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章 欣闻喜讯路遇伏
    “林沙你小子真了不得!”

    这日小胖子胡大少兴匆匆赶到昆明城外林沙所在辎重营,见面开口便是一连串夸赞:“你眼下名头可响亮得很,都传遍整个昆明了!”

    不等林沙客气,他又继续笑着夸奖道:“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等本事,啧啧连挑近十家武馆和帮派堂口未尝一败,你小子这武力也太强横了吧?”

    “平了近十场,没啥好高兴的!”

    林沙装13的一摆手,脸上笑容淡淡的好象完全不当回事。

    “你小子牛啊,这次风头出大发了,连平西王都听过你小子的名头!”

    小胖子笑眯眯根本不接茬,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突然爆出一个猛料。

    “什么,平西王都知道了?”

    林沙心头一震,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自然,滇军军中突然冒出你这么一位骁将,就算王爷不知道也会有人提醒的!”小胖子满脸笑容调侃道。

    “那平西王有没有说什么?”

    林沙强忍心头惊喜,故作震惊追问道。

    “王爷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和精力理会你这小小千总?”

    小胖子撇了撇嘴一脸鄙视,回头嘻嘻一笑挤眉弄眼道:“王爷只说了个好字,你小子这次可是撞大运了!”

    林沙强压心头喜悦,好奇道:“怎么说?”

    “经过本大少一番‘艰苦努力’,我大伯终于同意将你调入正兵营继续当千总!”小胖子搓了搓手一脸夸张表情:“你小子可得感谢我,进了正兵营后与我大伯接触的机会可是大大增加!”

    “城东景润楼,胡大少尽管放开了吃!”

    林沙心中一颗巨石终于落地,难得大方了一把豪气道。

    “你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抠门了?”

    小胖子显然对这个提议非常不满,白眼一翻嗤笑道。

    “胡大少小弟也难啊!”

    林沙一脸苦笑,耐着性子解释道:“小弟这段时间看似风光,一连挑战十来场未尝一败,可是暗地里的付出又有谁看到过?”

    “每日的训练多辛苦胡大少应该清楚,那么大消耗每天都得足够肉食禽蛋补充,单单这就是一笔不小银钱!”

    “小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有这么大提升,少不得大把药材制作的药浴之功,虽说滇省药材价格并不高,可架不住源源不断的消耗啊!”

    “还有跟那帮武馆拳师,以及帮派堂口好手比斗,稍一不慎便弄得满身是伤,调理身体治疗伤势也得花银子!”

    “……”

    他林林总总说了一大通,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才明白古人曾言‘穷文富武’是啥意思了,没有大把银子做支撑想练好武功,做梦去吧!

    “小子你不是吧?”

    小胖子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惊呼道:“你脑子没坏吧,竟然自掏腰包贴补亏空,你小子可是在辎重营呢!”

    林沙苦笑连连,摆手道:“别说了,小弟我做不出喝兵血的事儿来,而且营中也不都是听话服帖之辈,何必白白将把柄送于人手?”

    “懒得说你!”

    小胖子白眼一翻没好气摊了摊手,最后不忘提醒道:“你小子可得加把劲了,把声势闹得越大越好,你小子名头越响亮我越好在大伯面前帮你说话!”

    “多谢胡大少了!”

    ……

    有了小胖子胡大少带来的好消息,林沙挑战昆明城中各路高手的兴致更高。

    一时间,城内江湖风起云涌,最亮眼的那颗明星无疑就是林沙这位新近崛起的青年高手!

    什么螳螂手,开山手,侠王拳等等拳脚功夫都见识过,各门牌不同刀法棍法还有剑法也都亲身体验过,轻松胜利过,险情也遇到过,不尴不尬的平局也经历过,手头功夫更加纯熟不说,就连临时练习的关刀和青龙刀都有极大进步。

    一根白蜡杆子在手,更是千军僻易敌手难挡,如出海蛟龙般气势堂皇,也如捕食毒蛇般阴冷难防,气劲凌厉枪势凶猛,已完全将自身明劲颠峰拳术实力,完全转化至枪术之上!

    可以说,他此时的状态极为凶猛,放在江湖中算是一流拳师好手,放在军中绝对的猛将级别角色,一杆长枪舞动气势暴烈力道强猛之极,正是冲锋陷阵的一把好手!

    又过了一个来月,林沙已将半个昆明城的武馆以及帮派堂口都拜访了遍,不是没遇到过险情但都被他一一化解,自身实力与名头都跟着迅猛上涨。

    可惜的是,尽管上一世最后时刻已达到暗劲层次,可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没有功夫慢慢体会其中滋味,眼下他的实力又卡在明劲颠峰,虽然摸到暗劲门槛却不知何时才能真正跨越其中!

    这日,他刚刚‘拜访’昆水帮设在城内的总堂,竟然遇到一位地趟刀高手,一手地趟刀诡异难防狠辣阴险,刀刀不离下三路。

    林沙费了不小力气才将其打败,自己也消耗不轻。所幸昆水帮还顾忌他的武官身份,也知道林沙只是正常的挑战切磋而不是有意上门找茬,这才让他满身疲惫全身而退。

    此时胡大总兵准备调他入正兵营的风声已经传出,但正式调令还没下来,林沙依旧还是辎重营营千总,每日都需要处理重要营务,休息也在营地之中。所以每日挑战完一家武馆或者帮派堂口后,他都会出城返回营地休整。

    今天也不例外,出城之时天边太阳已经西斜。

    骑在矮小的滇马上,一摇一晃沿着官道前行三四里,而后又转入一条乡间小道,两侧绿树鲜花夏日傍晚的凉风拂面,说不出的惬意舒适。

    “狗官纳命来!”

    矮小滇马打着喷鼻,一步一步悠闲前进,在转过一片小树林时突然一声爆喝响起,随即一道矫健身影从林中疾射而出,手中寒光闪闪直刺林沙胸口!

    “恩,竟然碰上江湖‘义’士了!”

    林沙嘴角露出一丝讽笑,不慌不忙抽出悬在马鞍旁的铸铁双截棍,呼的一下甩出一条棍影后发先至,带着呼啸锐风重重砸在来袭长剑之上。

    砰!

    毫无悬念,袭来长剑不由自主向右抛飞,从林中射出身影被甩回双截棍反抽在身上,凄厉惨呼出声吐血横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