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围城(贺盟主冬天翻天覆地)
    七月十六日,木骨都束。

    一周,大夏军队仅用一周时间,就打到索马里王城脚下。

    于此同时,阿尔瓦罗率领的大西洋舰队也完成对木骨都束周围海域的封锁,整座王城被大夏军队团团围住。

    期间,索马里领地大军也想过,要在中途狙击夏军,以减轻王城压力。

    可是没用。

    无论是坚固的防御工事,还是利用地形设下的伏击陷阱,甚或是在水里投毒,统统都被名将狄青轻松破解。

    黑蛇卫细致的情报工作,让大夏军队行进在索马里,犹如闲庭信步一般。哪里有高山,哪里有河流,哪里有峡谷,哪里有荒漠,索马里诸领地的兵种、兵力布防以及后勤补给点等等情报,悉数被黑蛇卫掌握。

    这注定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

    领地大军的局部抵抗,注定只是徒劳,犹如螳臂当车。

    索马里军队并不高超的计谋,很多时候被狄青将计就计,打的狼狈不已,在战术层面,索马里还没有一位能跟狄青匹敌的将领。

    甚至是猛将吕布,都能完爆敌军将领。

    这种优势是压倒性的,不是靠坚强的抵抗意志就能获胜。

    就在昨天,索马里禁卫军在城外进行了最后一场狙击战,依然以惨败告终,心如死灰的索马里联军最终只能乖乖退守王城,成了瓮中之鳖。

    节节胜利,也让大夏军队后勤保证无虞。

    王朝官员几乎是跟在大军屁股后面,一座城池一座城池地接受,就连乡镇村落都没放过,最核心的任务,就是为前线大军筹措粮草。

    于此同时,大夏通过商队采购的粮草物资也一一运抵勇者港。

    两大补给齐头并进,组成一条自友谊城到木骨都束的稳定粮草补给路线,将海量粮草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

    在也是为何狄青不直接率部攻打王城,而是一路扫荡的原因所在。古代战场,唯有城池才有能力为大军筹措粮草。

    一直在荒野行进的大军犹如无根之木,绝难长久。

    …………

    战场之外呢?

    正如欧阳朔预料的那样,交战的这一周,索马里周围国家一阵肃静。

    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吉布提......

    鸦雀无声。

    没有哪个非洲领主敢站出来为索马里发声,大家只是用敬畏的眼神,默默注视着这个来自东方的强大王朝以铁蹄征伐索马里,讨灭“叛逆”。

    非洲大陆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吹过大陆的海风,都带着死亡气息,没有一丝凉意。

    地中海领主同样心情复杂,连跟大夏使节团谈判的心情都没了。紫罗兰也非常“善解人意”,同意暂时中止谈判。

    一切等索马里之战落下帷幕,自会见分晓。

    大夏王朝从未让人如此敬畏,本土大军都没怎么出动,就能轻松屠数城,灭一国,让全球领主为之失声。

    除了赞叹,唯有敬畏。

    …………

    城外军营。

    狄青一身戎装,举目眺望不远处的雄城,面无表情。脸上的面具更是给这位大军笼罩上一层别样的魅力,让麾下将士敬畏。

    木骨都束,最后一块硬骨头。

    攻打王城似乎是一个死结,国战规则决定了双方不死不休,除了像摩洛哥之战的火攻之术,双方不耗干最后一滴血,无法干休。

    此等心态,无论是对守城一方,还是对攻城一方而言,都是巨大的隐患。一个不好就可能损失惨重,得不偿失。

    索马里一战,狄青试图破解这一难题。

    狄青的战术说起来不值一提,也非常简单,就是“围城”。所谓围城,就是围而不攻,将敌人困在城内,时间一长,敌军不攻自破。

    《孙子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

    意思就是说,想要围住一支敌军,需十倍于敌军兵力。

    此等说法并非绝对,长平之战是一次例外。杀神白起借地利之便,以同等兵力困住了赵军,创造了一次战争史上的奇迹。

    眼下木骨都束城内驻扎着八万禁军,五万领地大军以及十万战斗职业玩家。仅以军队数量论,联军数量甚至超过大夏军队。

    大夏军虽号称二十万,但是真正布防在木骨都束的不过十五万之数。

    除了留下两万大军镇守友谊城,以防被别有用心之人抄了老巢,狄青还安排了足足一万人的部队负责沿途督运粮草。

    新占领的城池,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骚乱与袭击,倘若没有大军压阵,运粮队伍分分钟就可能暴动。

    为了节省人力,负责运粮的都是就地征召的劳役,怨气大的很呢。

    好在普通百姓在正规军面前,是不敢生出什么心思来的。狄青早有言在先,一旦发生骚乱,定斩不赦,甚至还要连坐。

    来自同一村的劳役,但凡有一人参与暴乱,则全村屠之。

    运粮路线就是大军的生命线,狄青必须施以铁血手段,才能压服暴民。

    大军抵达木骨都束之后,狄青又安排了一支万人精骑,绕过木骨都束,继续南下,扫荡索马里剩余的城池。

    再加上沿途看守战俘的部队,真正能投入木骨都束大战的,也就十五万人,其中还包括阿尔瓦罗统领的大西洋舰队第四编队。

    至于第五编队,则肩负着跟友谊城守军同样的重任,驻扎在勇者港附近海域,拱卫友谊城这座核心枢纽。

    友谊城是连接王朝跟索马里的纽带,又远离木骨都束,兼且周围形势复杂,狄青不得不慎重,以防有人铤而走险。

    倘若有人偷袭了友谊城,那对大夏远征军而言,绝对是一个噩耗。

    …………

    好在《孙子兵法》上讲的并非简单的部队数量,而是要换算成兵力对比。

    考虑将领、装备、士气以及战术素养等因素,粗略估算,十五万大夏军队的“兵力”是索马里联军的四倍上下。

    显然,这还远远达不到“十而围之”的战术条件。

    好在这是国战,大夏军队有着一个天然优势,那便是索马里联军此时已无路可退,即便突围而出,也是死路一条。

    等到南下的骑兵扫荡完索马里南部地区,除木骨都束之外,索马里其他地方就将悉数落入大夏手中。

    因此木骨都束是一座真正的孤城。

    索马里联军倘若要突围,往哪突围?哪都是死胡同。

    他们唯有一战。

    因此狄青一点都不着急,就在城外安营扎寨,将木骨都束围得是水泄不通。趁着还有时间,大军甚至开始修筑防御工事,以免索马里联军狗急跳墙。

    狄青不着急,还有一个决定性因素,那便是这场战争不受外界干扰。

    摩洛哥之战,大夏属于无端挑起战火的一方,在道义上站不住脚,又在地中海局势十分敏感时期,随时面临地中海军队的驰援,因此必须速战速决。

    如此才有了贾诩的火攻之计,以奇谋换时间。

    眼下不同,索马里国王失信在先,道义站在大夏王朝一侧,其他国家没了干涉这一场国战的理由,如此才给了狄青发挥的空间。

    因此决定一场战争成败的,绝不仅限于战争本事。大夏王朝已经懂得,适当利用外交手段,来为战争服务,减轻前线压力。

    此乃大国之兆。

    …………

    围城之后,狄青就像一位老练的猎人,开始耐心等待,等城内自乱阵脚,等大夏埋在城内的棋子发挥作用,等着战场出现他所期待的变数。

    期间,狄青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前期的扫荡虽然顺风顺水,可也暴露出索马里兵团的不少问题。为了避免生乱,兵团成员除了摩洛哥战俘,还掺杂进了其他野战军将士。

    等若是说,整个兵团是一支诸民族混杂的“杂牌军”,有点类似于淝水之战的前秦军,核心骨干则一律是自其他野战军调来的中级将领。

    这样一支部队,自然就存在互相融合与适应的过程。

    虽然为了让战俘顺利融入到新环境中,盖亚对战俘都会进行模糊化处理,尽可能减轻整编障碍,可客观上的困难依旧存在。

    前几次大战,倘若没有禁卫军在一旁压阵,很可能就出了乱子。

    再加上摩洛哥的武器装备、训练体系以及军规军纪等等,跟大夏王朝截然不同,新编战俘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庆幸的是,盖亚消除了军中语言障碍,否则根本无法整编。

    趁着围城的时间,狄青一边时刻关注城内动向,一边加快对兵团内部的整顿,尽可能消除隐患,也算是“临阵磨枪”了。

    …………

    一天,两天,一周……

    十天时间转瞬即逝,整个战场一片死寂,双方默默对峙。这一下可急坏了城中军民,存粮越来越少,眼看就要支撑不了多久了。

    前文提过,每一座王城的人口都是非常惊人的,倘若没有外界物资供给,最多半个月,王城就要闹饥荒。

    三天前,木骨都束就开始施行物资集**应。就算如此,怕也撑不过十天半个月。饥饿开始降临这座城池,骚动渐渐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