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一十七章 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
    咸阳,【血煞佣兵团】总部。

    血色浪漫望着眼前的神秘人,面无表情,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跟你们合作,就能顺利拿下咸阳王城的卫星城?”

    “百分百。”神秘人语气笃定。

    血色浪漫却是嗤然一笑。

    “你笑什么?”

    血色浪漫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对方,说道:“拿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来跟我做交易。我说,你们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你!”神秘人出身高贵,哪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当场就要翻脸。只是一想到组织下达的任务,总算是压制住心中的怒气。

    神秘人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血色浪漫摇头,道:“不管有没有你们的帮助,卫星城都已是【血煞佣兵团】的囊中之物。明白了吗?”

    “狂妄!”神秘人终于动怒,“这么说,是没得谈了?”

    血色浪漫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道:“好走,不送。”

    神秘人看了血色浪漫一眼,寒声说道:“不要以为你真是咸阳城的霸主,组织的力量是你无法揣测的。等着瞧吧!”

    搞砸了任务,神秘人心情有些糟糕。

    血色浪漫神情不变,再次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哼,不知天高地厚!”

    神秘人撂下一句狠话,消失在夜色中。

    待神秘人远去,血色浪漫的神情又是一变,似激动,似兴奋,又掺杂着一丝仇恨。如此复杂的神情,实在是罕见。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们是谁吗?白银之手!”血色浪漫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寒气四溢,他竟是知道【白银之手】的存在。

    荒野的这一幕大戏,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

    南疆,山海城。

    深夜来临,喧嚣的不夜城,终于回归宁静。

    热闹的人群挡不住重重睡意与疲惫,渐渐散去。独留下一盏盏花灯,在苍茫的夜色中,顽强地绽放着微弱的火光。

    广场上留下的各色垃圾杂物,见证着昨夜的狂欢。

    陪宋佳观赏完花灯,欧阳朔没有休息,而是踱步来到书房。诺大的书房静悄悄的,夜色笼罩下甚至有些阴森,也见不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欧阳朔却是不以为意,只有在此,他才能真正静下心来,独自一人品味寂寞,为领地谋划未来。

    领地的很多规划就是在一个个这样的夜晚,被欧阳朔想出来的。在这里,这这样寂静的夜色中,欧阳朔的头脑格外清醒。

    晚上观灯时,欧阳朔心中就隐隐有股不安。修为到了他如今这个境界,心湖的任何一丝异常与波动,都代表着某种不同寻常。

    正是如此,欧阳朔才会来到书房,他想找出不安的源头。

    刚一坐下,欧阳朔就看到案几上赫然放着两封密信,显是夜里刚刚送来的。今天是元宵佳节,这么晚还收到信,本就有些不同寻常。

    欧阳朔强忍着心中的不安,拿起两封信扫了一眼,见一封是剑气雷音写的,一封则来自白桦。

    “剑气雷音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给我写信?”

    欧阳朔不觉皱眉,事情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他跟剑气雷音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多,倒是林靖、宋佳以及情丝扣等女性,跟剑气雷音关系密切。

    最近的一次,还是商议武器装备订单一事。

    “难道是出了什么变故,要紧急调配一批武器装备吗?”欧阳朔只能做出揣测,不敢怠慢,当即拆开信件,却见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欧阳朔不觉念出声:“对不起,请小心。”他有些搞不懂,“什么意思?”临了,又注意到信件末尾附上的几位行会首领的名字。

    “这不是洛阳的几大行会首脑吗?”欧阳朔越发不解。

    既然想不通,欧阳朔决定先不管,跟着拆开白桦的来信。他有种预感,或许会从这一封信中,找到答案。

    果然,白桦信中说的,正是明月照大江被大理刑部突然锁拿一事。字里行间,流露着白桦的焦急与不安。

    看罢信件,欧阳朔皱眉不已。

    他有一种预感,【白银之手】已经在开始行动了。

    剑气雷音在信中让他小心的,很可能就是【白银之手】。也就是说,【听雨楼】怕是已经被【白银之手】拿下了。

    “还真是一个糟糕的消息。”

    欧阳朔喃喃自语,“想先从外围下手吗?”心情却是越发的沉重,这次的对手显然比【炎黄盟】难缠多了,也更加冷静、狡猾。

    他们没有一上来就直接对付山海城,而是想温水煮青蛙,一层层地打掉山海城的外围势力,临了再给予山海城致命一击。

    “这是一位相当有耐心的对手。”欧阳朔下了结论。

    想到这,欧阳朔先给白桦回了一封信,好让白桦安心。在信中,欧阳朔将【白银之手】大致跟白桦讲了一下,让白桦稍安勿躁。

    欧阳朔就担心,白桦会做出什么冲动之事来。

    寄出信件,欧阳朔的心情依然不轻松。卫星城开启的前一夜,【清风阁】跟【听雨楼】接连出事,那么其他跟山海城有关联的行会呢?

    像【血煞佣兵团】、【老君观】以及【流光阁】这样的十大行会,乃至【影子楼】、【一梦楼】等次一级的行会,他们会不会遇到同样的麻烦?

    或者说,他们已经遇到麻烦了,只是没像剑气雷音一样告诉他?!

    欧阳朔无从得知,脑中一团乱麻。

    他需要理一理。

    寂静的书房内,欧阳朔独自一人靠在躺椅上,闭目沉思,手指有节奏地在案几上敲打着。他想抽丝剥茧,撕开眼前的迷雾,却不知从何下手。

    以【白银之手】的作风,既然出手了,就绝不会是小打小闹。诸行会中,【白银之手】最不可能攻陷的,怕是只有【殇雪玫瑰佣兵团】了。

    两者的关系,【白银之手】怕是心知肚明。

    欧阳朔立即意识到:“【殇雪玫瑰】会有危险!”他想提笔,给小姨林靖连夜去信,提醒她多做提防。

    刚写了一行字,又搁下笔。

    “不行,已经来不及了。”欧阳朔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原来不知不觉中,已是到了下半夜。再有三四个小时,就该天亮了。

    想到这,欧阳朔再不迟疑,他决定连夜跑一趟建业。

    “来人!”

    “君上。”听到声音,一直守在门外的许褚走了进来。

    欧阳朔道:“集结队伍,准备随孤出去一趟。”

    许褚点头,问道:“要带神武卫吗?”

    欧阳朔想了一下,说道:“带上吧!”现在世道不稳,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还有,将夏侯惇叫来,孤要去一趟武备库。”

    “诺!”

    许褚转身下去安排了。

    欧阳朔却仍是感到一丝不安,第一次,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白银之手】给他带来的莫大压力。

    “他们还真是看的起我啊。”欧阳朔自言自语。

    …………

    稍倾,夏侯惇就匆匆赶来。看其神情,却是被亲卫从睡梦中叫醒的,就连衣衫的一角都还露在外面,没有整理妥当。

    “君上!”

    来之前,夏侯惇用冷水浇了把脸,这才清醒过来。君上深夜召唤,怕是有急事,夏侯惇自然不敢怠慢。

    欧阳朔说道:“辛苦夏大人了。”

    “微臣惭愧!”

    君上都还在书房理政,夏侯惇又怎敢说辛苦。

    时间紧急,欧阳朔没有客套,径直问道:“战备署武库中,目前有多少架三弓八牛床子弩,多少架神臂弩?”

    欧阳朔却是不放心【殇雪玫瑰】,想连夜再送去一批装备。对行会大战而言,尤其是要守住卫星城,再没有比床子弩跟神臂弩更强的武器了。

    就算是P1型火炮,论持久杀伤力,也比不上三弓八牛床子弩。再说火炮携带不便,却是不宜在这个时候送去。

    夏侯惇立即回答:“三弓八牛床子弩两百五十架,神臂弩一万五千架。”

    神臂弩是诸行会比较中意的远程武器,诸行会的订单中基本都有神臂弩一项。因此,武库中的存量却是不多了。

    好在欧阳朔运力有限,也带不走太多。

    欧阳朔点头说道:“好,带孤去一趟武库。孤要取走一百架三弓八牛床子弩以及五千架神臂弩,你登记一下。”

    即便欧阳朔贵为主君,也不能随意自武库取走装备的。凡事都得有规矩,倘若欧阳朔随意取用,就会被人钻空子,打着他的名号去贪墨武库。

    那样一来,规矩就乱了。

    “诺!”

    夏侯惇点头应下,在前头带路。

    这么一大批装备,即便欧阳朔的储物囊已经升到顶级,足足有着一万立方的空间,也是装不下的。

    更何况除了弩,还要携带配套的箭矢。

    神臂弩的箭矢可以让【殇雪玫瑰】自行准备,但是三弓八牛床子弩的“寒鸦箭”、“踏橛箭”以及“一枪三剑箭”,却是山海城独有的。

    欧阳朔只负责运送一百架三弓八牛床子弩以及配套的箭矢,已是将储物囊装的满满当当。

    剩下的神臂弩,则由三千神武卫负责携带。

    整装完毕,欧阳朔没有停留,带着侍卫队跟神武卫,通过王城内部的传送阵,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