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六十六章 水底龙王炮
    还是深夜,卫星城。

    城主府中,欧阳朔笑着说道:“虎豹骑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明天主战场也该动真格了。文和,立即联系拉巴特城的细作,明天上午准时行动。”

    “诺!”

    贾诩转身离去,国战终于迎来最关键的一天。

    …………

    就在欧阳朔准备给拉巴特城送上致命一击时,位于卫星城下方的地底世界,此时同样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对话。

    此前摩洛哥玩家撤离卫星城时,一些还在地底世界深处的冒险玩家来不及撤离,滞留在地底世界。

    等到远征军入驻卫星城,他们就是想出来,也是不敢。

    而能够进入地底世界深处的,无一不是冒险玩家中的精英,此刻正在谈话的,就是【金色佣兵团】的一个精英小队,专门负责行会地底世界拓荒。

    摩洛哥领地大军覆没的消息,小队成员已经从论坛上了解到了。

    这一下,让他们气愤不已。

    “队长,我们是不是得做点什么?”说话的是一位作弓箭手打扮的青年,一看,眼里就透着一股机灵。

    队长则是一位战士,面向粗狂,说道:“迪达,你有什么想法?”

    迪达眼珠一转,阴冷地说道:“队长你可还记得,前天我们遇到的那群魔化鸭嘴兽?”

    “当然记得,那群怪兽实在吓人,如果不是我们跑的及时,差一点就交待在那了。”队长顺嘴回答,完了才反应过来,眼睛瞬间挣得老大,问道:“你不会是要打它们的主意吧,你疯了?”

    “有什么不可以?”迪达却是不以为意,“队长你想,如果能将那群怪兽引到地面,肯定够敌军喝一壶的,那可是上万头准灵兽啊。”

    “以我们几人的实力,怎么引?”

    队长虽然有些意动,却猜不透迪达的想法。

    迪达听了,嘿然一笑,说道:“队长你注意到没有,那天我们经过魔化鸭嘴兽群的时候,鸭嘴兽王正在产卵。如果我们把那蛋给偷了,扔到卫星城中,那群怪兽肯定会暴动的。”

    “而且,”说到这,迪达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说道:“那群怪兽的巢穴一看就藏着宝贝,等到将怪兽全部引走,那里的宝贝还不都是我们的了?!那样的话,既报了仇,又得了宝,一举两得。”

    队长闻言,跟着点头,继而皱眉说道:“你的想法是不错,可兽王下的蛋必定是放在巢穴深处,重重护卫。真要能偷到蛋,我们还费什么工夫。”

    迪达一笑,突然自储物囊中取出一物,笑着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隐身符?!”队长惊呼,“你竟有这么稀有的东西。”

    迪达笑着说道:“这是我偶然得到的。”

    队长大喜,用力拍了拍迪达的肩膀,笑道:“有了这宝贝倒是可行,真要将那群怪兽引到地面,你就立了大功。巢穴中的宝物,你可以优先挑三样。”

    迪达一笑,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宜早不宜迟。”

    “走!”

    精英小队收拾行囊,消失在地底洞穴之中。

    ************

    五月二十一日,晴。

    清晨,天刚蒙蒙亮,红日还没自大西洋深处彻底升起,几乎是踩着红日的余辉,西班牙无敌舰队顺利穿过直布罗陀海峡。

    在海面航行的舰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前方海域漂浮着一个个木箱。

    无敌舰队的统帅不是卡西利亚斯,而是他麾下大将,同时也是西班牙全盛时期最伟大的历史名将之一,帕尔马公爵亚历山大·法尔内塞。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是意大利帕尔马公爵奥塔维奥之子,母亲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的私生女尼德兰总督玛格丽特·德·帕尔玛,幼年即作为人质被送到其舅父,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宫廷中抚养,与卡洛斯一世的另一个私生子,比他还小两岁的唐·胡安一起长大。

    1571年,亚历山大·法尔内塞作为唐·胡安的副官,在勒班陀海战中大破奥斯曼帝国海军,翌年返回帕尔马领地。后赴尼德兰,镇压当地爆发的尼德兰革命,1578年参与让布卢战役,击溃荷兰叛军。

    同年十月,尼德兰总督唐·胡安因染病死于尼德兰让布卢郊外,亚历山大·法尔内塞接替唐·胡安,继任尼德兰总督一职。

    与前两任尼德兰总督阿尔瓦罗公爵一味镇压,唐·胡安力主招抚不同,亚历山大·法尔内塞一面镇压奥伦治亲王领导的乌德勒支同盟,一面同天主教占多数的南方和解。

    担任尼德兰总督的八年时间里,战功卓著,收复了叛乱的十七个省中的南方十省,其领地组成了今天的比利时,1586年继承帕尔马公爵爵位。

    阿尔瓦罗公爵投靠山海城,无疑让西班牙王室颇为愤慨。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亚历山大·法尔内塞主动投效卡西利亚斯,重建西班牙无敌舰队。

    因此无敌舰队跟地中海舰队的这一战,也可称得上是一场宿命之战。

    …………

    无敌舰队旗舰,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号。

    卡西利亚斯站在甲板前沿,望着平静无波的海面,对亚历山大·法尔内塞说道:“将军,地中海舰队会不会在附近设伏?”

    直布罗陀海峡两侧最是狭窄,一旦西班牙无敌舰队进入大西洋,大夏王朝的地中海舰队不说设伏,能不能找到无敌舰队的行踪都难说。

    因此,这是地中海舰队最佳的伏击地点。

    “有这种可能,咳咳~~”

    现身荒野的亚历山大·法尔内塞不过三十五岁,身体却不算好。历史上的亚历山大·法尔内塞就是因为一场大病,再加上战事不顺,君主多疑,导致一病不起,最终于1592年底死于阿斯拉。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转身说道:“来人!”

    “在!”

    “传令下去,各舰进入战争状态,时刻保持警惕。”

    “是!”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交手,卡西利亚斯隐隐有些兴奋。就在这时,海峡两面驶来同时一艘艘战舰,金色旗帜迎风飘扬。

    “是大夏王朝的地中海舰队!”卡西利亚斯一下就认了出来。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闻言,取出望远镜,仔细观察了起来,只见此番来袭的只有地中海舰队第三编队跟第四编队,合计百余艘主力战舰。

    “他们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亚历山大·法尔内塞皱眉,以两大编队的实力来对抗满编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实在够疯狂。

    “阿尔瓦罗将军,你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用兵谨慎,对这位前辈的战术却是看不透。

    “管他打什么主意,地中海舰队既然敢来,就让他们有去无回。”卡西利亚斯神情振奋,笑着说道:“地中海舰队的其他两个编队一定是还被拖在摩洛哥王城拉巴特,一时赶不回来。阿尔瓦罗又奉命拦截我们,这一次他怕是不上也得上了。”卡西利亚斯当即脑补了这么一个解释。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听了,不置可否,道:“但愿如此。”

    就在此时,变故发生了。

    突然,自海底传来一阵阵爆炸声,“轰!轰!轰!”

    奇怪的是,爆炸几乎全部来自战舰底部,而且以船首居多。更诡异的是,越靠近舰队前面,爆炸声就越密集。

    顷刻之间就有二十余艘战舰受创,动惮不得。让人心寒的是,爆炸依然还在继续,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

    “怎么回事?”

    卡西利亚斯脸色大变,爆炸声依然不绝,就连旗舰底下都有爆炸。

    “快去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卡西利亚斯几乎是在用吼的方式,吩咐下去,显示他的心已经乱了。

    惊慌的卡西利亚斯没注意到,亚历山大·法尔内塞的神情已是凝重到极点,口里喃喃自语:“水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水雷吗?”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的猜测很快得到证实,布置在周围海面的正是水雷,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水雷的鼻祖。

    “快,命令舰队停止前进!”亚历山大·法尔内塞下令。

    水雷是一种布设在水中的爆炸性武器,它可以由舰船的机械碰撞或由其他非接触式因素,如磁性、噪音、水压等的作用而起爆,用于毁伤敌方舰船或阻碍其活动。

    因为水雷具有价格低廉、威力巨大、布放简便、发现和扫除困难、作用灵活的特点,使得其成为非对称战争中经常使用的一种武器。

    一般来说,清除水雷的成本是铺设其的十倍到两百倍。

    提起水雷,人们的第一反应这应该是一种现代武器,实则不然,水雷实际上是最古老的水中兵器,它的故乡在古老的中国。

    水雷最早由中国人发明,公元1549年,明朝制造的“水底雷”可称为世界上第一枚水雷。该雷用木箱做雷壳,油灰粘缝,下面的绳索连接铁锚,控制深度,人工操纵击发,比西方制造和使用水雷早了两百多年。

    明朝再次改进后的水雷,称之为“水底龙王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