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一十四章 一枚白色令牌
    元宵佳节是团圆喜庆的日子,也是各色阴谋家最后的准备时间。

    就在这个夜晚,一枚小小的白色令牌,彻底搅动了九座王城的行会圈,在暗地里掀起一场滔天巨浪,企图将【山海盟-行会联盟】肢解。

    真正目的却是要借此机会,清除山海城的外围屏障。

    不用说,这阴谋家便是【白银之手】了。在中国区,除了最开始的【邯郸六霸】的六位成员,【白银之手】还有很多隐秘成员。

    这些成员基本上都是隐秘家族,轻易不出世。

    像此前曾经闹过一番的【星盟】首领星哲之尘,以及他背后的隐世家族,就是【白银之手】的一员。

    只是在欧阳朔的干预下,星哲之尘出世并不顺利,闹的灰头土脸。

    全球范围内,属中国区底蕴最为深厚,在全球而言历史也最为悠久,因此中国区这样的隐秘成员却是所在多有。

    具体人数,除了【白银之手】的创立者,谁也不清楚。

    在【白银之手】将欧阳朔列为“极度危险”的异数,启动第15号条款之后,率先行动起来的不是国外成员,而是中国区的这些隐秘成员。

    到了今天,他们已是到了第一阶段收网之时。

    整个中国区的行会格局都将在今晚之后,为之一变。

    …………

    泉州,【流光阁】总部。

    会长密室中,两人相对而坐。一位正是【流光阁】的阁主君已老,对面一位却是一位中年人,面相古朴,细看,其容貌竟跟君已老有几分神似。

    “小君,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快十年,你还无法释怀吗?”中年人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用略带慈祥的目光,注视着君已老。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恶心!”

    君已老的心明显乱了,显然眼前的中年人跟他关系非比寻常。

    “你是我的儿子。”

    君已老脸色嘲讽,说道:“私生子,还是杂种?在你们冷漠地将我逐出家族时,我就再跟你们没有一点关系了。你们这群家伙不是自命清高,坚守什么狗屁祖宗规矩,不履尘世吗?怎么,现在耐不住寂寞,又想跳出来了?”

    “地球都没了,我们还坚守什么。”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对隐秘家族而言,要他们离开地球,离开中国,离开他们祖祖辈辈扎下的根,无疑是个非常痛苦的选择,差点摧毁他们一生的信仰。

    一些老家伙就算是死,也不愿移民。

    “如果去了希望星球,等我死了,该何处安葬?”这是他们的执念。

    眼前的中年人从小受到这种价值观的熏陶,自然也是饱受割裂之苦。

    君已老沉默。

    “小君,时代不同了。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那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时代。我们这些老家伙终究落伍了,要被慢慢淘汰的。”

    中年人言辞恳切,继续说道:“家族已经决定出山,将你定为家族继承人,辅助你领导【流光阁】在泉州立下霸业,拿下卫星城。”

    “我不需要,我自己能搞定。”

    听了这话,君已老心中有一丝微弱的波动,言辞却毫不退让。

    中年人摇头,道:“你不能。”

    “你别吓我。”

    中年人说道:“家族的能量,想必你也知晓一二的。泉州本就是我们家族的根基之地,前后经营了数百年。就算是到了游戏中,泉州三成以上的行会首脑,也依然受家族间接控制。小君,你真的觉得跟家族对立,能够成功吗?”

    君已老眼神一凝。

    “为什么?”

    君已老自然知晓家族的力量,可这力量不是不会轻易动用的吗?!

    “因为这个。”

    中年人自怀中取出一枚小小的白色令牌,令牌很普通,纯银铸造,不算贵重,表面也没什么花纹雕塑,只是样子有些奇特,令牌尖端像个小手掌。

    君已老见了,震惊不已,骇然说道:“【白银之手】的白银密令!你们要对付谁?”缓了下神,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难道是山海城?”

    “不错。”

    “卑鄙!你们居然对自己人下手。”君已老愤而起身。

    中年人道:“自己人?联邦成立之后,还有自己人跟敌人之分吗?”

    “如果没有区别,那你们还坚守什么?世界大一统吗?”君已老脸上说不出的嘲讽,“说到底,还不是山海城挡了你们的路,说的那么漂亮。”

    “也许你是对的吧。”

    中年人没有再辩解,儿子已经长大,更是一方巨擘,本也糊弄不了。但凡身居高位者,又怎会相信“理想”之类的鬼话。

    “哼!”

    君已老也不知该说什么,悻悻然重新坐下。

    密室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还是中年人说话,他不再准备绕弯子,将白色令牌直接递到君已老跟前,说道:“这令牌,你接是不接?”

    “接又如何?不接,又如何?”

    中年人说道:“接了,你就是家族的继承人,也是泉州的霸主。不接的话,就是家族的敌人,最后是个什么结局,我想你心里有数。”

    “……”

    君已老久久沉默。

    【流光阁】是他的心血,也是他离开家族之后,最后一丝骄傲。如果不接白银密令,等若就要与【白银之手】为敌。

    一想到那个庞然大物,君已老即便再倔强,也不觉心中阵阵发寒。

    可要他就这样屈服于家族的淫威,君已老又不甘心。

    只要一想起十年前的那个雨夜,十四岁的他在族人冷漠的注视下,离开深山古宅,君已老心中就不可抑制地升起一团怒火。

    这火焰燃烧了十年,依然没有熄灭。

    没想到,十年过去,那个家族会因为一枚白色令牌,让他重归家族。

    世道真是讽刺啊!

    君已老的指甲,不自觉地刺入肉中,隐隐作痛。

    中年人见此,到底不愿跟儿子反目,劝解说道:“岂曰无衣跟你不过是合作关系,你犯得着为他做出牺牲吗?异数,终究只是异数。”

    君已老突然抬头,定定地看了中年人一眼,声音沙哑地说道:“我接。”说着,伸手接过那枚小小的令牌,却是重若千斤。

    “这才是我的儿子。”中年人欣慰一笑。

    君已老的心,却在滴血。

    …………

    成都,【老君观】总部。

    诸行会总部中,属【老君观】最为特别,整个总部就是一处诺大的道场,道观林立,跟成都的整体建筑风格相映成趣。

    蜀地多人杰,更有蜀山剑仙的传说,因而修道之风甚浓。

    【老君观】坐落于成都,实非偶然。

    是夜,灯火璀璨。

    一位老道手持拂尘,来到【老君观】前。

    “来者何人?”

    【老君观】以道士职业玩家为主,就算是个守门的也是道士打扮,说话颇为讲究,没有那般直白。

    老道一甩拂尘,打了一个稽首,道:“烦请通报贵观主,就说故人玄机子来访。”

    守卫见这老道很有几分仙风道骨,不敢怠慢,立即进门通报。

    不多时,就从门内冲出一位中年汉子,穿一身青色道袍,脸色红润,一看就是修为颇深的有道之士。

    细看,却见此人脸上难掩激动之色,更是挂满期待,因而一路走的很急。

    正是【老君观】的观主青牛道长。

    却说青牛道长也是一位颇负传奇色彩的人物,现实中是个富三代,身家颇丰。传闻他一次进山游玩,得遇高人指点,来了个大彻大悟,一脚踏入道门。

    此后,青牛道长在深山修道五载,方才下山。下山之后,直接考了一个道士证,成了一位正儿八经的道士。

    更是自个儿掏钱,在成都郊外建了一座道观,广收门徒。

    虽说是有证的道士,青牛道长却一点都不古板,很是与时俱进。除了建道观,收门徒;青牛道长还是全球最知名的道家论坛《紫霄宫》的版主之一,没事就在论坛上发帖解惑,传播道家知识。

    因为道学渊博,兼且语言幽默风趣,很是有一大批忠实的粉丝。

    青牛道长的名号,就是那个时候闯出来的。

    连带着,就连他建的道观都越来越有名,香火鼎盛,时不时就有《紫霄宫》网友慕名前来,展颜青牛道长的真容。

    有些资深网友还能跟青牛道长坐而论道,好不惬意。

    游戏中的【老君观】,便是以现实中的道观为基础建起来的,核心成员俱是青牛道长招的入室弟子,骨干成员也以《紫霄宫》网友为主。

    因而【老君观】也算是十大行会中,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个行会了。

    青牛道长冲出大门,见到门外等候的老道,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颤抖着说道:“恩师,真的是你!”

    说着,眼角竟是闪过一丝泪花。

    青牛道长说曾在深山得高人指点,绝非杜撰。

    若非有此等奇遇,也不会有青牛道长后来一系列的成就。此后数年,青牛道长曾经十几次进山,希望再次见到恩师,却是访而不得,一直引以为憾。

    等到星际移民,青牛道长更是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恩师了。哪曾想,恩师竟在此生主动登门拜访,如何不让青牛道长激动。

    “痴儿!”

    老道温和一笑,神情也是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