你所说,各为其主,无法掺杂私情。为将者,忠于一主,竭力一战。我想你的恩师张须陀不仅不会怪你,反倒会十分欣慰。”

    罗士信听了,神情稍缓,对着贾诩微一鞠躬,道:“多谢军师开解。”回想起恩帅的言行,罗士信觉得,军师确实说的在理。

    一想到将来可以跟恩帅一同征战沙场,罗士信倒是有点激动。

    “这么看,眼下的这一战倒是要好好表现一番了。”罗士信抬头,望向远方,在心中说道:“恩帅,士信此战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罗士信要向张须陀证明:他已经成长为一员大将了。

    贾诩见了,微微一笑。

    在古代,做“细想政治工作”,可也是军师的职责所在。

    白起见了,罕见地给了贾诩一个赞许的眼神。

    就在此时,远处山道上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稍倾,就见一队接一队的黑甲战士出现在营寨前方,旌旗飘飘,刀枪林立。先是弓箭手,弩手,再是刀盾兵以及长枪兵,两翼则是骑兵护卫。

    夹杂在大军中的还有一架架攻城梯,以及一架架投石机。一座座巨型移动箭塔被上百士卒推着,缓慢前行。

    军阵严密,行止有度,除了踏步声跟马蹄声,再听不到一丝杂音。巨大的声响,在狭窄的山谷回荡,激起阵阵回音,更是让人热血澎湃。

    等到军阵走了约莫百十列,军阵中间出现联军主将张须陀的身影,骑着一匹高头骏马,一身精钢铠甲,四周有猛士护卫,煞是惹眼。

    城头白起见了,眼中精光一闪。

    毫无疑问,眼前的敌军是一支真正的精锐之师。龙骧军想要挡下这第一波进攻,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的了。

    “喝!”

    等到大军行进到营帐八百米处,传来停止前进的军令。

    “刷”的一下,一列列大军停下步伐,在带队长官的指挥下,开始抓紧时间整顿队形,为接下来的战斗做最后的准备。

    但凡大战,阵型绝不能乱,一乱就会给敌军以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