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二章 锐气(求推荐票!)

第六十二章 锐气(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看台之上,叶悠婷轻拍双掌,满脸遗憾地道:

    “可惜了。”

    周远宁明明即将得手,让自己赚上一小笔零花钱,想不到楼成却如此机敏,顺势前倒,败中保身。

    旁边的姜兰也是叹了口气:“确实可惜,这次机会没抓住将是周远宁本场比赛最遗憾的事情,他还是太谨慎了,荒废多年,失去的不仅仅是体力和熟练,还有胸中的锐气,他如果不考虑退后那几步,直接憋着剩下的气再来一两下,将胜负置于几秒十几秒之间,赢面在九成以上。”

    不退后换气就意味着如果不能在一两击之间拿下楼成,原地吐纳的周远宁将失去速度和身法的优势,处在极端恶劣的境况,一旦被楼成以“狂风暴雪”之势压制,说不定那口气就缓不过来了,因此,电光石火之间的决断确实需要一点锐气和魄力。

    说到这里,姜兰摇了摇头:“胜利的天平开始有变化了。”

    “啊?兰姐你是说楼成赢面提高了?不可能啊,周远宁的体力再来四五轮狂攻还是可以的。”叶悠婷皱了皱眉头。

    姜兰微微一笑:“你继续看就知道了。”

    不比她们能冷静分析,观众们已经被刚才兔起鹘落之间的较量弄得心情如同过山车,他们先是为楼成即将挨上一掌所揪心或欣喜,然后被他悬崖边缘的应变自救惊呆,哪怕买了周远宁赢的人也忍不住鼓掌喝彩。

    短短瞬间,胜负边缘徘徊了一圈,这才是武道比赛嘛!

    楼成的“重心如汞”跟不上周远宁的身法变化,即使以此游斗,也常常会被他缠上,面对即将来袭的第二轮龙卷之风,面对可以预料的惊险局面,他颇有点忐忑和紧张。

    但有了刚才那一轮的经验,他对类似状况下的处理不再生疏,某些东西内化入了本能。

    只要周远宁在我视线范围内,无论是寸劲促打,还是“无形之风”,我都有不小把握架住,最怕他从背后和当时的视线死角突然袭击……

    念头一闪,楼成右臂一抬,架在脸旁,啪地挡住了周远宁从侧面劈来的一掌。

    两者刚有碰撞,周远宁脚尖一点,已然绕到了楼成的身后,没重心如汞的反常似鬼魅,却多了几分风的潇洒和不羁。

    楼成刚有类似念头,就遭相仿处境,脑海内本能便做出决断,架起的右臂猛地往后一甩,从上往下,带动身体半转,啪地抽向了对手。

    模仿唐越的“巨象甩鼻”!

    风声激荡,周远宁步法一改,腰背一弹,往左电射。

    就在这时,楼成肌肉调整,脊椎如龙弹动,重心随之改变,散去寸劲,扭转了右臂下抽之势,反向拧腰,绷紧大腿,呼啸着横扫出了左腿,迎向正往这边躲避的周远宁!

    若没有重心如汞的水准,没有对自身肌肉一定程度的协调掌控能力,他这番尝试不闪到腰就算运气不错了,根本发不出力,踢不出腿。

    当然,前提是始终留有余力,对此早有准备!

    啪!周远宁再也来不及避开,左臂往下一竖,挡住了楼成的鞭腿,身形略微一沉,短暂失去灵动。

    借助这一接触,楼成“听”到了他的动静,借来了少许力量,左腿一落,腰背一拧,转为正面,右腿跟上就是一抽,如同那数九寒冬时的凛冽北风,要将周远宁置身于“狂风暴雪”的压制之中。

    周远宁神情不变,漆黑如墨的眸子仿佛有暴风在形成,他右手握拳,猛地一个劈打,快得像是一阵风吹过。

    砰!他正面硬撼了楼成的强攻,生生将这一记鞭腿打了回去,让楼成险些无法保持重心,自然也就接不上“狂风暴雪”的势头了。

    呼啸八形,爆发绝招,恐怖飓风!

    一挡之后,周远宁又拉开了距离,重新做了吐纳。

    “看到没有?”姜兰指着擂台对叶悠婷道。

    叶悠婷皱着眉头,满脸疑惑:“怎么有种这小子开窍了的感觉?”

    “我完完整整看过他之前几场比赛的视频,最初的青涩与生疏显而易见,也就是说,他是不断汲取战斗的养分和比赛的经验,一战一提高,才有了今天的样子,而他前面几战都还没有被压制被狂攻,只能被动防御的体会,面对周远宁,一开始自然比较生涩,有不小的破绽,等他适应下来,有了经验,胜利的天平当然会有变化。”姜兰感慨道。

    叶悠婷愕然望向她:“你是说他之前是标准菜鸟?这成长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有的人真的很擅于在战斗里成长,当然,越弱小的时候收获越多,我们以前不也有这样一段每打一场都能明显感受到进步的日子?”姜兰叹了口气。

    叶悠婷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兰姐,你觉得现在谁赢面高?”

    “当然是周远宁。”姜兰笑了一声,“他要是只有目前的水准,那也不配被称作职业九品。”

    她话音刚落,周远宁再次拉近了距离,场内似有风声在激荡。

    楼成只觉他几乎快绕着自己形成了一股真实的小型龙卷风,浑身上下四面八方都有即将被袭击的感觉。

    呜!强烈又怪异的风声响起,楼成心中一凛,本能便有了畏惧,脑海内一道银白闪电瞬间劈下,激发出燎原的火焰。

    电火桩!

    热流奔涌,楼成右臂用力横推,架在了身前,与周远宁呼啸而来的“单鞭”抽打碰撞在了一起。

    砰!楼成身体晃了晃,手臂险些被压到了身前,感觉到了对方的磅礴大力,若非及时用了电火桩,怕是已经被打散了架子。

    周远宁脚尖一点,绕到侧方,身体前纵,左拳由下往上,啪地打出,像是弹簧压缩到了极点的反冲。

    楼成不敢怠慢,弯曲的左臂猛地张开,仿佛蓄势待发的长枪,挡了过去,他脑海内闪电继续劈下,更有巍峨雪峰白茫坍塌的场景。

    砰!闷响爆发,楼成的雪崩之势也未能和周远宁拼得势均力敌,重心再次晃了晃,没能借到力,也未能干扰周远宁的移动。

    接下来的短短时间里,周远宁从四面八方连续发动了狂攻,每一击的力量都比楼成的“大雪崩”加“电火桩”还强上几分,将他压制得摇摇欲坠,似乎永远等不到飓风停息的时候。

    砰砰砰!格挡之声不断,楼成虽然有金丹在补充体力,不怕动作变得迟缓,但招式之间的衔接,在这种压力下,有很多问题被逐渐放大。

    “他这种程度的狂攻还能坚持多久?”

    念头刚有闪过,楼成就看见周远宁再次绕到身前,仿佛化身了风暴,连人带拳打了过来,空中尽是呼啸之声!

    而他自身刚应付完侧后方的狂攻,目前的姿势还非常变扭,面对这一击,发力不够迅捷,衔接短了半拍,只能勉强做出格挡的架势,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砰!

    楼成的防御架子被直接打开,胸腹彻底暴露在了周远宁的后续攻击之中,一如当初输给叶悠婷的关衍。

    从他以往的经验来说,比赛基本算胜负已分了,只要对方后续一靠或一打,便能轻松拿下!

    可楼成没想过认输,心湖一片平静,凝水成冰,无数念头于电光石火之间起伏又落下,寻觅着唯一能躲过后续攻击的办法。

    “不错!”四周惊呼声震耳,叶悠婷轻轻鼓掌,为自己马上到手的零花钱。

    就在这时,楼成忽地往后仰倒,似乎不要了重心,右腿顺势踢起,带动身体半翻,啪地抽向了周云宁打向自身胸腹空当的拳头。

    铁板桥!龙翻身!

    这不是什么绝学,这是对自身掌控重心能力的极端自信,是对暴雪二十四击的拆散重组!

    当然,楼成也是没有办法了!

    砰!他的右腿踢中了周远宁的后续攻击,由于本身是从下往上踢,受到的反弹自然是从上往下,仿佛有人在“杠杆”这头按了一下!

    啪!楼成脊椎一弹,腰背一挺,借力就重新站起,另类的鲤鱼打挺,右臂抖动,顺势抽向了面前的敌人。

    周远宁步法一迈,当即绕到了他的右侧,又是一个炮拳轰击。

    突然之间,楼成右臂止住,腋下穿出了左掌,险之又险架住了周远宁这一击。

    在他顺势弹起时,就已经想好该怎么应对后续的攻击了!

    他故意用右臂抽打,露出对应的破绽,就是为了仿效王烨,用“海底捞月”等着周远宁来袭!

    啪!拳掌碰撞,力量爆发,两者平分了秋色。

    咦?楼成只觉周远宁的力量比刚才弱了不少。

    他憋的那口气到了尾声?

    心念一动,楼成脑海内下意识观想出狂风之势,提前爆发,锐气十足地跨向了旁边的周远宁,相信自身的判断,不去考虑别的可能,心中没有丝毫的动摇!

    他刚成势,就看见周远宁在以不定之风试图拉开距离了,心中“狂风”呼啸更盛,大步迈开,疯狂追击。

    我的判断没错!

    虽然他速度有所不如,两人间的距离在不断扩大,但毕竟占据了先手,不像之前那样追都来不及追,已然起速,而比起之前吐纳调息时的遥远,如今的间隔对周远宁完全称不上安全。

    周远宁撑不住了,张开嘴巴,吐出大口浊气,身形为之一缓。

    楼成当即赶了上去,低肩横肘,往前猛撞,像是要撕裂城墙的雪崩洪流。

    周远宁急促吸了口气,沉腰坐胯,双臂一架,砰得挡住了楼成这一撞,根本来不及发寸劲,用促力,身体出现了晃动。

    楼成“听”出变化,借来力量,顺势摆正身体,右手以开山裂石般的炮拳轰了出去,狂风暴雪像是降临在了双方之间。

    砰砰砰!周远宁连挡几下,由于那口气还没缓顺,始终没能逃离楼成的疯狂凶猛攻击,短暂失去了身法的优势。

    战到酣处,楼成忽地一声暴喝,像是平地一道惊雷乍响。

    给我开!

    他左手握拳,整个人都仿佛有所膨胀,居高临下,轰然劈落,滚滚之势难以阻挡。

    砰!周远宁的防御架子被直接打散了,双臂荡开,露出了胸腹之间的空当,一如刚才的楼成!

    他不顾身份,同样一个后倒,试图以铁板桥加驴打滚躲开,再重振旗鼓,但身体忽感空乏,缺少了胸中一口气的支撑,直挺挺倒了下去。

    他已是到了之前那口气的极限!

    楼成一个跨步,缩短了距离,身体一矮,手臂捶出,撕裂气流,发出脆响,啪地悬停在了周远宁的咽喉处。

    “楼成胜!”

    裁判的声音回荡在两人之间,遥远得仿佛从天边传来,而整个武道场馆一片静默,落针可闻。

    楼成一阵恍惚,真有做梦之感,今天的战斗是自己到目前为止最惊险的一场,两次落到了失败的边缘,只差一点就要背上行囊回家了。

    靠着幸运、实力、判断、锐气和勇敢,自己才抓住了那稍纵即逝的曙光!

    胜负只在一念间!

    奖金,我来了!

    PS:竟然在周推第一呆了会儿,简直惊喜,第二更送上,胜利送上,再求推荐票!