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九百零八章 四方馆惊魂夜
    六月二十八日,泉州。

    一大早,热闹繁华的泉州城就迎来一支特殊的队伍。

    大夏王朝鸿胪寺卿张仪带着科教文卫署、商业署的一众官员,组成一个上百人的使节团,正式出使大隋,格外惹人注目。

    两天前,大夏王朝鸿胪寺就已照会大隋鸿胪寺,告知出使一事。大隋尚书令高颖得报,请示文帝之后,同意,这才有了今日大夏使节团的到来。

    高颖代表隋文帝接见使节团,迎入四方馆。

    馆阁会客室,两位大臣单独会面。

    高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道:“贵使前来,夏王可有什么交待?”

    大夏派出使节团,并未出乎隋文帝跟高颖的预料,只是大夏出使意图是什么,是要继续跟大隋合作,还是要走向对抗。

    谁也摸不准。

    如此,隋文帝才会安排高颖在正式接见使节团之前,探一探口风,免得在朝堂上整出什么尴尬之事。

    张仪微微一笑,十足十的外交家风范,尽显大夏风骨,道:“我王有言,大夏跟泉州朝廷历来友好,经贸往来不断。今王城易主,隋帝登临,特遣外臣来贺,同时也是希望继续保持跟泉州城的友好往来。”

    高颖听了,长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夏王美意,我必定转告陛下。”

    接下来两位老狐狸又打了一阵机锋,试图刺探对方虚实,足足聊了一个小时,高颖方才告辞离开,自是去向隋文帝汇报好消息了。

    见此,张仪若有所思,此番大夏主动示好,就看大隋怎样投桃报李了。

    …………

    下午,邯郸城。

    大夏向大隋派出使节团的消息,早已传入帝尘耳中。

    【帝风】密探更是注意到,高颖离开四方馆时神态从容,再没有一早的凝重,显然大夏使节团不是来找茬的。

    “隋文帝这是要服软啊。”帝尘站在窗前,仰望高空,心中颇为烦躁。

    绝代风华望着眼前这位不断受挫,却从未倒下的男子,悠悠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你准备怎么办?”

    帝尘转身,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道:“你说,如果大夏使节团在泉州遇刺,他们还能继续合作下去吗?”

    “能行吗?”绝代风华有些迟疑,“四方馆有大隋禁军护卫,大夏使节团身边也有高级禁卫随行,想要行刺,实在太难。”

    帝尘微微一笑,悠悠说道:“杀人不一定要用剑,也能用毒。”

    绝代风华皱眉,惊讶说道:“你想启用十五号?会不会太不值当?!”绝代风华执掌【帝风】,对【帝风】在泉州的布置自然一清二楚。

    跟山海卫一样,【帝风】在九大王城都布下暗线,绝代风华口中的十五号,明面上的身份是泉州四方馆的一位主事。

    为了培植十五号,绝代风华可是耗去不少心血。

    帝尘摇头,冷冷说道:“大隋是制衡大夏的一枚关键棋子,绝不能让他们走到一起去。倘若此事能成,牺牲十五号也是值得的。”

    “那好,我这就去办。”见帝尘坚持,绝代风华再无法反对。

    说到底,帝尘还是主子。

    …………

    夜,四方馆。

    按制,隋文帝明日才会正式接见使节团。

    对泉州,张仪没什么兴趣,自不会像高颖说的那样,到城中游览。张仪一整天都呆在馆阁之中,为明日的觐见做准备。

    不出去,也有出于安全考虑。

    来泉州之前,王上就有交待,担心有人做使节团的文章。

    上次欧阳朔跟【川北城邦】与【湘南城邦】签订贸易协定时,春申君安排人刺杀范蠡一事,可是让欧阳朔记忆犹新。

    此番出使,除了五十名最精锐的禁卫随行,影卫更是由镇守使崔天奇领衔,亲自在暗中护卫,以确保使节团,尤其是张仪的人身安全。

    晚上六时,高颖再次来到四方馆,代表隋文帝,设宴款待大夏使节团。

    席间觥筹交错,又有歌舞相伴,很是热闹。

    就在此时,侍女端上一蛊蛊滋补高汤,作为晚宴的压轴菜。

    “请!”

    高颖坐在主位,遥遥看向张仪,笑着说道:“这是陛下特赐高丽参熬制的参汤,最是滋补,还能消解疲劳。”

    张仪道:“隋帝有心了。”说着拿起汤勺,喝了一口,道:“果然美味。”

    高颖听了,神情甚是喜悦,宾主尽欢。

    就在张仪喝下第三口时,突然感到腹中剧痛,“呜~~”,伴着绞痛,张仪口鼻之中同时流血,鲜红的血液滴入汤中,迅速化开,变成一朵血花。

    “大人!”

    因为是参加宴会,又在馆阁之内,张仪不便张扬,仅带来两名禁卫随行。他们尽职地站在张仪身后,时刻关注周围情况。

    两人均在第一时间发现张仪的异常。

    禁卫的这一声惊呼,立即刺破了宴会热闹的气氛。使节团其他成员循声望去,见团长口鼻流血,显是已经中毒,不觉大骇,纷纷围了过来。

    “大人!”商业署一位官员惊呼,冲门外喊道:“来人,快来人!”

    使节团随行禁卫就在门外站岗,听到呼叫,当即就要冲进来。问题是,宴会厅由大隋禁军护卫,在没搞清楚情况之前,他们又怎会让禁卫冲进来。

    两拨禁卫在门外对峙。

    “让开!”

    随行禁卫队长脸色凝重,毫不犹豫地拔出腰间唐刀。

    “刷”的一下,五十名禁卫齐齐拔刀,在月光映射下,寒光凛冽。

    大隋禁军也非易于,沉声说道:“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好在统兵将领知道轻重,没有拔剑,而是亮出盾牌。

    顷刻之间,大隋禁军就在门前立起一道盾牌墙。

    于此同时,统兵将领故意大声说道:“去一队人,看看出了什么事。”他这般说,不过是为了让对面的大夏禁卫安心。

    “诺!”

    一队大隋禁军得令,进入宴会厅,此时的大厅已是混乱不堪。

    高颖眼见张仪中毒,再无法保持从容镇定,手中汤勺滑落,“当”的一下掉入蛊中,浓汤四溅,洒了高颖一身,却不自觉。

    高颖太清楚,倘若张仪在四方馆中毒身亡,对大隋将是怎样一个灾难。想到这,高颖强制镇定下来,先对身边人说道:“快,快传太医!”

    救治张仪,才是当务之急。

    “可千万不能死了。”高颖心中祈祷。

    临了,高颖对冲进来的禁军说道:“立即封锁四方馆,任何人不得出入。宴会厅中的人全部收押,一一盘查审问。”

    “诺!”禁卫队长点头应下,跟着请示:“大人,外面的大夏禁卫怎么办?”

    高颖皱眉,想了一下,道:“放他们进来!”

    五十名禁卫并不能兴风作浪,真要强行阻拦,反倒可能出事。

    “诺!”

    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高颖就已经调度妥当,将混乱的局面控制住,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臣。

    安排妥当紧要之事,高颖这才朝张仪走去,五十岁的人,走起路来却如疾风一般。使节团其他成员见了高颖,纷纷投来仇视的目光。

    张仪不敢置信地看了高颖一眼,艰难说道:“你,你们竟然,下毒……”

    高颖诚恳说道:“我们绝无毒害贵使之心,太医马上就到。”此时此刻,高颖却是不便做过多的辩解,他相信张仪是聪明人。

    说的越多,越容易被误解。

    “大人明明是喝了参汤才中毒的,你们还敢狡辩?”使节团成员不忿,就差指着高颖鼻子开骂了。

    高颖面无表情,只是看着张仪。几分钟过去,张仪脸色已是隐隐发黑,显是中毒不浅。高颖见了,心中更是捏了一把汗。

    张仪深深看了高颖一眼,他一时也无法断定,眼前的大隋尚书令到底是在演戏,还是说的是实话。

    不管如何,张仪知晓此时不能自乱阵脚,强忍着身体不适,对使节团其他成员以及冲进来的禁卫说道:“先,先回房间,不,不得妄动。”

    “是!”

    张仪是使节团的主心骨,他的命令没人敢违逆。

    稍倾,张仪就被转移至房间,躺在床上,高颖则被拦在房门之外。

    房中,崔天奇已经候着,神情羞愧。

    张仪知晓眼前的少年是王上真正心腹,强忍着不适,道:“此次敌人下毒,防不胜防,不关你们之事。”

    “大人,要我们怎么做?”崔天奇问。

    “尽,尽快将消息传回王城。”张仪这是在做最坏的打算。

    “明白!”

    崔天奇用力点了点头,也不知怎么做的,一下就消失在房中。

    “你们,都下去吧,太医来了再说。”张仪驱散使节团其他成员,脸色越发黑了,“记住,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一定,一定不能跟大隋发生冲突。”

    张仪深知此番出使身上肩负的使命,眼见高颖做派,张仪宁愿相信是他人下毒。正是如此,此时更不能冲动,以免破坏王上大事。

    他张仪性命事小,王上霸业事大。

    “是!”

    使节团其他成员见了,只能无奈告退。

    顷刻之间,房间就独剩下张仪一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谁也没有注意到,张仪手中一直攥着一个小瓷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