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四章 656 号(求推荐票)
    楼成定在动车站附近的小酒店由正规招待所改建而来,仿照青年旅社经营,能以床位而非房间论价,相对便宜很多,正适合他这种必须节约着花钱的学生。

    当然,这家小酒店比青年旅社又要高档一点,根据网上的评价,比较安静比较正规,没那么复杂。

    花费十分钟时间慢跑到酒店后,楼成登记了身份证,在服务员引领下进入了房间,这是一个双床位的标间,靠里那张已经有人入住,正睡得鼾声大作,竟没有被开门声吵醒。

    楼成皱了皱眉,但想到只是几十块钱的小旅馆,重又舒展开来,一分价钱一分货,不能奢求太多了。

    等服务员离开,他将背包和身上值钱的物品都锁入自己床位的柜子里,轻手轻脚进入卫生间,刷牙洗澡蹲坑,忙完这一切,才脱掉外套和牛仔裤,躺到床上。

    床不算软,但比动车座位要好多了,从各个接触处抚慰着楼成的身体,让他的情绪慢慢飘散。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床,一切都是如此陌生,与过往的生活仿佛没有一点交叉。

    鼾声起伏,窗外风声呼啸,时不时能听见发动机轰鸣而过的声音,楼成有些局促,又有点遗世而独立的文青感,似乎全世界只有自己还醒着,还在享受夜晚的宁静与陌生的新鲜。

    收回思绪,他告诉自己尽快入睡,明天还有比赛,必须保持最好的精神状态。

    他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说自己已平安抵达炎陵,然后将手机充上电,压在内侧枕头底下,免得被人偷走,接着,为了对抗呼噜噪音,抱元守一,观想入静,在璀璨星云缓缓转动中放空了念头。

    不知不觉沉沉睡起,但五点半来临时,生物钟催促,楼成自然醒转,没有赖床,利落翻身,披上*外套。

    刷完牙,用冷水洗了把脸,梳了梳头发,他重新精神了起来,打开柜子,拿出东西,翻找背包,将里面那身换成了藏青色“龙虎俱乐部”武道服,然后,背上行李,蹑手蹑脚离开房间,在值班前台惊讶的目光里办了手续,出了大门。

    冬天的凌晨五点多还很漆黑,早点摊子一家未开,只有几个清洁工人在附近扫着积雪,幸好是大城市,到处都有路灯,在刺骨的寒风里为人照亮了前程。

    拿出手机,打开地图,搜索了比赛场地与目前位置的路线,楼成嘀咕道:

    “才二十公里出头,不是很远嘛,干脆跑过去,正好当做晨练,为比赛热身。”

    二十公里出头?不是很远?旁边的清洁工人抬起头,茫然看向了楼成,怀疑自己听错了。

    就算打车,这也不近吧?

    活动了下筋骨,楼成背着背包,跑了起来,迎着寒风,闯着黑暗,一直跑到了晨曦照耀,太阳东升,街上的车辆逐渐变多。

    不到七点,他就抵达了比赛场地——炎陵市武道馆,在附近站了静桩,练了打法,完成了热身,这才找了家早点铺子,一口气吃了五个大大的鲜肉包子,满足地喝了杯豆浆。

    这个时候,手机滴滴响起,严喆珂回了消息:“懒橙子,快起床!小心比赛迟到!”

    陌生的地方,熟悉的聊天,楼成脸上不自觉就浮现出笑容:“帅得人早就起了!我都到比赛场馆附近了。”

    “为了比赛你可真拼,昨晚那么迟才睡。”严喆珂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精神还好吧?要是你出场的时间在下午,可以先找个地方睡一睡。”

    “紧张又兴奋,精神好着呢。”楼成如实描述着自己的状态,发了个憨笑的表情。

    严喆珂没再提让楼成好好表现的话题,一直聊到抵达机场,登上飞机,关闭了通讯工具。

    楼成收起手机,背着背包,来到了赛事主委会接待处,排了几分钟的队,将那张邀请函递给了接待姑娘。

    戴着浅色眼镜的清秀姑娘翻看了下邀请函,将编号输入电脑,对照了信息。

    “请您给我身份证核实一下。”她略显好奇地看了楼成一眼。

    没有品阶,学生味十足,他是怎么拿到邀请函的?

    楼成翻出身份证,递了过去,接待姑娘仔细核实了几遍才还了回来,并给了一块黑色圆牌,半个巴掌大小,上有凤凰浮雕,写着数字“656”。

    “这是您的号码和出场凭证,进入场馆后,先去每块大屏幕前看对阵表,找到自己的对手、所在擂台和第几场次,提前去旁边等着,如果想要对手的更详细资料,可以去服务台索取。”清秀姑娘认真负责地说了一遍。

    “麻烦你了。”楼成微笑道谢,“不好意思,再问一个问题,有寄存行李的地方吗?”

    “有的,找服务台。”接待姑娘露出标准笑容。

    炎陵市武道馆比楼成想象得大,观众席位至少有两三万个,场地中央的巨大擂台之外,周围练习场用白线隔出了九个简易擂台,在最初几轮,武者众多的时候,十个擂台将同时进行比赛,一场之后紧接一场,最受关注的部分则安排在中央擂台。

    到了小组赛时,简易擂台撤掉,只在中央擂台比试。

    场馆内有着许多大屏幕,供远处观众使用或回放精彩瞬间,此时正翻页显示着对阵表,楼成凑到其中一块前面,根据号码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屏幕翻了几页,他终于看到了自己:

    “第七擂台,第五场比赛,‘656号’楼成,十八岁,无品阶,‘237号’刘应龙,二十二岁,业余四品。”

    我擦,一来就碰上业余四品的高手……楼成一阵委屈,虽然比直接遇到职业九品乃至八品的强者好很多,但对自己而言,这已经是下下签了,对阵业余七八九品的话,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

    难道真要一轮游,今天就改签回家?

    算了,就当增加实战经验!

    另外一块屏幕前方,几个男子也在看着对阵表。

    “十八岁,无品阶,大师兄,你运气真不错啊。”一位裹着深色羽绒服的小胡子对为首者笑道。

    为首者是位身高普通的年轻人,眉毛浓密但杂乱,额头有着青春痘留下的痕迹,他最为引人瞩目的是那双胳臂,比正常人要长很多,近乎达到膝盖,相当夸张。

    面对师弟师妹们的欢呼,刘应龙平静摇头:“暂时不值得高兴。”

    “为什么不值得高兴啊?大师兄,这是最好最好的对手了吧?十八岁,无品阶!”一位穿武道服的少女疑惑道。

    刘应龙深吸了口气:“还有一种人也是十八岁无品阶,那些大门派大武会的嫡传弟子不屑于参加业余定品赛,就等着一朝出师,定为职业。”

    “也是啊。”最初的小胡子露出几分担忧,“大师兄,我们去要详细的资料看看。”

    十个擂台同时进行比赛,观众们自然不可能都去欣赏,他们会做出相应挑选,而挑选的标准就是看对阵表,根据对阵双方的情况来确定自己感不感兴趣,时间合不合适,等有了大概的目标后,就会去服务台索要选手的详细资料,做最后甄选,至于那些备受重视的武者和比赛,服务台也会向观众推荐。

    楼成背着大包,排在其中一个服务台前,在等待的过程里,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网页,想知道“擂台之路”与“一拳无敌”的抽签情况怎么样。

    龙虎俱乐部论坛里,“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的直播帖子已经建起,“擂台之路”用滑稽表情道:“手气不错,抽到了业余七品的家伙,看来我这次擂台赛有幸运女神眷顾啊,小拳也还可以,对手业余五品,和他差距还是挺明显的。”

    “那你们可要为论坛争光,要是没进小组赛,就提胯下小弟来见!”“一贯纯爱俊冈本”在下面回复道。

    “世间草木皆美”等女性ID也纷纷加油,并要求“擂台之路”和“一拳无敌”爆照。

    “等我们这场赢了就鲍照!”“擂台之路”略显自得地回复。

    楼成龇了龇牙,颇为羡慕他们运气这么好。

    排到了服务台前,他索取了对手和自己的资料,寄存了背包,边看边走向第七擂台。

    “刘应龙,男,二十二岁,炎陵市白猿武馆大弟子,二十岁才开始练武,目前已经是业余四品,擅长通臂拳……”楼成越看越是心虚。

    另外一边,刘应龙也拿到了资料,看了一眼,呵呵笑道:“还好,没遇到那种怪物,就是个来增加实战经验的菜鸟,估计在为年后的定品赛做准备。”

    深色羽绒服的小胡子探头看了一眼:“松大的学生?怎么跑这么远来比赛?”

    “可能家在附近吧。”刘应龙不甚在意道,“你们的对手都比较强,得打起精神,仔细应对。”

    …………

    楼成找到第七擂台的时候,比赛已经接近开始,第一场的两位武者登上了擂台,而观众稀稀疏疏,只能算点缀着座位,并且大部分的目光都在中央擂台。

    “这么近距离地看比赛,也能有点收获吧……”他自我安慰道。

    九点整,一声钟响,“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