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十九章 彪悍
    “杀!杀!杀!”

    “打打打,给老子狠狠的打!”

    “黄飞鸿的徒弟又怎么样,咱沙河帮照打不误!”

    “……”

    沙河帮帮众在帮主的带领下,瞬间与猪肉荣为首的民团青壮战做一团,整条街道猛然间一片鸡飞狗跳。

    这时的帮派分子可不像后世出手有分寸,尽量不往要害招呼闹出人命,而是不管不顾打到哪算哪,就算出了人命也有帮主出面解决。

    一时通往港口码头区的繁华街道乱成一团,喊打喊杀声震天,砍刀与长棍齐挥,板凳与拳头共舞,惨叫声连成一片哀嚎不绝于耳。

    路边的小摊被乱斗的两方冲得七零八落,小贩们却是惊慌失措远远躲开敢怒不敢言。路上行人也倒霉受到波及,不是被突然出现的拳头打倒在地,就是被不知哪冒出的木棍砍刀所伤躺地上哀嚎翻滚。

    街道两旁的店铺一看不对,立即关门歇业避祸,一时关不了门的也都躲在柜台椅子后面瑟瑟发抖。

    如此混乱局势下,自然也少不了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甲乙丙丁们。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站在街道两头,满脸看大戏的兴奋表情不时指指点点发表发表意见,为混战两方加加油助助威。

    而那些手头有两闲钱的家伙,干脆坐在茶楼的临窗位置,手里端着一杯清香扑鼻的热茶,不时享用一两块点心趴在栏杆上看得津津有味。

    猪肉荣与身边十来位民团青壮瞬间陷入乱战,与人多势众的沙河帮帮众混战在一起,凭着一股血勇之气与更加简练不要命的战斗风格,呼喝怒骂一时与沙河帮帮众打得不分上下。

    梁宽这小子倒也义气,一见自己惹出如此大规模群架,二话不说挥起拳头便加入战团,林沙想拦都拦不住。

    “该死!”

    林沙忍不住暗骂出声,弯腰捡起一根不知哪个倒霉蛋丢下的木棍,脚下猛一蹬地犹如疾驰奔马冲入乱战人群之中。

    “滚!”

    木棍如灵蛇般伸出,架住侧面袭来的一把砍刀,另一只手化掌为拳,带着呼啸劲风砸在对方鼻梁上,顿时那厮鼻血长流鼻子塌陷,双手捂脸惨叫着翻倒在地。

    察觉身后劲风袭来,他上身猛然前倾木棍在地上一点,让过身后蓦然砸来的木棍,右腿如弹簧向后激射而去,砰的一声正中偷袭者前胸,只听一声惨叫和几声骨裂入耳,林沙理都没理那厮疾步前行。

    跟前又有两名沙河帮劲装大汉满脸狰狞持械冲来,林沙不等他们动作猛然前冲一步,弯腰矮身右腿贴地横扫而出,咔嚓咔嚓两声骨折脆响传来,那两沙河帮众惨叫着翻身就倒,满脸痛苦捂着伤腿哀嚎不止。

    林沙犹如古代单骑杀入乱军之中的绝代猛将,悍勇绝伦势不可挡,凡在他前进路线上的沙河帮帮众,不管手中是刀是棍打起架来多不要命,无一例外都被他一招秒掉。

    左手木棍好似游龙上下飞舞,不管身前身后的器械攻击有多凶险,都被他轻松化解架至一旁,然后右手或拳或掌或爪或啄,双腿或抽或扫或蹬或点,犹如秋风扫落叶般几乎无一合之将。

    一手虎鹤双形拳,还有洪门功夫被他在混战中用得顺畅,磨练得越发纯熟自然,每次出手都带着隐隐的气爆轰鸣,好似下一刻便能突破至明劲一般。

    他打得畅快之极,体内气血都似乎跟着沸腾欢呼,倒霉的就是沿途碰上的沙河帮帮众人,他一路走过身后只留下一片躺到在地,哀嚎惨叫失去战斗力的伤员。

    如此碉堡表现,不要说亲眼看到的沙河帮帮众好不惊惧,但凡林沙靠近便一轰而散不敢稍有迟疑,就是被林沙顺手从围攻解救出来的民团青壮,都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吃惊不已。

    “民团的弟兄们,拿出你们的真本事来,当初在军中学过的军阵,都忘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一脚踹飞一位联手围攻某位民团青壮的沙河帮众,林沙狠狠摸了一把脸上汗水,环顾四周发现已有四五位民团青壮脱得身来,聚拢在他身周与零散沙河帮众单打独斗,便忍不住心头一阵火气上涌怒声大喝。

    尼玛真是一帮蠢货!

    这帮家伙怎么说都是黑旗军水师转化而来,也算是正规军序列。当初在黑旗军之时这帮民团青壮可没少经历严格训练,同时还参与了不少与海上势力的战斗,都是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封建朝代军人。

    就算他们的战斗方式与风格在这时代,已经逐渐落伍,但对付一帮青皮混混总不成问题吧?

    结果呢,他们竟然放弃自身最大优势,与沙河帮帮众玩好勇斗狠个人英雄主义,单打独斗以短击长弄得狼狈不堪。

    经林沙这么一嗓门提醒,跟在他周围的民团青壮立时反应过来,按照军中规矩组成一个两人在前三人在后的战斗小队,顿时一身气势大变,眼神凌厉浑身充满铁血肃杀之气,惊得几位沙河帮帮众腿脚发软连连后退。

    封建时代军队一旦布成战阵,尽管是最为简单的阵型,其威力也不是区区帮派混混能经受得起的。

    “杀!杀!杀!”

    五位民团青壮齐声怒吼,他们组成的简单战阵运转开动,突前两位专职防御,后面三位专职攻击,手中木棍和板凳如雨点般落下,如秋风扫落叶般将周围零散沙河帮帮众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形势一下子逆转,以林沙与组成战阵的民团青壮为界限,身后躺倒一片沙河帮帮众无一人能立起。

    而猪肉荣带着近十位民团弟兄,与人数多出一倍的沙河帮众战了个不分胜负,梁宽那小子则跟满脸凶狠的沙河帮帮主游斗。他和身边组成战阵的民团弟兄只要上前,立刻就能打破乱战平衡获得压倒性优势。

    “等会冲过去的时候,大家记得不要拿手头家伙整那帮混混,都用拳头和脚知道吗?”冲上去之前,林沙向组成战阵的五位民团弟兄郑重告戒道。

    那五位民团青壮虽然不知原由,但林沙的表现有目共睹,不由自主点头应下,随后便大喊大叫冲着剩余沙河帮帮众杀了过去。

    “住手!”

    可就在这时,一声愤怒爆喝在众人耳边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