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朝中新贵
    山海城,夏宫。

    御书房内,欧阳朔首先见的是云南总督白桦,以示亲厚。

    两人是老朋友了,白桦终于得偿所愿,当上总督,总览一行省政务,虽无绝对的军权,但跟春申君等人的权势也已相差无几。

    总督者,统辖行省事物,综治军民,统辖文武,管辖官吏,修饬封疆。如此也就意味着,地方警备部队以及预备役部队均受总督辖制。

    至于驻扎在行省境内的野战军,则不在总督管辖范围之内。

    虽如此,行省总督也算得上是最高一级的封疆大吏了,是在王朝文武分治的大背景下,少有能监管文武的朝廷重臣。

    白桦熟知云南,欧阳朔自不会耳提面命,仅提了提暂时划归云南总督衙门直接管辖的钢城,希望总督府加大对钢材的支持力度。

    倒是白桦主动问起,道:“枢密院下令,让总督衙门筹措粮草物资,可是朝廷近期要对【川北城邦】用兵?”

    欧阳朔摇头,白桦这次却是猜错了。

    自帝尘安排人毒杀张仪,欧阳朔就动了教训【炎黄盟】的心思。邯郸城山高路远,欧阳朔暂时拿帝尘没办法,只能将目标锁定临近的剑侠城。

    这一次非斩去【炎黄盟】一臂不可。

    欧阳朔也不隐瞒,笑着说道:“不是【川北城邦】,是蜀地剑侠城。”

    早在索马里国战开始之前,军机处就已经在制定一项庞大的军事计划,调动的资源可不仅是王朝大军,涉及诸多盟友。

    毋庸置疑,【山海盟】跟【炎黄盟】的每次交锋,不管是谁挑起的,不管牵涉到谁,最终都将演变成联盟跟联盟之间的交锋。

    打剑侠城,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做好万全之准备。

    白桦一惊,“要跟那边正面交锋了吗?”

    作为前【山海盟】的一员,白桦是既渴望跟【炎黄盟】正面交手,又有些担心。双方真正开战的话,可就彻底不死不休了。

    欧阳朔点了点头,道:“凤舞跟我提过,说【炎黄盟】最近又在酝酿什么大计划,看来他们还没死心。他们频频挑衅,也就别怪我狠辣无情了。”

    此前欧阳朔抱着以和为贵的想法,并不愿真的彻底跟【炎黄盟】开战,以免白白消耗中国区的整体实力。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可帝尘等人不断搞一些小动作,让欧阳朔清醒地意识到,作为世家,帝尘,包括他们背后的家族,早已将家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虽然说联邦设立,地球上早已没了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可游戏世界对国家版图的再现,依然会激起玩家血液中流淌的家国情节。

    而这种家国情节,世家没有,或者说他们不想有。

    【白银之手】更是一个超越国家界限的组织,眼中只有家族利益。正如古代门阀一般,任凭朝代更替,而世家不灭。

    因此欧阳朔即便收手,帝尘他们也不会屈服,总想着怎么去遏制大夏。

    意识到这一点,欧阳朔哪里还会手软,不将他们打疼,打残,帝尘他们还真以为,游戏世家依然由世家主宰呢。

    白桦默然,“也好,是该做个了断了。”

    欧阳朔倒没白桦这般乐观,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帝尘他们这些大家族不是那么容易一下就能被斗垮的。

    还在现在还只是盖亚四年,欧阳朔有的是时间。

    临走前,白桦说道:“放心吧,云南那边,我帮你盯着。”

    欧阳朔点头,得此一红颜知己,夫复何求。

    …………

    送走白桦,川南总督范仲淹走了进来。

    “微臣拜见王上!”

    范仲淹行了一个大礼,难掩激动。

    此前角逐桂林郡守时,范仲淹跟浔州郡守鲍叔牙有过一次暗地里的交锋。范仲淹虽然胜出,但是他却隐隐感到王上的那一丝疏远之意。

    范仲淹哪里想到,此番提拔川南总督,王上还是选了他。这么一来,范仲淹到真有一股感激涕零的意味。

    其中滋味,着实复杂。

    欧阳朔却没那么多感慨,收放之间,全是帝王之术尔。

    三两年间,范仲淹虽然有变化,可欧阳朔的变化却是天翻地覆。

    今日之欧阳朔,早非当日小小的山海村领主,而是雄踞一方,领袖群伦的世界级领主,大夏王朝至高无上的王。

    如果说范仲淹刚来领地时,欧阳朔要虚心求教,以半师之礼侍奉范仲淹这位名臣,学习为官之道;那么如今之欧阳朔,已能绝对的主导君臣关系。

    范仲淹亦如此,早已以纯粹的臣子自居,不敢作他想。

    君臣二人的一番谈话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全部围绕川南行省的规划。按明清之制,川南行省算是直隶行省,地位非同一般。

    清朝的直隶总督,更是八大总督之首。

    但是在大夏王朝,欧阳朔并不准备特意突出川南行省的地位,川南总督跟其他总督一样,也没加封其他头衔。

    按大夏官制,行省总督为正三品。

    倘若欧阳朔要提升某个总督的品级,可在行省总督之外,挂四大院副大臣乃至四大院大臣衔,擢升为从二品,乃至从一品大员。

    此等做法跟清朝总督挂兵部尚书衔是一个意思,领一个虚职,提升总督品级与待遇,让总督在地方更能便宜行事。

    四位总督刚刚上任,还没做成什么让人信服的政绩,又怎会有此待遇。

    …………

    接受完范仲淹的述职,已是十一时许,霍光跟荀彧两位总督的述职只能安排到下午。

    中午,欧阳朔在王宫设宴,款待四位新任总督。

    对总督们而言,这是一种无上荣誉,彰显四人朝中新贵之身份地位。

    朝中文臣何止百千人,自内阁阁老、四大臣以及副大臣、鸿胪寺卿以及御史大夫之下,地位最高者就是他们四位总督了。

    甚至以实权论,总督仅次于阁老以及四大臣。

    因此四人是朝中名副其实的新贵,王上跟前的大红人。

    …………

    午宴过后,欧阳朔小憩一会儿,跟着接见岭南总督霍光。

    霍光的上位,让霍氏兄弟二人再次成了朝廷瞩目的对象。兄弟二人,一位在军中位列禁卫军统领,一位在地方任总督,均可谓位极人臣。

    如此之荣耀,又怎么会不招人眼红。

    下面的流言蜚语自是不少,甚至御史台都要弹劾霍光,说霍光在历史上就是一位权相,行过废立之事,野心勃勃,不可忝居高位云云。

    这弹劾被欧阳朔压了下来。

    历史上的霍光虽以权臣摄政,可身死不久,霍家一族就遭到满门抄斩。此等血泪教训,想来霍光不会不被触动。

    再者欧阳朔也不是被霍光迎立汉宣帝,作为开国之君,威压四海,试问有哪位权臣能跟欧阳朔对抗?!

    不管是谁,但凡有一点这样的心思,都将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霍光是聪明人,历史上走上权臣之路也是时势造英雄,此番到了荒野,到了大夏,是断不敢有此心思的。

    欧阳朔见霍光,主要就是要安抚这位重臣,让霍光不要有顾忌,在岭南行省放手施为,一展抱负。

    霍光听了,感激涕零。

    …………

    最后一位述职的就是闽南总督荀彧。

    对任命中遭遇的波折,荀彧怕是已经知晓,表面上却看不出一丝破绽,养气功夫当真是一等一的好。

    君臣二人自也不会在意这些小节。

    欧阳朔对荀彧的交待,除了叮嘱跟大隋的贸易,主要还是提了提,希望荀彧发挥他在世家中的影响力,为朝廷多招揽一些三国人才。

    比如郭嘉,比如荀攸。

    眼下之大隋已经有容纳世家大族之实力与度量。

    荀彧听了,点头应下。此番他被擢升为闽南总督,足以证明王上的诚意与胸襟,荀彧也觉得,察该告一段落,那些人也该出山了。

    如此,自然是君臣尽欢。

    …………

    述职结束,四位总督不会立即离开王城,因为总督的任命虽然下来了,可总督衙门眼下还只是一个空架子。

    像云南总督白桦跟闽南总督荀彧二人还好,行省治所就在原先的任职地,行事起来多少方便一些。

    范仲淹跟霍光就惨了,异地赴任,人生地不熟。

    四位封疆大吏须暂时留在王城,配合内阁做好总督衙门的搭建工作。欧阳朔早跟内阁打过招呼,调配总督衙门之属官,总督有举荐之权。

    为了让总督衙门更好,更顺畅地地运作起来,四位封疆大吏自然要调几位称心如意的部下到衙门办差。

    除了配合内阁选官,四人即便已是封疆大吏,此番好不容易回一趟王城,少不得也要到朝廷各衙门拜访一二,套套关系,拉拉近乎。

    人情往来,在官场绝非不必要,尤其是地方官跟京官之间的互动。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

    总督衙门未来的施政,哪里又绕得开朝廷各衙门。

    欧阳朔对此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不存在受贿,他就不管。

    想来四位总督都是人精,不会做什么糊涂事。真要做了,还有山海卫跟御史台这一暗一明两大机构盯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