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该收网了
    时间退回到一个小时之前。

    几乎就在文山城外掀起大战的同时,史万岁统领的中路军也跟着动了。

    纵观整场云南之战,属中路军最为低调,自交战开始就一直驻扎在腾越郡东部边境。整体推进缓慢,以防守、监视为主,破城次之。

    随着文山城大战爆发,也该到中路军展露锋芒的时候了。

    是日,中路军两大野战军团一改往日谨慎的作风,开始在腾越郡内横冲直撞,兵锋直指位于腾越郡中部的腾冲城。

    腾越郡各城池对此早有防范,接到了来自统帅部“据城死守,拖延战局”的死命令,其目的只是配合联军跟盟军在文山城外的围剿之战。

    问题是,攻打腾越郡的可不止中路军一路大军。

    …………

    腾越郡,西南深山。

    同样是一月六日清晨,一样的大山,峡谷,迷雾,以及清冷的晨光。

    跟廉州盆地附近的十万大山类似,西南深山之中世代居住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山蛮部落,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各个山头、峡谷。

    山蛮以打猎为生,偶尔下山跟山脚下的村落、乡镇交易,用野味、药材等山中特产,换取一些生活必需品。

    除此之外,再无交集。

    深山附近的玩家领主们,不是没想过要招安这些山蛮部落。毕竟早在盖亚一年,山海城的山蛮重装步兵就已独步天下,为领主们所羡慕。

    奈何蚩尤的现身,让领主们的想法落空。

    在蚩尤降临荒野的那一段时期,各地山蛮不是毅然决然地踏上漫漫征途,前往蚩尤城追随蛮王,就是伺机待发,正在筹备征途的路上。

    如此一来,领主们的招降自然是一一落空。偶尔有领主侥幸以重利引诱的,也不过是招安一两个小部落罢了,不足以组建起成建制的大军。

    等到欧阳朔亲率大军击溃蚩尤大军,更是斩下蚩尤头颅,开启魔神血脉,登临【蛮王】之位,情况又是一变。

    深谙山蛮重要性的欧阳朔,自不会忽视各地山蛮部落。安抚了蚩尤城的山蛮,欧阳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出山蛮代表,奔赴各地山蛮部落。

    一是昭告诸部落,新的【蛮王】已经诞生,让他们效忠新王。二则便是保持跟这些部落的联络,为将来山海城占领该区域做准备。

    云南大战开启之前,欧阳朔途径蚩尤城时,更是专门找到来自云南行省的山蛮长老木遥,让木遥再次前往云南深山,联络各山蛮部落。

    事实证明,效果非常不错。

    经山蛮联络官那么一宣传,再加上梧州郡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各地山蛮部落对山海城,对欧阳朔这位【蛮王】,有了初步的认可。

    白起统领的左路军在攻打孟定郡时,就已经悄悄安排负责运输粮草物资的队伍,将一批批粮食以及武器装备,运到深山之中,免费发放给诸部落。

    随物资一同派去的,还有多达一个旅的军官教导大队。

    有粮,有装备,有军官,再加上【蛮王】的号召,以及战争胜利之后的丰厚许诺,没有哪个部落不动心。

    就这样,在白起率部攻打孟定郡时,在【云南城邦】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原本分散在深山各处的山蛮战士,慢慢聚拢起来。

    就在日前,一队队装备了最新武器装备的山蛮战士,从一个个山寨聚拢起来。战士们就像一条条小溪流,一一汇聚,最终成了一条大河。

    这些战士不仅装备了最锋利的武器,最坚韧的铠甲,更重要的是他们经过初步的军事训练,不再是以前部落中野路子的狩猎队。

    两者之间,已是天壤之别。

    上午十时许,共计五万名山蛮战士集结完毕,在山海城特遣教导大队的统领下,配合中路军,突然对腾越郡发起攻击。

    如此东西两面夹击,让腾越郡一下陷入战火之中。

    这才有了前文秦枫等人的惊慌失措,以及吴起的增兵之举。只是一点,秦枫等人怕是到现在还不清楚,攻打腾越郡的山蛮是一支怎样的部队。

    在秦枫想来,怕是以为只是遇到一群穿着简易皮甲的狩猎队呢。

    但凡大战,一个小细节的疏忽,很可能就葬送了一场大战。整场云南之战,本就是环环相扣,处处机锋。

    就在【云南城邦】做出不回师救援腾越郡时,城邦跟【炎黄盟】丧失了最后一次战机,注定了要黯淡收场的败局。

    ************

    文山城,龙骧军营寨。

    距离吴起增兵,发起强攻,又过了一个半小时。事实证明,进攻方只要肯狠下心来,不计牺牲,攻城还是会有效果的。

    在吴起亲自督阵下,攻城进展确实顺利起来,仅仅一个半小时就拿下了营寨中圈,只剩下一座内寨孤零零地立在此。

    胜利在望。

    文山城楼上,得到前线战报的帝尘等人,无不振奋。

    “早知道有这么好的效果,就该早点下令了。”帝尘一边跟其他领主轻松交谈,一边心中暗暗想到,心中不无遗憾。

    春申君更是笑着说道:“龙骧军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就是,荒野将白起传的神乎其神,还不是被我们打得节节败退。”附和春申君的是【云南城邦】的一位领主,算是春申君的“心腹”。

    见有人凑趣,春申君更来劲了,言语中不无对山海城的贬斥之语。

    如此,附和之人更甚,大抵都是城邦领主,其中又以领地沦陷之领主为最。这群人是最可怜的,领地没了,犹如无根浮萍,只能看大佬脸色行事。

    春申君这位【炎黄盟】巨头,无疑就是一位大佬。见有巴结春申君的机会,又不要什么成本,这些领主又怎会不愿?!

    他们说起奉承话来,是一套一套的,根本不带重样。如果让他们原先领地的臣属见了自家主公现在的谄媚样子,怕是会惊爆一地眼球的。

    越说,越是离谱。

    真要按他们说的,白起统领的龙骧军根本就是纸糊的,就连山海城都是纸老虎,迟早要被【炎黄盟】拿下。

    越说,越不像话。

    战狼见了,眉头皱起,军人出身的战狼是最见不得这个的。

    “战争还没胜利了,就已经得意忘形了吗?”

    别看春申君说的轻松,为了攻破龙骧军营寨的前两道防线,联军跟盟军共计付出了五万余人的伤亡代价,这可是血淋淋的。

    说龙骧军没什么了不起,亏春申君能想的出来。

    只是现在大军气势正旺,战狼才忍住,没说出什么泼冷水的话来。一侧的雄霸见了,给了战狼一个理解的眼神。

    对春申君的“拙劣表演”,雄霸心中也是冷笑不止。

    春申君自然不是那般肤浅之人,真会信了这些领主的鬼话,甚至他自己方才说的也不过是一句俏皮话,用来活跃气氛罢了。

    春申君此举真正的目的,实则是在借机试探【云南城邦】诸位领主的“忠心”,为将来【炎黄盟】瓜分【云南城邦】时,埋下伏笔。

    “还真是急不可耐啊。”雄霸摇头。

    大抵春申君以为,【山海盟】此番的“后院行动”没对丹阳城出手,以此建了心理上的优势吧。

    虽说大家是盟友,谁知道春申君心中对【山海盟】的“后院行动”到底是怎么想的。担心是不可能的,不幸灾乐祸就好了。

    一想到正在被山海城大军围攻的夷洲岛,雄霸的心情一下就不好了。

    虽如此,因为作战顺利,现场气氛整体还是非常活跃的。

    在场诸位领主中,唯一沮丧的,怕是腾越郡正被山海城大军攻城的三两位领主了,一封封急报不断送来,让他们很是揪心。

    只是此时,已无人关心他们的死活。

    棋子嘛,该抛弃的时候,就不能有一丝犹豫。棋手下棋的时候,又何曾要考虑棋子的感受呢?

    只要能赢下整盘棋,弃子、兑子等战术,都是题中应有之意。

    就在帝尘等人满怀期待时,山海城布置的天罗地网,终于开始收网了。

    ************

    午时,骄阳腾空。

    文山城西面山道上,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霍去病统领禁卫军第一军团以及第二军团,夹杂着满腔复仇之意,浩浩荡荡朝文山城杀来。

    北面,恶来统领的城卫进团同样在缓缓朝文山城逼近。

    南面,一直按兵不动的冯异军团突然走出营寨,开始向文山城移动。

    三路大军自三个方向进发,再配合本就镇守在文山城以东的龙骧军,一下就将文山城围住。

    四面楚歌。

    城卫军团等三大野战军团出现在主战场附近的秘密,正是距离文山城不远的元阳城。元阳城领主假缅小六,正是山海城在【云南城邦】埋下的一颗最核心的棋子,也就是白起口中所说的“黑棋”。

    黑棋一出,天下皆惊。

    昨天深夜,就在联军跟盟军传送至文山城时,禁卫军跟城卫军就跟着传送至元阳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三大军团再用一上午的时间,抄小路对文山城形成合围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