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九百一十六章 他们来了!
    喧嚣过去,夜幕降临,天边的黑幕渐次袭来,翻滚涌动着,一点点侵蚀木骨都束,直到将整座城池吞没,与荒野融为一体。

    夜风吹过,卷起阵阵恶臭,那是腐尸的味道。

    每天都有人饿死在城中不起眼的角落,炎热的天气,一两天尸体就会浮肿,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尸臭,弥漫在城市的空气中。

    夜空中有秃鹫盘旋,随时准备俯冲而下,享受一顿美食大餐。人们绝望地看着空无一物的餐桌,对头顶盘旋鸣叫的秃鹫视而不见,眼中全是麻木。

    这座白城,已然腐朽。

    漆黑的小巷中,时有狗吠传来,显示那里又在发生一场恶斗。

    争夺的或许只是一块硬邦邦的面包。

    稍倾,狗吠戛然而止,显是因为这狗“太不识趣”,以至遭了毒手。

    “倒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白天的流言,加速了城中百姓的不安跟骚动,就算黑夜降临,全城百姓依然难以入睡,互相打探消息,寻求出路。

    走投无路的百姓,已经准备强闯城门了。

    就在此时,又有一则流言在百姓中间流传,让人心惊肉跳。

    “听说了吗?西城门守将被家人说服,明天清晨时分会悄悄打开城门,放家人出城。”说这话的人声音压的低低的。

    “真的?那我们不也能跟着出去。”得到消息的人同样抑制不住兴奋心情。

    “早点准备吧,明天肯定是人挤人,那守将也不敢一直开着城门,能不能逃出生天,就这一次机会了,可千万不能错过。”

    “明白,我这就去收拾细软,连夜守在城门附近。”

    “好,城门口见。”

    类似的对话,不断在城中上演。

    如此,一股暗流悄悄成型,必将汇聚成汪洋大海,冲垮一切。

    …………

    城内黑蛇卫密探得到消息,这才感到事情不大寻常,连夜将情报送到城外。以他们的职业嗅觉,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狄青得报,顾不上休息,连夜升帐议事。

    “诸将以为,该如何应对此番变故?”狄青虽是主将,却从不独断专行,而是先问一下诸位大将的意见。

    吕布作为副将,坐在左手第一位,兼且出身禁卫军,天然就比寻常将领高上一级,凛然说道:“如果情报属实,干脆就借着这个机会杀进城中。”

    两军长期对峙已经让吕布有些不满,这种打仗方式让这员猛将颇不痛快。

    “不妥。”说话的是索马里兵团的一位师团长,“真要城门大开,到时城门附近必定挤满百姓。大军冲杀进去,怕是要陷入人海之中,挣脱不得。万一敌军在城门附近设伏,岂不糟糕?”

    吕布轻蔑地看了这位师团长一眼,傲然说道:“别人冲不进去,禁卫军一定冲的进去。管它有没有埋伏,杀了便是。”

    这话说的,当真是霸气十足。

    吕布统领的禁卫军第三军团被王上赐名“龙血战骑”,是一支不弱于虎豹骑的精锐骑兵,他这般夸下海口,倒也不算鲁莽。

    以龙血战骑之彪悍,确实有把握冲进城去。

    一旦守住西城门,木骨都束必破,此战必胜。

    那位师团长被吕布说的满脸通红,却找不到反驳之语,尴尬不已。

    就连狄青,有那么一瞬间都有些心动。两军长期对峙,对粮草的消耗是非常恐怖的,索马里境内的粮草也不是能无限搜刮。

    真逼急了,搜刮狠了,那些百姓也是会造反的。

    “这一仗,确实不宜再拖下去。”

    只是狄青生性谨慎,师团长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凭直觉,狄青觉得木骨都束城中接连发生的几件事情太过蹊跷,满满都是阴谋的味道。

    贸然进城,着实不妥。

    王上将二十万大军托付与他,狄青不敢稍有差池。只是这般硬生生地回绝吕布的提议,又有些不妥,让狄青很是有些犯难。

    好在索马里兵团中也有眼力劲强的将领,眼见主帅皱眉不语,就猜到是不同意吕布的提议,只是不便明说,驳了吕布的面子。

    这种时候自然要他们这些手下出面解围,出列说道:“将军所言不无道理,龙血战骑也确实战力无双,足以冲进城内。”

    听到这,吕布暗暗得意,脸上的表情都快藏不住。

    “只是一点,这般做会造成大量平民伤亡,而且极易引起城中混乱。王上命我等前来攻城,要的是一座完好无缺的巨城,而不是一座民心尽失的荒废城池。因此末将以为,冲击城门一事,还需慎重。”这位师团长说的比较委婉。

    吕布听了,神情一滞。这员猛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王上一人。真要坏了王上大事,他吕布可担待不起。

    “这……”

    对方搬出王上压人,吕布却是不好再辩驳,只是满脸的不甘心。

    狄青赞赏地看了那位师团长一眼,让对方心中一激灵,暗自兴奋不已。

    安抚好手下,狄青转头看向吕布,笑着说道:“这样,将军还是准备一支三千精骑,明日看情况再做决定,如何?”

    吕布也非不识好歹之人,话说到这份上,只能点头同意。况且真要对城门冲锋,吕布也没有百分百把握,也就不再坚持。

    议到这,还是没说出个解决之道来。

    狄青却是已经拿定主意,道:“我看这样,我们连夜在西面清出一个口子来,引导出城的百姓转移至大军后方,再在后方设置几个大的粥棚,免费供应热粥。这样的话,这些百姓应该不会胡来。”

    木骨都束除了东面临海,其余三面都被大夏军队团团围住。中军营帐就设在西面,跟东面海上的大西洋舰队遥相呼应。

    百姓想要出城,势必要穿过大夏军营地,故而要提前预备好。倘若让百姓乱哄哄一口气冲出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饥肠辘辘的百姓而言,热腾腾的粥,就是一个绝佳的“诱饵”,引导百姓赶往大军指定地点集结,不至于乱作一团。

    不得不说,狄青的设想出发点还是好的。

    只是一些事情往往会处于人的预料,让人措手不及。

    “这个主意好!”

    其他将领跟着点头赞同。

    狄青神情突然一肃,跟着说道:“放百姓出城是一回事,可也不能马虎大意,更不能让索马里国王混在百姓中,悄悄溜出城外。”

    摩洛哥一战,摩洛哥国王就是混在百姓中逃走的,逃到邻国阿尔及利亚,还组建了一个流亡王国,给朝廷带来不少麻烦。

    至今余波不断。

    这一仗,狄青自然不能重蹈覆辙,如果再让索马里国王跑了,那他狄青怕是要被其他将领笑掉大牙。

    “既然开了口子,就要设立关卡,对出城百姓进行一一盘查,严防可疑人物混入人群之中,浑水摸鱼。”狄青吩咐道。

    “诺!”

    军议结束,军营就行动起来。

    对随军携带大量工匠的大军而言,做这些事情并不如何费力。唯一麻烦的,就是要连夜清走一些军营。

    大军驻扎,军士是非常容易紧张的。

    往往一个风吹草动,就可能引起营地骚动,更何况是连夜移营。倘若不是大夏军队训练有素,狄青还真不敢这么做。

    就算这样,也一直忙到后半夜,方才告一段落。

    ************

    八月四日,木骨都束西城门。

    天刚蒙蒙亮,西城门附近就已经聚集起成千上万名百姓。

    百姓并不傻,在城门打开之前,并未大大咧咧地出现在城门附近的街道上,而是一个个躲在附近的民房中。

    他们担心,那守城将领见到这么些人,不敢放行。

    寂静的街道看似空无一人,实则被无数双眼睛默默注视着,尤其是那城门,更是全城焦点。

    倘若目光真能聚焦,那城门怕是要被点着了。

    木骨都束临海,每天早晨都有薄雾。稀薄的雾气在寂静的街道上下腾飞,朦朦胧胧,很好地掩饰了房屋中藏着的人群。

    每座房子里都是人挤人,就连房梁上都坐满了人。

    为了出城,很多人就在房梁上蹲了整整一个晚上,连觉都不敢睡。大家都在等,等那城门守将的家属到来。

    直到早上七点,街道上依然空无一人。

    “怎么还没来,不会消息是假的吧?”有人开始担心,毕竟只是一个传言。

    也有人开始祈祷,“不会的,一定会来的。”

    那一家子人,到一下成了全城的希望。

    就在人群焦虑不安时,寂静的街道上突然传来独轮车跟石板路碰撞的声音,吱吱呀呀,在空旷的大街上颇为引人注目。

    人群一震,探头向门缝外望去。

    果真见到一行人推着独轮车,带着行李,悄悄地往西城门而去。

    “是他们!”

    “他们来了!”

    “他们真的来了!”

    人群一边迅速传递消息,一边按耐住心中的兴奋,一些人紧张的甚至说不出话来,喉咙阵阵发紧。

    望向那家人的目光,简直就像看上帝一样。

    所有人蓄势待发,就等着城门打开的那一刻,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城门,逃出升天,逃离这个让人窒息的人间炼狱。

    雾气,开始慢慢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