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魔潮起时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幽影獒犬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有光明就有阴影,有幸福就有痛苦,有善良就有罪恶,金盾有正反,纸张有内外,而位面也同样有表里。

    如果说正常的位面享受着阳光和风雨的照射,是表面,那么在位面的背面就有看不见日月星辰的漆黑穹庐,就是里面,也就是阴影界。

    阴影界,又被成为幽影界,它是与主位面相连并共存,泛着幽光的阴暗层面,它和已知存在的任何位面接壤,所以位面旅行者可以通过阴影界为跳板,进行迅捷的远距离跳跃,访问其他位面。

    阴影界充斥着黑与白的对比,单调乏味,色彩已为周遭的环境感染,如寰宇一般暗淡,但从另一方面看,它又呈现出和主位面十分相似之处。

    通常,幽影界的地理地貌类似于主位面,如果某法师从一片树林进入幽影界,她首先看见的是一片与之相对的幽影树林,如果他从水下进入,也会出现在和海洋一样扭动的幽影海中,他的水下呼吸术仍旧有效。

    不过,尽管有地标可以辨识,但最终标示的精准地图却毫无用处,若是某旅行者以行影术来到了一片山脉,他下次再来时,山脉还在,但一座座山峰却变换了位置。

    故此,精准性在阴影界是绝对无法依赖的。

    虽然暗淡无关,但阴影界也同样有很多微光植物,他们甚至自身还能散发光芒,照亮世界,也同样有很多邪恶的阴影生物将之视为家园和居所,夜影,不死幽魂,阴魂,幽影獒犬还有各种怪物,让整个幽影界充满了杀戮和竞争。

    它是暗与力量的阴毒之境。

    它是痛恨光明的隐秘之地。

    它是渺远未知的荒凉边土。

    它更是凡人不应该涉及的恐慌密地。

    沐恩脑海中闪过的是黑白教院秘密图书馆内,一本书名为《位面手册》中关于阴影位面的介绍,两相比较,让他越发的感觉自己是被拉入了主位面的另一半,阴影位面。

    以另一个世界的知识,沐恩有些无法理解阴影界存在的形式,但第一时间,他想到就是自己糟了亚门纳尔的暗算,能悄无声息的将自己拉入阴影位面的,或许可以说,他是最可能的。

    可再回头时,他看着一边抽噎,一边将巨斧提起,脸上带着茫然的牛头怪,他就感觉这又不太像是巫妖的手笔。

    九级法术被称为禁咒系法术,已经牵扯到了一丝位面规则的借用了,其本身就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如果不是寒冰之王亚门纳尔恰好选择的是具有‘时间停止’效果的法术,如果不是沐恩本身在‘空间和时间’上,有极其诡异的天赋能力,这一战他或许会赢,但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可他不相信,亚门纳尔在维持迷宫术之外,还会想办法将他拉入阴影界,效果重合的事情需要做两遍吗?

    另一个,虽然已经掉落下了传奇阶位,但亚门纳尔作为超凡巅峰施法者的实力仍旧无比可怕,准确说,他已经不能用超凡来掂量了,能够使用九级法术就是明证。

    但如果对方真的还有这余力,那还不如再放个九级法术,来的干脆果决。

    可如果不是巫妖的后手和布局的话,也就是说又有其他人盯上自己了?

    说来,在这远离玫瑰城堡的巴赫侯爵府,确实是一处极好的机会,可这一次又是谁出手呢?能将自己拉入阴影界,这能力倒是不一般了?

    如此想着,沐恩却敏锐的听到了远处的喊杀声,似乎有人在战斗,有武器的碰撞声,有野兽的嘶吼声,有惨叫声,有错乱的脚步声。

    他能分辨出这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是向着这边奔逃。

    沐恩偏头,微微思索,下一秒身形就化为一道道残影,冲了出去……

    @@@

    这是一处极长的回廊中,由白色大理石雕花柱石支持,一面是被粉刷的雪白的墙壁,一面是绽放着火红玫瑰的花园,若是平时,站在被擦拭的光可鉴人的通道上,感受着空气中的弥漫的芬芳,那是一种享受。

    可此时,暗紫和殷红的血液混杂将地面染成了乌七八糟的颜色,怒吼和咆哮声更是打破了原本的安宁,玫瑰的芬芳已经被鲜血的腥臭所覆盖。

    战斗的一方是一种外貌类似狼狗的阴影生物,它们至少有半人的身高,全身紫色皮肤却不见半点毛发,勾勒出的是一块块凸起的肌肉,它们的四肢壮硕发达,乌黑的利爪可以轻易的在岩石地面划出一道道口子。

    它们有食肉动物标志性的满嘴獠牙,呜咽咆哮时,喜欢将那满足利齿都展露出来,看起来异常凶恶,那高耸的眉骨显得双眼幽深了许多,但是不是乍泄的血色凶光,表露出的都是嗜血的兴奋。

    这是……幽魂獒犬!

    幽魂獒犬是阴影界最常见的一种生物,虽然不会说话,但智慧不低,聪明的甚至能够听懂语言,他们以部落的形式生存,最强壮的可以为王,通过决斗产生。

    他们虽然看着强壮,但最喜欢的却是在阴影中的袭杀,‘融入阴影’是他们天生的能力,但每次持续的时间都不长,而当一群幽魂獒犬一起行动时,那时隐时现的变换身姿就足以让他们的敌人头疼。

    更可怕的是,在獒犬群体中,有不时划过的雪亮刀锋,那几乎是虚无中陡然出现一截剑刃,或诡异背刺,或死角突刺,或急如骤雨,或如流星瞬闪。

    总之,虽风格不同,但一击之后,他们也不管结果,一闪而逝,只留下半空中应和着犬吠的‘桀桀’怪笑,和那近乎扭曲的……面甲!

    这是假面刺客!!!

    而作为他们的敌人,奈泽尔和小维纳尔领导的护卫战士们则在如同潮水一般是兽群中突进,由小维纳尔领头,再加上八位守护战士组成了一个锋矢阵型,在兽群中艰难的前进。

    小维纳尔的战力极为狂暴,作为在战场上成长起来强者,他的一招一式中充满了一种‘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疯狂。

    那战剑大开大合,几乎不管敌人的攻击,只一下一下的沿着自己的想法去横披竖斩,却又逼得对方不得不抵抗或者躲避。

    而且,他虽然用的技能不多,但每一剑都会产生诡异的爆炸力量,往往看着没什么,但只要一接触,那力道炸裂之下,不仅仅能够崩散敌人的力量,更带着偏转,击退,眩晕等等效果。

    这就是斩裂剑客的特点,他们主修的就是这一股子爆炸的力道,他们也相信只要是能够以力道炸开对方停顿的一瞬,就足以让他们杀死对方。

    不过,这种职业的缺点也极为明显,那就是体力消耗太大。

    八名守护战士虽然不如小维纳尔霸道,但胜在配合默契。

    作为从血羽玫瑰军团中挑选出来的精英,十二名守护战士实力都不弱,他们都是一阶以上的职业者,且经过战场上的洗礼。

    更兼有特殊的训练,无论是职业的搭配,还是相互配合都极为默契,战剑整齐挥舞,几乎能无死角的覆盖周围的一片空间,战剑崩散时,又能做到攻守配合。

    而在防御圈的内部,剩余的四名战士则是在‘休息’,说是休息,但其实是在查缺补漏,他们会谨慎地盯着四方,每每有人遇到险情时,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刻,他们或许杀敌不多,但每次都是攻其必救。

    虽然压力较小,但他们也是时刻准备着,只要是那位战士顶不住了,就是他们替换的时候了。

    在锋矢阵型的中央,奈泽尔则双眼锐利如刀,身形不停变换,连带着精灵战弓不断的变换角度,射出一道道‘空箭’,或螺旋,或急刺,或分散,几乎出手从不落空。

    更主要的,他几乎再以自己敏锐的感知在追踪着那些假面刺客,十次开弓到有五次对准的是那些刺客,要不是有他的压制,这阵型也维持不到现在。

    而在奈泽尔的身旁,赫然是巴赫侯爵府的大管家寇里,此时的大管家可没有了之前的风度,燕尾服上已经沾满了尘土和血渍,柔顺的头发也因为剧烈的奔跑而散乱了很多。

    他双手握着一把长剑,但细看,他的神色紧张,双手都在抖动。

    整个锋矢阵型是有明确目的,他们沿着回廊似乎想要对着某个地方去,初始他们的速度很快,但随着幽影獒犬们洞彻了他们的目的后,一声似狼嚎又似狗吠的叫声后,很多獒犬甚至不惜显露身形,密密麻麻挡在了前进的路上。

    这一下,就好像针尖对麦芒一般,谁也不让谁,直接撞在了一起。

    战斗从来都伴随着各种声音,武器破空声,撕裂声,粗重声,愤怒咆哮声,桀桀怪笑声,急促离弦声,种种声音交织出的是一首死亡乐曲。

    嗡嗡嗡嗡嗡!!!

    奈泽尔如同舞蹈的旋身,整个身体似乎没有骨头一般变换着各种姿势,一瞬间,精灵战弓开合八次,直接飚出八道空箭,从各个看似不可思议的角度射而,却又恰到好处的击毙三只獒犬,阻击了两只,其余都拦在了假面刺客出现之前,警告着他们不要进行下一步行动。

    围攻的局势一缓,奈泽尔再次站起来时游目四顾,打量着局势,他的眉头不由的一皱。

    虽然现如今的防御圈还算稳定,但危机已然到来,作为箭头的小维纳尔已经快没力了,他的战剑仍旧霸道,可推进的速度几乎快要停了。

    而十二名守护战士已经换过了三回,钢铁盔甲上到处都是密布的伤痕,有些甚至已经穿透,这已经不能阻止他们受伤,面甲虽然遮蔽了他们的表情,但却无法阻拦他们粗重的呼吸。

    虽然现如今没有伤亡,但他们已经快撑不住了。

    又是一箭,急舞的气刃撞飞一头半空中跃下的幽影獒犬,奈泽尔只感受自己手臂肩膀和指尖钻心的疼痛,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何尝不是也快到极限了。

    索性,他们的目的地也快要到了!

    奈泽尔瞅了一眼大管家寇里,急速道:“你说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前面?”

    寇里不敢怠慢怠慢,四周望了望,确定一下位置,立刻道:“是的,就是前面,那个拐角之后,就是小姐的房间,沐恩少爷喝醉了以后,我们就将他送到了这里,小姐也跟过来了。

    侍卫长,请你们离开一定要带着小姐,我死无所谓,但作为巴赫家族的最后继承人,米歇尔小姐绝对不能出事!”

    奈泽尔真心想说,外面都乱成这样了,你确定他们没有离开?

    而且,幽影獒犬虽然不强,但他们数量太多,到现在为止,犬王和他的护卫队都没有出手,这还不说隐藏其中的假面刺客。

    就算是他们没有离开,就算是我们接到了他们,你感觉现在这情况我们还能冲出去吗?

    可话到嘴边,奈泽尔又停住了,这些对方知道,自己也明白,可他还不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冲了过来,作为护卫,他们没有战死在主人前面,那就是失职。

    “好!”如此想着,奈泽尔点头答应了一声,他一跃而起,身子在半空中有个舒展,再次三次拉弓后,眼光不由的看向了回廊尽头,他需要确定距离,然后一鼓作气冲过去。

    可只一眼,他愣住了。

    在回廊的尽头,一个身影出现了,破损的衣衫,凌乱的发型,再加上斑斑血迹,都显得对方有些狼狈。

    但那个身影他很熟悉,那是……沐恩!

    也就是此时,两头幽影獒犬似乎发现了沐恩是存在,他们调转方向,咆哮着冲了上去,一个扑击,黝黑的利爪在半空中急速挥舞,似乎想要将他分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