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九百一十四章 以百姓为饵
    黎明时分,乘船从浩瀚的印度洋渐渐驶向索马里海岸,海岸灯塔上一闪一闪的亮光熄灭了,茫茫无涯的海面慢慢从黑夜中苏醒过来。

    东方波涛滚滚的海面上,开始显示一幅海上特有的日出奇景。

    海岸上高耸入云的清真寺尖塔,一排排古老的阿拉伯城堡,一座以白色为主色调的城市,在晨曦中渐渐显露出它清晰的轮廓。

    古老的清真寺跟同样古老的城堡,构成这座城市最悠远的底蕴,有的清真寺甚至已经存续了上千年,历经岁月洗礼,依然屹立不倒。

    这就是木骨都束,一座历史古城。

    蓝色的印度洋衬托着这座白色的城市,显得干净而美丽。

    视线掠过白色海滩,临近港口位置,是一座繁华热闹的贸易中心,也是木骨都束最大的贸易中心,以乳香、没药、象牙以及皮革等商品为主。

    自古被誉为“乳香和没药之邦”的索马里,曾是出产乳香和没药最多、历史最悠久的地方。

    公元前一千多年以前,一位名叫汗努的埃及贵族受埃及法老派遣,来到木骨都束购买香料,之后,希腊、波斯的商人以及中国的航海家相继而来。

    大夏现任海军都督郑和,历史上就曾经两次远航至木骨都束。

    战争来临,周围海域被大夏海军封锁,让原本繁华热闹的贸易中心显得异常冷清,商铺、档口一一关闭,门可罗雀,整个一副凋敝、破败景象。

    越过萧索的贸易中心,则是一条贯穿全城的中央大道,大道宽阔笔直,两旁生长着茂密的热带树木、花草,街道上行人川流不息。

    虽然距赤道仅两百公里,但木骨都束气候凉爽,林木苍翠,是索马里的风景胜地,各种热带植物都能在此茁壮成长。

    只是战争阴云笼罩着这座城池,街上行人大抵行色匆匆,满脸忧愁。熟人在街上互相见了,聊的也是战争以及日益上涨的面粉价格。

    除了行人,时不时还能见到一头头骆驼,悠然地在大街上走过。索马里拥有很多骆驼,木骨都束则是全世界唯一骆驼比人多的城市。

    眼下怕是唯有这些骆驼感受不到战争的威胁,可战争对它们终究是有影响的,饥饿的人群最终还是会将主意打到骆驼身上。

    中央大道的尽头则是一处广场,两侧是遥遥相望的清真寺和大会堂,米黄色的清真寺塔顶高耸入云,大会堂像雄狮一样盘踞在突起的高丘上。

    广场上,两座英雄铜像挺立在十多米高的大理石底座上,其中一个披盔戴甲、挥剑跃马,正是民族英雄穆罕默德·阿卜杜勒·哈桑。

    这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斗士。

    再往前就是索马里王宫,索马里的权力中枢。

    战争阴云同样笼罩在王宫上方,让这片富丽堂皇的宫殿变得越发压抑。

    王宫,正殿。

    索马里国王高居王座,脸色憔悴,眼中布满血丝,仿佛一下苍老了许多,大殿之内也跟着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让人不觉蹙眉。

    一干文武大臣肃然立于殿下,聆听国王陛下的训示。

    除此之外,还有两位“不速之客”,一位代表索马里冒险玩家,名叫阿巴迪;一位代表索马里领主,名叫艾迪德。

    “你们都说说,眼下该怎么办?”索马里国王声音沙哑,满是疲惫。

    在法拉赫被大夏海军抓住的那一刻,这位国王似乎已经预感到什么,整日夜不能寐,神情焦虑不安,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

    仅这两天,就有五位仆人被无缘无故处死,让王宫笼罩在恐怖中。

    没有一丝侥幸,战争就这样降临。

    因为国王的一念之差,整个索马里王国陷入战争泥沼,随时都可能覆灭。这让国王悔恨不已,后悔当初不该去招惹那头狮子。

    在非洲有这样一句谚语:“当你无法制服一头狮子时,千万别去主动招惹它,否则随时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大夏王朝不仅是一头雄狮,而且是威风凛凛的狮子王。

    触之,必死!

    作为索马里国王,他竟忘了这条谚语,以至于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悔恨的同时,索马里国王心中也有怨恨,怨恨当初挑唆他的神秘人。

    那位突然拜访王宫的神秘人,曾经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攻下友谊城,据有港口、航道,就能给索马里带来无尽财富。”

    对财富的渴望,已经渗透进索马里人的骨髓里,包括这位国王。友谊城日进斗金,一天天勾引着国王,激起他的贪欲,最终迷失了心智。

    现在想来,那人显然别有用心。

    可惜现在才悔悟,为时已晚,索马里国王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贪婪是原罪!

    …………

    面对陛下问询,大臣们面面相觑,一个个眼神闪烁。

    索马里国王见了,心中气极,他当然知道这些臣子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战争刚一开始,那位夏王就发话了,战后将善待索马里旧臣。

    尤其是王国大臣,只要品行端正,都将受到重用。

    这并非空口白话。

    一则帝王一言九鼎,二则摩洛哥旧臣的待遇就是力证。

    因此即便索马里灭国,这些大臣依然可以保住家,甚至保住荣华富贵。唯一下场凄惨、需要接受审判的,怕就是他这位国王了。

    家与国的关系,从没有今天这般别扭,这般让人难堪。

    这么一想,索马里国王如何不生气,用吃人的表情,一个个盯着那些大臣,近乎是吼着说道:“都哑巴了吗?还是说,你们已经想着为新主子效力了?”

    说这话时,索马里国王心中已是起了杀机。

    战争容易让人恐惧,也容易激起人的杀戮欲望,几乎快被压力压垮了的国王,眼下就是如此,被刺激的想杀人。

    “我等忠心耿耿,还请陛下明鉴!”

    这等诛心之语,吓得一众大臣跪倒一地,战战兢兢。大臣们将头低得一个比一个低,生怕引起陛下注意,提前被砍头。

    “忠心耿耿?”国王嗤笑,“既是忠心耿耿,那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

    “唯,唯有死战!”

    一位大臣战战兢兢地说道。

    “死战?你死,还是我死啊?”国王脸色阴沉。

    那位大臣被吓得腿都软了,忙不迭地说道:“微臣该死,微臣该死!”一边说,一边不住磕头,就差屁滚尿流了。

    “哼!”

    索马里国王再不想看那些无用的臣子,转而看向一直没出声的两位异人代表,道:“你们呢,有什么办法吗?”

    异人跟国王一样,没有退路。

    在这一点上,双方是站在同一阵营的。

    不得不说,这位国王虽然贪心了点,倒是不蠢。

    阿巴迪跟艾迪德对视一眼,由阿巴迪出列说道:“陛下,我等倒是有一个想法,只是……”

    “快说!”索马里国王情绪激动,一下没听出阿巴迪的异样。

    阿巴迪见了,用眼神有意无意扫了诸位大臣一眼。

    索马里国王会意,厌恶地扫了一眼大臣们,挥了挥手,就像赶苍蝇一样,“你们都退下吧!”

    “微臣告退!”

    诸大臣巴不得离开,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国王不蠢,他也担心这些家伙给大夏王朝通风报信,这不是没可能的。

    刚巴结上一位新主子,哪有不邀功的道理。诸位大臣却不敢在此时触霉头,邀功自然重要,可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等大臣散去,索马里国王方才问道:“说吧,到底是什么计策?”

    阿巴迪却没正面回答,反问道:“陛下以为,眼下我们可有胜算?”

    “没有。”

    索马里国王语气生硬,话也说的很直白。

    先前的几次阻击战已经足以证明,双方军队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眼下更是被困在孤城中,哪里还有什么胜算。

    “那陛下准备怎么做?”阿巴迪继续追问。

    索马里国王有些生气,眼前异人实在太过无礼,听口气,根本没把他这位国王放在眼里,这哪是提问,根本就是质问。

    国王最近脾气本就暴躁,当场就要发作,只是想到王国眼下之困局,还需要异人相助,却是硬生生忍住了。

    每一个坐在王座上的国王,都不是简单之人。

    “就算不能胜,我们也要咬下敌人一口肉,大不了冲出去跟他们拼了,来个两败俱伤。”索马里国王眼中闪过一丝丝疯狂。

    国王确实是这么想的,人到绝望的时候,心中只剩下疯狂了。

    “这个国家既然不再归他统治,那就随他一同下地狱吧。”

    阿巴迪见此,眼神阴阴地说道:“既如此,那我的计策就有用了。”

    “快说!”索马里国王的耐心已经快耗尽。

    阿巴迪识趣,没有再卖关子,“陛下既然准备跟敌人拼了,何不更进一步,驱使城中百姓,作为先锋,我军则悄悄跟在后方。等百姓冲散了敌军阵型,我们再趁机掩杀过去,必能乱中取胜。”

    阿巴迪可是听说,大夏军队不会轻易杀平民。

    “这……”索马里国王听了,心惊不已,眼睛睁得老大,心脏剧烈跳动,“这,这是以百姓为鱼饵?!”

    “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