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九十章 淝水之战
    (PS:这章主要讲淝水之战背景故事,不喜欢或者了解这段历史的大爷们可以直接跳过。)

    六月十六日,中国区各大媒体都在显眼位置,甚至是头版头条,详细报道了顽石城奉大夏王朝为宗主国的消息,将玩家的热议推向高-潮。

    就在此时,一则系统公告突然传遍中国区。

    “系统公告:中国区已经成功晋升三十座二级郡城,触发战役系统,第七场战役【淝水之战】将于三天后正式开启,敬请期待。友情提示:淝水之战为非强制性战役情景任务,只有晋升为二级郡城的领地才有资格报名参加。”

    ……

    时至今日,中国区荒野存活下来的领地不超过五十座,最低一级都已经是一级郡城,二级郡城则是中坚。至于帝尘等人早已将爵位提升至一等侯爵,早早将各自领地晋升为三级郡城。

    只是一等侯爵到公爵是一个大坎,别说是帝尘,就是凤囚凰的功勋值也不过四十余万,还不到公爵需求的一半。

    中国区要诞生第二座都城,似乎还遥遥无期。

    对淝水之战,欧阳朔的感官颇为复杂。前世中国区的发展远没有这一世迅猛,欧阳朔重生之前,淝水之战就是最后一场战役。

    也就意味着对接下来的战役,欧阳朔再无法做到先知先觉。

    ……

    淝水之战发生于公元三八三年,前秦出兵伐晋,于淝水交战,最终东晋仅以八万军力大胜一百一十二万前秦军。

    拥有绝对优势的前秦败给了东晋,国家也因此衰败灭亡,北方各族纷纷脱离前秦统治,分裂为后秦跟后燕为主的几个政权。而东晋则趁此北伐,把边界线推进到了黄河,并且此后数十年间东晋再无外族侵略。

    ……

    要说清楚淝水之战,需要将其置于魏晋南北朝这一特殊的历史背景下。

    魏晋南北朝,又称三国两晋十六国南北朝,从曹丕称帝到隋朝灭陈而统一中国,前后共三百六十九年。

    该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政权更迭最频繁的时期,长期割据,战争连绵不断,三百余年间经历了三十余个大小王朝的交替兴灭。

    魏晋南北朝上承汉晋,下启隋唐,期间各朝国祚俱短,乱象丛生,也正是在这一特殊时期,玄学兴起、道教勃兴、佛教输入以及波斯、希腊文化羼入,诸多新的文化因素互相影响,交相渗透。

    该时期也是封建王朝体制蜕变革新的一个时期,在历史上的地位不亚于先秦,隋唐体制多是在这段时期逐步发展和定型的,影响直至北宋。

    公元二六五年,司马炎取代曹魏建立新政权,国号为晋,定都洛阳,结束三国鼎立,天下重归一统。

    可惜这个大一统的王朝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灭吴之后,西晋贵族奢侈腐败,政风黑暗,世家权贵集团当道。

    在此期间,更是有大量游牧部落内迁,被世家大族收作奴婢。其时,关中和凉州的外族已占当地人口一半。

    由于迁入人口数目太多,为西晋亡国和五胡乱华埋下伏笔。

    公元二九九年,西晋因争夺皇位而引发八王之乱,历时七年,元气大伤,内迁的诸民族乘机举兵,造成五胡乱华的惨剧,大量百姓与世族南渡。

    五胡乱华从西晋灭亡开始算起,一直到鲜卑北魏统一北方,也称“永嘉之乱”、“中原陆沉”、“中原沦陷”等。

    这一时期是汉民族的一场灾难,天下南北割裂,长期对峙。

    “五胡”主要指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大部落,淝水之战前秦皇帝苻坚,便是出身五胡中的氐族。

    公元三五七年,东海王苻坚发动政变,废前秦皇帝苻生,登基即位,称“大秦天王”,改年号永兴,实行大赦。

    其后近三十年,一代雄主苻坚重用王猛等人,富国强兵,先后扫灭前燕、前凉以及代,终于一统北方,跟东晋形成南北对峙之格局。

    苻坚是一位优秀的君主,晋朝的任何一个皇帝都远远不能和苻坚相比。

    在灭掉前燕、前凉以及代三国期间,对于那些被俘虏的帝王将相,苻坚从不诛杀,都给了很高的待遇。

    这也许是出自苻坚宽厚的性格,但更可能是基于政策考虑。

    因为氐族在北方各族是个小不点民族,如何控制住其他各族,这是个很大的难题。面对这个形势,苻坚不愿诛杀外族首领而激起动荡,宁愿用些手腕控制住他们,甚至还赋予那些首领相当的兵权。

    其中就包括慕容垂、姚苌等人。

    讽刺的是,淝水之战前秦战败之后,慕容垂逃回前燕故地复国称王,慕容宗族的子弟跃马披甲,遍地狼烟;姚苌也重新崛起,最终杀死苻坚。

    ……

    公元三七五年,王猛去世,临死前对苻坚说:“晋虽僻陋吴越,乃正朔相承。亲仁善邻,国之宝也。臣没之后,愿不以晋为图。鲜卑、羌虏,我之仇也,终为人患,宜渐除之,以便社稷。”

    王猛的叮嘱是有道理的。

    在接连灭掉前燕、前凉以及代三国之后,前秦一下子得到数目庞大的战利品,要消化这个成果却是很不容易。

    种族之间的同化、融合,都需要时间。

    小小的氐族征服中国北方,就像一条蛇吞下了一头大象。按理说,这条蛇当务之急是努力分泌胃酸,消化这头大象。在没消化干净的时候,再跑去吞一头犀牛,明显不是好主意。

    王猛就为这条蛇的消化能力担心,故而才有前面的叮嘱之语。

    奈何苻坚的崛起是一个不断成功的历史,这使苻坚有了强烈的自信心,他不相信自己的好运会终止。

    苻坚高兴地认为:“再吞下一个犀牛也没啥问题。”

    天下一统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苻坚抗拒不了这种诱惑。因此在王猛死后七年,苻坚认为时机成熟,决定攻击东晋。

    公元三七八年,前秦加紧了对东晋的攻势。

    当年,前秦动用十七万军队分成四路进攻东晋,襄阳城苦守一年之后沦陷,东晋雍州刺史朱序被俘。

    按照苻坚重用俘虏的惯例,朱序被吸收成了前秦官员。

    这个朱序却没有死心归顺,反而充当了一个高级间谍的脚色,在后来的淝水之战中起了很大的破坏作用。

    公元三八三年,前秦皇帝苻坚决定倾全国之力,征服东晋,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按照每十个男丁抽一个的比例征发军队,而且要把全国的马匹,不管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一律征发供远征军使用。

    如此凑出了八十七万大军,其中仅骑兵就有二十七万。除此之外,还有大将苻融率领的二十五万先锋部队,合计一百一十二万大军。

    彼时东晋总人口也就三四百万,打仗的士兵不过十来万人。只是一点,相比前秦临时抽调的百万大军,东晋的十万大军战力要高出好几个等级。

    此军主力正是北府军,主要是收编的流民武装。

    为什么是流民?

    西晋覆亡后,北方流民进入南方。一部分流民进入到长江以南居住,成为士绅地主的附庸,变成普通百姓。但还有很多流民留居在长江以北,他们跟那些跑去给大户种地的流民不同,有自己的组织以及武装。

    在古代,逃难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处处面临危险。

    大家逃难的时候,总是把最好的衣裳穿到身上,最值钱的东西藏在包裹里,这就成了打劫的最好目标。

    乱世里又土匪横行,碰上土匪给剥个精光,仍到路边,那是常事。乱军也所在即是,看见难民抢劫一把,那是他们的本分。

    除了土匪和乱军,连晋朝官员都打流民的主意。

    比如东晋的西阳王司马羕就让手下冒充山贼,在湖北公然劫道,打劫这帮流民。干这个无本买卖的可不止一两个黑心王爷,几乎成了一个很有前途的朝阳行业。连大名鼎鼎的祖逖,那个北伐的将军,也干过这个。

    祖逖刚到江南的时候,没什么财物。一天,他请了很多大员到家中做客,陈列了好多宝贝,道:“大家不要吃惊,我不过是昨天偶然到南塘干了一票。”

    按理说祖逖不是什么坏人,后来率军北伐,死在河南,当地人给他立祠堂,很多人给他烧香敬拜。

    关键是干这个实在是诱惑太大,一群肥羊躺在外头,怎舍得白白放过?反正手里有刀有枪,抢了也白抢,白抢谁不抢?

    至于这些羊给抢了之后会不有生活困难,谁管得了那么多呢?

    就连难民之间都会互相抢劫,没有武装的难民很容易成了同类的牺牲品。

    这样一种情况下,流民在首领的指挥下,把自己组织起来,管你是谁,谁敢跑来抢东西,我就跟你拼到底。

    这些首领就成为“流民帅”。

    如此一来,流民也就成了相对独立的武装力量。

    兼且南下流民多是经过动乱,练就了一些本领的人,人多劲悍,比那些一辈子在家种地缴租子的人,更能打。

    如果不用他们作战,实在是大为可惜。

    公元三七七年,谢玄在京口收容大量北方流民,建立北府军。

    在谢玄这位合格将领的整顿下,北府兵苦练数年,很快就成为东晋最精锐的部队,也是当时整个中国最精锐的部队。

    就在谢玄组建北府军之后的第六年,淝水之战开始了。

    平心而论,苻坚在十个男丁里征发一个,这个比例在当时并不算过高,比这更高的比例也不罕见。

    但是苻坚是在整个前秦帝国范围内搞征发,从河北到四川,从山东到甘肃,都要按此比例征发,这就会产生巨大的问题。

    当时没有铁路和卡车,也没有那么多马车给这些士兵坐,这些士兵赶路只能靠两条腿。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如果什么都不拿,空着手走路,一天走8个小时,公路又修的特别好,那么他也许能走40公里。

    但是作为士兵,总要带些随身物品,路也未必那么平坦。

    按照历史资料的说法,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一天能走25公里左右。罗马帝国的军队一般也能走出25公里,特别快的时候,甚至能走30公里以上。

    但是前秦的军队不是经过长期训练的职业军人,他们能走出20公里已经相当难得了。当时正逢乱世,估计道路也不会被维护的很好。

    要是碰上过河就更傻眼了,没有桥的话就只能等渡船。就算把这些困难都忽略不计,一个西北士兵要赶到淮河流域,也要花上两个月的时间。

    问题是苻坚进行的战争准备相当仓促。七月苻坚下达征发令,按照常理,这个法令要花一定时间才能下达到全国各地,然后当地的官员又要花相当的时间去执行,总也要将近一个月的光景各军才能整装待发。

    但是苻坚觉得时不我待。

    八月初二,苻坚派遣阳平公苻融督帅张蚝、慕容垂等人的步、骑兵共二十五万人作为前锋,任命兖州刺史姚苌为龙骧将军,督益、梁州诸军事。

    八月初八,苻坚自长安出发前往战场,主力部队随之陆续开拔。

    九月,苻融率领先锋部队二十五万人抵达淮河流域的颍口,符坚中军达到项城,凉州的军队到达咸阳,梓潼太守裴元略率水师七万从巴蜀顺流东下,幽州、冀州的军队也抵达了彭城,东西万里,水陆并进。

    至此,战争已经正式开场。

    而这个时侯,各地军队是否也都达到指定战场了呢?算一算时间就知道,肯定来不及。按照历史记载,苻坚到达项城时,甘肃的军队才刚刚到达咸阳。

    全国各地的军队正往集结地进军,而战争已经开始。

    更加讽刺的是,还没等他们达到战场,淝水之战已经结束。他们的全部作用就是在中国北部奔走,消耗了大量粮食,堵塞了各处道路。

    可以说,淝水之战苻坚的失败,早在他不听王猛临死之言,不顾苻融等群臣的反对,不听名僧释道安、太子苻宏、中山公苻诜以至宠妃张夫人等人的劝阻,信心膨胀,在全国征发大军伐晋时,就已经埋下祸根。

    淝水之战前秦的失败,绝非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