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三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周一求推荐票)
    小武圣?凤凰杯?擂台赛?

    霍然之间,楼成有些激动了,几分惶恐几分跃跃欲试。

    “师父,这是什么比赛啊?”他深吸了口气,开口问道。

    施老头摆了摆手:“我怎么知道?我就随便托人要了一张,你自己上网搜搜呗,现在这社会,网上什么找不到,啧啧……”

    他边说边背着双手离开了湖边。

    真是一个随性的师父……楼成默默吐槽了一句,将邀请函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于角落里发现了自己的姓名和邀请函编号,然后迫不及待掏出手机,原地开始了搜索。

    “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他输入名字,很快得到了好几页的检索结果,第一条是官网信息介绍,第二条却是他熟悉的“龙虎俱乐部”论坛链接。

    呃……楼成迟疑了一下,先点开了第二条,发现竟然是自己熟悉的坛友的帖子,昨天的帖子。

    爱炫耀爱吹牛的“擂台之路”晒了一张图,上面有张红色烫金的邀请函,与自己手中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编号和姓名被刻意打了马赛克。

    “哎,我发现我心里的武道之魂还是没有彻底埋葬啊,被人送了这张邀请函以后竟然蠢蠢欲动,想要去参加。”“擂台之路”用刻意沧桑的口吻为图片配了句话。

    “一拳无敌”这在论坛颇受欢迎的武道学校学生回道:“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路爷,这是什么比赛啊?”

    “擂台之路”用哈哈大笑的表情回复:“新办的比赛,我们省首富弄的,在炎陵市举办,说要花费五年的时间,一步步做成五大头衔战以外前十的擂台赛,今年是第一届,各方面都没经验,奖金、规模和武者档次都先定的比较低,也没怎么宣传,当练练手,你不知道很正常。”

    原来是练手状态的新擂台赛……楼成对自己即将参加的比赛有了初步的把握。

    论坛比较活跃也比较受欢迎的女性ID“浅海蓝”用发呆的熊猫表情道:“路爷把邀请函都晒出来了,肯定是打算参加了。”

    “擂台之路”回了个滑稽表情:“戒不掉啊!不过我这久疏战阵的状态,多半进不了最后的十六强,愧对我的职业九品啊!”

    我擦,还真巧啊,随便参加个擂台赛还能遇见熟人……楼成没有回复,静静看着,以自己的业余水准,还是不要暴露的比较好,免得沦为大家的笑果,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前职业九品装逼好了。

    “最后的十六强有什么特殊吗?”“擂台之路”的消息后面,“卖呀卖馄饨”小姑娘发了个挠头的表情。

    “擂台之路”解说道:“这个小武圣擂台赛不会限制参赛武者的品阶和报名者规模,所以通过奖金水平来筛选,进入前十六强的每个人都有五千块,闯入前八者每人再得一万,如果赢了,成为前四,又有两万,要是能跻身最后的决赛,再得四万,拿到冠军的,最后还有八万。”

    “也就是说,冠军一共能拿到十五万五千块的奖金,亚军是七万五,对业余爱好者来说,算是很丰厚了,可对职业武者而言,恐怕也就离得比较近的,刚好有空闲的九品会参加,不排除有那么一两位正急缺着用钱的八品来凑热闹,这就把档次给定下来了,至于规模嘛,前十六才有奖金,业余爱好者哪会千里迢迢参加,也就本市的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

    楼成看着这两段文字,差点倒吸了凉气,这比自身预想的比赛档次高多了!

    自己还以为是纯业余爱好者的擂台赛,谁知道职业九品不会太少,八品亦不能排除不参加,而八品就意味着百分之九十多的可能是“丹气境”高手,至于业余一二三品的家伙,必然多得超乎想象!

    师父这是成心让我好好见识见识?还是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他压根儿就没弄清楚这邀请函是个啥玩意?楼成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还好自身也没抱什么期待,练武才三个多月也没法抱什么期待,顶多觉得自己应该比业余八品九品强不少,提升相当快,再这么下去,要不了一年就能出师了。

    算了,反正就是去积累实战经验的,希望能多打几场,说不定运气爆棚,抽签逆天,一路闯进了十六强呢?楼成乐观想着,视线移向下方,继续看着“擂台之路”的帖子。

    “档次挺高的啊,我还以为小擂台你有希望拿前四呢!”“卖呀卖馄饨”这小姑娘喜欢给每个人的称呼前面加个“小”字,不管对方实际年龄如何,以将双方都拉到自身的层次。

    “擂台之路”发了个抽烟的沧桑表情:“不行了,几年前我还是自信能进前四的,现在嘛,运气不差前十六,前八是不指望了,以前指导我练武的那位师父给我邀请函的时候,有点惋惜,觉得我就差在毅力,没有坚持下来。”

    “不管如何,路爷你还是我们论坛目前的第一高手。”“世间草木皆美”安慰了一句。

    版主“骑猪大侠”也跟着说道:“到时候记得直播,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风采!”

    “好咧!争取不给咱们论坛丢脸!”“擂台之路”发了个推眼镜目光犀利的表情。

    武校学生“一拳无敌”在下面道:“路爷,我离炎陵挺近的,比赛什么时候开始啊?我想趁放假试一试,最差也能多点实战经验嘛。”

    “可以啊,咱哥俩还能面个基,三五瓶。”“擂台之路”回道,“不过你得快点了,报名今晚八点截止,后天上午九点就正式开始比赛,先四到五轮淘汰赛,然后四人一组八个组的小组赛,每组前两名进入十六强。”

    “好的好的!我报完名就去买车票,动车一个小时就到!”“一拳无敌”回复道。

    他十月定品赛失败,未能晋升职业九品,正迫切需要更多的实战锤炼。

    “天空之上”这位少女也在下面起哄道:“你们都要记得直播啊,正好‘龙王’他们过年去了,实在太无聊了!”

    ……

    楼成看着他们的互动,颇感好笑,得,一个地区级的比赛竟然能让我遇到两个网友,这算个什么事?

    不过报名参加的武者那么多,应该没可能碰上……

    了解“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的大概情况后,楼成退出这张帖子,去了官网,确认了所有细节,明天开赛(帖子是昨天的),十天的赛程,如果一路闯入最终,平均下来略高于一天一赛,任何有志于拿到奖金的武者都要在最初的淘汰赛和小组赛争取速战速决,节省体能,避免受伤。

    “来回动车费,住宿费,伙食钱……”楼成默默算着开销,“我擦,这是让我掏老底的节奏啊。”

    那可是留着约严喆珂出来时用的!

    除开攒的压岁钱,现在能动用的现金只有“回家路费”五百块和之前省下来的“口粮”五百块,而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太多了:去炎陵市的动车钱,从炎陵直接回家的动车钱,十天,呃,我肯定打不到决赛,前十六也不用想,小组赛稍微奢望一下,万一运气好呢?也就是得住宿七天,每天还要吃饭……这是连小酒店小旅馆都住不起的节奏啊……

    想了想,楼成打了个电话回家,给老妈说学校有事,得迟七八天才能回来,速补生活费。

    还好之前因为要等严喆珂,有给老妈打过预防针!

    争取到额外五百块的生活费后,他稍微松了口气,用早就冲到手机支付软件里的钱买票。

    因为还没到春运,去炎陵的票很好买,为了省钱,他买了晚上九点多的,到炎陵已经凌晨十二点过了,而后面从炎陵直接回家的票运气不错,刚好还剩几张,不用去软件抢啊抢。

    “今天到了已经很晚,就住动车站附近的酒店吧,第二天背着行李去比赛场地,如果输了,就回动车站看能不能改签,要是赢了,在周围找另外的小酒店小旅馆……”楼成做着计划,能在网上先预定的就先预定了,免得到时候全都客满就傻眼了。

    做完这一切,楼成登上了QQ,想将这件事情和严喆珂分享。

    快发消息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心里犯了嘀咕。

    先给严喆珂说擂台赛的事情似乎不太好吧,要是我一轮就被淘汰,被她问起,那多丢脸?还是等结果不错,再告诉她,与她分享吧……

    可是,到时候再分享的话,她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喜欢隐瞒事情的人,竟然能一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半点也不提……

    思前想后,楼成决定还是诚实点比较好,发了个大笑的表情:

    “正好你不回秀山,我就找了个擂台赛参加,增加点实战经验。”

    到了上午九点的样子,严喆珂回了个羡慕得双眼放光的表情:

    “什么擂台赛啊?”

    “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在炎陵市,施老头随口提了一句,我想着反正没事,报个名试试,明天就开赛了,我今晚的动车……”楼成把擂台赛的情况大致介绍了一遍。

    “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参加不了……你可要好好表现,不能给咱们松大武道社丢脸!我会注视你的!”严喆珂发了个目光炯炯的表情。

    间隔着聊到下午五点,楼成快速将换洗衣物、几套练功服、其他杂物和笔记本电脑收进了自己的大背包——剩下的很多则锁在柜子里,回家还怕没衣服穿?

    背着大背包,感觉比以前轻了很多,他先和赵强等人告别,然后敲响了隔壁小寝室的门。

    “嘴王,我晚上的动车,你呢?”他问着蔡宗明。

    蔡宗明笑道:“还不知道,我家那位先到松城,玩几天再回去。”

    看着他一脸人生赢家的笑容,楼成握拳捶了他肩膀一下:

    “明年见!”

    “明年见!”蔡宗明挥了挥手。

    没有离别的愁绪,楼成赶到了校车点,那里已经排了好多人,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轮到。

    放好行李,坐上座位,校区景色一点点往后,结了一层薄冰的微水湖,笼罩在凄清黄昏下的教学楼,来往行人变得稀少的商业街,都在楼成眼底飞快掠过。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生出点要离开这里一个月的感慨。

    …………

    动车里,严喆珂因为明天要早起飞江南省,十一点的时候就晚安睡觉去了,楼成打了个盹,猛地惊醒,发现还有十分钟便将抵达炎陵市。

    窗外夜色深重,陌生的灯火隐隐绰绰退后,楼成怔怔看着这一幕,心底泛起了几分惆怅与畏惧。

    自己将去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自己看到的景色是完全陌生的景色!

    陌生的城市里没有真正认识的人,陌生的景色中感受不到熟悉的温暖。

    动车停下,他顺着人群往外,出了站台,一阵冷风袭来,又清冽又冰寒。

    楼成打了个冷颤,谢绝了黑车和小宾馆的邀请,背着大大的背包,看着手机上的导航,走上了一条宽阔的公路,去就在附近的酒店。

    公路寂静,人影难见,两旁有着一株又一株的行道树,在夜色里仿佛张开大嘴的怪物,与其他城市没有太大区别,可陌生的味道依旧扑面而来,伴随着黑夜,让楼成有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受。

    以往到陌生的地方,自己都不是独自一人,要么有父母亲戚陪伴,要么有师父和武道社的同学,而这一次,自己天涯孤旅,独闯异乡,为了那一份武道的梦想,为了人生新的阶段!

    想到梦想,想到严喆珂,想到擂台赛,楼成深吸了口气,在黑夜里,在陌生的城市里,在无人的空旷里,慢跑了起来,口中轻轻哼起一首老歌:

    “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

    “我的未来不是梦”

    ……

    夜凉如水,歌声低回,人影渐远。

    PS:周一求推荐票,我要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