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公元1558年,明朝人唐顺之编纂的《武编》一书中,详细记载了一种“水底雷”的构造和布设方法,用于打击当时侵扰中国沿海的倭寇。

    这是最早的人工控制、机械击发的锚雷,它用木箱作雷壳,油灰粘缝、将黑火药装在里面,其击发装置用一根长绳索不结,由人拉火引爆。

    木箱下甩一塞瓦斯托波尔绳索坠有3个铁锚,控制雷体在水中的深度。

    公元1590年,中国又发明了最早的漂雷──以燃香为定时引信的“水底龙王炮”。九年之后,中国的王鸣鹤发明以绳索为碰线的“水底鸣雷”。

    公元1621年,又将“水底龙王炮”和“水底鸣雷”改进为为碰线引信的触发漂雷,并多次在海战中毁伤敌船。

    欧美直到十八世纪,才开始在实战中使用水雷。北美独立战争中,北美人为攻击停泊在费城特拉瓦河口的英国军舰,于1778年1月7日,把火药和机械击引信装在小啤酒桶里制成水雷,顺流漂下。

    当时虽然没有碰上军舰,但在被英军水兵捞起时突然爆炸,炸死伤了一些人,史称“小桶战争”。

    十九世纪中期,俄国人B·C·亚图比发明了电解液触发锚雷,在1854─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沙皇俄国曾将这种触发锚雷应用于港湾防御战中。

    此后各型水雷不断地被研制和改进,并广泛使用,在美国南北战争和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水雷战果颇佳。

    从此各国更加重视水雷战,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加紧研究和制造各种水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双方共布设各型水雷 31万枚,共击沉水面舰艇 148艘,击沉潜艇54艘,击沉商船586艘,总计122万吨。

    在现代海战中,水雷更是不可缺少的武器,一枚所费无几的老式水雷,就足以致一艘造价数千万乃至上亿美元的现代化军舰于死地。

    地中海舰队此番布置在直布罗陀海域的,正是欧阳朔带来的触发式“水底龙王炮”和“水底鸣雷”,足足有上千枚,将战备署的库存都搬空了。

    水雷制造技术跟明朝火器制造技术一脉相承,经七号研究所改进之后,爆炸威力更大,触发越灵敏,布置在海面上也更加隐秘。

    此等秘密武器山海城一直秘而不宣,一则研发出来之后,大夏王朝并未有什么大规模的海战;二则也是出于保密的需要,作为一种战略武器。

    等到挑动摩洛哥国战,鉴于地中海复杂的形势,欧阳朔这才决定让水底龙王炮”面世,在这次大海战中用了出来,果然一击而中。

    西方科技树虽然领先于东方,但是在水雷技术上却是落后一截。因此无论是卡西利亚斯,还是亚历山大·法尔内塞都没想到,会遭遇水雷袭击。

    这一大意,或者说傲慢,就酿下了苦果。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虽然紧急下令战舰停止前进,可急速航行的风帆战列舰又哪是说停就能停下来的。

    爆炸声依然不绝于耳。

    大量战舰遭遇水雷袭击,受创严重的已是在慢慢沉没。

    更糟糕的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地中海舰队的两个编队已是迅速靠了过来,摆成一字型,开始对西班牙无敌舰队开火。

    两个编队一南一北,火力全开,瞄准的都是敌舰的风帆、桅杆以及炮口等关键部位,已使敌舰丧失航行能力为第一目标。

    前文提过,单纯的风帆战列舰互相炮击,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决定性战果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击断桅杆。

    没了桅杆跟风帆趋势的战列舰,就像没了牙齿的老虎。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绝非等闲之辈,很快冷静下来,指挥舰队进行回击,狭路相逢勇者胜,无敌舰队到底占着数量上的优势,并非毫无反击之力。

    只是这般对轰下去,地中海舰队到底占有阵型优势,两面夹击,等若是二打一,西班牙无敌舰队就算不覆灭,也要被打成残废。

    变故出在卡西利亚斯身上,稍稍缓过神来的卡西利亚斯心有余悸,放眼望去,无敌舰队转眼之间已是沉没了近三十艘主力战舰。

    这个损失,让卡西利亚斯脸色煞白。

    无敌舰队可是整个西班牙的家当,绝不能一下败干净。

    “不行,不能这样拼下去。”

    卡西利亚斯立即反应过来,倘若无敌舰队真的在此役遭受重创,那么高卢舰队跟罗马舰队绝不会再给西班牙第二次进入地中海的机会。

    等到那时才叫真的绝望呢,到底颜面事小,利益事大。

    “撤,撤退!”

    卡西利亚斯找到亚历山大·法尔内塞,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你说什么?”亚历山大·法尔内塞有些无法相信。

    不想卡西利亚斯却是态度坚决,坚定说道:“将军,当此关头,保全舰队才是第一要务,地中海的微妙形势你不会不知道吧?”

    亚历山大·法尔内塞听了,神情默然,一点就透。虽然不甘心,亚历山大·法尔内塞不得不承认,卡西利亚斯说的有道理,咬牙说道:“那就撤吧!”

    “撤!”

    很快,全队撤退的命令就传达下去。

    遗憾的是,西班牙无敌舰队即便想要撤军,也不是所有的战舰都能撤走的。无论是被水雷击中的,或者是被地中海舰队击碎桅杆的,都走不了。

    这样的战舰,竟然占到整个舰队的三分之一。

    再者无敌舰队已经进入水雷区深处,此刻仓促停下,再要调转船头,很是艰难。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又碰到布设在海中的水雷,再次中招。

    当真是祸不单行。

    好在西班牙无敌舰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成熟舰队,上至统帅,下至将官,乃至水师、船员,都经验丰富。

    故而此番虽然连遭变故,到底慌而不乱,一艘艘战舰于阵阵炮火中完成华丽转身,集体掉头完毕。过程中,还能开炮回击。

    老牌海上帝国的底蕴,当真不可小觑。

    阿尔瓦罗眼见敌军要撤,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下令舰队绕开水雷区,继续追击。仰仗大夏王朝的领地特性,地中海舰队却是要比无敌舰队快一点。

    再加上无敌舰队诸艘战舰或多或少遭遇水雷袭击,就更容易被地中海舰队撵上,遭遇不断轰击。

    一枚枚炮弹划过天际,在甲板上炸响,搞得是人仰马翻。

    这一下,无论是卡西利亚斯,还是亚历山大·法尔内塞都头疼不已。

    “不行,不能就这样撤。再这样耗下去,舰队非被慢慢耗死不可。”关键时候,还是亚历山大·法尔内塞有决断,当即下令二十艘战舰再次调转船头,首尾相连,以铁索横江之势,拦住地中海舰队追击路线。

    剩下的战舰,则趁机狼狈而逃。

    阿尔瓦罗见了,叹了一口气,神情复杂,道:“算你们逃过一劫!”他到底出身西班牙,如今虽各为其主,再次跟老东家对上也是心有不忍。

    只是再如何不忍,该打还是要打。

    …………

    一个小时之后,自断一臂的西班牙无敌舰队终于摆脱地中海舰队的追击,再次穿过直布罗陀海峡,狼狈地向国内撤去。

    出征未捷身先死,当真悲催。

    整支战舰笼罩在一股阴郁的气氛当中,卡西利亚斯自是羞愧不已,想起出发前的豪言壮语,再见其他地中海领主投来的异样眼神,卡西利亚斯几乎要抬不起头来,真是再无颜面面对这些盟友了。

    眼见西班牙无敌舰队竟然在地中海舰队的两个编队面前吃瘪,战舰折损过半,实力骤然大减,这些地中海盟友当真是心中震撼,神情各异。

    如此看来,本就诡异的地中海局势,怕是要再生波澜了。

    至于卡洛琳跟雷尼尔两位摩洛哥领主,此时已是面如死灰,他们比谁都清楚,摩洛哥最后一丝取胜之机,就在方才的一阵大爆炸中彻底葬送了。

    雷尼尔性情刚烈,当场自刎,到王城转生殿去了。

    卡洛琳到底没有自刎的勇气,将自个儿关在船舱之内,再不见人。她不过是在等待系统宣判摩洛哥亡国的那一刻,一同到试炼之地去罢了。

    就在此时,前方海域又驶来一艘艘战舰,正是驻守基点城的地中海舰队第五编队。按照计划,第五编队自是负责拦截无敌舰队的。

    相比亚历山大·法尔内塞,阿尔瓦罗到底还是要技高一筹,谋算精准。

    以西班牙无敌舰队目前的残躯,倒也无惧第五编队的挑衅,甚至有把握战而胜之。只是惊魂未定的卡西利亚斯再也不愿打下去,他担心舰队被敌军拖住,再被后面追击的另外两个编队追上来。

    等到那时,前后夹击之下,无敌舰队怕是在劫难逃。

    因此见到第五编队,卡西利亚斯想都没想,直接再次调拨二十艘战舰负责拦截,剩下的主力部队则护卫着旗舰,绕道而行,狼狈逃回国内。

    骄傲的卡西利亚斯,这一次是彻底被地中海舰队给打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