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六十章 先断一臂
    拉巴特城,乌达亚城堡。

    战争不会因外界的纷扰出现什么波折,战争进程也不会因个人意志而停滞不前。就在地中海领主们议论纷纷时,拉巴特城已是战火连天。

    最先遭殃的是乌达亚城堡。

    面对一场早有预谋,精心设计的突袭,乌达亚城堡的回击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城堡的二十余门火炮只发射了两次,基本上就全部报销。

    如此,乌达亚城堡一下就丧失了反击之力。

    就在此时,一枚枚炮弹越过城墙,直接在城堡内部炸开。

    可恶的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重点瞄准的就是城堡内的禁卫军军营,让还没反应过来的禁卫军一下损失惨重。

    接下来就是一阵狂轰乱炸。

    狭窄的城堡在无法计数的炮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袭击下,再没有一处安生之地,陷入一片滔天火海之中,犹如无间地狱一般。

    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称的战争。

    地中海舰队以有心算无心,战争开始前,阿尔瓦罗针对黑蛇卫搞来的情报,连哪一艘战舰停在哪个坐标,哪一门火炮瞄准哪一个目标,都提前算好。

    城堡驻军被搞得狼狈不已,无奈之下只能放弃城堡,退守王城。再呆下去,他们只能跟着城堡一起殉葬了。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被视为王城拉巴特海上哨岗的钢铁城堡就此沦陷,化作一片火海,而终将被烧成废墟。

    战争无情,火海无情。

    狼狈逃出城堡的禁卫军已不足四万之数,一个个被熏成黑人,但是对这些禁卫军而言,灾难才刚刚开始。

    乌达亚城堡修筑在海角,跟陆地只有一条狭窄的道路相连。

    城堡禁卫军要撤离,也就只有这么一条路可选,停靠在港口跟海面的地中海舰队,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绝佳的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禁卫军刚一走出城堡大门,战舰上的火炮就跟着转移攻击目标。

    “轰!轰!轰!”

    几乎就在就在禁卫军冲出城堡的同时,一枚枚炮弹就在军阵中炸响,搞得是人仰马翻。不幸被炮弹命中者,轻者受伤倒地,无人救治的话估计难逃一死;重者直接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花四溅,肉沫横飞。

    “Oh,shit!”

    这哪是什么撤退之路,根本就是一条通往地狱的绝路。

    “冲,能活下来几个算几个!”

    守军大将眼见没有退路,当此之时,唯有碰运气了。胆子大,往前冲,尚有一线生机;胆子小,止步不前的话,唯有死路一条。

    “冲啊!”

    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一群再没有退路的禁卫军,冒着炮火,踏上了一条注定要浸满鲜血的不归路。撤离途中,炮火轰鸣不止,血肉横飞。

    时不时就能见到有士卒被炮弹炸得腾空而起,血染长空。

    即便跳入海中,也难逃杀戮,地中海舰队可不止装备有火炮,还是有数万将士在战舰上严阵以待。伴随着炮火而来的,是连天箭雨。

    不到五公里长的海角长堤彻底被鲜血浸泡,尸横遍地,血肉模糊,犹如无间地狱一般,就连周围的海水都被染成鲜红色。

    最终真正能侥幸活下来的,十不存一。

    等到禁卫军脱离火炮射程,存活下来的禁卫军已不足五千之数,就这,还有很多身上挂彩带伤的,就连守军将领都不幸阵亡。

    交战双方还没正面交战呢,摩洛哥禁卫军就已经损失了五分之一,说出去怕是都没人相信。

    火炮之威,可见一斑。

    存活下来的禁卫军将士个个脸色煞白,有的回头望了一眼来路,眼见诸般横死的战友尸体,更是呕吐不止,连胆水都吐出来了。

    他们现在最后悔的,估计就是吃了早饭。

    就算是沙场老将,又何曾见过这般惨烈的战争场景,这根本不是同一量级的厮杀,而是一场无情的大屠杀。

    摩洛哥禁卫军一方没有任何反击之力,他们唯有被动承受,以血肉之躯,生生趟出一条血路,用近九成的阵亡,换来少量战友的幸存。

    就算如此,战士们依然庆幸不已。

    “至少,他们活下来了,不是吗?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稍稍休整,禁卫军再次动起来。

    “走,去西城门!”

    残存的禁卫军不敢往就近的北城门撤,因为整个北城墙此刻都在地中海舰队的火炮覆盖之下。他们决定绕道,走离海边最近的西城门。大夏王朝的野战军团此刻还没抵达战场,这些残部总算暂时逃过一劫,顺利撤入城中。

    得知乌达亚城堡沦陷,五万禁卫军几近覆没,穆罕默德六世脸色苍白,险些站立不稳,他似乎隐隐预感到,摩洛哥这一次怕是要在劫难逃。

    国战第一回合,摩洛哥完败!

    …………

    拿下乌达亚城堡,地中海舰队第二编队跟着开进布赖格赖格河。

    第一编队见此,暂时停止了对拉巴特北城墙的蹂躏,再次往上游而去。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北城墙已是被炸得千疮百孔。

    城墙上仅是大的坍塌孔洞就不下二十处,城门位置更是被直接夷为平地,数以万计的平民不幸被流弹命中,命陨当场。

    摆在大夏王朝面前的,已是一座不设防的城池。

    穆罕默德六世见此,除了留下五万禁卫军驻守王宫,五万禁卫军镇守其他三面城墙之外,足足调集了十万禁卫军在北城区设防。

    禁卫军将以城内房屋、街道为基础,临时构筑起一道防御工事来。

    否则的话,这仗根本没法打。

    至于其他三面城墙的防御,只能仰赖城内战斗职业玩家了。仅仅一个小时,就有五十余万玩家自卫星城传送至拉巴特。

    摩洛哥的行会达成空前一致,以五家最强行会首脑为核心,火速组建行会联盟,统一指挥调度城内所有的玩家,配合禁卫军在城中各处布防。

    对所有人而言,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当此之时,唯有死战儿。

    因此,接下来将是一场攻坚战,国战即将转入第二阶段。

    …………

    且说地中海第一编队往上游而去,不为别的,正是要对卫星城进行火炮攻击。不拔掉卫星城,野战军团也不敢放心大胆地对拉巴特城展开总攻。

    否则的话,倘若大夏王朝的远征军正对拉巴特发起猛攻,摩洛哥玩家突然传送回卫星城,对着远征军后方来上一击,真够远征军喝一壶的了。

    远征军自然不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攻打拉巴特城之前,必须先破坏掉卫星城的传送阵,以除后患。

    这一下,卫星城可就跟着遭殃了。

    卫星城内玩家本就密集,在突如其来的炮火袭击下,他们哪里还敢停留,一个个不要命地往传送阵挤,现场一度瘫痪,差点就要闹出踩踏事件。

    这种时候玩家只想着保命,却是没有排队的自觉。

    传送阵只有一座,现场是人挤人,人推人,人踩人。男子的怒吼声,女子的尖叫声,老人的抱怨声,小孩的哭泣声,各种声音连成一片,噪杂不堪。

    无助的孩童在拥挤的人群中瑟瑟发抖,除了孩子的母亲,却是无人理会。

    生死关头,谁也无法保持镇定,人性之丑陋往往就会在这种关头暴露无遗。此时需要的不是道德上的谴责,而是强力镇压。

    好在关键时刻,卫星城还有冷静之人。

    得到消息,卫星城镇守行会及时站了出来,立即组织一支精英团,赶到现场维持秩序,任何敢插队者,直接被丢到队伍最后面。

    倘若不服,分分钟就迎来血腥镇压,教你怎么做人。

    当场就有两名闹得最凶的玩家被精英团击杀,流血五步,尸横当场。这种时候不杀几只鸡,是镇不住猴群的。

    果然,在镇守行会的支持下,场面渐渐受控,没让事态进一步恶化。倘若摩洛哥玩家因为争夺传送阵而自相残杀,那在全球都再也抬不起头来。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是有上百名玩家被踩踏成重伤。

    清醒过来的摩洛哥玩家见此场景,一个个羞愧不已,自觉排队,青年人更是主动让老人跟小孩先行传送离开。

    医生职业的生活玩家则自发留下,主动救治受伤的同胞。

    人性的光辉,重新绽放。

    玩家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为何会一下变得如此疯狂,丧失人性。

    到底还是突如其来的战争,让大家伙的神经一下崩得太紧,稍微被外界一刺激,就变得不可控,此乃人之常情。

    要不然的话,玩家也不可能因为一轮火炮袭击,就变得如此惊慌失措。地中海舰队的炮火再厉害,对城内的杀伤到底还是非常有限的。

    虽是如此,卫星城玩家还是加快了撤退的步伐,再没有迟疑。

    以眼下的情形看,再留在卫星城已是没什么意义,反倒有可能被敌军各个攻破。与其如此,还不如集体退守王城。

    大夏王朝的谨慎跟狡猾,让摩洛哥玩家心有余悸。

    到了上午十时许,除了少量还留在地底世界深处,一时回不来的玩家,整座卫星城基本上就成了一座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