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八百九十七章 荆州溃败
    廉颇的一念之差,让秦军渐有失控之势。

    秦军内部本就种族纷杂,派系林立,军士对突然被任命为大都督的吴起未必有多信服。不然的话,苻坚也不会眼巴巴安排苻融陪同吴起前往寿阳。

    对廉颇这位主将,军士就更不放在眼里。加之慕容垂跟姚苌突然被解除兵权,让羌族跟鲜卑族军士不满,离了大本营,自然就越发肆无忌惮。

    等到廉颇发现形势不对时,已经晚了。

    廉颇作为老将,又是名将,治军经验丰富,深知越是基层战士,越是喜欢站队划小圈子,倘若强行弹压,只会适得其反,让局面变得越发不可收拾。

    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纵容下去,以此收买人心。

    古代有意纵容麾下军士进城烧杀劫掠之将领,实不在少数,就连一些名将都有此习惯,作为对军士的一种奖励与福利。

    在仁义与胜利之间,廉颇选择了后者。

    廉颇的“识趣”,让秦军将士颇为满意,对这位主将的抵触情绪稍稍得到缓解,只是没有约束,行事也越发肆无忌惮了。

    大军所过之地,生灵涂炭,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就算是土匪进城,也没有这样残暴的。对一直生活在南方的百姓而言,何尝遭过这样的罪,畏惧的同时,心中的怨恨也在萌芽。

    而对那些由北方逃难至此的流民而言,不免响起了此前的逃亡生涯。这一次,他们却是逃无可逃,一下被逼入绝境。

    廉颇虽然不忍,却是有心无力,再无法阻止。到了后面,就连异人军团的士卒都跟着一起作孽。

    作为主将,廉颇唯一能约束的就是五万邯郸城将士了。如此一来,倒是让邯郸城将士对主将颇有怨言。

    “不患寡而患不均啊。”

    这一下,廉颇变得里外不是人。

    随着大军推进,秦军的残暴不仁之名,在豫州境内不胫而走。前方百姓得到消息,吓的一一提前撤离城池,逃到深山之中。

    临走之前,老百姓将粮食藏起,实在藏不住的,干脆一把火销毁。就算是再懦弱的人,被逼到绝境时,也是会爆出血性的。

    除了逃到山中,对落单的秦军士卒,也有彪悍之辈,施以狠手,秦军外出士卒,一去不复返的情况越来越多。

    大军越往南推进,越是艰难。

    起先廉颇部是将大量粮草运往大本营,到了中期,连自身粮草都要四处搜刮,才能筹措齐备。

    大军士气一下受到重挫。

    照此发展下去,廉颇部怕是需要大本营接济粮草,这让好面子的廉颇羞愧不已,咬牙不向大本营张嘴。

    为了筹措军粮,行军速度越发变慢。

    如此一路走走停停,战役第十一天,廉颇部终于穿过豫州,进入荆州境内。东晋的豫州远非三国时期豫州的全部,只是豫州南部。

    相比之下,荆州相当于十个豫州大小。

    廉颇大军进入荆州地界,真如鱼入大海一般,顿时海阔天空。廉颇同样悄悄松了一口气,只要击溃桓冲部,苦日子就要熬到头了。

    可大军刚一抵达荆州,廉颇就得到一个坏消息:“此前苻融派遣到荆州的三万大军,早已被桓冲部剿灭。”

    …………

    驻扎在荆州的三万秦军,为何会突然覆灭?事情还得从欧阳朔得知吴起被苻坚任命为临时大都督的那天夜里说起。

    当天,欧阳朔跟贾诩君臣二人商议到深夜,其中一条布置,就是针对荆州境内的三万秦军的。

    欧阳朔深知,一旦这三万秦军被吴起改造,就将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祸害。相反,在吴起还没接触到这支部队之前,这支部队就是一堆烂泥。

    历史上的淝水之战,已经证明了这支秦军到底有多不靠谱。

    因此,欧阳朔连夜拜见谢石,让谢石给桓冲下令,对荆州境内的秦军主动发起进攻,将其剿灭,以除后患。

    彼时的东晋,桓冲所在的桓氏一族是可与谢氏争雄的大家族。桓冲本人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将,麾下十万大军都是上过战场的,不是什么弱旅。

    虽比不上谢玄训练的北府军,但是桓冲能跟谢玄一东一西分庭抗衡,说明这十万大军还是非常有战斗力的。

    桓冲得令,主动发起进攻,荆州境内的三万大军自然就遭殃,一战而败。

    …………

    得到消息,廉颇默然不语,心中首次升起一股不安。在抵达荆州之前,廉颇就派遣联络官先行进入荆州,跟三位秦军取得联系,约定会师地点。

    联络官久去不归,已是让廉颇疑惑。

    现在真相大白,廉颇首次对尚未谋面的桓冲部有了一丝重视。

    当然,仅仅只是一丝。

    据苻坚提供的情报,桓冲部不过十万大军。别说此番廉颇率部二十五万,就算仅凭十五万异人军团,廉颇就有信心击溃桓冲部。

    两者之间的战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此番桓冲部击溃三万秦军,实不足以让廉颇生出忌惮之心。在大本营,廉颇可是见识过,所谓百万秦军到底是一帮怎样的货色。

    “也好,这样才有点意思吗?”

    遥遥望着荆州中部,廉颇信心十足。唯一让廉颇忌惮的,是主公中途遣人送来消息,说东晋也有一支异人部队南下。

    只是对这支异人部队的数量、兵种组成以及带队将领等情报,廉颇一无所知。南下途中,秦军也没遇到阻截,让廉颇很是疑惑。

    “就算你们再快,又能快多少?”廉颇喃喃自语。

    倘若廉颇知晓,东晋阵营此番南下的十万大军都是骑兵部队,在马超率领下日夜兼程赶往荆州的话,就不会这般自信了。

    鉴于廉颇大军在豫州的“胡作非为”,马超部却是足足提前了六天时间,就已经赶到荆州。

    驻扎在荆州的桓冲部在剿灭三万秦军之后,也没停留,当即北上,跟马超部汇合。

    四天之前,两支大军就已经胜利会师。

    在这样一场关键战役上,四天时间足以改变一场战争的进程。就在廉颇大军踏上荆州大地的那一刻,一张大网已经悄悄布下,就等猎物上钩了。

    廉颇在豫州的一念之差,改变了一场战争的结果。

    原本马超也是按照王命,拖住廉颇大军即可。哪里想到,廉颇大军自己作死,在豫州胡作非为,给了马超大军以机会。

    会师之后,马超跟桓冲一拍即合,准备给廉颇大军送上一份大礼。

    …………

    战役第十二天,荆州,江夏郡,安陆城郊外。

    江夏郡是由豫州南下荆州的必经之地,而安陆又是江夏郡的郡治。江夏郡再往南就是南平郡,也是著名的赤壁之战发生地。

    安陆城倚涢水而建,算是一个战略要冲之地。

    廉颇大军要进入荆州中部,安陆就是他们的必经之地。

    安陆城北郊二十里处,是一片茂密的山林,两侧山丘迭起,唯有中间一条大道可走。

    上午十一时许,廉颇大军走在山道上,浩浩荡荡,沿着山路蜿蜒盘旋,一眼看不到尽头,煞是壮观。

    “将军,此处地势狭窄,最是容易设伏,会不会有诈?”副将问。

    廉颇虽年迈,身子骨倒还硬朗,骑在高头大马上,很有一股老将风范,听副将如此问,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敌军还在数百里之外,何来伏击?”

    “是末将多虑了。”副将讪讪说道。

    就在此时,变故发生了。

    但见两侧山丘突然升起数以千计的旗帜,造谣呐喊声此起彼伏。放眼望去,那草丛、树林之中,影影绰绰,不知藏着多少军士,让人色变。

    “不好,有埋伏!”廉颇大骇。

    刚一说出口,就见两侧山坡倾斜下数之不尽的箭雨。敌军居高临下,又是伏击,打了廉颇大军一个猝不及防。

    顷刻之间,廉颇大军已是死伤惨重。

    “原地结阵,弓箭手反击!”

    廉颇不愧是老将,深知这山道绵长,想一下冲出山道是断断不能了。为今之计,只有临阵对敌,方有一线生机。

    十五万异人大军倒是还算冷静,毕竟都是诸领地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部队。可那十万秦军就比较糟糕了,突然遭到袭击,顿时乱了阵脚。

    虽有异人联络官约束,也只是不至于像历史上那般一触即溃。至于立即反击,那是断断做不到的。

    不抱头鼠窜,已是大有进步了。

    只是廉颇大军的反击显然有些软弱无力,毕竟一个在高处,一个在低处,天然有着巨大的差距,怎么都无法弥补的。

    廉颇见此,望了一眼两侧的山坡,因为太过绵长,实无法判断草丛中到底隐藏着多少敌军。

    或许只有数万人,或许有着十余万人。

    廉颇推测,这支部队绝不是桓冲部,他们没这个胆量,唯一的可能,就是主公告知的,南下的东晋阵营的异人部队。

    “也罢,狭路相逢勇者胜。”

    廉颇一咬牙,下达决心,命令部队上山,发起逆向冲锋。一直窝在山道上只能被动挨打,只有冲上山顶,才有取胜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