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帝尘锄奸
    想要安置好三十七万大军并非易事,就算东晋方面提前做好了各种准备,建了一片诺大的军营,真要将各部一一安置就位,仍需很长一段时间。

    好在诸位领主都带着麾下大将,安置部队之事大可交给将军负责。

    稍稍安置妥当,诸位领主就自发来到欧阳朔下榻的营帐,前来拜会。这些领主中既有大夏王朝的暗棋,也有大夏王朝的敌人。

    只是表面上,大家都是一团和气,谁也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东晋阵营的十三位领主中,除了【山海盟】的四位,最重量级的领主非西门大官人莫属。作为【川北城邦】的巨头,西门大官人出现在东晋阵营,实在耐人寻味,引来无数道目光的探究。

    西门大官人倒是神态悠然,对投来的目光通通视而不见。

    营帐的气氛颇有些诡异。

    在欧阳朔没表态之前,领主们互相交流,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眼下战役情况不明,欧阳朔并未做任何承诺,只是说道:“诸位,一切等我拜见过谢石与谢玄两位统兵大将,打探清楚情况之后,再做计较。”

    领主们听了,个个神情喜悦,他们赶来这,不就是等欧阳朔这句话吗。

    战役刚开始,领主们是两眼摸黑,现在最紧要的不是杀到对岸去,而是打探情报。作为异人代表,欧阳朔自然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既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

    得到准信,领主们自然识趣,一一起身告辞。

    “一群势力鬼。”

    望着领主们离去的身影,凤囚凰不忿说道。

    欧阳朔微微一笑,“不过是互相利用,你又何须介意。”

    “我就是看不惯。”

    欧阳朔也不争辩,看时间已近午时,此时却不好冒昧前去拜见谢石跟谢玄,只能等到下去过去了。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悄然而逝。

    …………

    下午三时,欧阳朔带着亲卫队,前往中军营帐,拜见谢石跟谢玄。

    此番拜见,一则混个脸熟,以异人代表的身份汇报一下异人军团的基本情况;二则也是借机打探一下,战争进展到哪一步。

    欧阳朔想搞明白,谢玄写给苻坚的那封信现在寄出去没有,这是战役的关键一环,正是苻坚大军的主动后撤,导致不战自溃。

    去的路上,欧阳朔稍稍回忆了一下谢石跟谢玄两人的情况。

    谢石,字石奴,谢安之弟。

    苻坚率军南下,朝廷解谢石尚书仆射之职,任命谢石为征虏将军兼假节、征讨大都督,统领侄儿谢琰、谢玄及西中郎将桓伊等领兵抵抗。

    谢石能担此职,身居高位,除了自身能力,更重要的还是其出身。彼时的东晋朝廷,几乎被琅琊王氏跟谢石出身的陈郡谢氏两大家族把持。

    作为谢安之弟,谢石的平步青云自然就不意外。

    因此在真正的统兵能力上,谢石跟历史上的其他同等名望的大将相比,还相去甚远,入不了欧阳朔的法眼。

    当然谢石也非一无是处。

    否则的话,陈郡谢氏无数子弟,为何谢石能够脱颖而出。

    淝水之战中,东晋的中坚主力部队是七万北府军。彼时谢石统领的则是一万水师,沿淮河、淝水一带布置,阻隔了前秦大军南下之路。

    谢石拖垮秦军之计也非无理,苻融陷寿阳,不得再进,是因为必渡淝水。

    但苦于谢石水军已经赶到,无法抢得水上优势,淝水难渡。谢石水师虽难构成威胁,但阻断在淝水,却令苻融没有办法解决破水军的问题。谢玄急速进兵,不足二十天,兵临寿阳,完成双方大军搁淝水对峙之局。

    因此谢石水师的迎阻还是颇为成功的,但对谢石在淝水之战中的作用历来都较为忽视,只因谢玄在此战光芒四射,盖住了所有人的锋芒。

    谢玄,字幼度,谢安之侄,有经国才略,善于治军。

    早年谢玄为大司马桓温部将,太元二年,为抵御前秦袭扰,谢安荐谢玄为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

    谢玄募北来民众中的骁勇之士,组建训练一支精锐部队,号为“北府兵”。太元四年,率兵击败前秦军的进攻,进号冠军将军,加领徐州刺史。

    谢玄还有一位长姐,颇为有名,她便是东晋著名的才女谢道韫,也是王羲之次子王凝之的妻子。可惜王凝之不仅平庸,而且迂腐无比,让才女谢道韫在落寞的同时,更是晚景凄凉,守寡一生。

    淝水之战中,谢玄任前锋都督,先遣部将刘牢之率部夜袭洛涧,首战告捷。继而抓住战机,用计使秦军后撤致乱,乘势猛攻,取得以少胜多的巨大战果。

    可见相比叔叔谢石,谢玄还是有真材实料的,是一位难得的将才,也是欧阳朔唯一关注的对象。

    同样,谢玄的节节高升,跟家族出身关系甚密。

    东晋实行的是“九品中正制”,使得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在当时的社会,寒门士子几无出人头地的机会。

    …………

    中军营帐,欧阳朔见到了谢石跟谢玄叔侄两人。

    此时的谢石已经五十六岁,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六年后因病去世,在古代已经算是高寿之人。

    谢玄此时刚好四十岁,讽刺的是,谢玄甚至早谢石一年就病逝。在古代,常年在外征战之人,大抵身上都带着一身病患,能长寿者寥寥无几。

    “异人岂曰无衣,拜见大都督。”欧阳朔行了一礼。

    “免礼。”谢石摆了摆手,问道:“异人军团战力几何?”

    欧阳朔稍稍介绍了一番。

    谢石跟谢玄听了,不着痕迹地对视一眼,神情惊异,以异人军团之规模,却是足以碾压北府军的。

    毕竟北府军再强,也比不上诸领地的精锐部队。

    以弱旅领强军,这就尴尬了。

    好在谢石经验丰富,脸皮也厚,问道:“对于此战,你有何想法?”

    欧阳朔也不怯场,顺势将敌我双方之优劣,深入浅出地剖析了一番,最后说道:“倘若前秦没有四十万异人军团助阵,此时便是我方率先发起进攻的良机,必能一战而胜。只是现在敌军有四十万异人军团,我方便不能轻举妄动。”

    “兼且敌军也有水师助阵,我方倘若强行渡河,怕是也难。眼下双方在淝水两岸均驻扎着大军,谁先强攻,反倒会落於下风。”

    谢石跟谢玄听了,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谢玄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沮丧,枉他为洛涧大捷自得呢,说道:“这么说,我劝秦军后撤的建议,秦军是不会同意了?”

    欧阳朔摇头,说道:“倘若我是苻坚,定是会同意的。”

    “嗯?”谢玄不解。

    欧阳朔轻飘飘说道:“即便秦军同意了,我方敢渡河吗?”

    “……”谢玄无语。

    欧阳朔说道:“眼下我方的优势是在本土作战,后勤补给方便。反观秦军,一下增加了四十万大军,对他们而言,后勤保障将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前文提过,在古代,当大量军队驻扎在一地时,对后勤补给是个巨大考验。眼下淝水西岸驻扎着五十五万大军,已经超出秦军补给的能力范围。

    谢石问:“你的意思是,就这么耗下去?”将秦军耗走,却是谢石一早的想法,只是被朱序劝动,才转而选择主动进攻。

    没想到,因为异人军团的出现,竟有回到原本的战略上来。

    欧阳朔点头说道:“目前而言,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谢石看了一眼还在出神的侄子,说道:“你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的。”

    “那,我先行告退。”

    欧阳朔也没指望,谢石他们一下就同意,行军非儿戏。

    ************

    同一时间,前秦大军营地,中军营帐。

    帝尘同样在拜见苻坚跟苻融,阐述对这场战争的看法。

    如果说,谢石跟谢玄听了欧阳朔的解析只是相顾无言的话,那么苻坚跟苻融二人可就是心惊肉跳了。

    苻坚更是在心底偷偷捏了一把冷汗。

    按帝尘的分析,倘若没有异人军团相助,前秦大军的溃败就在眼前。

    联想到洛涧之战五万秦军的突然溃败,以及晋军的军容鼎盛,苻坚就是不想相信,在理智上也已经信了几分。

    一个人的信心,往往就是这样被一步步坠毁的。

    苻坚显然没有一开始的自信,同时对帝尘,他又刮目相看。好在苻坚自持拥兵百万,对四十万异人军团并不怯场。

    苻坚说道:“既如此,你有什么建议。”

    帝尘一笑,显是早有准备,说道:“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将朱序这个叛徒斩首,将其头颅送到对岸,一则威慑军中将领,二则削弱敌军士气。”

    淝水之战时,朱序不仅利用劝降谢石的机会,给谢石透露秦军布置。

    当秦军后移时,晋军渡水突击,朱序更是在秦军阵后大叫:“前线的秦军败了!”,导致秦军阵脚大乱。

    因此,朱序实在是秦军中的一个隐患,一个定时炸弹。看情况,帝尘是要拿朱序这位战役关键人物来祭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