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五章 第七擂台第五场
    武道场馆内处处回荡着拳脚相击和肉身碰撞的声音,楼成看了几眼第七擂台的比赛,脑海内不自觉就考虑起自己的对手:业余四品,白猿武馆,擅长通臂拳……

    通臂拳有什么特点?

    业余四品与业余三品的李懋师兄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自己能不能根据他的拳法特点,预先做好一定的准备?

    ……

    想着想着,楼成看不下眼前的比赛了,走到最近的观众席位,拿出手机,打开网页,搜索起通臂拳的相关资料,并且不惜流量,咬牙看了一段通臂拳武者打斗的视频,对敌人有了一个直观的立体的印象:

    “通臂拳仿猿猴扑击之术,脚步非常灵活,视频里明明刚正面交手,转眼就出现在了敌人背后,简直可以用神出鬼没来形容,拳法如鞭如枪,擅发寸劲,力量贯通,招招脆响……”楼成以自己的理解勾勒着即将到来的对手,思忖着采用什么打法,“比灵活比敏捷,我是自寻死路,可久守必失,稍有不慎就会被打中,一两拳我都未必消受得起……”

    “呃,我对通臂拳有大概的了解,对他有大概的了解,他对我有什么了解呢?我的资料上就笼统地写着松大学生,年龄身高等……”

    “没参加过定品赛,没有正式比斗经验,我自己不说,谁知道我修炼什么拳法,擅长哪个方面?呵呵,这也算是另类优势了,结合通臂拳的打法,能不能卖个破绽,给他下个套?以他必然会有的轻视,应该容易上钩……”

    自身擅长在脑海一条条闪过,楼成握着手机,陷入了沉思,慢慢有了想法,确定了尝试的方向。

    心一定,气就静,他刚才的忐忑刚才的失落悄然不见了,更多的是期待,是跃跃欲试的情绪。

    说不定真管用呢?

    不打一打,凭什么在心里低头认输?

    腾得站起,楼成有了几分战天斗地的豪情,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哪怕真的输了,至少自己没有怕过,至少自己努力尝试过,这才是真正武者该有的精神和意志!

    回到第七擂台旁,刚好第三场比赛结束,第四场的两位武者抓住三分钟的对话时间,正在互相骂娘,试图激怒对方,楼成环视一圈,发现擂台左侧多了几位身穿黑色武道服的男男女女,有的披着羽绒服,有的玩着手机,其中一位特征非常显眼,两条手臂超乎普通的长。

    长臂……应该就是刘应龙了……楼成若有所思想着,而刘应龙也发现了他,对旁边的小胡子道:“喏,我的对手来了。”

    小胡子看了过去,呵呵笑道:“学生气满脸,难怪想来进行实战演练。”

    白猿武馆另外几位弟子笑了一阵,纷纷散开,各去自家擂台,免得错过时间,只留下比赛在中午两点以后的小胡子和玩手机的少女。

    第四场打了很久,两位骂娘的武者实力相当,僵持了十来分钟才分出胜负,赢者和败者都气喘吁吁。

    由于每个擂台在上午都要打至少二十场淘汰赛,时间紧张,裁判仅仅喝了口水,就宣布第五场开始,两位选手进入擂台。

    咚咚咚!楼成无法遏制地紧张起来,用网络言语描述就是“萌新瑟瑟发抖”。

    这是自己第一场正式的武道比赛!

    即使几乎没有观众,更没有助威!

    他深吸了口气,抱元守一,将大部分紧张摒除,只留下少许,让激素分泌,使身体处在最佳的状态。

    掏出手机钱包等随身物品,脱下保暖外套,交给比赛监督,检查过号牌,楼成踏入白线内,来到裁判的左手边,与手臂奇长的刘应龙相对而立。

    “三分钟对话时间。”裁判言简意赅说道,自身则抓紧这三分钟的事情调息恢复,免得体力空耗,后期反应变慢,无法阻止意外伤亡的发生,而十场以后,他将与一直休息的监督互换位置。

    对话时间?彼此行完礼后,楼成脑袋有些空白,自己该说点什么呢?

    如果是嘴王,他能让对方插不了话……

    不擅长心理博弈,楼成就这么傻傻站着,充分体现了萌新的特点。

    刘应龙笑了笑道:

    “不用紧张,把平时练习的东西发挥出来就行了。”

    这话一出,下面玩手机的少女和披深色羽绒服的小胡子都笑了出声,大师兄是平时指导师弟师妹们习惯了吗?

    楼成也是略囧,仿佛回到了武道特训时,面对着李懋师兄的说教。

    “谢谢。”他礼貌回应了一句。

    面对菜鸟,刘应龙不屑玩语言战心理战,安静地数着时间,调节着呼吸,将本身状态推到最佳。

    楼成半是入静,协调着身体每一寸的肌肉,让它们慢慢处到最适合发力的状况。

    三分钟很快过去,裁判右手下压:

    “开始!”

    话音刚落,刘应龙没讲谦让,跨步进击,右臂一抖,力量贯通,仿佛标枪刺击,带动“枪尖”直直打向了楼成胸口,脆响之声如有风鸣。

    见他来势汹汹,楼成摆开架子,左臂一格,右手一挡,接住了这一拳。

    砰!两者交击,发出沉闷的碰撞之声,楼成只觉自身被压得微微一沉,这是对方力量略胜的表现!

    可楼成不惊反喜,因为仅仅是略胜,说明双方差不了多少。

    这意味着仅仅三个多月的锤炼,在金丹的辅助下,自己就有业余四品左右的力量了!

    他念头刚一闪过,眼前的刘应龙已陡然消失,仿佛猿猴的蹿跃,一下就到了背后,让人防不胜防。

    刘应龙左手本来软软垂下,此时忽地绷紧,如同一条呼啸的软鞭,发出啪的脆响,划着半圈,从上而下抽向了楼成肩颈处!

    以他的力量,以通臂拳的寸劲,以这一招的架势,如果打实,最少骨裂,要是中了脖颈,说不定当场昏迷,高位截瘫,裁判已是提起了气,随时出手阻止。

    楼成像是有所预料,头也不回,往前就是两个大步,避开了这一记通臂拳,可刘应龙不显失望,嘴角反倒勾起,他提脚跟随,手臂再击,要逼得楼成无法转身,一步一步走出擂台!

    看到楼成往左一个跨步,试图闪开,刘应龙亦步亦趋,又贴了上去,右臂如标枪般打了出去。

    就在即将打中对方之时,他目光突地凝固,看见楼成腰背一挺,脊椎一弹,仿佛一条蛟龙冲出了浅滩,硬生生将重心移了回去。

    阴阳桩!

    楼成最擅长的阴阳桩!

    脚步一旋,楼成反倒来了刘应龙背后,丹田一沉,脑海内观想出狂风暴雪的场景,白雪皑皑,风声呼啸,天寒地冻。

    他心守其冷,力从其猛,肌肉调整,即将打出“暴雪二十四击”前八击之一,而就在这时,又瞬间改变了观想,一道闪电从天劈下,打中树木,激起燎原火焰。

    尾椎一麻,热流奔涌,楼成在双重推动之下,胳臂几有膨胀之感,右手握拳,带着呼啸破空之声,如鞭似刀,凶猛打向了刘应龙脖颈之处,与刚才的景象似乎一模一样,只是攻守易势,前后对调!

    擂台旁边,玩手机的少女还未注意到变化突生,一直关注着战局的小胡子已是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死死盯着场内。

    刘应龙一拳击老,眼睁睁看着楼成从面前消失,背后迅速传来了呼啸的风声,他来不及闪避,来不及跨步,只能硬生生偏了偏身体,避开了脖子要害。

    砰!

    楼成一拳打实,狠狠捶在了刘应龙肩膀上,打得他身体不由自主一沉,打得他一阵剧痛袭脑,似乎听到了骨头裂开的声音!

    咬牙忍痛,他一个肘击往后,试图反败为胜,可楼成始终以冷静如冰之心推动狂风暴雪之击,并没有疏忽大意,一个侧身避开,自然用出“暴雪二十四击”另外一击,提起右脚,踹在了还未转身的刘应龙腿弯处。

    腿弯中脚,刘应龙再也站不住,往前跪倒,楼成一个擒拿,抓住了他的左臂,将他反剪控制,至于他的右手,肩膀受创,哪还能发力!

    “第五场,楼成胜!”裁判朗声宣布了结果。

    听到这句话,玩手机的少女猛地抬头,只看见大师兄被那没品阶的学生擒拿制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我没看错吧?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一脸茫然,扭头看向旁边的小胡子,而小胡子恍恍惚惚,目光惊惧地盯着楼成,看到对方的眸子里有着某种冰冷与疯狂并存的感觉。

    大师兄竟然输了!

    怎么会输了?

    明明还占据上风的,怎么眨眼就输了?

    对方只是个没品阶的菜鸟学生啊……我是不是没睡醒!

    “第五场,楼成胜!”

    裁判的宣告传入楼成耳朵时,他亦有点恍然如梦。

    自己竟然战胜了一位业余四品的高手……

    真的战胜了吗?

    一切都似乎变得不够真实,直到因他松手而站起的刘应龙表情古怪地道:

    “你很强……”

    我很强?楼成骤然回到了现实。

    自己真的战胜了一位业余四品的高手!

    这一切都如同自己预先的腹案——以通臂拳步法灵活的特点引诱轻视大意的刘应龙上钩,将背部完全卖给了对方,再抓住他狠命进击,招式使老,失去灵活的机会,借助阴阳桩,给他沉重一击,然后再接狂风暴雪般的压制,而要是这三板斧不能成功,接下来失败的多半就是自己了!

    按照师父的说法。炼体境乃至很大部分丹气境的交手,除非遇到铁布衫金钟罩等功法,否则大家都是胎生肉长的,挨不了枪械,也挨不了彻底发力的武道拳脚,别看比赛时往往会僵持很久,但真正分胜负的,也就打实的那么一两击,古代武典甚至有云,一击分生死!

    “承让。”他微笑拱手道。

    目送刘应龙三人几步一回头地离开,表情又惊又惧地离开,楼成也出了第七擂台,拿回随身物品和外套,沉静稳重地混入了来来往往的选手和观众里。

    到了僻静处,他嘴角猛地勾起,握拳挥肘,喜形于色:

    “我赢了!”

    “真的赢了!”

    赢了一位业余四品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