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在劫难逃
    永仁城头。

    王猛对联军的一番调整,悉数看在白起眼中。

    这点伎俩如何难得住白起,当即发号施令:“赵破奴!”

    “末将在!”

    “即刻收拢一支可战之兵,在南城门附近集结,等候军令!”

    “诺!”

    赵破奴领命而去。

    一番大战下来,龙骧军也折损六千余人,好在敌军已经全面停止攻城,除了留下一部镇守南城墙,剩下的部队均被赵破奴收拢,足足有三万余人。

    白起接着传令:“擂鼓!”

    “诺!”

    “咚!咚咚!”

    这是永仁城头第一次响起战鼓声,却不是为守军将士准备的,急促有力的战鼓声传到城外,传入正在杀敌的禁卫军将士耳中。

    还在厮杀的禁卫军听到战鼓声,精神一震,尤其是恶来会同几位师团长更是心中一喜,纷纷传令副将:“时刻注意城头旗帜。”

    “诺!”

    原来白起跟恶来早有交待,在大军陷入僵持时,白起会亲自在城头,居高临下,用旗帜来指挥城外禁卫军。

    禁卫军在混乱的战场厮杀,视线未免受阻,即便以禁卫军之纪律,也可能出现掉队或者行军路线错误。

    一个不慎,甚至可能中了联军的伏击。

    有白起这一招,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白起居高临下,整个战场一览无遗,兼且白起又有高超的指挥调度水平,能根据战场变化,灵活指挥军队攻击哪个点,避开那个点。

    说白了,白起就是禁卫军的眼睛跟大脑。

    有了白起的指挥,城外禁卫军只管按照军令行军杀敌即可,其余什么也不用管,这正和禁卫军心思。

    如此两相配合,事半功倍矣。

    果不其然,在白起的调度下,王猛费心设置的防御军阵被禁卫军轻松绕开,直接杀入联军后方,让刚刚平息下来的联军再次阵脚大乱。

    溃败的联军本就是一群惊弓之鸟,倘若有盟军挡着,给他们时间恢复,尚可一战,可刚喘口气,那群杀神又杀将而至,如何不胆战心惊。

    谣言开始在军中蔓延看来。

    最开始还是什么“大夏军自北方偷袭,兵力十万”,慢慢演变成“大夏军设下圈套,总兵力达三十万”。

    偏偏,将士们对此还深信不疑。

    否则的话,敌军又怎么会将他们打的如此狼狈不堪呢?

    “再没有比这个更准确的消息了。”将士们一边逃,一边信誓旦旦地说道。惟其如此,他们才能逃的心安理得。

    至于那一万执法队,在汹涌沸腾的军阵中,已是无法稳住大局,甚至自身难保,因为杀神白起已经注意到他们了!

    面无表情的白起就像一位高明的外科医生,禁卫军就是白起手中的手术刀,对联军进行精准切割与分解。

    打掉哪支部队,能肢解敌军防线;打掉哪块堡垒,能撕开敌军缺口;攻击哪个位置,能给联军造成最大杀伤。

    对此,白起是一清二楚,神目如电。

    相比之下,王猛的指挥与应对就显得非常苍白,眼见联军乱成一团,王猛已然失去了对军队的掌控。

    联军的全面溃败再无法避免。

    最先撤的依然是【萧盟】的异人部队,这些玩家最开始逃只是本能地出于保命,现在逃,却是被血腥的战场整的差点崩溃。

    试想一下,一位基本只跟怪物、山贼打交道的冒险玩家,身处如此嘈杂,如此血腥,如此混乱的战场,前后左右密密麻麻都是人,因为太过混乱,他跟队友也走散了,身边都是一些不认识的联军士兵。

    想到身后的杀神随时可能杀过来,如何不心惊胆寒。

    这种时候他还管什么大局,谈什么胜利,还是趁早逃命去吧。有了今天的这一番经历,这玩家是再也不愿涉足战场了。

    还是安生地跟怪物、山贼玩一玩单挑的游戏,来的实在。

    异人部队的溃逃,成了联军全面溃逃的催化剂,一场谁也拦不住的溃逃在永仁城外上演,煞是壮观。

    放眼望去,永仁城南郊,绵延数百里的土地上,漫山遍野都是丢盔弃甲的士兵,一个个不要命地往南逃窜。

    粮草物资、攻城器械,甚至是武器铠甲,统统被遗弃在战场。

    联军指挥部所在的小山头,则冒气滚滚浓烟。那是王猛在撤离前,下令将营帐,连同行军资料,一把大火烧了干净。

    好在王猛还有点良心,撤的时候将萧念影放了。

    白起知道大局定鼎,却依然不满足,他要继续扩大战果,传令:“传令赵破奴,立即出城,率部追击。”

    “诺!”

    稍倾,联军没拿下的南城门从里面打开。

    早就蓄势待发的三万龙骧军如猛虎出闸,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配合依然在杀敌的禁卫军,对联军展开围剿。

    一路追杀下去,俘虏不计其数。

    这一追一逃,转眼就到了夜里,却是再无法行军。

    无论是追的,还是逃的,都赢得宝贵的喘息之机,停一停,休息一下,顺便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能。

    悲剧的联军将士突然发现,粮草辎重早就丢的一干二净,哪里还有吃的。没奈何,接点河水填一填肚子吧。

    这一夜,注定无人入睡。

    王猛还算一位有责任的将领,没有急着自裁谢罪。他深知,越是这种时候,作为全军统帅,他越要肩负起责任来。

    趁着夜色,王猛派出一支支亲兵,尽可能地收拢残部,汇聚到一起,形成合力。因为王猛知道,大夏军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只要天一亮,那群恶狼就又会追上来。

    稍稍冷静下来的联军将士,自个儿也整不明白,白天为何会逃的那样疯狂,那时的他们,脑中什么也不想,只有一个念头。

    “跑,一个劲地往南跑!”

    等到清醒过来,一个个羞愧不已,这哪像是一支正规军啊。

    接到统帅发出的召集令,大部分将士还是选择了跟统帅汇合,不为别的,就以最现实的考量,这也是保命的最好办法了。

    不要忘了,他们现在可还处在大夏境内。

    散兵游勇是逃不过大夏追击的,唯有团结在一起,才有活命的机会。

    王猛,再次成了联军的主心骨,就连【萧盟】的玩家也没有独自离去。没了大军庇护,他们也没信心逃回大理。

    问题是,恶来、赵破奴等大夏将领,又岂会让王猛如愿。

    就在王猛派出联络小队时,恶来等人也没闲着,派出精锐骑兵,连夜突袭,对联军不断骚扰,让其无法安生。

    每次大夏骑兵来袭,不管数目多少,已成惊弓之鸟的联军只会拔腿就跑,根本没想过要就地抵挡。

    这一夜,本就厮杀了一天的联军残部,被大夏铁骑折磨了整整一夜,根本就没睡上一个好觉。

    一大早,一个个眼中全是血丝。

    而这,不过是噩梦的开始。

    天刚蒙蒙亮,大夏军就追击而至,再次掀起杀戮。

    攻击重点,正是王猛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联军,在恶来亲自率部冲击下,再次四分五裂,溃散开来。

    王猛见了,心中满是绝望。

    两路大军在东川郡荒野,展开一场生死大追逐。

    联军残部不断被宰割,或者干脆投降,战俘数量成倍增长。

    如此这般,一连持续了两天两夜。

    到了第三天上午,残余的联军终于跑到边境,眼看就要进入大理郡境内。能走到此的联军,已不足六万之数。

    “呼,总算是逃过一劫了!”

    联军将士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紧绷了一路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军阵中,王猛、小木陀、萧念影等人赫然在列,被亲卫牢牢护着。只是他们脸上再没了出发时的意气风发,一个个狼狈至极。

    萧念影更是心如死灰。

    一场大战下来,【萧盟】十万大军已不足三万之数。

    仅是死亡赔偿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真要一一补偿,【萧盟】唯有破产一徒。更不用说此番大战,让【萧盟】整体实力大损,怕是无法维系大理王城霸主行会的地位。

    一场天大的危机,已经向萧念影,向萧家,向【萧盟】当头罩下。

    仅凭萧念影,绝难抗下这危机。支撑萧念影走到现在的,是那一丝期望。此番出征皆因【炎黄盟】而起,他们不会对【萧盟】不管不顾的。

    【萧盟】可不是寻龙点穴那样可被【炎黄盟】随时抛弃的棋子,萧家是【白银之手】的一员,不容挑衅。

    只是这一仗,终究是败了。

    大军来到边境,大理禁卫军统帅突然皱眉,对王猛说道:“将军,这边境是不是太安静了一些?”

    王猛一怔,也反应过来,道:“确实太安静了一些。”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路走来,王猛总感觉,好像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被他忘了。

    “让全军戒备!”王猛本能下令。

    小心驶得万年船。

    见此,小木陀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说王将军,你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一些,被大夏军吓成惊弓之鸟了吧?”

    话音刚落,边境两侧的树林中,突然响起轰隆隆的马蹄声。

    王猛听了,脸色瞬间煞白,他终于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事了,“该死,我怎么会忘了,大夏虎豹骑可是一直没在东川郡现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