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百九十三章 狗咬狗,一嘴毛
    “非得如此吗?我们还有二十几万大军,未必不能一战。”帝尘一下委实难以决断,这时撤军,真如丧家之犬。

    云南大战被天下关注,此时撤军的话,【炎黄盟】就要成为天下笑柄了。此前他们辛苦积攒下来的威望,将因这一战而一落千丈,统统归零。

    “怎么打?”雄霸摇了摇头,说道:“敌军四大野战军团朝文山城扑来,尤其是虎豹骑立马就要兵临城下。一旦虎豹骑攻入城中,破坏掉传送阵,我们就得像历史上的赵括一样,被白起死死围困住。等到那时,谁也跑不了。”

    “……”

    雄霸的话虽然吓人,其他人却无处辩驳。

    “那就撤吧!”

    春申君最先表态,他已经失去过赵括,可不愿再失去田单。

    就在帝尘等人也准备表态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阵阴冷的声音,阴森森地说道:“你们谁也走不了。”

    转头看去,说话的却是秦枫,这位脸面丢尽的城邦轮值主席。

    “你说什么?”帝尘一下没反应过来。

    秦枫脸上闪过一丝疯狂,狰狞说道,音量都提高了几截:“我说,你们谁也走不了。当初我们是签了协议的,【炎黄盟】必须协助城邦击退山海城大军。为此,城邦已经付出了惨重代价,再无退路。怎么?战事一不顺利,你们就想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个烂摊子?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

    呼应秦枫的,是突然涌上城楼的一队队甲士,将帝尘等【炎黄盟】成员团团围住。见此,帝尘等人的亲卫队“刷”的一下拔剑,跟甲士对峙。

    现场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文山城到底是城邦的主场,秦枫说话的分量还是挺重的。

    在座诸位城邦领主对秦枫的话也非常认同,认可了秦枫调动甲士的行为。如此一来,帝尘等人立即陷入险境。

    原本合作无间的两大势力在大战的关键时刻,突然翻脸,分道扬镳。

    帝尘等人脸色一变,并不如何惊慌。

    目前文山城内驻守部队大抵分为两部分,一块是个领主的亲卫部队,总数在七千人左右;另一块则是文山城城卫师团。

    七千亲卫中,帝尘等【炎黄盟】成员每人五百,共计三千五百人,刚好占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自然就是城邦诸领主的亲卫队。

    因此真正左右双方兵力对比的,还是驻扎在城卫的城卫师团。谁控制了城卫师团,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秦枫想都没想,自然就将城卫师团划入城邦阵营。

    正是如此,秦枫才信心十足。

    只能说,秦枫还太年轻,也太小瞧帝尘等人了。

    只见帝尘一笑,讥讽地对秦枫说道:“你真以为能拿下我们吗?”

    话音刚落,只见坐在城邦阵营的文山城领主浩呼御风突然起身,站到帝尘等人一处,用意不言而喻。

    “浩呼御风,你敢!!!”

    城邦领主们大惊,不敢相信浩呼御风突然变节。

    浩呼御风却是一笑,说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吗?城邦已经完了。难道说,我还要再呆在这条破船上,陪你们一起沉没吗?”

    “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帝尘接过话茬,笑着对对面的城邦领主们说道:“跟我们一起撤,尚能荣华一世。对抗下去,可就什么都没了。”

    时间紧急,帝尘也不愿再纠缠下去。

    诸位领主见了,神情苦涩,竟是什么也没说,带着各自的卫队离开城楼。看情况,他们是准备直接传送离开了,对此战再也不报任何信心。

    他们累了!

    也有领主安排亲卫去前线,企图召回领地大将。

    这些优秀将领,每一位都价值万金。就算他们没了领地,也能将这些将领转让给其他领主,赚上一大笔。

    至不济,也能放在身边当个保镖。

    随着第四次系统更新,以及资料片【武林风云】的发布,王城现在也不太平啊,想要滋润地活下去,不仅得有钱,还得有强力护卫才行。

    “咣当!”

    长剑落地。

    秦枫望着渐渐远去的盟友,神情煞白,犹如被抛弃的可怜虫。

    帝尘等人见了,再没了制裁秦枫的心思,摇了摇头,率部离开城楼。于此同时,一道道紧急命令被传递给前线。

    命令吴起跟田单两人,点齐十万盟军骨干将领,立即脱离战场。命令廉颇率部,立即回城,对抗即将抵达的虎豹骑。

    命令关闭西城门,城卫师团上城驻守,抵抗敌军虎豹骑。

    帝尘他们现在是在跟时间赛跑。

    ************

    随着一道道军令传下去,慌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城邦领主离开之前,意图召回各自大将。正在前线作战的联军将领,一下被整的不知所措。

    就连张须陀都得到消息,脸色难看至极。

    联军不可避免地出现骚乱,有人离开,也有人等在原地,听从张须陀这位联军统帅的意见。

    荒野将领不是木偶,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思想。

    看情况,城邦是彻底投降认输了。他们此时回到各自主公身边,又有什么好下场,不是被转卖,就是充当护卫。

    对这些统兵大将而言,无论哪一种,都是耻辱至极。

    军人,不该是此等归宿。

    张须陀望着聚在身边的诸位将领,心中一叹,沉声说道:“既是主公传召,我等为将者,又怎能违抗军令?!”

    就算是进入荒野,张须陀依然以“忠诚”为先。就算主公的命令如何不理智,张须陀还是不愿违抗。

    诸位大将听了,神情各异。

    就在此时,一位年轻将领发话了,慨然说道:“将军,主公此举,明显是对前线将士们的背叛。诸位大人召回我等将领,不是因为什么情义,仅仅是因为我们值钱,能给他们带来利益。我们离开了,麾下的将士们怎么办,任由敌军屠戮吗?!大人们可以不在乎士卒的死活,我等为将者,也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儿们白白牺牲吗?将军重小义,而轻大义,恕我不能赞同。”

    “说的不错。将军,与其如此,还不如率部投降山海城。山海城在荒野之中,是出了名的对军士厚待有加。主君山海公,更是获得全军将士生死拥护。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诸位大人抛弃我等,我们何不为麾下将士们谋一个更好的前程呢?那样的话,总好过白白牺牲。”有人附和。

    听了这话,诸位联军将领是神情异动。

    张须陀则是神色复杂,一边是需要效忠的主公,一边是万千将士的性命。当两者不可兼容时,张须陀这位沙场老将,竟一时不知该如何抉择。

    就在此时,前线突然一阵骚动。

    放眼望去,只见龙骧军营寨中突然冲出一队骑兵,举着山海城金色领主旗,表明只是使节团。

    文山城被山海城大军包围的消息,还只在一部分将士中流传开来。有些将士根本一无所知,还在攻打营寨呢。

    此队骑兵,当真大胆至极。

    稍微一个疏忽,就可能被联军拿下,死无葬身之地。

    好在张须陀等大将得到消息,立即传令前线,放骑兵小队过来。稍倾,骑兵队就赶到张须陀等将领跟前。

    “刷”的一下,在打首武将率领下,百位骑士齐刷刷下马。

    “来者何人?”有副将问话。

    只见打首武将摘下头盔,露出一张英俊脸庞,正是罗士信。

    张须陀见了,眼神一凝,神情感慨。第一眼,张须陀就看出,当初的那位青涩小将,已经彻底成长起来了。

    历史上罗士信被俘,感慨就义时,张须陀很是悲愤。

    没想到,两人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罗士信明显也有些激动,快步来到张须陀跟前,双手抱拳:“士信见过大帅。”却是用的是历史上的称呼。

    当然,此时两人各为其主,罗士信不好单膝跪地行礼。

    张须陀却是神情冷酷,板着脸说道:“你来,是来招降的吗?”他现在还是联军统帅,自然该有应该有的态度。

    罗士信见了,丝毫不意外,恩帅被就是这样的人。只要涉及到公事,就没有一丝人情可讲,绝对的公事公办。

    “恩帅怕是对眼下的战局,还不如何清楚。”

    罗士信说着,将四路大军围困文山城的情况,一一告知。

    诸位联军将领听了,脸色越发难看。

    就连发生在城楼上的那一幕幕好戏,都被罗士信获知,一一揭露出来。就连张须陀听了,都神情羞愧。

    这叫什么事啊。

    罗士信自不是来让诸位联军将领难堪的,抱拳说道:“恩帅,诸位将军,我家君上以及白起将军,让某给诸位传一句话,山海城的大门已经为诸位敞开。只要联军愿降,此前的血债,可以一笔勾销。进了山海城,就都是兄弟。”

    联军将领听了,神情动容,更坚定了投降的决心。

    罗士信重点看向张须陀,说道:“恩帅,你的意思呢?士信可是非常期待,能跟恩帅再次驰骋沙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兵刃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