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九百四十一章 血战龙骧
    魏延选择的出击时机非常毒辣,这会儿龙骧军将士一大半已经进了城主府,正跟残余的警备部队厮杀在一起。

    呼啦啦三万剑侠城大军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将城主府围的水泄不通。魏延有把握将龙骧军悉数围困在城主府内,来个瓮中捉鳖。

    可惜魏延还是小看了龙骧军,小看了来护儿。

    刚一听到剑侠城大军的动静,来护儿就做出反应,“不好,有埋伏。”此时的来护儿心中虽然一颤,表情倒是镇定自若,很是有一股大将风范。

    “来人!”

    “在!”有亲卫出列。

    “通知进了城主府的部队,立即撤出来。”来护儿的军令有些出人意料。

    “诺!”

    “将军?”跟在来护儿身边的副将有些不解,问道:“既然敌人有埋伏,我们为何不干脆撤到城主府,来个坚守不出?”

    来护儿摇头,“来不及解释了,吩咐下去,让还在外面的部队立即结阵,守住城主府大门,以便部队顺利撤出来。”

    “诺!”副将按下疑虑,转身开始布置。

    此刻留在城主府外面的龙骧军,除了跟随来护儿的两百亲卫,只不到两千余人,剩下的都冲进城主府了。

    来护儿见此,手持铁枪,居于阵中,随时准备上阵杀敌。

    不进入城主府,来护儿自然有考量。

    一则敌人既然设下此等陷阱,来护儿料定城主府内没什么粮草。先锋部队虽然人人带着军粮丸,可一路急行军也基本消耗殆尽,支撑不了几日。

    没了粮草接应,如何坚守。

    二则因为急着抢头功,先锋部队一路急行军,已经跟后续部队脱节。想要固守待援,怕是没那个机会。

    因此,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趁着敌军包围圈还没彻底成型,杀将出去,退守甘洛关。

    至不济也能一路撤退,跟主力部队汇合。

    短时间内能想通其中关窍,还能立即实施,来护儿不愧是一代名将,虽然犯了急功近利的错,好在没有一错再错。

    来护儿布置的功夫,魏延大军已是围了上来。

    “放箭!”

    魏延也是眼光毒,见敌军守在门口,隐隐猜到敌军打算,眼见敌军要守在门口无法移动,魏延自然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一时间,茫茫箭雨向门口附近的龙骧军当头罩下。

    “举盾!”

    来护儿见招拆招。

    “刷”的一下,以两百亲卫为核心,龙骧军战士用手中盾牌组成一道盾牌墙,挡住落下的箭雨。

    虽如此,依然有人中箭。为了减轻负重,无论是刀盾兵还是长枪兵,配备的都是木制盾牌,因而并不能百分百挡住箭雨。

    “坚持住!”

    来护儿倒是镇定,这会儿已经陆续有部队接到命令,开始往门口撤。

    对面的魏延见了,也不气馁,当即下令:“骑兵冲锋!”

    “冲!”

    两队重装骑兵接令,在街道上发起冲锋,一头扎进龙骧军阵中。踏踏的马蹄跟青石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街道上显得异常响亮。

    “长枪准备!”

    来护儿是见惯大世面的,自然不惧。

    “杀!”

    龙骧军战士得令,“刷”的一下,一杆杆长枪自盾牌间隙刺出。

    “轰!”

    高速冲锋的重装骑兵如钢铁洪流一般,凶狠地冲进龙骧军阵中,战马跟盾牌相碰撞,长枪刺出,长刀出鞘,鲜血四溅。

    一时间,人仰马翻。

    “顶住!”

    在骑兵冲锋面前,强悍如龙骧军也被冲散阵型。

    好在阵型虽散,却散而不乱,龙骧军将士自发结成一个个小战阵,跟来犯骑兵厮杀到一起。

    来护儿见此,一拍胯下战马,跟着杀将出来。

    好一员猛将!

    但见来护儿骑着战马,手持铁枪,或刺或扫,或劈或挑,铁枪刺到谁,谁绝难活命,铁枪扫过,立即倒下一大片,在阵中是大杀四方,犹如一尊杀神。

    眼见军团长如此威猛,龙骧军战士热血沸腾,士气大振,刚被冲散的阵型竟有再次聚拢之势,当真可怕。

    远处的魏延见了,心中一凛,认出这员猛将定是大夏左前锋来护儿。观此人身手,魏延虽自筹武艺了得,却比之不及。

    想到这,魏延转头对身边弓箭手说道:“能否将那人射落马下?”

    弓箭手有些作难,苦笑说道:“将军您看,对方身穿明光铠,将自身包成一个铁疙瘩,就算射中,怕也不济。”

    魏延了然,羡慕地看了来护儿身上的明光铠一眼。

    虽说盖亚放开了对各种武器装备的限制,荒野领地装备迎来一轮大爆发,但是限于工匠水平,像来护儿身上穿的武将级明光铠依然是稀罕物。

    两人说话的空当,渐渐有龙骧军战士自城主府退了出来,融入战阵之中,跟剑侠城骑兵厮杀到一起。

    见此,魏延下令,“传令其余各部,朝门口聚拢,围歼敌军。”

    既然无法将龙骧军围在城主府,魏延准备刚正面了。三万对七千,魏延不认为这一仗会输。

    “诺!”

    接令,浩浩大军如潮水一般,朝城主府正面涌来。

    就算以城主府两侧干道之宽敞,也被茫茫大军挤的是水泄不通。龙骧军就算想撤离甘洛城,也要面对三面夹击。

    于此同时,魏延招来弓箭手部队带队将领,悄悄吩咐道:“带着你的人,爬到街道两侧屋顶,随时待命。”

    弓箭手将领得令,眼中精光一闪,抱拳说道:“末将明白!”

    “跟我来!”

    一声令下,四千余名弓箭手当场散去,消失不见。

    …………

    来护儿眼见街道上敌军越聚越多,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这一仗怕是要栽了!”

    此番就算能突围而出,部队怕也是要损失惨重。一想到这,来护儿心中就愧疚不已,此战一败,他实无颜面面对龙骧军将士,面对王上的信任。

    甩了甩脑袋,来护儿按下心中杂念,眼下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最紧要的是尽可能地带着儿郎们杀出去。

    “这个仇,某记下了!”来护儿暗暗下定决心。

    眼见通往城门口的大街上,敌军越聚越多,副将也有些焦急,对来护儿说道:“将军,我们先突围吧,不能再等下去了。”

    来护儿问:“还有多少人没撤出来?”

    “还有两千余人,有的是被城主府的敌军警备部队缠住了。”副将语气越发焦急,道:“将军,撤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来护儿面无表情,摇了摇头,道:“我绝不会抛下儿郎们独自撤离,传令前军,让大家再坚持一下,等部队全撤出来再一起突围。”

    “将军?!”

    眼见主将如此顽固,副将很是不解。

    来护儿语气一冷,肃然说道:“这是军令!”

    副将见了,无奈叹息一声,大声说道:“谨遵将令!”军令如山,在大夏军中,还没有谁敢公然违抗军令。

    军法无情。

    来护儿本就是护短之人,此番冒进全是他指挥失误之故,如此,来护儿更不会抛下将士们独自撤离。

    这道坎,来护儿迈不过去。

    虽然选择继续坚守,最终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可有些账不是能仅用数字计算的,它还要加上人心跟军心。

    听到主将不愿放弃还没撤出来的弟兄,门口奋战的龙骧军将士心中一暖,一个个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

    “龙骧!”

    “杀!”

    “龙骧!”

    “杀!”

    这便是龙骧军的军魂了,嗜杀,却绝不无情。

    就在这一刻,来护儿才真正得到龙骧军将士认可,融入到这个集体。来护儿见了,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等到龙骧军将士悉数自城主府撤出,在魏延布置下,城主府门前街道以及左右两侧的街道,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剑侠城大军。

    水泄不通。

    来护儿见了,却是豪情万丈,骑在战马上,挥动铁枪,大声说道:“儿郎们,随某杀出去,刺穿他们!”

    “杀!杀!杀!”

    幸存的六千余名龙骧军战士凝聚在一起,升起一股无可动摇的钢铁意志,一道道杀气喷发出来,凝聚成一道道不可见的杀意。

    血色红云,在城主府上空悄悄凝结。

    远处的魏延见了,神情凝重,喃喃自语:“天底下竟有此等铁血之师!”魏延早就听完大夏军凶悍,今日得见,方知所言非虚。

    有如此大军,大夏当真令人畏惧。

    “也就难怪主公一提到大夏,提到那位夏王,就控制不住情绪。”

    魏延若有所思。

    转眼之间,六千龙骧军成战斗阵型,犹如一柄尖刀,义无反顾地刺入剑侠城军阵之中,掀起滔天杀戮。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刚一接触,最前面的剑侠城大军竟然如豆腐一般,一击即溃。

    “土鸡瓦狗尔!”

    来护儿豪情满怀,位于军阵最前方,乃尖刀之刀尖。

    此等威势,让整个剑侠城大军都为之一滞。诺大的街道,竟然有那么一刻,突然变得寂静无比,独留下来护儿的“猖狂之语”。

    魏延见了,脸色难看无比。

    来护儿此言,简直是对剑侠城大军,对他魏延最大的羞辱。

    “弓箭手准备!”

    魏延眼神冷冷的,再无一丝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