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九十一章 草木皆兵与风声鹤唳
    (PS:这章讲述淝水之战经过,不喜欢或了解的大爷们可以直接跳过。)

    淝水之战,苻坚为何那么着急,不等征调的大军集中到一地,然后统一出发,对东晋发动雷霆一击,一战而胜?

    不是苻坚不想这么做,而是根本办不到。

    在古代的技术条件下,把百万大军集中在一地是什么概念?!

    如果走在一条大路上,即便这条大路十分宽阔,能容纳二十人并排行走,队列又排的密密实实,整个队伍也要拖出五十公里以上。

    这是无法操控的可怕状态。

    而且百万大军一起行进,补给也根本不可能供应上。

    唯一的办法就是分兵而进,苻坚设想的战术是,将百万大军分成几个梯队,第一梯队倒下了,第二个梯队接着上,用人海战术都能将东晋军队堆死。

    苻坚曾说过:“以吾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结果证明,第二梯队还没机会上,战争就彻底结束了。

    …………

    相比前秦的隐患重重,淝水之战前东晋,又是另一番光景。

    苻坚将要大举南下的消息传到建康,东晋朝廷大惊失色。

    当时东晋的主要军事力量分成两大块,一个是驻守荆州的桓冲军,一个是驻守淮南的北府军,由谢石和谢玄统领。

    从苻坚的进攻方向来看,北府军将负担起主要战斗任务。

    谢玄非常焦急,向彼时东晋的一号人物谢安请示命令,谢安不过是个斯文宰相,哪里有什么好主意,只能含糊其词地说:“朝廷已另有安排。”

    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安排,谢玄只能依靠自己。

    荆州的桓冲也非常焦虑,派了三千精兵前来护卫建康,结果谢安对派来的将士说:“这儿已经安排好了,你们还是回去加强西面的防守吧!”

    桓冲听了以后,私下叹气说:“我们完蛋了!”

    朝廷官员眼看要集体当俘虏,急不可耐,都去找谢安拿主意。谢安没办法面对这些人,干脆一走了之,跑出去游山玩水,白天不在建康露面。

    有人吹嘘谢安,说他“高卧东山四十年,一堂丝竹败苻坚”,弹弹琴就把苻坚打败了。其实这完全是文人的大言炎炎,跟事实相去何啻万里。

    谢安内心深处也许已经听天由命了,好在他即便做了俘虏也不会有性命之虞,苻坚优待俘虏是个传统,出征之前就已经放出风去,说灭亡东晋之后,会给谢安一个侍中干干。

    在长安城,苻坚还给谢安提前盖了座宅子。

    谢安只会装深沉,提供不了什么帮助,谢石、谢玄就只能集结自己手上所有可动用的兵力,前往和苻坚的大军决战。

    十月,苻融的前锋部队二十五万人度过淮河,攻占了寿阳城,又把一支晋朝军队围困于硖石。苻融计划全歼被围晋军,就又派出一个五万人的军团驻扎在东边的洛涧,以阻止东晋援军。

    当时苻坚主力部队还在陆续开拔中,苻坚本人带着一部分军队屯于项城。

    被围晋军向谢玄写信求援,不想这封信被苻融截获,苻融欣喜地认为晋军末日已至,马上向苻坚发去告捷的消息。

    苻坚听了龙颜大悦,当即带领八千骑兵赶往寿阳,和苻融会合,剩下的主力部队仍慢吞吞地行进在路上。

    谢玄等北府军主力部队七万人进至洛涧,打算救援被困晋军。

    奈何五万秦军隔在他们之间,北府军没有选择,只有发起进攻。谢玄手下的一个将领刘牢之率五千精兵夜袭秦军,秦军没有准备,发生大崩溃。

    就象所有的战场崩溃一样,士兵无法判断敌军多寡,更无法组织有效抵抗,只是一味地逃亡,惊慌失措的士卒争着奔向淮水。

    前秦将领没办法阻止这种崩溃,要么被杀,要么被俘,结果一万五千名秦军阵亡,军械粮草也都落入晋军手中。五万人的军队在五千名敌军突然进攻中彻底解体,这似乎是未来更大崩溃的一场预演。

    这次失败让苻坚吃了一惊,出征以来,他第一次有了恐惧的感觉。

    取得洛涧大捷之后,晋军主力部队继续挺进,跟被围晋军会合。至此,晋军水陆军队八万人完成了集结,屯扎于淝水之东。

    就在此时,一个决定淝水之战关键转折的人物登场了,他便是此前被苻坚俘虏的东晋雍州刺史朱序。朱序被俘之后,苻坚按照传统,给予优待。

    朱序此番被苻坚委任为使节,前往劝降,可惜朱序不仅没有劝降,反而对谢石说:“秦军虽有百万之众,但还在进军中,如果兵力集中起来,晋军将难以抵御。现在情况不同,应趁秦军没能全部抵达的时机,迅速发动进攻,只要能击败其前锋部队,挫其锐气,就能击破秦百万大军。”

    谢石本打算固守,把苻坚给耗走,在朱序的劝说下决定主动出击。

    淝水被选为两支大军的决战之地。

    苻坚大军集结在淝水西岸,和晋军隔河对阵。当时苻坚军中,苻融军团共有二十五万人,苻坚从项城又带来了八千骑兵。

    但是苻融又派出三万部队前往荆州,此外在洛涧又损失了一些兵马,又留下一些军队驻守寿春,因此淝水岸边的前秦军队真正只有十五万。

    秦军精锐是氐人士卒,集中在苻融指挥的中军。此外大军中更有诸多汉人、鲜卑人、羌人以及乌桓人,他们对氐人建立的前秦没什么忠心,是畏威而来。

    种族上的纷杂增加了编制的复杂性,指挥起来更加困难。光是语言就是一个问题,各族语言不同,苻融的命令要先翻译成不同的语言才能下达。

    十五万人来自五花八门的种族,又没受过正规训练,如今在淝水西岸挤在一起,即便神仙做他们指挥官,只怕也很难调度自如。

    双方沿淝水严阵以待,一时都倒没什么举动。

    彼时,苻坚与苻融登上寿阳城楼,望见对面的晋军部阵齐整,将士精锐,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类人形。

    苻坚对苻融说道:“此亦劲敌也,何谓少乎!”忧然有惧色。

    这便是成语“草木皆兵”的出处,说明在洛涧大败之后,苻坚已经由轻敌变为怕敌,变得信心不足。

    就在此时,苻坚收到谢玄写的一封信,信中说道:“君悬军深入,置阵逼水,此持久之计,岂欲战者乎?若小退师,令将士周旋,仆从与君公缓辔而观之,不亦美乎?”

    谢玄的打算是尽快决战,按照计划,他将率领八千精锐渡河作战。如果形势顺利,后续主力就渡河发动大规模攻击。如果失利,也可有主力做接应。

    对谢玄的要求,前秦军中有很大分歧,大家多半认为这里有问题,应该严辞拒绝后撤,但是苻坚和苻融却认为:“等晋军渡河到一半的时候,让骑兵向他们发动冲锋,哪有不大获全胜的道理?”

    因此,苻坚下令军队后撤。

    苻坚的想法看上去并没有错,秦军以逸待劳,用骑兵来对付渡河晋军,在战术占有很大优势。

    但是苻坚忽略了一点,他有没有能力让自己的军队秩序井然后撤?苻坚只考虑了对岸的敌人,而没有认识到身边的十五万人,可能是更危险的敌人。

    后撤指令下达了,一场大混乱随即爆发。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一个普通秦军士兵在这场撤退中会有什么感受。

    他处身十五万人之间,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的人海。他一直生活在北方,原本做梦也想不到会到这个叫淝水的地方来。

    他知道马上就要爆发一场血战,很可能会战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对岸的晋军到底有多厉害,他没有把握。

    但是不久前发生的洛涧之战,听说自己这边死了很多人。

    想起这些,当然会让他高度紧张,而周围人口密度偏又如此之大,这不但不会缓解他的压力,只会弄得他更紧张。

    恐惧在人与人之间是可以互相传递、互相加强的。

    有些军官的话他可能听不懂,即便队长和他操同一语言,他可以听的懂,也很难理解。军官说:“大家应该后撤五百米,好让晋军渡河,然后返回身来对晋军作战,把他们赶到河里去。”

    这个说法对他过于复杂,再说军官未必真正给他说那么详细,他所知道的就是长官让他后撤,到底为什么后撤他并不清楚。

    好,大家转回头走路。

    他们知道晋军就在背后,随时可能向自己冲锋,这种想法自然会让他们觉得危险。可以想像,他们中某些人很容易加快步伐。

    越想身后有好些晋军,可能就走的越快。

    他还有老婆孩子呢,可不敢随便死了。他们一走的快,周围的人也就不由自主的跟着走快。而眼看到周围的人越走越快,大家心里自然也越来越恐惧。

    这是一个糟糕的正反馈,如果任由其发展,结局一定是大家集体奔跑。按理说应该有外力来打断这个正反馈,这个外力就是统兵将领。

    但是面对如此纷杂的编制,如此庞大的人员,军中将领也很难应对,当时没有什么像样的通讯措施,除了军旗、号鼓,就是靠人嗓子喊。

    初级军官和高级武将很难联络,加上语言障碍,那就更难了。

    基层军官很可能也不理解事态发展,晋军是不是打过来了?自己这边是不是已经打败了?现在是后撤还是败退?

    他自己很可能也卷到这个洪流里去,正奋力奔走呢。

    等到混乱局面已经蔓延的时候,即便是军官也已经无能为力了。恐惧的力量是无穷的,眼看着十五万人从行进变成竞走,从竞走又变成了赛跑。

    就在这节骨眼上,谢玄的部队已经开始渡河。

    苻融眼看着局面失控,纵马略阵,想要恢复秩序。可惜苻融跑的太急切,被乱军冲撞,结果战马一头栽倒,失去了坐骑的苻融被晋军杀死。

    晋军渡河之后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秦军四处乱跑,互相践踏的喜人景象。

    谢玄哪里会犹豫,当即下令追击。

    秦军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到了青冈,他们奔逃的态度非常坚决,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摔跤的一律被踩死,被踩死之人蔽野塞川。

    这些溃军跑到晚上依旧舍不得休息,夜以继日地努力向前跑。他们听到风声鹤唳,都认为是晋朝的追兵,恐惧已经深入骨髓。

    至此,前秦十五万大军轰然解体。

    苻坚也被流箭射中,当时混乱至极,根本没人管这个皇帝的死活,苻坚自己一个人骑马跑到了淮北。

    晋军获得了锦缎万匹,牛羊驴骡十万头。

    苻坚的军队没有交战就自我崩溃,直接原因不过是军队后撤了那么一小段,这个结局让现代指挥官看了会觉得匪夷所思。

    但在当时的条件,事实却是如此。

    旭日东升时,淝水西岸还陈列着十五万前秦士兵。夕阳西下时,淝水岸边已经没有前秦战士。被夕阳照耀着的,只有被践踏的面目全非的尸体。

    前秦帝国的国运,随着夕阳一起沉没。

    那些尚未到达淝水的士兵,听到淝水溃败的消息后登时一哄而散。苻坚辛辛苦苦征发出来的八十万大军没有派上任何用场,就全部解体。

    苻坚的征发把整个帝国弄的骚动起来,却没有从中得到任何收益,很多溃军反而加入了反对他的叛乱。

    被蛇吞入腹中的巨兽没有被消化,如今它撕破蛇腹,在血泊中站起来。鲜卑叛军建立了后燕帝国,羌族叛军建立了后秦帝国。

    从不猜忌他人的苻坚被他信任过的人出卖,只好放弃关中,逃奔甘肃。

    不久,苻坚被后秦首领姚苌勒死,而就在二十年前,姚苌要被处斩,当时还是东海王的苻坚把姚苌从刑场救了下来。

    这真像是命运的拨弄。

    彼时距苻坚雄心勃勃的征伐东晋,梦想天下一统,只有短短两年。

    苻坚临终之际,不知脑海里是否闪现过淝水岸边的那场闹剧?在他最辉煌的时刻,他忽然失去了命运的宠顾。

    这一切,犹如同梦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